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子午:“求求你们搞点20世纪资本主义吧”

作者:子午 发布时间:2020-09-09 08:52:00 来源:子夜呐喊 字体:   |    |  

——兼说我为什么要批评某公司

  西贝餐饮创始人贾国龙称:“996算个啥,我们是715,白加黑,奋斗才能创造喜悦人生”,终于引起了网民的愤怒和声讨。

  知乎网的一条高赞回答写道:“求求你们搞点二十世纪的资本主义吧。”

  “八小时工作制”——这项工人阶级通过自己的斗争得到的果实,在今天正在被资本疯狂地蚕食,而且从道义上予以了否定。

  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在《共产党宣言》问世的30年前,就提出了“八小时工作制”;1886年5月1日美国芝加哥工人举行总罢工,迫使资本家实施八小时工作制;1889年,全世界的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代表大会,将1886年5月1日美国工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的斗争日,定为国际无产阶级的共同节日。

  作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阶段性成果,20世纪的八小时工作制不是资产阶级施舍的结果,真正让资产阶级放弃12小时甚至是14小时工作制的,是一代又一代的劳工,通过整整一个世纪的斗争争取来的。

  当知乎网友喊出这个反讽式的问话时,实际上是在控诉今天劳动者的境况甚至不如国际共产运动蓬勃发展的20世纪!

  1956年,社会主义三大改造完成以后,工农群众真正当家做了主人,新中国开始普遍实施8小时工作加周末休息的制度。

  80年代以后,集体经济性质的乡镇企业逐渐转向私营性质,外资、合资企业也纷纷建立,8小时工作制在这些企业中逐渐消失了……1994年,第一部《劳动法》出台,明确规定了8小时工作制,然而,后来实际的情况是怎样的,大家都清楚。

  前些年,民众对“血汗工厂”的声讨,加之“既要做biao子又要立牌坊”的外企为了维护自己光鲜亮丽的形象,对代工厂提出了工作时长和工作强度的要求,这些因素使得“8小时工作制”哪怕没有得到真正落实,至少重新占据了道义制高点。

  2010年代,“奋斗者协议”是资本家的一大发明,他们歪曲了劳动者为本阶级奋斗与为资本家奋斗的根本差别,似乎多拿一点工资,就改变了劳动者被剥削的本质。

  近十年互联网企业的蓬勃兴起,让996、007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普遍现状,某企业更是作为始作俑者,被其他企业广泛学习。2018年初,声讨996的战斗在那些看起来收入较高的程序员群体中率先打响,某些企业巨头很快感受到了巨大的舆论压力。

  这场斗争在贸易战面前被彻底瓦解,“攘外必先安内”是一切剥削者的一致选择,民族主义的声浪压过了社会主义,“要正确看待996”,“批评某公司就是帮助美国搞垮这家公司”,“福报论”,“奋斗者”纷纷登场。面对普遍实行的996、007《劳动法》实质上已经成为摆设。

  要求“8小时工作制”的声音在舆论场上逐渐处于绝对的弱势,这才导致成渝钒钛有样学样要求员工“自愿签奋斗者协议”,椰树集团要求应聘者为企业“抵押房产、终身服务”,西贝创始人自鸣得意地叫嚣“715、白加黑”等等一系列公然违背《劳动法》的现象出现。

  在美帝霸权频频升级斗争,国际矛盾不断激化的今天,笔者从来就不相信,一个不会善待自己员工的私人企业,会去善待自己的民族。历史上,大凡外族入侵,不管是明末还是南宋,奋起反抗的往往是底层的农民阶级,而那些地主阶级一般都是早早就投降了的。

  那些在民族、国家矛盾面前,鼓吹劳动者要有大局观、要正确看待加班、忍受剥削,与老板一起“奋斗”的人,要么是蠢、要么就是坏,这些人本质上就是充当了资本乏走狗的角色。

  20世纪的历史与今天的现状告诉我们,任何时候,无产者放弃斗争,就只能成为资本家待宰的羔羊;不要指望他们的善意,他们只会变本加厉!

  现阶段我们能做的,就是拒绝民族主义的迷魂汤,为“8小时工作制”鼓与呼,为《劳动法》鼓与呼,把颠倒的舆论颠倒过来,进而把颠倒的世界颠倒过来。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