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南海争议区油气资源钻探活动的战略性错误

作者:刘祖川 发布时间:2016-01-27 16:03:34 来源:天网大通道 字体:   |    |  

  中国南海油气资源十分丰富,相当于中国油气总储量的1/3,被誉为“第二个波斯湾”,主要位于南海的中南部,且大部分处于周边诸国领海主张的争议水域。

  目前周边国家正在对中国南海的南部海域油气资源疯狂开采,1000多口油井,年产量达5000多万吨,这相当于大庆油田鼎盛时期的年产量。南部海域参与开采的200多家石油公司,涉及到150个国家,正在分享中国南海的油气大餐,而中国却没有一口油井。上世纪80年代中国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没有哪个国家遵守执行,各自为政,与中国搁置争议,与西方共同开发。鉴于此,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2012年宣布将对南海建南盆地、万安盆地与南薇西盆地的部分区域,进行对外联合油气资源开发,并公开对外招标。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在争议水域有关南海油气资源的对外招标,与中国南海油气资源战略储备背道而驰。急于参与到南海油气资源争夺的开发盛宴,可能是基于中国不可能动用武力收回南海主权、难以实际控制南海、也不可能将南海九段线以内的油井全部驱离等这样一些假设,这是其一。其二,资源是有限的,随着时间的流失,油气资源逐渐流入他国腰包,多等一天,资源就会多流失一天,等到收回主权时,恐怕油气资源早已被抽干了。其三,争议区内设置钻井平台,是对南海宣示主权的最好方式。最后,南海油气资源的大规模开发是未来海上石油战略的重点开发对象,尤其是深水钻探意义非凡,将在中国国家发展战略和能源安全体系中有着无法替代的重要地位。即便如此,我们依然认为南海大规模油气开采是战略性错误,原因是超级水网大通道的横空出世,上述论点均不攻自破。何况,中国南海争议区域油气资源开采的加入,势必引发周边诸国对南海油气资源的掠夺性开采,甚至激烈对抗。2014年5月2日以来,越南对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在中国西沙群岛海域开展的正常钻探活动进行强力干扰,引发中越双方大批船只集结该片水域的持续对峙,以及随后的反华示威暴力骚乱,就是这种激烈对抗的现实证据。即便中国完全有能力保护钻井平台的正常作业,但围绕钻井平台四周的保护舰船导致采油成本居高不下,如此获得的油气资源利益远不及周边诸国掠夺性开采导致的油气资源大量流失。完全得不偿失。

  不可能动用武力收回南海主权,至少不能实际控制南海

  即使不动用武力,中国也完全能够控制南海。

  南海诸多小国敢于向世界大国中国挑战,基于三点:一是南海油气资源大量财富的诱惑;二是中国存在海上石油运输生命线“马六甲困局”的软肋;三是背后有超级大国美国的支持。

  大通道能够立马开启国内庞大的潜在消费市场,助力中国世界消费大国崛起。当我们成为世界消费大国时,这些国家从争端中所获取的利益小于与中国合作所获得的利益,以及在与中国争夺资源中造成的损失更大。大西北地区大规模综合新能源基地的建设条件由于大通道的开通而骤然成熟,如此,石油进口量大为减少,海上石油运输量大为减少,“马六甲困局”不攻自破。大通道为中国经济长期高速增长奠定难以撼动的基础磐石,拓展难以想象的广阔空间,开创近乎完美的发展环境。开启大通道之日就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之时,10年后中国经济总量超越美国,人均GDP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再用30年,中国人均GDP超越美国,远超目前世界强国人均GDP4万美元的水平,并以5倍于美国经济总量的绝对优势成为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中国军力与经济同步增长,届时,中国无需出手,位于西太平洋的美国军事基地就会黯然退出。自顾不暇的美国还有什么本钱支持南海诸国对抗中国。

  届时,没有“马六甲困局”包袱的中国完全可以一战,但恐怕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南海诸国及其支持者美国早已失去踪影。

  我们等不到收回南海主权的那一天

  大通道工程的尽早开通,会让我们尽快地收回南海主权。

  大通道开启之日就是中国经济开始发力之时。到2026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越美国,人均GDP达到发达国家水平。中国与美国的力量对比发生逆转,美国已经明显感到力不从心,中国加快南海布局,加快驱离他国油井。到2035年,开始驱赶外国油井。到2040年,外国油井全部驱离南海。况且,目前南海油井大多位于九段线以外或者九段线内边缘的浅水区域,而南海大部分油气资源位于九段线以内的深水区域,只要保护好深水区域的油气资源,南海大部分油气资源就能得到很好的保护。

  我们完全能够等到收回南海主权的那一天。

  南海宣示主权的最好方式

  南海宣示主权的最好方式不是开采南海油气资源,而是南海执法船队或是南海舰队一定规模、较大密度的定期维权巡航。

  由于南海中南部距离遥远,且处于多国的合围之下,建立南海军事基地,尤其是有争议水域的中南部军事基地尤为必要。以搜救基础设施、反恐防毒为名,建设渔船避风设施为借口,中南部争议水域内由中方控制、且为数不多的岛、礁、沙洲,只要能够建设军事基地的,都要建立,而且要最大容限的建设,最好海、空军事基地两者兼备,以供未来可能发生的海战之需。必要时可将黄河航道工程中的大量土方用于基地填海。建立南海建设兵团,平时就是港口码头的建设、管理、经营南海,扩大控制范围,对于未被他国控制的岛、礁,暗礁、沙洲、暗沙,视战略程度均可纳入建设范围;战时就是一艘艘不沉的航空母舰,既可起降战机,还可提供武器弹药和燃油给养。南海建设兵团的重要任务就是防备周边诸国的油井向九段线以内的深海渗透,其次是使用各种手段驱离九段线以内的外国油井。届时,遍及南海中南部的基地网络,相互支援,互为犄角,别说周边诸国不敢造次,就是美国大兵也不敢随便冒然进犯。

  为此,定期、常态化、较大规模的海上维权巡航以及遍及南海中南部争议水域不沉的航空母舰,不但很好地宣示南海主权,还最大限度地保护南海油气资源。

  能源安全体系的最大保障

  能源安全体系的最大保障不是未来海上石油战略的重点开发,也不是深水钻探技术瓶颈的重大突破,而是油气资源的战略储备。

  大西北广袤无垠的荒漠地带是太阳能和风能最为丰富的新能源集聚区域。海陆空立体交通网络的构建,以及大通道调水工程大量水源的调入,大西北荒漠地区大规模综合新能源基地的建设条件已然成熟。大西北荒漠地区大规模综合新能源基地的建设,才是中国能源安全体系的最大保障。

  南海油气资源在高钻探成本、周边国家虎视眈眈的条件下不应急于大规模开采,而是最大限度的保留储备。其最佳应对措施则是尽量规避周边国家的开采欲望,乃至阻止、遏制周边国家的开采速度。

  综上所述,南海争议水域油气资源钻探活动的战略是错误的,其战略储备才是中国最佳的战略选项。届时,我们的子孙后代在享用“海上大庆”的同时,不无得意地品味着前辈们在捍卫南海油气资源上的大胆谋略与绝佳策略。

  来源:天网大通道 作者:刘祖川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