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中国有不少法律法规逼良为娼、制造各种各式的假结婚假离婚

作者:陈中华 发布时间:2019-12-02 10:13:4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为孩子上学假结婚,为了买房子假离婚。

  有些人被逼良为娼,有些人被劝娼从良!

  说道假离婚三个字,我想大家脑海里一定浮想联翩。各类假离婚事件也层出不穷,比如:为了购房资格,假离婚;为了子女上学,假离婚;为了避税,假离婚等等。总之,这些都被称之为“中国式假离婚”。

  一听到“中国式”三个字,相比大家已经非常清楚,这也算是一种中国“特色”了。官方对此给出的解释是:中国式假离婚主要指代夫妻双方为了满足另一方或双方的某种利益诉求或需求,经过协商后一致同意办理离婚手续,并且约定在相应的目的达成之后,一起再办理复婚手续。

  中国式的假离婚已经成为了随着中国拆迁补偿、买二套房、逃避夫妻债务、孩子上学等问题的解决方案,并且成为了获取利益的工具。那么“中国式假离婚”是怎么来的呢?其实所谓的假离婚事件,并非我国的特色,在“民主”的西方国家,其避税方式更是数不胜数,让人应接不暇。而国人的假离婚事件,除了利益诉求外,很多时候更多的则是无奈,因为是被政府逼良为娼。

  每一桩假离婚的背后,无不反映出对应的社会治理问题

  最近,在石家庄某些相关的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商定后,决定执行一项新政,这项新政的主要内容为:在关于执行“幼升小”政策时,要求:孩子和父母3个人的户口必须在同一个区域才能有资格上片内的学校,否则只能接受调剂。为人父母,当然都希望给孩子创造最好的接受教育的条件,所以不满足条件的父母,夫妻二人中有一方户口没在片内的,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顺利在片区内入学,只好经过再三的协商后决定去办理离婚手续。也有的家长说,等到19号就好了,等孩子顺利的拿到了入学通知,就可以马上复婚了,言语中透露出一丝无奈但又有些许兴奋。我相信这位家长心情是复杂的,这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反思!

  这让我不得不想起那些年的天价学区房,我相信所有的父母都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愿,也是中国父母对子女最殷实的期盼。于是在子女面临上学问题的时候,大家都争先为子女争取那稀缺又珍贵的教育条件,也就是最好的学校!还记得是在2016年3月7日,一条消息让全国人名都惊住了!

  那便是一间11.4㎡的荒凉破旧小屋,竟然以530万的价格最终成交,这家小破屋为何能卖这么贵!?原来这套位于北京西城区的文昌胡同深处的小破房是当地某高等学校的学区房,然而这次的成交价也是刷新了我们的认知。11.4平米530万是什么概念呢?按照现在的金价来计算的话,就约等于20公斤黄金的价格,按照平米计算的话则平均每平米高达46万!这套房以1平米约4斤黄金的价格,当即刷新北京最贵学区房的记录。

  因此天价学区房再次引起了人民的高度关注。也有北京市民表示,虽然官方出台学区划片的的本意是推行教育公平,但是这也在客观上助推了学区房的价格,可见教育问题一直是中国人民面临的一座大山,虽然全民重视教育是一个非常好的民族风气,但是也希望我们能早日实现教育资源均匀分布,教育质量快速提高的目标。希望有一天,教育给孩子减负的同时,也能给广大的中国父母也减减负。中国教育是座大山,但也是座有问题的大山,想要提高教育质量,改善教育环境,需要全社会一起努力,集中全民智慧,一起砥砺前行!

  2016年获得第69届法国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的是《我是布莱克》,结果一出观众唏嘘,备受争议。实际上这部揭露社会问题的电影一上映就遭到激烈的争论,有人说它抹黑国家形象,是政治不正确,也有人说它嘲讽人性,是哗众取宠。然而无论人们再怎么争吵,事实依然如此,电影呈现的社会问题——社会制度存在缺陷——摆在眼前,倒逼着人们不得不去反思。

  该片导演肯·洛奇擅长拍摄社会问题电影,被称为“新的现实主义中间最重要的导演”。90年代以后拍摄以反映北爱尔兰秘密警察制造美国律师车祸身亡的影片《秘密的档案》和反映底层失业工人生存处境的影片《雨石》,先后获得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

  在2006年他凭借作品《风吹稻浪》勇夺第59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而在十年后的今天肯·洛奇以《我是布莱克》再次获此殊荣,看完影片我们很难想象这是81岁的肯·洛奇执导的,其旺盛的生命力和对问题电影探索的执着精神,着实让人惊叹。

  《我是布莱克》很多地方拍摄的非常犀利,比如影片中女主凯蒂因为得不到有效的社会救助而去超市偷卫生巾被抓,为给幼小的孩子买水果不惜沦为暗娼出卖肉体。如果说这些情节显得刻意,那么男主布莱克被福利制度直接逼死则近乎极端,影片从而把个人对社会的控诉放大无数倍。

  这种控诉在布莱克准备去法院的诉讼证词中得到了集中的表达:

  我不是委托人,也不是顾客或是雇主,我不是懒人或骗子,也不是乞丐或小偷……我默默地尽我的职责,光明正大的生活着,我没有卑躬屈膝。邻居困难的时候帮助了他们……我是布莱克,不是狗是人,因此我要求夺回属于我的权利,要求对人的尊重……

  或许是肯·洛奇用力过猛,影片直接给人的感受是在批判社会制度不合理,甚至直指政府不作为。如今整个西方国家经济不景气,这样一部电影的出现无疑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影片支持者开始大肆吐槽非议类似的社会不合理存在,以至于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如我们大呼“罪恶的资本主义”,这是误解。

  而反对者则为制度辩护,说目前的社会救助制度是最合理的,它可以有效地防止“不劳而获”。因为政府对个人无法做到直观的判断,繁琐的程序却可以,它直接体现了想获得救助你就要努力,不能不劳而获。如果一个人因为生了疾病或者出了意外而无法工作,那么他只要努力,就可以获得政府的救助从而安稳度过危险期。不得不说这种说辞很精炼很精彩,让人们无力反驳,我们且不论真实情况是否如此,而实际上他们是在顾左右而言他。

  你不得不承认任何社会制度都存在缺陷,就像任何网络系统存在漏洞一样。电影中的布莱克是个例外,是制度真空下的例外,他不是制度要防范的“不劳而获”者,恰恰相反他是一个“良民”。他是一个生活在“铅笔时代”的人,一个不知鼠标为何物的人,却让他在互联网上填写救济申请单,这简直是笑话,这是“互联网时代”下的社会福利制度大bug。

  所以我认为电影《我是布莱克》不是一味地批判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也不是对人性冷漠的嘲讽,而只不过是重在呈现社会问题,艺术评论家罗伯特休斯曾说:“人们将他们的历史、信仰、态度、欲望和梦想铭记在他们创造的影像里。”肯·洛奇显然做到了这一点,他的电影就像一面镜子把历史和现实丑陋赤裸裸的直接映现在众人面前,从而引发人们的反思最终倒逼政府作出改善举动。

  《找到你》是一本很奇特的电影,姚晨饰演的离婚女律师李捷独自抚养着女儿多多,因为忙于工作,就通过人介绍找了马伊琍饰演的的保姆孙芳。

  孙芳本是一个善良的乡下妇女,因老公饮酒赌博,家庭暴力,独自带着一岁多的先天性需要肝脏移植的女儿珠珠来到城市里。

  她的女儿实在是找不到肝脏移植源,她的丈夫也不愿意为了救孩子去做配型。在凑不齐医药费的情况下,孙芳的女儿被医院赶出门去,而坐在孙芳女儿珠珠病床上的下一位病人,恰好是李捷的女儿多多。

  孙芳去做妓女,结识了放高利贷的新男友,但是四处借钱,仍然无法凑齐珠珠的医药费。

  于是孙芳一方面出于报复社会,一方面出于为女儿的治病筹钱。她就来到了李捷家中做保姆,准备伙同她的男友一起把李捷的女儿多多拐卖掉。

  在一个暴雨的夜晚,珠珠发高烧,孙芳所住的城乡接合处道路不通,120救护车进不去,又无法定位到她的所在,于是她女儿就这么去世了。

  绝望的孙芳把女儿珠珠的尸体就藏在了李捷家中冰箱的冷冻柜里。并在2个月后的一天带走了李捷的女儿多多。

  当然,她不是想拐卖,而是忆女成狂,想要做多多的妈妈,用多多来取代女儿珠珠。

  当然,结局一定是人民警察为人民,案子一定是要破的,人是一定要救回来的,为了广电总局审批,它也得是这么拍。

  我为什么说这影片拍的并不是丢失孩子这个话题呢。是因为它选角的不同。孙芳不同于普通的人贩子。

  人贩子要贩也是贩的男孩,不会对多多下手,这说明职业的人贩子是求财。而孙芳实际上是指定的,她为啥不选别人家的孩子,而偏偏选择了多多呢?

  是因为多多取代了她女儿珠珠的病床,以她一个乡下妇女的见识,她不明白后面所有的关联机制,只是一厢情愿的认为是多多抢走了珠珠的治病机会。

  我们说一个文明的社会,有两个特点。第一是要保障人的生存权;第二是要保障人的尊严。

  这就是那句话,叫做有尊严的活着。

  你注意我这里的用词,有尊严的活着和体面的活着那是两码事。

  体面的活着是你活的人五人六,活得让你很满足,让你觉得爽。

  有尊严的活着只是说维持最低限度的活着,并且不受到侮辱。

  一个社会如果企图让所有人都体面的活着,那往往会经济发展停滞,最后导致大家都不体面的活着。

  可反过来,如果一个社会不能够让所有人都有尊严的活着,那么失去尊严,或者说失去生存权的那部分人一定会愤而反抗。

  孙芳的犯罪就基于这个大前提下。

  世界上有200多个国家,只有20多个国家没有全民医保,其中就有我国。全民医保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医疗开支巨大,比如效率低下。

  但这是一个国家的人有基本生存权保障的一个体现,生病这个事是无底洞,你的全民医保如果以送进去就不惜一切代价救治,务必治好或者务必治到死。那这个开销发达国家也承担不起。

  所以,实际上,孙芳的女儿珠珠这种罕见的疾病,是很难救活的,即使乔布斯也等不到及时的肝脏移植源。

  但是,她不应该被赶出医院。

  这个行为不怪医院。因为医院这种情况不驱逐,迟早得破产。

  但这个行为确实怪国家,确实怪制度的不完善。

  国家一没有覆盖全民的医保法案,哪怕是很低端的。二没有支付不起医疗费,就可以联系慈善机构代付的畅通的一套机制。

  所谓低端,就是说我们国家穷,治不起病,那可以每个人设置医疗上限呗,起码可以把这孩子留在医院里最廉价的保守治疗,让她死在医院里好过死在脱离医疗体系的家中。

  但是很遗憾,我们没有。

  于是孙芳作为一个毫无见识的乡下妇女,她看见女儿被驱逐只是因为自己交不起钱的时候,她一定是撕心裂肺的,她一定是仇恨社会的。

  因为这个社会没有保障她女儿的生存权。

  那么,另一个维度,尊严呢?

  在医院目睹女儿被驱逐的孙芳,此时此刻还处于被迫逼良为娼的状态下。

  她筹措不到医疗费,没有渠道联系慈善机构,也没有办法通过任何一项政策去寻求政府的庇护。只能去酒吧做陪酒女。

  而且这还不够,还得负债,是高利贷,利滚利,最终走向犯罪的道路。

  你注意我这里的措辞,逼良为娼。娼妓自古就有,如果是成年人为了奢侈的生活去出卖尊严,那谈不上没有尊严的活着。因为这是你自愿的,就像日本,他们的社会福利如此之好,贫富差距如此之低,但是爱情动作产业以及援助交际产业一样是全球最发达的,那就谈不上没有尊严。

  一个人自愿的出售尊严换取用来奢侈消费钱也好,像演艺圈里一样换取上位的机会也好,只要是自愿的,就没什么好怨社会的。

  但人如果是被迫出卖尊严来换取生存权,那这个社会就有严重的问题了。因为生存权是一个基本保障,它不应该需要通过这种途径换取。

  这就是我前面说的,孙芳的女儿无法活着,孙芳无法有尊严的活着,合起来就叫做一个人不能在自己的国家里有尊严的活着。

  这种局面下的犯罪,与其说是她一个人的罪,倒不如说整个社会都有罪......

  同为女人,范冰冰随手就缴纳了她接近9亿的罚款,孙芳却在暴雨中抱着女儿的尸体痛哭。虽然从法律意义上讲,两者都曾犯罪.....

  这就是很有意思的地方,孙芳想从良,你不让她从良,冰冰不想从良,你非逼着她从良.......

  有些人被逼良为娼,有些人被劝娼从良!这句话刚好切合电影主题和某娱乐圈大事。

  马家爵必须杀人,否则被人欺负死!曾听有人无奈地说晋升职称好似“逼良为娼”,意为晋升的条件非常苛刻,致使很多人不得不想尽办法做本不愿做的事,如花钱买论文,给评审人员送礼等等。一句话,拿不出作“娼”的勇气,想晋升职称是不可能的。

  政府强拆,逼人民暴力抗拒。高速公路收费,逼司机超载。银行不贷款给没有抵押的小企业,小企业只能找高利贷,最后跑路。拦访截访导致老百姓状告无门而报复社会滥杀无辜。中国的医改更是“逼良为娼”!

  如今的医院怎么样?官方与民间看法大有差异,但有一个共识,那就是看病难、看病贵,病人到医院,只有任凭医院宰割的份,所以医患之间纠纷不断、医院腐败案件层出不穷。那么,为何出现如此情况呢?一位退休的深圳公立医院副院长一语惊人:“医院落到今天的局面,医德医风败坏如斯,就像‘逼良为娼’一样啊!”

  许多人都看到了,医疗腐败林林总总,医患纠纷此伏彼起,其“原罪”就是此前失败的医改。认识不到这一点,针对医院的任何措施都只是治标,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本来应该是救死扶伤的医院和医生,现在却是医德不再,腐败不断,医患双方都不满意。最近,深圳市专门在卫生医疗系统掀起廉政风暴,就足以说明,至少在深圳医疗系统的腐败已经十分严重,这些年深圳医疗系统确实发生了许多震惊全国的医患纠纷大案。表面上看来,根源在于医德缺失和管理失当,而实质问题是政府强行将医院推向市场,90%的经费医院自筹,使得医院由公益性变为营利性。

  自从1985年医改以来,政府对公立医院的拨款逐年减少,现在只剩下10%,90% 的经费要靠医院自筹。一位退休的深圳公立医院副院长说:“这10%就像天秤上那最后一根稻草,把医者父母心的传统彻底破坏了,巅覆了很多东西,也引发了很多问题。”公立医院本身就有公益性质,但公益是要政府买单的,10%的拨款实际是宣布政府不再为公益买单了。这位老院长分析说:“政府放弃了自己的责任,落得一身轻松,但医院更没能力为公益买单了,得先求生存啊,于是就常见到医院因患者无钱而见死不救的情况,社会上都骂医院和医生冷血,眼里只有钱,可有多少人知道医院和医生的辛酸和难处呢?”

  医院要生存和发展,就不得不从患者身上下功夫,而能让患者掏钱的,一是药,二就是设备。各科室为了多卖药,就各施奇招,比如开大处方,设法让你小病大养等等。医院再进些高级设备,无论毛病大小,先让你在这些设备上一通检查,检查一次就得花上数百上千。医院在创收、增收的压力下,就不得不把目光盯着患者的口袋。随之,大家都朝钱看了,收红包就成了行业潜规则。医院里掌握药品与设备采购大权的头头脑脑,自然成为腐败的重灾区,采购什么药品,购买什么设备,以至每一个岗位都找到了捞钱的办法,形成了“救死扶伤、一切向钱看”的奇特怪状。

  有位退休院长说:“在医院内部,一些产生腐败的部位和人员,是外界无法想象得到的。”他说,内地有家医院的网络中心主任,掌握该院HIS系统的最高权限,既能看到前台界面的内容(如病区医生站、护士站、门诊医生站、电子病历等),也可以看到后台数据库的内容,通过数据库他可以掌握全院各个病人的用药情况等。不少药商瞄准了这一点,就向他购买“信息”,几年就捞了上百万。这样的细节,外人怎么可能知道。

  时下,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很时髦,殊不知这也是假像。一位药商透露,“药厂就算中标,医院也不一定就会采购你的药,因为中标企业一般同时会有几十家,医院选择余地很大。所以得活动,前后得过多道关口,少一关都不行。”首先要向主管院长示好,确保自己“脱颖而出”费用标准:5000-20000元。其次要让相关科室主任拿到好处,药剂科主任、药剂师、统计员、会计都得打点。第三是给医生好处,开什么药、开多少药,医生说了算。药商深有感触地说:“医院是片江湖,水很深,是江湖就有规矩,就有三山五岳,八大门派,七十二洞,三十六堂口,还有好多大小码头,你药品想进来,就得逐个去拜,去交买路钱。”这些买路钱最后都会摊进成本,由病人买单。

  由于医药双方结成了利益同盟,于是就有力量左右医药市场。为何高价药销售得很好,低价中标药却无人问津?原因在于医院与药商赚头太小,一些临床普药品种由于价格低、差价小,医院不用或者少用,药厂就不生产,销售企业也不经营,从而退出了市场,使老百姓买不到也用不上低价药。这样,就使得药品价格虚高,看病贵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医疗改革的商业化、市场化的走向,完全违背了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基本规律,才会导致种种社会怪象。”“如果说这些都是以前医改失败的后遗症,那么应该从未来新医改中寻求治本之道。” 抓几个人进去无法治本,关键要从制度上入手。”我认为让医院回归公益的本位,政府为公益事业买单,斩断医药之间的利益链条,才是根本之策。根治各种各式的假离婚假结婚也要从制度上入手。

  北京法健咨询服务中心陈中华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