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热点聚焦

同胞|请理解北大林校长!

作者:徐鲜梅 发布时间:2018-05-10 09:47:56 来源:徐鲜梅博客 字体:   |    |  

  同胞,请放过北大林校长,君不见,我最高学术殿堂权威精英,非嘴巴而是思想犯错,谁道歉?何别为林校嘴巴错纠结纠缠!北大校长林建华毕竟为他五日下午把“鸿鹄(hu)志”念成“鸿鹄(hao )志”——公开道歉。

  其实,林校仅犯天下名人都可能会犯之错!再说,嘴巴错,算什么鸟错?林校不见,无数学术权威精英,他们不是嘴巴犯错,而是思想在错,不也顽固并快乐着?当然,一看见林校将个人错归结为文革错,不禁怀疑他念错字动机目的,是否错读之错不在错?难道你嘴巴犯错思想也在犯错?这般错上加错,究竟是无知还是故意?难道是为了诋毁否定文革,不惜自毁名誉声望?嘴巴犯这种劣等错,思想是否也存在低级错?

  我羡慕并怀疑着林校!在此拷贝依旧顽石《给北大林校长一个建议》,以飨网民!

       贝文:

       近日,北大校长林建华火爆了。原因无他,就是在北大刚刚举办的120周年校庆致辞中,林校长将“鸿鹄(hú )志”念成了“鸿浩(hào)志”(据说念错的还不止这一个字)。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将这个消息发到了网上,于是,这位满怀“鸿浩志”的林校长一下子就成了网红。

  一时议论纷起,什么“给北大丢脸”啦、“不配做北大校长”啦……各种口诛笔伐,纷纷见诸网上网下,连顽石周围某些有文凭没文化的人也积极参与其中。毕竟北大是主张“兼容并包”的,因而有关方面目前对“错字门事件”尚未予以封杀,“鸿鹄”也有幸暂时没有变成敏感词汇。我们能在这里说三道四,还得好好感谢林校长,除了让我们一个有趣的话题,还因为您的宽容大度。

  不知道是有人告诉了林校长,还是林先生亲自上网获悉了民意,反正就是这位北大校长知道自己出了洋相,于是他给北大同学写了一封公开“道歉信”,将念错字归罪到了文革头上,说是文革耽误了他学习语文,才使他这般出乖露丑。

  本来嘛,北大校长念几个错字也不是什么怪事,清华大学顾校长也有过类似的荣光,云南副省长还把“滇”念成了“镇”呢,更有甚者就不说了……可将初中生都应该(非必须)认识的字念错还是稍微有些离谱,更何况是北大校长。这大约是许多人不依不饶的重要原因吧。尽管如此,我还是不会大惊小怪。如果谁要是说现在某个学术殿堂的瓢把子文采风流、雅量高致、博古通今、学富五车、满腹经纶,那我倒真是会惊诧莫名的。

  大家不能谅解林先生不就是因为林先生是北大校长吗?搞得好像北大校长有多神圣似的。换一个角度看吧,北大校长的准确定位是正部级官员。官员嘛,宵衣旰食,日理万机,忧以天下,鞠躬尽瘁,哪有那么多时间去读书认字?再说,经常发表重要讲话,也的确难有闲暇每次都去预习秘书的大作。诸君可以释然了吧!

  说实话,林校长认字不多真不是什么怪事,但林先生将认字不多嫁祸文革却让人觉得不那么光明磊落了。正因为如此,顽石才要专门来说叨说叨。看看林先生的辩解:“上中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教育几乎停滞了。开始的几年没有课本,后来有了课本,也非常简单。我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我小学五年级,几年都没有课本,老师只是让我们背语录和老三篇。十几岁时是求知欲最强的时候,没有其他的书,反复读毛选和当时一本干部培训用的苏联社会主义教程。我的中国近现代史知识,最初都是通过读毛选和后面的注释得到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当时都读过,中学政治课又学了一遍。一分为二、对立统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这些概念都滚瓜烂熟,也深深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思想观念。”

  语文水平不高也就罢了,作为一个理科方面的博导,逻辑应该严谨,这个要求不算太过分吧。遗憾的是,从上述文字不难看出,林先生的逻辑能力也大有问题。文革结束才一年,林先生就考上了北大的化学专业,想必当时的高考分数还是比较高的(至少在内蒙古要名列前茅才可能进入北大)。既然文革期间“接受的基础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统”,那受伤害的不只是语文吧,数理化教育也应该“不完整、不系统”才对啊,当时的林先生为什么能以那么高的分数考入北大,后来还能成为化学专业的博导?语文不好怪文革,化学好那是谁的功劳?

  再说了,和林先生同时代的人接受的都是差不多的教育,何以好多人的语文水平比林先生高出许多?一些人同样是农村里走出来的(有的连大学都没上过)还成了大作家呢。抛开思想内容不论,《毛选》是现代最经典的白话文著作,篇章结构浑然天成,遣词造句炉火纯青,语法修辞堪称典范,如果真像林先生所言读通了《毛选》,那语文水平应该很高才对啊。

  林先生治下的孔庆东老师曾经说过:“《为人民服务》是千古第一文章!”退一万步说,就算基础教育阶段没学好语文,难道上了北大,做了教授,当了校长就不再看人文类的书籍了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林校长应该感谢文革才对,那点老语文底子居然能让您当上北大校长还如此轻松惬意。一个谎言需要更多谎言来掩盖,而一件丑事则更是需要无数的借口去粉饰。可事实是,在有头脑的人那里,你再怎么掩盖,再怎么粉饰,谎言终究是谎言,而丑事也不可能变成美事。因此,顽石奉劝林先生,要道歉就真诚一点;要么就不用理睬,反正我是北大校长我怕谁!

  关于林先生的“道歉信”,其实还有好多问题值得探讨,今天先说到这里吧,无聊的时候或许再来说上几句。(贝文作者:依旧顽石)

  徐鲜梅的博客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