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李北方:看两位老革命的遗嘱,为高尚者唏嘘

作者:行走与歌唱 发布时间:2018-01-01 12:49:5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04c7b0a733f5f32e8de6408273522bb1.jpg

        在微信群里看到别人转的一份遗嘱,内容如下:

  许副主席,你好!

  习主席在七一重要讲话中提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这是对人民作出的郑重承诺,是对党员发出的重要号召。反复学习,深受教育。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作为一名党龄已经过七十年的老党员,我怎么作才算得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呢?

  七十多年前,在抗日战争的烽烟中,我参军入党,我的初心就是跟着党走,为老百姓打江山。无论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还是抗美援朝,我始终没有忘记初心,枪林弹雨中没有退缩,面对世界头号空中强手,没有畏惧。尽管后来曾经遇到过挫折,受到过不公,但我从来没有动摇过信念。现在我已是九十岁的老人了,不能再为党和人民工作了,但我不忘初心,作一个彻底的共产主义者。我身无旁物,一级战斗英雄和特等功的奖章、证书也早捐献给军事博物馆和抗美援朝纪念馆了。属于我个人的只有一套房子(西直门干休所的房改房),我决定把这套房子现在也捐给党组织。在我身后,给子女留下对党的忠诚,不留什么物质上的遗产。

  请组织上接受一个老党员的一片赤诚。

  此致
  敬礼
  张积慧
  二〇一六年九月十五日,于北京

48978185da3051ecd9984ad5c636d43f.jpg

一边誊录,一边感动着,这些字迹的背后是种什么样的情怀。

dcf3d572ef579dcfe1f2dabde068ca2a.jpg

  张积慧,山东荣成人,1945年参军入党,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任志愿军空军第4师12团3大队飞行大队长、副团长、团长。期间,他驾机参加了十多次空战,击落击伤敌机5架,被誉为“空中英雄”、“空中突击手”,被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1973年,张积慧任空军副司令员。

  无独有偶,近日在微博上还看到了前财政部长吴波在2000年立下的遗嘱。由于是打印体,容易辨认,就不誊录了。

4222e386e15426f9f9d3adf6400e83a5.jpg

  吴波,安徽泾县人,1939年参加革命,1941年入党。解放前,曾任晋察冀边区财经办事处处长,华北解放区财政厅副厅长,华北人民政府财政部副部长。建国后,历任中央财政部办公厅主任、机关党委书记、副部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财政部部长。

  就在立下遗嘱三年后,吴波又给时任财政部部长项怀诚写过一封信,再次要求一定要按遗嘱办,身后住房必须立即交还财政部,其子女不得以任何方式从财政部获得好处。2005年,吴波以99岁高龄去世。

20e91b4d522c8172a034e14dba0af6a0.jpg

  两位老革命都不要国家分给他们的房子,不留给子女,坚决地还给党和国家。在这个为房子疯狂的时代,这是多么地令人震撼。

  北京的房子,那是白花花的银子啊。财政部网站上有一个纪念吴波的专题,2015年的一篇文章说,两套房子总面积在200平米以上,当时的房价已经涨到每平米四五万,总价超过千万。跟两年前相比,房价又涨了不少。张积慧老人没有提房子有多大,但西直门是北京的中心、黄金地段,一套房子千万级别一点也不稀奇。

  面对这样的赤诚,我们能说什么呢?颂扬是简单的,也是必须的,但总是让人觉得缺了点什么。如果仅仅歌颂几句就完了,简直等于轻薄了两位老革命的一腔热血。

  财政部网站的文章中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吴老的子女在交房申请中写了这样一句话,“父亲交房是个人的意愿,不是国家所提倡的事,因此也不要宣扬。”

  通过住房改革,国家将住房便宜地买给个人,涨价后的受益归个人所有,对吴波和张积慧而言,这是他们合理合法可以享受的“改革红利”。但他们不要。吴老的子女们大概想到了这意味着什么,这可能意味着让别人难堪,意味着背后被人骂假高尚,所以应该低调,以免被骂得更厉害。

  两位老革命这样做值得吗?其实有个很简单的办法来检验这个问题,那就是看财政部把吴老交回去的万寿路西街甲11号院4号楼1101、1103两套房子怎么处理了。事实是确定的,只是我们没办法知道。房子这东西,吴老不要,想要的人多的是,如果吴老交回去的房子后来变成了别人的私产,那就等于把吴老当傻子了。

  张积慧老人在信中说,他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做一个彻底的共产主义者,所以要把仅有的一套房改房交给组织,那么这等同于是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如果组织“不忘初心”,为什么要搞房改那样的改革呢?

  社会主义是一场运动,它需要千千万万人的努力,个人的努力只有汇入这个洪流,才能体现出意义。如果这个大方向没有了,那么个人的奉献和牺牲就改变不了什么。最糟糕的现象莫过于,一边允许和鼓励大部分人追逐私利,一边有人无私奉献,这等于制度性让一部分人占另一部分人的便宜。人世间最邪恶的事莫过于此。

  吴波和张积慧两位老革命在各自的遗嘱中只说了自己的选择,没有对党多做评议,但党应该把这视作是真正的革命者对党提出的尖锐质问。我认为,党只有两种可选的回答:要么,大家都不忘初心,都做彻底的共产主义者,所有人(尤其是党员干部)都把自己的房子交出来,过去的房改作废;要么,不允许他们当共产主义者,强制性地要求他们的子女接收应该分给他们的房子。

3c99eca266400c1987d75b8455393621.jpg

  怎么可以搞谁想当个共产主义者就当、谁不想当共产主义者就不当的那一套呢?那不是把好人当傻子吗?有人道德高尚,愿意当傻子,但你不能把别人当傻子,这是道德底线。

  如果两位老革命这么做能把党惊醒,那也值了,否则,还不如把房产定向地捐赠给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我对两位老革命的尊重是毫无保留的。但这个事情,越琢磨越觉得不是滋味,说不清的滋味。

  唉,又一年过去了,希望新一年会更好吧。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