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东方文化复兴

前言:毛泽东——中华民族的“哲学王”

作者:三峰 发布时间:2017-07-06 08:08:0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a2f2fbd953fe4c62676a3d93e6151e0a.jpg

  两千多年前,古希腊伟大哲学家柏拉图曾说过这样一段话:“除非哲学家成为我们这些国家的国王,或者我们目前称之为国王和统治者的那些人物,能严肃认真地追求智慧,使政治权力和聪明才智合而为一;那些得此失彼、不能兼有的庸庸碌碌之徒,必须排除出去,否则的话……对国家甚至我想对全人类都将祸害无穷,永无宁日。我们前面所描述的那种法律体制,都只是海客谈瀛,永远只能是空中楼阁而已。”

  谁是中国历史上的哲学王?是谁在中华大地建立了一个崭新的理想国?数千年来,对于这个称号最名副其实的人,无疑是毛泽东。   1937年3月,毛泽东在《祭黄帝文》中写道:【赫赫始祖,吾华肇造。胄衍祀绵,岳峨河浩。聪明睿知,光被遐荒。建此伟业,雄立东方。世变沧桑,中更蹉跌。越数千年,强邻蔑德。琉台不守,三韩为墟。辽海燕冀,汉奸何多!以地事敌,敌欲岂足?人执笞绳,我为奴辱。懿维我祖,命世之英。涿鹿奋战,区宇以宁。岂其苗裔,不武如斯:泱泱大国,让其沦胥?东等不才,剑屦俱奋。万里崎岖,为国效命。频年苦斗,备历险夷。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各党各界,团结坚固。不论军民,不分贫富。民族阵线,救国良方。四万万众,坚决抵抗。民主共和,改革内政。亿兆一心,战则必胜。还我河山,卫我国权。此物此志,永矢勿谖。经武整军,昭告列祖。实鉴临之,皇天后土。尚飨!】

  当时中国所面临的局面,正是“琉台不守,三韩为墟。辽海燕冀,汉奸何多!以地事敌,敌欲岂足?人执笞绳,我为奴辱”,完全一副“泱泱大国,让其沦胥”的态势。当时的中国,其实已经被美日所瓜分。日本直接占领了中国大片领土的,而美国则通过扶植和控制蒋家王朝这一傀儡买办政权,事实上间接控制了另外半个中国,因此1945年日本一投降,整个国民党控制区就成了美国资本泛滥和美国商品倾销的天堂。1931年918事变以来,蒋介石为何一直不抗日?因为它是美国控制的傀儡买办政权,美国当时对日本实施绥靖政策,意图诱导日本进攻苏联,因此便很大程度上有意牺牲了中国的利益,蒋介石也就一直不敢与日本宣战,直到1941年美日战争爆发后才对日宣战。(日本精锐部队1939年在诺门坎战役中损失惨重,因此放弃进攻苏联的打算,转头进攻美国,于1941年12月7日偷袭了珍珠港,美日正式成为敌人。因此蒋介石也才于1941年12月9日正式对日宣战——在此之前,蒋介石一直按照美国的意图在和日本秘密谈判媾和,准备割让大半国土并偏安一隅。)

  因此,1937年的中国,可谓是有史以来的最黑暗期的最低点。而此时的中共,刚刚经历过长征不久,其政治、经济、军事实力已经损失了十之八九。由于苏联归来的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们的瞎指挥,毛泽东一手创建的强大的中央苏区和中央红军,几乎全部损失殆尽,30万中央红军到达陕北时只剩下3万。

  然而,天不灭中华。在1935至1936年间,中共逐步确立起毛泽东军事领袖的地位后,中华民族才从梦魇中醒来,中国人民才迎来真正的春天。

bd21594634407bf11f7945dea82ebc19.jpg

  只有毛泽东才知道,如何砸碎束缚在工农大众身上的千年锁链,使奴隶翻身作主人。只有毛泽东才知道,如何发动和组织起千千万万的人民群众,形成任何力量都打不破的铜墙铁壁,发动史无前例的人民战争,外御强敌,复兴华夏。

  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虽然蒋介石买办政权仍然垄断了中国绝大部分资源,仍然垄断了美国乃至苏联的绝大部分外援,虽然毛泽东在抗日战争起点时只有区区几万军队,然而在整个抗日战争中,中共消灭的日本军队与国民党不相上下,而且中共歼灭了绝大部分伪军,其数额是被歼日军的两倍。国民党对日作战总是一溃千里,而且是一溃再溃,大部分领土被日本占领,自己则龟缩至西南一隅。而共产党抗战,则是以西北为中央根据地,在日本占领区遍地开花,将根据地扩展至大半个中国。共产党不仅在歼灭日伪兵力方面远高于国民党,更是将国民党所沦陷的大部分领土(主要是农村)收复。毛泽东硬是在沦陷区虎口拔牙,创建起大规模的敌后抗日根据地,使日本仅能占领大中城市,而广大的农村却落入中共手中。这最终迫使日本将中共及敌后抗日根据地作为主要的敌人进行攻击,甚至与国民党联手进攻中共(如国民党配合日本发动的皖南事变等三次反共高潮)。实际上,假如日本顺利消灭蒋介石政权,它在四川及云贵等地所遇到的情况将和晋察冀等占领区一样,陷入毛泽东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毛泽东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牵制了日本大部分兵力。正如斯大林的苏联,成为二战在欧洲战场的转折点和变数一样,毛泽东的中共敌后抗日根据地,是二战在亚洲战场乃至整个二战的转折点和变数。假如不是毛泽东消灭和牵制了日本大部分军队,日本将顺利扫灭蒋介石傀儡政权,进而控制中国全境。那么在1942-1943年的斯大林格勒,苏联红军将面临的是日本和德国的联合进攻。美国或许最终也只能凭借海军优势偏安美洲一隅,整个亚欧大陆将被德日法西斯所控制。整个二战的结果,将会是另外一个样子。因此虽然中共一直被美国视作死敌,但由于蒋介石抗日不利及中共抗日战果的优异,美国总统罗斯福在1943年一份态度非常强硬的电报中,已经明确表示应把共产党纳入美国政府对华援助的范围。美国当时已经看明白,在当时亚洲战场上真正牵制和消灭日本军队的,不是腐朽无能蒋介石及其傀儡王朝,而是蓬勃发展生机勃勃毛泽东和中共,因此不得不把最重要的意识形态问题暂时放在一边。

  二战爆发前的酝酿时段里,在整个世界舞台上的各个政治势力中,毛泽东所拥有的物质资源最弱最小,甚至远远小于蒋介石,与美、苏、德、日等国的主导者更不成比例,然而毛泽东在整个二战中的贡献和成就却远远大于蒋介石,甚至与苏联、美国相比也毫不逊色。这就是毛泽东及中国人民和人民战争的真正伟力。这就是为何抗战结束后,毛泽东的军队能够如卷席般横扫美国所大力武装的蒋介石军队,顺利统一了中国大陆全境,并进而在朝鲜战场打败了世界头号帝国——美国。而此时毛泽东的军队所用的武器装备整体上比之前的蒋介石也好不了哪去。也就是说,假如抗日战争前毛泽东处于蒋介石的位置能够调用全中国的资源的话,毛泽东甚至可以和美帝一决雌雄,区区日本,何足挂齿?

  中国历史上的中央王朝,并未对新疆、西藏、外蒙等地区进行过大规模驻军并实行过有效治理,而毛泽东实际上才是几千年来真正实现中华民族大一统的那个人。凭此一项,便是有史以来的历代有为圣王所不能比拟的。随着后来在朝鲜战场及越南战场对美国军队的痛击,在加上中国还在东南亚、南亚各国扶植了势力强大的共产党游击队及各种泛左翼政治组织,使美国在东南亚、南亚的军事存在和势力影响岌岌可危。美国最后被迫向中国求和做出单方面让步,不仅承认新中国的合法性,也同意断绝对台武器支援。而中国则未做任何让步,仍然强调“坚决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毛泽东生前,其实台湾问题也已经大体解决,等待中国选择的只是两个模式而已:要么是打下来的天津方式,要么是和平解决的北平方式。当然,毛泽东去世后,美国欺我华夏无人,对中国七分蒙骗(新型的信息心理战)三分威慑(常规战争乃至核战争),妄图继续围堵、肢解中国,不仅是台湾,甚至还要将西藏、新疆等分裂出去,这些都只能有待新一代的领导人,将毛泽东的这份遗产很好地继承下去了。

  毛泽东带领中国共产党,将中国从亡国灭种的危机中真正拯救出来。他不仅仅是十分强有力地统一了中国的主要版图,更重要的是,他在中国国力最虚弱的时候,在西方帝国列强肆意瓜分中国的时候,具体来说是在日本螳螂捕蝉美国黄雀在后的时候,一举彻底驱逐了美日强敌,清扫了美日在华傀儡政权和买办势力,使中华民族走出百年浩劫,迎来了走向复兴的崭新纪元。

  从抗日战争打败日本侵略者,再到解放战争消灭美国扶持的傀儡买办政权,再到抗美援朝直接打败世界头号强国美国,毛泽东一直在实践他在《祭黄帝文》中的宣誓:【东等不才,剑屦俱奋。万里崎岖,为国效命。频年苦斗,备历险夷。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各党各界,团结坚固。不论军民,不分贫富。民族阵线,救国良方。四万万众,坚决抵抗。民主共和,改革内政。亿兆一心,战则必胜。】而最终的结果当然就是:“还我河山,卫我国权”中华民族得以在逆势中崛起,突然从1937年那样一个积贫积弱、四分五裂、一穷二白,由美国、日本等各种帝国主义势力瓜分、奴役、控制的东亚病夫,一跃而成抗美援朝期间的“飞龙在天”之势而震惊寰宇,随后就在六十年代对抗美苏两霸而在世界范围内呈三足鼎力之势,在七十年代最终迫使美国低头,尼克松在毛泽东书房朝觐毛泽东,进而形成了万国来朝的局面。如此惊天伟业,可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毛泽东在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功勋,远远超过了秦始皇。秦始皇统一了天下,并驱逐过匈奴,然而当年匈奴对华夏的威胁,同美日对中国的威胁,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当时秦及六国的文明、经济及科技,都远在四周外敌之上。更何况,秦始皇是站在秦国历代君臣六百多年的政治、经济、军事积累的基础上统一全国的,而后来的汉武、唐宗、宋祖又无不站在秦皇的肩膀之上。而毛泽东呢?1927年上井冈山时几乎是白手起家,随后在瑞金建立了半壁江山,接着被当时的党中央剥夺了军事领导权,接着这半壁江山就败坏干净了。1937年在延安,毛泽东几乎又是白手起家,如同当年的秦国一样,最终统一了天下。

  因此,毛泽东的伟业,是秦始皇等历代君王所不及的。而且,正如毛泽东在诗中所写,“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虽然或者武功卓越或者略有文采,但都不是柏拉图意义上的哲学家,更不是“哲学王”。而毛泽东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其《矛盾论》和《实践论》,不仅仅开创了东方哲学也开创了西方哲学(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西方哲学的高峰)的新纪元、新境界、新气象。更重要的是,与老子、孔子、释迦牟尼、耶稣、柏拉图、黑格尔、马克思等不同,毛泽东不仅仅是前无古人的哲学家,而且也是按照自己的哲学成功地改造世界,并建立起一个新世界的千古哲人。

  秦始皇所建立的天下,仍然是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旧世界,秦始皇以及历代君王统一天下所依靠的,主要还是地主或者贵族阶级。中国的历代有为君王很清楚,放任商人及资产阶级的壮大,放任平民社会的两极分化,势必危及自身的统治。这种以地主阶级和农业为基础的中央集权制度,相比与罗马帝国及中世纪的欧洲自然是无比强大,然而当西欧以资产阶级和大工业为基础建立起现代资本主义制度的时候,中国便远远落后于世界,成为西方帝国列强瓜分的对象了。

  马克思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基础上,看到人类历史正在呼唤一个崭新的人民大众主导的新社会,但马克思作为先驱和开路者,其理论贡献远远大于其实践功绩。马克思生前一直相信,社会主义革命将首先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爆发,而一战后的德国共产党的确曾很接近这个目标。列宁生前其实也一直把世界共产主义革命胜利的希望寄托于德国,他期望共产主义的德国将帮助俄国输送工业技术,因此他没有像斯大林那样用铁血方式推动苏俄的工业化。然而英美(当然还有德国)资产阶级共同扶植起了希特勒及其纳粹,他利用国会纵火案用血腥的独裁方式镇压了德国共产党,欧洲大陆最有生机的社会主义力量被血腥消灭,这使马克思的构想从此落空。英美还策划利用希特勒德国进攻苏联,这也迫使斯大林采取一种更为集中或者说专制的工业化发展模式,从而为苏联的短命埋下了伏笔。正如资产阶级的新社会是在封建地主时代最落后的西欧首先发展起来的,无产阶级的新社会也注定在资本主义时代最落后的东方首先发展起来。这就是毛泽东及新中国所产生的世界背景。

  毛泽东从一开始,其依靠力量就是人民大众。毛泽东的哲学,也是依靠人民、发动人民并让人民实现自我解放的哲学。因此,毛泽东必然是要从根本上颠覆旧世界的统治秩序,建立一个即消灭了传统的地主又消灭了新生的资本家,由人民大众当家作主的新世界。而且在毛泽东生前,这样的一个新世界的雏形,已经基本形成。新中国依靠人民大众的力量,在短短三十年来里,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实现了比起日本、德国、苏联等都毫不逊色的工业化。毛泽东于1949年一手建立的新中国政权,是经过28年大规模革命和战争洗礼的人民政权,这与列宁在“震撼世界的十天”里建立的苏维埃政权,不可同日而语。当然,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毛泽东的成功和新中国的诞生,本身就是一个比十月革命更伟大的奇迹。因为有了毛泽东,新中国的生命力注定和苏维埃俄国完全不同。

  在这个意义上讲,毛泽东不仅开辟了中华民族历史的新纪元,也开辟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从中华民族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来看,毛泽东是有史以来唯一的一位“哲学王”,可与之相并列的,恐怕只有那位远古时代亦神亦人的传说中的“黄帝”。毛泽东用“略输文采”、“稍逊风骚”等文字形容秦皇汉武等历代君王,然而对黄帝则是这样描述的:“聪明睿知,光被遐荒。建此伟业,雄立东方。”和黄帝一样,毛泽东所建立的,是足以让中华民族雄立东方的千古伟业。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毛泽东也注定将是一位留下深刻印记的“哲学王”。

生前身后,毛泽东都遭遇过哲学王的孤独

  对于哲学王的孤独,柏拉图曾用“洞穴观影”做过比喻:

  世间绝大部分的人,可以视作是关在洞穴里的囚徒,他们只能朝一个方向看,因为他们是被锁链锁着的;他们的背后燃烧着一堆火,他们的面前是一座墙,他们所看见的只有他们自己及身后东西的影子,这些都是由火光投射到墙上来的。他们不可避免地把这些影子看成是实在的,而对于造成这些影子的东西却毫无认识。某一天,有一个拥有无比智慧的人,逃出了洞穴,来到太阳底下,他第一次看到了事物的实相,才察觉到他以前一直被影象所欺骗。这个人,就是注定要当哲学王的人。哲学王感到自己有责任再回洞穴,回到他从前的囚犯同伴那里去,把真理教给他们,指示给他们走出来的道路。但是,因为哲学王突然地离开阳光走进地穴,他的眼睛,因黑暗而变得什么也看不到。而在别人看起来,他仿佛比逃出洞穴以前还要愚蠢。而在囚徒们看来,走出洞穴无异于走入地狱,而他们早已习惯于洞穴里的生活。由于哲学王坚持要把他们带离洞穴,这给囚徒们带来极度的不安,囚徒们甚至可能要杀死本打算解放他们的这个人。

  作为哲学王,毛泽东曾多次体验到孤独。比较著名的一次,是在1931至1935年。毛泽东当时被剥夺了军事指挥权,红军因此一败再败,直到再次请出毛泽东领导全军,中共才摆脱了困境,并很快迎来全国性的胜利。当时在中共的主流意见中,苏联的军事经验才是真理,而毛泽东的主张则是“山沟沟里的马克思主义”。他们其实是陷在柏拉图所说的洞穴里,将幻影视作真实。当哲学王毛泽东告诉他们世界的实相时,哲学王遭到了讥讽。直到在遭受巨大挫折以后,他们才重新迎回了哲学王。

  中国的《周易》中曾说,“一阴一阳之谓道。……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道德经》中也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这其中的道理,和柏拉图的相关论述有内在的一致性:人们理解道、理解真理、理解哲学王,有时候需要时间。

  在当代中国,对于毛泽东前半生哲学王般的丰功伟绩,绝大部分中国人乃至世界各国人民都有十分坚定地肯定和共识。然而对于毛泽东的晚年,尤其是对于文革,却的确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哲学王最大的特点是,他不仅能够比同时代的人多看五十年乃至上百年,更重要的是他所完成的功业,能够泽被无数代的后人。如《道德经》所说,“反者,道之动也”,哲学王的很多理论及实践,在囚徒们看来自然是反常的。囚徒们可以杀死哲学王,但是他们要获得新生,就不得不逃出洞穴,就不得不仍然继续沿着哲学王指引的路线前进。

 (待续)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