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中国金融业全面开放是谁的决定?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8-03-12 13:53:1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de19814f8af8c38c4628b1d3e546af0d.jpg

        最近,围绕政府工作报告关于关于中国全面开放金融业的问题,舆论界争论得十分热闹,几乎都认为是国务院的决定。请看看去年11月中国金融界最高官方论坛——中国金融40人论坛——对这个问题的权威解释。
        根据当时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的说法是,首先,中国金融业的全面开放——用美方的话来讲是准入限制——是特朗普和美方的一大关切点;其次,全面开放金融业是2017年4月中美两国领导人海湖庄园提出来的;第三,全面开放金融业是党的19大的决定;第四,选择在特朗普访华时落地,开始制定时间表和路线图。
        总之,中国金融界官方论坛已经十分具体明确地对外宣布,中国金融业全面开放是中央早已作出的决定,并非是这次国务院提出来的。以下就是中国金融论坛学术顾问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的解释,请大家阅读参考。

a792036eaae15f9b977bc3c89bcbcc52.jpg

张宏良微信文章,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2

        关联阅读:

传了那么久的金融业开放新政,为何选择在特朗普访华时落地?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上述措施实施三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

        将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单一持股不超过20%、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一致的银行业股权投资比例规则;

  三年后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投资设立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的投资比例放宽至51%,五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  ……

  今天上午,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顾问、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介绍了中美两国元首北京会晤在经济领域达成共识的相关具体内容,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当属上述金融业开放新政策。

  这也意味着,传了近两个月的中国金融业开放一揽子计划,今天终于在某种程度上尘埃落定。

4b218d0c104e401b6975923955ee2be0.jpg

  “无论是证券、基金业还是银行业,还是保险业,特别是人身保险,开放是决定性的,它的影响是巨大的。”朱光耀说。他同时表示,向国内外宣布中国关于金融业改革,特别是金融业市场准入的重大改革措施,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1 为什么是金融业开放?


  为什么中国金融业开放成了这次特朗普访华首先达成的一项关键成果?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看一下美国对华投资的整体情况。

  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对华直接投资金额为38.3亿美元,较2015年同比增长83.3%,增速创下近十年内新高,美国对华直接投资整体上呈波动上升趋势。而从行业分布来看,美国经济分析局(BEA)于2014年针对跨国经营的美国公司一项调查显示,在华经营的美国跨国企业总资产为5750亿美元,较上年增长41%,其中有近40%的资产集中在制造业,30%的资产分布在金融业,其余的30%均匀分布在批发零售、信息等多个行业。

64dd6d871270db8e38440becdfbd21d9.jpg

  不难看出,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 越来越多身处金融服务、文化、教育等领域的美资企业希望进入中国市场,而这些恰恰是我国开放度较低的产业。 以金融业为例,尽管在加入WTO之后,我国已经在逐步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形式限制、地域限制和业务范围限制,但金融机构开放依然明显滞后于国际水平。中国是国际上为数不多的在银行、证券、保险各行业对外资均存在持股比例限制的国家。业务范围和牌照发放的限制也制约了外资金融机构的发展,比如外资证券机构进入我国只能通过合资的形式,且只能从事承销、外资股的经纪以及债券经纪业务等一小部分业务。外资金融机构并没有真正享受到准入前国民待遇。

  在今年5月发布的《CF40-PIIE联合报告(2017):新全球化时代的中美经济关系》中,CF40成员、央行国际司副司长郭凯等人的研究称,在中美双边投资领域,美方的一大关切就是准入限制。CF40特邀成员、央行国际司司长朱隽此前在《2017·径山报告》研讨会上也表示,在与外资机构的交流中能够看出,由于中国市场十分重要,外资金融机构均表示它们必须进入并占有部分中国市场份额,它们迫切希望中国能对银证保三个行业实行全股比、全牌照的放开。

  促使此次放宽外资投资限制政策落地的一个更现实的原因,或许是早在今年4月中美领导人海湖庄园会晤期间,两国对金融业进一步开放的问题就已有讨论。另据中国美国商会主席蔡瑞德向媒体透露:“在我同商务部部长罗斯的会面中所听到的信息是,目前美国政府对于市场准入是感兴趣的。”他说,罗斯在为特朗普访华铺路期间曾先期访华,彼时中国美国商会代表曾同罗斯会面,并提出了有关一系列行业市场准入的一些看法,“罗斯都记下来了”。

2 在开放中解决中国金融市场问题


  更重要的是,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扩大金融业开放也已刻不容缓。

  CF40发布的《2017·径山报告》指出,从中国加入WTO的经验看,凡是对外开放比较彻底,积极参与全球资源配置的领域,都是发展较好、竞争力强、国际化程度高的领域。相比之下,开放相对滞后的行业发展速度较慢。更多保护和限制政策的结果到头来只能是保护落后,保护垄断。与成熟市场经济国家相比,中国的金融市场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存在显著的结构性问题,主要体现在直接融资比重过低;影子银行挤压债券市场,呈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债券市场自身的结构有待改善;股权融资不足,投资者以散户为主;衍生品发展不够等方面。要在对外开放的过程中逐步解决中国金融市场的结构性问题。

  “从目前看,中国金融开放的程度滞后于实体经济,也落后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因此,从保持经济增长、防控金融风险和参与国际金融治理的角度出发,中国金融业应该进一步开放,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助开放。” 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在径山报告发布会上表示。

3 时间表路线图已形成


  基于以上认识,今年1月17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其中指出,服务业重点放宽银行类金融机构、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保险机构、保险中介机构外资准入限制。今年7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是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方面。此后,国务院也提出要持续推进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明确对外开放时间表、路线图。

  从种种信号来看,我国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已经形成。

  上个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党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上答记者问时曾表示,中国将进一步朝着金融开放的方向发展,包括“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市场连通方面,机构合作方面以及金融市场准入都会进一步对外开放。而就在昨天,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透露,中方按照自己扩大开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将大幅度放宽金融业,包括银行业、证券基金业和保险业的市场准入。  朱光耀今天的表态更是一个“实锤”。在回答日本记者提问时,他说:中方是根据十九大报告做出扩大金融市场准入的措施,迅速制定时间表、路线图加以落实的。”

  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一时间表和路线图的初貌。接下来,中国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还有哪些举措可期?

  朱隽等人在以个人身份撰写的《2017·径山报告》分报告中提出,中期工作应着力促进境内外资本市场深度融合,如在完善“沪港通”、“深港通”的基础上,研究通过“沪伦通”、“沪新通”等方式联通境内外资本市场,最终实现股票市场的全面开放。

  而中长期来看,应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有序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并完善中资机构“走出去”网络化布局。对此,上述报告建议可考虑推动大宗商品交易用人民币计价结算,支持跨境电子商务人民币计价结算,全面放开个人经常项目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

  该报告还透露,有关推出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QDII2)、参照“负面清单+国民待遇”方式加快《外汇管理条例》修订工作以及允许少量符合条件的优质外国公司在境内发行股票等三项改革,目前相关部门已进行了大量前期准备工作,相关方案也已进行了仔细论证和细化,将择机推出上述改革措施。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