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周军:仁义之师真正强者

作者:周军 发布时间:2017-08-12 10:07:1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93c278b2630cf62f68642b38a256f41e.jpg

  上甘岭”三个字,在当今中国无人不知。

  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中美韩三国10万士兵,为了这个位于朝鲜半岛中部小山村南侧两个迄今也只有标高而无名称的小山头的归属,浴血厮杀两月之久。
在上甘岭及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所表现出的英勇无畏、慷慨仁义,都令其对手自愧不如。

  “瞎子背瘸子”的故事

  当年的上甘岭,曾经诞生并流传过这样一个故事。

  1952年11月4日,在537.7高地北山的进攻战斗中,第十五军八十七团五连战士薛志高、王合良身负重伤:薛志高臂折腿断,王合良双目失明,于是失明者背负起断腿者,断腿者给失明者指路,继续向前冲锋并打击反扑之敌,在薛志高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后,失明的王合良继续坚持战斗,直到被后续部队抢运下阵地。

  在这个故事诞生一个星期后,第十二军九十二团六连在同一个高地继续与“联合国军”争夺。战斗的紧要关头,一位叫程荣庆的重伤员向战友们讲起了兄弟部队这个“瞎子背瘸子”的故事,于是众多的伤员从血泊中撑起伤残的肢体继续投入战斗。而程荣庆自已再次负伤双目失明后,也与他人结成“互补组合”,在战友的指示下继续向进攻的敌人猛掷手榴弹,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这些普通士兵以鲜血和生命践行的是一种被他们称之为“革命英雄主义”的精神,毛泽东曾经对这样的精神作过这样的阐述:“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他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诚如斯言。这支军队有着“勇不畏死”的不死魂魄。所以,他们曾输掉过战役,但没有输掉过任何一场战争。

  仅仅在这场战争半个世纪之前,包括美国军队在内的两万“八国联军”就可以把几十万满清常备军打得落花流水;仅仅在这场战争19年前,两万日本关东军就可以从二十万东北军手中轻松攫取东三省;仅仅在这场战争6年前,在二战同盟国全面反攻的大好形势下,十万日本军队就可以将40万国民党军队打得一片狼藉,数十天之内就攻取了中国数十座城池和数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弹指一挥间”,这支军队展现出如此截然不同的精神风貌,在这场当时最现代化的立体战争中,让占尽优势的头号强国初尝了“陆军史上最大的败绩”,美国历史学家赫姆斯坦率地说:“从中国人在整个朝鲜战争期间所显示出来的强大攻势和防御能力中,美国及其盟国已经清楚地看出,共产党中国已成为一个可怕的敌人,它再也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那个软弱无能的国家了。”

  “一个更加文明的敌人”

  这种奇迹般的变化缘于这支军队迥然有异于其他军队的本质:这是一支有着坚强政治领导、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最高宗旨的军队,“为谁扛枪,为谁打仗”是他每一个成员从走进这支军队那天起就要知道而且要不断加深理解的道理。

  这支军队的每一个士兵,随时都准备以自我牺牲去换取团队的胜利和人民的新生这种基于自觉觉悟所激发出来的勇敢顽强和自我牺牲精神,是一切雇佣军性质的军队所难以企及的,也不是一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人信条所能诠释的。

  这支军队的最高宗旨和本质属性还决定了他同时也是一支真正的仁义之师。他所培养所造就的成千上万无敌勇士希望和平,并且是和平生活的建设者,他们是敌人的克星,因为他们要做人民的救星。

  他们带着国仇家恨走向浴血疆场时,也坚定地奉行着人民军队的群众纪律与俘虏政策,爱护人民群众也善待敌军俘虏——这也是赫姆斯先生所在的那支军队难以企及的——赫姆斯先生所在的那支军队所到之处都留下了斑斑劣迹,当年的朝鲜半岛也未能例外。

  在那场战争结束了很多年之后,韩国学者姜祯求在追究美军制造的“老根里平民屠杀事件”时,以同样是异域作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为例,驳斥了所谓“屠杀平民不可避免”的谬论:

  “在韩战中,中国军队与美军同样无法区分北韩军与老百姓、南韩军与老百姓,但是从来没有人提出中国军有屠杀平民的纪录。????这样的经验,正好证明了屠杀平民是无可避免的之说,根本就是一派谎言。他们就是因为清楚了解自己所参加的战争的性质,因此,根本不会滥杀无辜。”

  在这场战争中,人民军队严明的政治纪律和俘虏政策对敌军阵营产生了很大影响:美步兵第二十五师有一个整连的黑人士兵被劝降后惊异地发现,这是“没有种族歧视的另一个世界”。

  就连当年的敌军统帅,面对这支常常“与俘虏分享仅有的一点食物”的军队,也不能不承认:这是“一个更加文明的敌人”。

  “瞎子背瘸子”故事的主人公之一的王合良老人生前曾经这样回答“眼睛都瞎了为什么还要打”的质疑:

  这不太好回答,我想来想去,可能有几种原因鼓励着我,一是到了东北知道了祖国之大,看见了无数烟囱在冒烟,数不清的工人同志们在生产劳动,这是在建设新中国呀!任何一个年青人,看见这个,都不会不为之动容。我到朝鲜后一个月之内,收到祖国各城市学校和机关的慰问信有二十多封,还有很多慰问品——祖国这个力量就是这样传递给我们的!二是到了朝鲜,走了一晚上,没有看见过一所房子,就是看到一座城市,也是光秃秃的。上平康前线时,过了一个火车站,我数了一下,有80多个火车头被炸烂了扔那儿,也是光秃秃的没有一间完整的房子。几十岁的老奶奶没房子住,连吃的都没有,都是部队从那儿过的时候接济一点——那时我们部队一天只开两顿钣,要省出一顿来救济朝鲜的老百姓。

  我们在平康前线的时候,当地朝鲜政府组织少先队员课余给志愿军挖野菜,一个少先队员背了一大背野菜给我们送来,走到半路就让美国飞机给炸得尸骨无存,美国鬼子真是造孽呀!  那时我就想,这个战争要是摆在我们祖国,我们祖国不也得跟朝鲜一样?要是摆在我们西南,那么西南人民不也同样是牛马不如?我们的母亲也同样没有房子住,儿童不也一样被炸得尸骨无存?哪里还会有“无数个烟囱在冒烟”?

  因此,这支军队在异域创造出战争奇绩之外的另一个奇绩:将士们忠实奉行中国政府“爱护朝鲜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的指示,在异国人民中播下的口碑留下的佳话。当年陆续赴朝参战的中国士兵累计在240万人次以上,人数如此众多的一支大军将人民军队的群众纪律和俘虏政策贯彻维护到这种程度,这在世界战争史上既或不是绝无仅有,也是难得一见的——这也许是比他们赢得这场战争的荣誉更为宝贵的至高荣誉。

  既或是那些曾经是凶恶敌人的战争罪犯,一旦放下武器,人民军队也坚持以思想改造而不是肉体消灭的政策,使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与旧我决裂成为有益于人民有益于社会的新人。

  一位名叫上村的前日军驻北京宪兵队长在接受了人民军队战犯改造政策的教育感化之后,就曾对一位同样接受了这种教育感化的前国民党军战犯由衷而言:“你我都在中国共产党的军队面前充过强者,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强者。”

  这样的军队,就如同他们军歌所唱的那样,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