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重要文章:从“杀左族毛”到绝望哀嚎

作者: 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7-01-11 08:38:2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00ad09266aa5794f043d09674ca329a4.jpg

  编者按:这是张宏良教授刚刚写成的一篇文章,非常重要,它可以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一个坐标点,倔强的历史在这里发生了转折,搞经济学的人喜欢将此形容为触底反弹。从“杀左族毛”到绝望哀嚎,中国右派正在走完一个历史周期,而中国左翼爱国人士相当于万里长征中翻过了雪山、走过了草地,目标已经明确了,旗帜开始明亮了。

 

      从“杀左族毛”到绝望哀嚎,中国右派正在走完一个历史周期。面对今天党群联手惩办反毛分子,广大人民群众笑了,反革命右派哀嚎了。曾几何时,反革命右派是何等猖狂,猖狂得简直飞到了天上。就在十七大前夕,著名右翼网站凯迪网以给国务院“大领导”上书的形式,公开挂出了“杀左族毛”的反革命呼吁书,呼吁将毛家后代全部杀光,将知名左翼爱国人士全部杀光。在屠杀左翼爱国人士的名单上,第一个就是张宏良。呼吁书认为“杀左族毛”是解决当时改革停滞不前的最佳突破口。

  这个“杀左族毛”的呼吁书连同要杀的黑名单,在凯迪网上挂了一个多月时间,点击量达到数十万,跟帖就有上万,绝大多数都表示拥护甚至还提供杀戮方法。之所以支持者占绝大多数,是因为在当时白色恐怖下,一般网民都噤若寒蝉,特别是一沾上“左”和“毛”这两个字,老百姓更是不敢公开表态,有少数胆大的群众想表示抗议,可一张口就被威胁说:“等民主了,杀你全家”。许多右派还振振有词地解释说:既然你拥护专制,就不配享有民主。所以等民主了,杀你全家,天经地义。

  这种公开杀人的帖子,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属于刑事犯罪,并且还属于严重的恐怖罪行。可是在当时中国,人们却司空见惯,就如同中世纪欧洲杀戳女巫一样,感到杀左派杀毛家很正常,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所以所有部门都不管,网管部门不管,宣传部门不管,公安部门不管,网站更是不管。大屠杀呼吁书写的很清楚,是给国务院“大领导”的建议书,各个部门就算是想管,没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管。而今天那些天天批判我们是改良派投降派的所谓革命派,更是不见一个人影。这就是当时右派猖狂的真实状况,这就是当时左右派之间斗争的真实状况。

  当时不仅是右派的嚣张气焰难以想象,力量之强大同样可以想象。有个左翼学者只是提了个设立纪念毛主席仪式的建议,马上就招来了右派对全体左派的疯狂打击。被认为是将来中国总统候选人之一的一位右派领军人物一篇《支持政府改革,镇压毛派邪教》的檄文,党内外右派风闻而动,官媒网媒一起发力,铺天盖地的批判令天地失色。右派力量强大到什么程度?仅天则所麾下司局级以上的在职官员就达六百多人,炎黄春秋的省部级以上顾问超过百人,南方系更是声称包括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在内的省部级以上的国家媒体全部掌控在他们手中。  

973bfa3a9143ea956b4845ecfe580fc2.jpg

 

  正是因为有如此强大力量,他们才敢对国家政权提出要求,其“带头大哥”才会不务正业,天天叫喊政治体制改革。共和国历史上有哪届国务院领导人天天叫喊过政治体制改革?只有这位带头大哥!凭什么?凭的就是右派的强大力量。相比之下,当时左派力量却十分薄弱。经常是一杆大枪,迎战如潮之敌。那种在千万人的围攻中左冲右突的苦战苦斗,可以说是许多同志的共同经历。当时左派力量的薄弱,主要是广大人民群众还不够觉悟,还对极右势力的私有化改革存有幻想。只是后来的一系列悲剧教育了广大人民。

  就在极右势力制造恐怖氛围,要“杀左族毛”,为改革杀开一条血路的叫喊声中,全国房地产开发商的大规模暴力拆迁出现了,股市对散户的大规模抢劫出现了,上万亿银行股的对外贱卖出现了,一江财富向西流的财富大挪移出现了,中国的环境危机爆发了,中国的资源枯竭了,救美国救欧洲的20多万亿(中央4万亿,地方18万亿)投下去了……中国老百姓对改革教的承诺越来越糊涂了,同时对左翼的斗争越来越理解了,特别是在暴力拆迁问题上的左右大论战,使中国老百姓开始重新站在了左派一边。

  当时左派坚决反对暴力拆迁,坚持维护人民群众的正当权益,可是右派却开动全部宣传机器,支持暴力拆迁,当时法律党泰斗跺着脚高喊:拆!拆!拆!国家需要就要拆!可事实并非是国家需要,而是开发商需要。当时我们就指出:今天他们打着共产党的旗号抢劫,明天就会把屎盆子反手扣在共产党头上。后来他们果然把暴力拆迁的屎盆子扣在了共产党头上。党看到了这一点,人民群众更是看到了这一点,逐渐站到了左派一边。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就像八十年代末拼命支持右派一样,开始拼命支持左派,支持真正代表他们利益并舍生忘死为他们斗争的左翼爱国力量。

  历史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有轨道。如同十年前我们所宣告的那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国右派已经到站该下车了,历史的方向盘将再次回到左派手中。这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任何力量都无法改变。右派可以反抗,可以挣扎,可以哀嚎,但是却改变不了历史的转向。眼下在各地政府惩办反毛分子的问题上,大家听到的就是右派的挣扎和哀嚎。只是他们的挣扎和哀嚎已经无济于事了,当年他们力量那么强大,都没有能够避免衰落的命运,今天就更不可能了。

  右派从嚣张不可一世到绝望哀嚎,主要是他们犯了两个错误,一是他们不该把老百姓坑得太惨,二是他们不该投靠美国当汉奸。据说全世界只有汉语中有国家这个概念,并且把国放在家的前面,可惜中国右派没有学好汉语,最终陷入了今天失败的命运。

  关联阅读:

张宏良:向济南市广大左派致敬!

2017-01-06  

d19dd440b5e30ba616be03306d9d74d7.jpg

  欣闻今日山东省政府宣布,解聘恶毒侮辱毛主席的邓相超的政府参事职务。这标明以济南广大左派为代表的全国网民反对邓相超及其所代表的反毛势力的政治斗争,已经初战告捷,取得了关键性胜利。我们为山东省政府这一公开表态由衷叫好!我们向山东省济南市的广大左派表示致敬!向全国广大正义网民表示祝贺!中国的红色大潮已经由思想斗争阶段进入了政治斗争阶段。这是广大左翼爱国力量敢于实践,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重大历史成就。

  邓相超长期以来不断在微博上恶毒辱骂毛主席,虽然一直遭到广大网民的揭露和批判,但是在当地政府和所在大学的庇护下,一直享有各种名誉和地位,广大人民群众对此无之奈何。可是,这次济南人民一组织起来进行斗争,仅仅一天时间就打垮了邓相超及其右翼反动势力,推动山东省政府第二天就解除了邓相超的政府职务。这就充分证明了毛主席的那个伟大论断:“人民靠我们去组织。中国的反动分子,靠我们组织起人民去把他打倒。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在拿起扫帚打扫灰尘,一步实际行动胜过一打理论纲领。这方面,济南广大左派同志给全国左派带了一个好头。这是中国政治生活中具有重要意义的转折性事件。

  象邓相超这种疯狂恶毒的反毛分子,在全国高校中有很多很多,其中许多人的疯狂性和恶毒性都远远超过邓相超。这些反毛分子不仅没有任何人受到过任何处理(邓相超所在大学就在庇护他,公开在媒体上指责谩骂那些抗议邓相超的左翼群众),反而受到学校的支持和保护。正是各个高校党组织和领导层对这些反毛反共反华分子的支持和庇护,才把中国高校正在变成颠覆国家和动乱社会的西化思想基地。反对和打击以共产主义理想为核心的左翼思潮,支持和纵容全盘西化的汉奸极右意识形态,已经成为当今中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一个重要特点。

  特别让人忧虑的是,十八大以来以习总为首的党中央开始对意识形态进行整顿,对全体党员提出了遵守政治纪律的要求,这本来是恢复党的阶级性质和群众基础的一个重大举措,可是在全国高校中却与三十年多来历次思想整顿一样,再次变成了对左翼学者的整顿。他们把那些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拥护党的一元化领导,支持习总政治路线,批判改革开放中各种黑恶现象的左翼学者,列为是“违背政治纪律”、“不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另类,采取各种措施进行打击;而把那些疯狂反毛反共反华,公开呼应西方帝国主义侵略的汉奸极右学者,看成是坚守言论自由的学者而加以各种保护。正是这样一种恶劣的政治生态环境,才会产生邓相超这样一些坚持与人民为敌的疯狂反毛分子。

  所以,当今中国迫切需要对高校进行改革了,如果中国高校再不改革,再这样继续下去,中国根本用不着外来侵略,单凭高校的思想毒化行为,就足以把这个民族推向灭亡。多年来人们早就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古今中外古往今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道德伦理会崩溃到当今中国这种程度。以往历史上的腐败现象,往往只是官场上的政治腐败,很少出现当今中国这种整个社会腐烂的现象。当今中国这种社会整体腐烂,道德伦理崩溃,无一物不造假,无一食没有毒,无一人可信任的可悲现象,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第一次。这个绝无仅有的第一次,就是中国教育特别是高校堕落的结果。高校变成没有文化、没有理想的暴利产业,变成西方否定和颠覆本民族的思想侵略基地,变成连妓院道德底线都不守的罪恶地方,是当今中国最大的软肋,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地方。

  但是如何解决中国高校这个最堕落最落后最反动又是最顽固的土围子,几十年来没有任何人能够拿出任何有效办法。中国知识精英一句“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任何国家都没有的口号,等于是把自己放进了保险箱,给自己颁发了一个丹书铁券,无论怎样胡作非为,恶贯满盈,都不会有任何风险和处罚。这同样是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知识分子享有过的罪恶特权。大家看一看我们周围那些反毛反共反华分子就会发现,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都与高校有联系,要么是在高校挂职,要么是由高校提供反毛反共反华场所,无论是中国籍还是外国籍都是如此。中国高校已经成为反毛反共反华的国际俱乐部。 2015年底和2016年初,广东一所高校就是把一位部级腐败官员聘请为哲学教授,举办系列反毛反文革讲座,选择在毛主席逝世四十周年这个特殊历史时刻,打响了反毛浪潮的第一枪,结果在全国人民群众的强烈抵制下,在中央的直接干预下,其阴谋不仅没有得逞,反而把多年的反毛先锋《炎黄春秋》杂志也赔了进去。只是反毛势力不甘心他们的失败,于2016年底在毛主席诞辰之际,进行各种形式的破坏活动,试图再次掀起反毛浪潮,结果遭到人民群众迎头痛击,陷入了“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的固有历史逻辑。今天济南左翼群众的胜利,意味着人民终于觉醒了。毛主席重回祖国大地的步伐已经不可阻挡。

 

  张宏良微信公众号:zhanghongliang010  

be80f9372fd58db64ae342107dbc83ed.jpg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