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现在关键是看中国敢不敢先下手为强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20-03-22 18:15:2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目前美国正在发起要求中国赔偿美国疫情损失的全国性运动,继美国官员要求中国赔偿美国疫情损失,美国民意调查显示民众要求中国赔偿疫情损失之后,美国律师界也发起了要求中国政府赔偿的共同诉讼制度。

  大家千万不要以为这只是一场简单的闹剧。几年前美国操纵成立的一个山寨法庭把中国南海判为国际水域,当时许多中国人也认为这是一场闹剧,可是现在已经有50多个国家并且是主要国家都在以这个山寨法庭的判决为依据来看待南海问题。何况这一次是美国的正规法庭,而不再是山寨法庭。

  强权世界,狼羊结构。强者需要的只是借口而不是道理,羊永远不要幻想可以通过讲道理讲法律而阻止狼吃羊的行为。况且从美国官方到民间再到法律界这样一浪高过一浪的紧锣密鼓的蓄意安排来看,这次美国对中国要求疫情赔偿,比历史上任何一次要求战争赔偿,准备得更加充分。中国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寄希望于这场闹剧会不了了之地自行收场。

  那么中国怎么办?答案很简单,就是像我们一直倡导的那样,率先示强,以强制强 以强止战,赶在美国前面,法院立刻受理武汉市民对美国政府的起诉,并且按照共同诉讼制度的法律规定,把中国所有新冠肺炎的受害者列为天然原告,同时按照惩罚性赔偿原则,判决美国政府对中国新冠肺炎的所有受害者(截止到昨天已超过81000人)作出赔偿。

  这是目前制止这场闹剧的唯一有效办法。

  可是让人感到焦虑的是,我们已经听到了法律党和五毛党的双双敲门声,他们正在给中国出馊主意,让中国准备用法律手段对付美国的司法讹诈。如果中国真的接受了法律党和五毛党的这个建议,与美国律师团打这场官司,那就等于掉进了美国的司法陷阱,不仅结果必输无疑,并且巨额赔偿也在所难免。道理很简单,只要中国接受了这场官司,也就等于承诺了要接受判决结果。

  接下来中国将要面对的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第一次对外屈辱赔款,并且这个疫情赔款比战败赔款还要更加屈辱。所以中国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场闹剧继续演下去,这场闹剧表演的过程,也是美国对中国的试探过程,一旦让这场闹剧的表演顺利结束,那么后面的一系列严重后果,中国将越来越难以承受。

  千百年来中国老百姓那句俗话: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最适合于当今的中美关系。70年前如果不是毛主席先下手为强的话,恐怕新中国早已灰飞烟灭,中国也早已成了最后消失的一个文明古国。现在这个生死安危的历史考验时刻,再次出现了。

  2020年3月22日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1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关联阅读:

美国律所就新冠疫情对我国提起集体诉讼,赔偿金额或达数十亿美元

你不知道的法律知识

  导读:3月13日,美国佛罗里达州一律所(The Berman Law Group)博卡拉顿(Boca Raton)办公室代表佛罗里达州四个当地居民以及一个棒球训练中心就新冠疫情在佛罗里达州南部地区法院对我国提起集体诉讼。该诉讼指控我国未能遏制新冠病毒,并使其扩散至全球,从而使其成为代价高昂的全球性大流行病,引发人员伤亡和其他损害。

  资料来源:abcstlouis

  原标题:The Berman Law Group is filing a lawsuit again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on behalf of all U.S. citizens over its mishandling of the coronavirus.

  作者:Jay O Brien & Lizandra Portal, WPEC Staff

  诉状中所列的被告有:

The Berman Law Group官网截图

  该律所得到了大人物的支持,例如美国前副总编著乔·拜登( Joe Biden)的兄弟弗兰克·拜登(Frank Biden)和前参议员约瑟夫·阿布鲁佐(Joseph Abruzzo)。

  起诉书列举了中国在疫情中的作用,主要有:

  1、列举了米国因疫情采取措施所造成的损失和民众恐慌、抢购现实。

  2、声称“中国为保住自己经济利益并寻求保护自己超级大国地位,未能尽自己可能报告疫情,明知疫情严重却隐瞒病例”

  3、“中国因8名医生讲述疫情及危险于1月1日对其进行审查”

  4、详细列举了1月初中国抗疫进程并指控中国隐瞒、淡化情况

  5、指出1月18日武汉万家宴导致疫情传播

  6、指出中国两个“生物武器实验室”情况,指出武汉实验室靠近市场、P4级别,由此导出其接触致命病毒的结论。还直接把武汉实验室“泄露病毒”的说法当做证据写在起诉书中。

  7、直接指控被告行为引发全球病毒流行

  8、表示被告行为“令人震惊”

  9、指出中国科技部发布的关于加强生物实验室管理的消息与病毒泄露有关等等等等。

  代理律师摩尔在记者采访时透露:五名原告没有感染病毒情况,但起诉书中提到的伤害却包括“心理伤害”,这位律师还表示:“如果中国知道情况后早点采取措施,可能我们就不会出现疫情大流行了。”

  在被记者问及损失赔偿金额时,摩尔回复“会达到数十亿美元”。

  美国该律所代表当事人提起的这一集体诉讼可能就是抹黑中国的一个闹剧。当然,本案中的法律问题特别是国际法问题是值得研究的。希望大家可以看本案诉状全文,分析其中的法律问题。

  同时,也希望有中国律师在中国法院起诉美国政府应对不力。

  诉状中关于管辖豁免问题的内容截图

  延伸阅读:

以牙还牙!中国武汉一市民正式起诉美国政府

小扎哥小扎说事儿

  还记得前几天美国人起诉中国政府的消息吗?

  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伯曼律师团队”(The Berman Law Group)向当地法院提出针对中国政府的集体诉讼,要求中国赔偿数十亿美元,折合有百亿人民币。如果中国不赔偿,就要求发起对中国的经济制裁。

  该诉讼指控中国未能遏制新冠病毒,并使其扩散至全球,从而使其成为代价高昂的全球性大流行病,引发人员伤亡和其他损害。“中国政府知道新冠肺炎疫情危险且可能导致全球大流行,但行动缓慢、逃避问题,还为了自身经济利益掩盖疫情。”

  然而事实是怎样的呢?小扎哥曾写过一篇深度分析文章:《深度分析:美国借武汉军运会传播新冠病毒?》,大家可以看一看。

  这两天,来自中国武汉的梁旭光律师已经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正式起诉美国联邦政府、美国疾控中心、美国国防部以及美国军事体育委员会。据悉,起诉状副本已经发送给美国驻武汉领事馆。

  诉讼请求主要有四点:

  1、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原告误工费人民币15万元;

  2、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5万元;

  3、请求判令被告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级公开媒体上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内容应针对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新冠病毒称为“Chinese virus”的行为,道歉内容须经原告或法院确认后予以发布;

  4、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有关的案件受理费、评估费等全部诉讼费用。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大家都在传病毒来自哪里?那就把证据拿到法庭上晒一晒。当然,武汉法院有没有管辖权还是个问题,这两天,小扎将会专门写一篇关于管辖权的文章来好好分析分析,梁旭光律师胜诉的可能性。不管怎么样,此次此刻还是要为梁律师的举动点赞,法律人该站出来时就要站出来!

  以下是网传梁旭光律师递交的民事起诉状:

  一位武汉市民针对美国联邦政府等四被告的民事起诉状

  民事起诉状

  原告:梁旭光,住址武汉市江岸区,工作单位为湖北 光靓律师事务所,职务主任。

  被告一:美国联邦政府,法定代表人为唐纳德·特朗普,职务总统,联系方式为武汉市江汉区建设大道568号新世界国贸大厦1座4701室美国驻武汉总领事馆,电话027-8555-7791。

  被告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法定代表人为罗伯特·雷德菲尔德,职务中心主任,联系方式为武汉市江汉区建设大道568号新世界国贸大厦1座4701室美国驻武汉总领事馆,电话027-8555-7791。

  被告三:美国国防部,法定代表人马克埃斯珀,联系方式为武汉市江汉区建设大道568号新世界国贸大厦1座4701室美国驻武汉总领事馆,电话027-8555-7791。

  被告四:美国军事体育理事会,联系方式为武汉市江汉区建设大道568号新世界国贸大厦1座4701室美国驻武汉总领事馆,电话027-8555-7791

  诉讼请求:

  1.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原告误工费人民币15万元;

  2.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5万元;

  3.请求判令被告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级公开媒体上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内容应针对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新冠病毒称为“Chinese virus”的行为,道歉内容须经原告或法院确认后予以发布;

  4.请求判令四被告共同承担本案有关的案件受理费、评估费等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与理由:2019年9月-2020年3月期间,被告一美国联邦政府及被告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明知流感患者中存在感染未确定类型病毒(新冠病毒)的情况下,故意对外以“流感”名义披露错误公共卫生信息,以掩盖本国出现2019新冠病毒疫情真实情况,并放任其传播蔓延至全球,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武汉市就是因此受损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因本次疫情,中国地区尤其是武汉这座城市原有的运行、生产、居民生活秩序受到严重破坏,原告作为武汉市民亦深受其害。以上被告的种种逃避通报、隐瞒真相行为侵犯了包括原告在内的全世界疫区人民的合法权益,对原告亦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和精神损失。

  具体侵权事实说明如下:

  一、根据被告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官网公布的截至2020年3月7日的每周《美国流感监测报告》的报告(以下简称“美国流感报告”)显示,从2019年9月起截止至2020年3月的美国流感季,美国至少有3600万人患上流感,37万人因流感住院,2.2万人因流感死亡。与往年相比感染及死亡人数畸高。

  二、2020年3月11日在美国众议院监督委员会就新冠肺炎举行的公开听证会上,被告二美国疾控中心负责人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亲口承认:在美国,不是每个城市、每个州、每家医院都有新冠肺炎监测系统,实践中一些“流感”死者实际上感染的是新冠肺炎病毒。此表明美国以所谓的“流感”或“超级流感”为名,掩盖大量因新冠病毒人员死亡的事实。基于美国至今仍未公开所称“一些”死亡人员的具体数量,原告有理由认为从2019年9月开始直至2020年3月期间以美国所谓“流感”统计死亡的2万人全部是新冠病毒死亡,并且亦有理由认为在3600万感染所谓“流感”、37万人因所谓“流感住院”的人员当中存在大量新冠病毒患者。

  三、由于被告二美国疾控中心所谓名为“流感”实为新冠病毒的死亡病例是从2019年9月开始统计,结合上述第二方面事实,原告认为美国新冠病毒死亡病例早在2019年9月就已经在美国本土出现。相较于中国武汉2019年10月18日举办的世界军人运动会更早,足足早了一个半月有余。

  四、自2019年9月美国出现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及大量名为流感实为新冠的患者开始至美国时间2020年3月11日首次公开承认止,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被告一美国联邦政府及被告二美国CDC故意隐瞒新冠病毒死亡病例,并将其归于流感,没有按照《国际卫生条例(2005)》第六条“每个缔约国应当以现有最有效的通讯方式通过《国际卫生条例》国家归口单位在评估公共卫生信息后24小时内向世卫组织通报在本国领土内发生、并按决策文件有可能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情况的所有事件,以及为应对这些事件所采取的任何卫生措施”等规定,及时如实向世界卫生组织进行通报。使世界各国放松警惕,使中国政府不能对美国来华人员采取适当的边境检验检疫及防控措施。

  五、2019年10月18日恰逢武汉举办世界军人运动会,由于被告一及被告二对自身国境内出现新冠病毒事实的故意隐瞒,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及所属的武汉市无法对从美国疫区入境的由被告三美国国防部及被告四美国军事体育理事会负责的美国军运会代表团(官员、技术官员、运动员)进行特别的身体检验检疫,进而导致将病毒传染至武汉地区,致使武汉地区在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2019年10月27日闭幕后当年11月初出现首例新冠病毒病例,并于2019年12月开始在武汉市区一些美国代表团下榻若干酒店及军运村(每个接待酒店中都有美国官员、技术官员,下榻酒店主要集中在华南海鲜市场区域周围,运动员在军运村)附近出现一定数量病例,更是于2020年1月中下旬开始在汉口片下榻酒店区域集中爆发,并随着中国一年一度的春运返乡走到全国。为此美国的故意隐瞒行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六、在武汉出现疫情后,中国政府积极向世界卫生组织及世界各国进行通报,并以牺牲武汉经济发展、武汉人民出行方便的巨大代价采取了前所未有的、以切断病毒传播链为目的的防控措施,而在此情况下,被告一美国联邦政府和被告二美国疾控中心仍然隐瞒真相,并堂而皇之公开将新冠病毒轻描淡写的界定为一场“流感”,并且害怕隐瞒行为暴露,在美国本地仅仅采取“必须具备明显感染症状+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过”条件同时具备的消极标准来进行新冠病毒检测,证实了其不作为的主观故意及隐瞒美国疫情实际状况的真实意图。

  七、作为被告一美利坚合众国象征性的元首和领袖,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于当地时间2020年3月19日美国华盛顿白宫出席美国疫情记者会时公开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the Chinese Virus),不顾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的官方命名决定,违反《世界卫生组织命名新型人类传染病的最佳实践》中“在疾病名称中应当避免的术语包括地理方位(比如中东呼吸综合征、西班牙流感、裂谷热)、人名(比如克罗伊茨费尔特——雅各布病、恰加斯氏病)、动物或食物种群(猪流感、禽流感、猴痘)、涉及到文化、人口、工业或职业(如军团)和可煽动过度恐慌的术语(如不明、致命、流行)”原则,将病毒与中国进行关联,造成歧视,发挥了错误引导作用,对中国及中国人民的社会评价造成了贬损效果。作为中国公民之一员,原告认为被告一美国联邦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白宫发言的行为代表着被告一的行为,该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理应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

  八、美国出现的新冠病毒疫情对武汉新冠肺炎患者及家属造成了巨大的人身及财产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公布:截至3月17日24时,武汉累计确诊病例50005例,累计死亡病例2490例。这些都是血淋淋的生命及痛苦,除原告本诉外,全体武汉新冠病毒患者及家属都将继续保留追究四被告责任的权利。

  九、经中国政府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自2020年1月23日起,武汉市全市封城,企业单位停工停产以防控新冠病毒的传播,致使原告至今无法开展正常工作,失去正常的收入来源,经济损失巨大,四被告作为共同侵权行为人理应赔偿损失。

  十、国家主权豁免原则尽管作为国际法的国际惯例,但其亦受到国家对等原则的约束,并且被告一并未签署《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所以在原告对于四被告赔偿责任追究权利亦应当得到对等保护。综上所述,四被告对“新冠病毒”以“流感”名义披露以欺瞒大众、信息不公开等行为导致新冠病毒疫情全世界蔓延传播,其中受害区域之一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北省武汉市,并且被告一将“新冠病毒”与中国及武汉人民进行故意污名化联系,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健康权、财产权等人身财产权益,对原告造成了巨大损失。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现向贵院提起民事诉讼,望贵院判如所请

  此致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具状人:梁旭光

  2020年3月20日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