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天理开始悄悄回归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9-11-08 08:34:1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64a903d6cc627593917ea3d33377109d.jpg

  看到山西吕梁市副市长受贿10.4亿被判死刑的消息,感到天理终于开始回归了。尽管是偷偷摸摸地回归,但是毕竟已经开始了回归。没有人知道贪污受贿这种“非暴力犯罪”在最近什么时候恢复死刑的,但是“非暴力犯罪不判死刑”这个背逆天理的罪恶做法,却是在大张旗鼓中在中国广泛推行的。当时虽然中国左翼爱国力量拼尽全力反对这个悖逆天理的恶行,但是仍然没有阻挡住这个恶行在中国大地上第一次铺开。

0fc6bf5cb28f002abadf6f397c64fd83.jpg

  当时作为贪腐势力和资本势力代表的法律党和五毛党,主张废除死刑的理由,就是许多西方国家废除了死刑,废除死刑属于现代政治文明。这种以西方作为文明标准的胡说八道,不知道在中国制造了多少罪恶。虽然许多西方国家废除了死刑,但是这些国家的有期徒刑却远远超过人的寿命,等于是把人终身关在监狱里进行改造,并且不准赦免不准保释,其惩罚程度并不亚于死刑。而中国的有期徒刑只有20年,无期徒刑可以随时减为有期徒刑,废除死刑等于是为贪官奸商留下一条将来享受荣华富贵的享乐道路。

4b050db3a1f7074aef8d9ebf1ecf7d6b.jpg

  在这个问题上法律党和五毛党与在其他问题上一样,同样是只学习西方国家的弊端,而从来不吸取西方国家的优点。他们把中国的传统政治文明称为是“老路”,把西方现代政治文明称为是“邪路”,而只有他们这种富人不判死刑,只是穷人才判死刑的道路才是正路,并且还起了个十分的好听的名字叫“现代法治”。简直悖逆天理到了无一复加的程度。人在这个世界上拥有三种支配社会的力量,即权力,财力,体力,这三种力量同样属于暴力。如果说人们凭借权力和财力犯罪可以不判死刑,唯独凭借体力犯罪才判死刑,唯独把体力定义为暴力,那就等于是宣布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穷人犯罪才判处死刑,死刑是专门为穷人设置的,而所有的官员富豪都具有天然免死牌。

b805a328fd472a7e0ec298f8e184813b.jpgbf4b9d388417e1971b37f759243c9fb5.jpg

  古往今来,无论是根据天理还是根据人类社会的实践,一个罪犯该不该判处死刑,应该以他对社会造成的危害后果来衡量,而不应该以他犯罪的方式来衡量。如果以犯罪方式来衡量该不该判处死刑,以是否采用体力(暴力)犯罪来衡量该不该判处死刑,那么在《水浒》中唯一应该判死刑的就只有武松,而西门庆、王婆等都属于非暴力犯罪,都不应该判处死刑。如此以来,法治社会就变成了唯独是惩罚武松的社会,变成了是保护西门庆和王婆的社会。那些法律党和五毛党总是对此辩解说,暴力犯罪对妇女儿童等弱者的危害特别巨大,所以应该判处死刑。这种说法更是没有任何根据的胡说八道。

36ab8d5393a21aa81170d5ea2634228b.jpg

  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都在证明,在人类的三种犯罪手段中,真正对老百姓造成巨大危害的是权力犯罪和财力犯罪,而很少是体力犯罪。历史上所有那些白骨盈于野,千里无鸡鸣的空前惨剧,无一不是权力犯罪和财力犯罪的结果,而体力犯罪只是一种工具性的辅助力量。不仅宏观上是如此,微观上也是如此。真正把老百姓逼得家破人亡,走投无路,卖血卖淫的社会惨剧,可以说是绝大部分都是权力和财力造成的,并且很多暴力犯罪本身就是权利和财力逼迫的结果。没有官府、西门庆的权力和财力犯罪,就没有武松的“暴力犯罪”(暂且不说武松是革命造反而不是“暴力犯罪”),所以只处死武松的法治社会只能是天理难容的社会。

376525ba120082ae63999ea90aacbe4a.jpg

  中国封建社会之所以能够延续2000多年,中国之所以能够成为唯一留存下来的文明古国,就在于中国2000多年的封建社会无论有多么罪恶,都从来没有突破过天理的最后底线。而当今中国的法律党和五毛党却把中国推过了天理底线,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宣布:非暴力犯罪不判死刑,只有穷人的暴力犯罪才判处死刑,第一次公开宣布死刑只适用于穷人。我们就是在这个问题上得罪了法律党和五毛党,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早先是法律党在攻击、诽谤和陷害我们,现在又是五毛党在攻击、诽谤和陷害我们,必将我们置于死地而后快。虽然我们因为喊出了老百姓想喊而没有喊出的话而遭到了各种非难,但是看到中国天理终于回归了,非暴力犯罪的时代没有持续几天就结束了,官人富人犯罪也要判处死刑了,我们所遭受的各种苦难也都值了。

0ed9ef6674968aff2d5740ea7969cbfd.jpg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讲,中国是个伦理大国,西方是个海盗社会,中国不能什么都学西方,西方法治不过是像动物世界划定领地一样,完全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但是即便如此,西方国家从20世纪末也开始大规模引进中国古代和现代的政治文明,把天理看作是最高的法律,把道德伦理注入法律之中,把民意所代表的公平正义当做是法律准则,在大踏步追赶人类政治文明。可是令人感到悲哀的是,与此同时中国却与西方逆向而行,把本来就是西方淘汰的东西,再按照自身利益阉割掉最后一点儿人性化的因素,然后引入中国,把中国逐渐变成了丛林社会。好在如今在大众政治文明潮流的推动下,在中国人民的强烈呼唤下,天理终于开始回归了。不再是把讨薪民工而是把欠薪老板送进监狱,对官人富人的犯罪也恢复了判处死刑。人们总算看到了天理昭昭。
  但愿中国将由此拉开伦理回归的历史大幕,踏上改良也就是真正改革的发展道路。

e2dc05049cabd7c93bf924e2860bb132.jpg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3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2019-11-07 

       关联阅读:

涉案金额10.4亿!山西吕梁原副市长张中生一审被判死刑 

广州日报社

03eb896bb82ae1c1b7dd6b6fa3024bbc.jpg

         新华社太原3月28日电 28日,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山西省吕梁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张中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张中生以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同时判决,对张中生受贿所得财物和来源不明财产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不足部分,继续追缴。同案被告人李兰俊、刘年生因犯洗钱罪亦被判处相应刑罚。

  经审理查明,1997年至2013年,被告人张中生利用担任山西省中阳县县长、中共中阳县委书记、山西省吕梁地区行署副专员、中共吕梁市委常委、副市长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煤炭资源整合、项目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4亿余元。张中生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其对折合人民币共计1.3亿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cefc0dc5a5ce9205c8a83f2eb48714e0.jpg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中生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张中生受贿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在十八起受贿犯罪事实中,有两起受贿犯罪数额均在人民币2亿元以上,还主动向他人索取贿赂人民币8868万余元。张中生利用领导干部职权为他人谋取不当利益,严重影响了当地经济健康发展,且案发后尚有赃款人民币3亿余元未退缴,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张中生目无法纪,极其贪婪,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罪行极其严重,应予依法严惩,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