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张宏良:要正确看待鸭溪谈话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9-01-11 20:27:2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671e47d1b8d32198179efd33d47a24fe.jpg

  关于鸭溪谈话再说几句。大家千万不要用交通规则中单行道的思维方式来看待鸭溪谈话。鸭溪谈话的本质并不是周总理让贤,而是当时包括周总理在内的党和红军掉进了水里,可是被定为最终决策者的周总理既不会划船也不会游泳,继续盲目扑腾下去全党全军包括周总理本人只能是死路一条,这才在万般无奈之下向能划船会游泳的毛主席求救。

  向毛主席求救,才是鸭溪谈话的本质。并且历史也已经证明,是毛主席拯救了党和红军,也拯救了周总理本人。否则,历史上绝不会有周总理这个光辉形象。对此理解最深刻的就是周总理。所以作为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总导演的周总理,让《东方红》包括了所有重大历史事件,唯独坚决取消了南昌起义那一幕,为此,一向温文尔雅的周总理还发了火,认为坚持把南昌起义写进《东方红》的人,完全是在故意把周总理放在火上烤。

  由此也可以看出,鸭溪谈话完全是在向毛主席求救,请求毛主席拯救全党全军。在认为只有毛主席才能拯救全党全军的问题上,周总理的认识超过全党任何一个人。这就是周总理一生忠心协助毛主席,最后带着毛主席像章离开世界的根本原因。

  2019-01-08

   关联阅读:

张宏良:决定党和红军命运的鸭溪谈话

来源:民族复兴网  发布时间:2014-09-09

dab22fc65452e537bf66569768b11e7c.jpg

  略微熟悉党史的人都知道,遵义会议是决定党和红军命运的关键转折点。其实,那只是一个大概说法,真正决定党和红军命运的是遵义会议之后的鸭溪谈话。鸭溪谈话是指毛主席和周总理在遵义城西北数百公里鸭溪镇的一次谈话。这次谈话才是决定党和红军命运的关键转折点。

  1935年遵义会议之后,党中央吸取以往三人团独断专行的教训,建立了集体讨论作战方案的民主决策机制,最后拍板仍然是周恩来。由于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民主决策又是争论不休,这种决策机制根本不适应指挥战争,只能贻误战机,彻底葬送红军。

  在鸭溪镇周恩来找到毛主席说:军事指挥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集体讨论你一嘴我一嘴争论不休,根本无法把握战机,再这样下去党和红军就完了,必须由你来独自决断。

  由于在此之前对毛主席被批得很厉害,所以毛主席有些犹豫地问道:他们能够听我的吗?遵义会议决定最后的决定权是你。

  周恩来斩钉截铁地说:彭德怀、林彪他们的工作由我来做,以后就由你来指挥。为避免麻烦可以暂时保密,只有你我知道。以后由你在幕后一人决断,由我来公开发布命令。从那时起,军事指挥权才真正转移到毛主席手中。党和红军也由此走上了胜利道路。

  可见在我党历史上,最了解毛主席伟大作用的是周恩来,周恩来最清楚是毛主席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建国后在谈到毛泽东思想和集体智慧的关系时,周恩来坚持认为,只是有了毛主席的思想,共产党这个集体才有了智慧,而不是集体智慧催生了毛泽东思想。

  从鸭溪谈话可以看出,是毛主席和周总理共同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只有毛主席能够挽救党和红军,换作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是蒋介石的对手,早就被彻底消灭了;而只有周总理最先看到了这一点,并且把红军的指挥权交给了毛主席。如果说毛主席的伟大是造物主的伟大,那么周总理的伟大就是无私圣徒的伟大;如果说毛主席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领袖,那么周总理就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宰相;人民热爱毛主席,人民也同样热爱周总理。

  列宁曾经称赞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友谊,超过了人类所有关于友谊神话的传说,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友谊同样如此。他们在为人类留下辉煌思想的同时,也为人类留下了伟大的品格和友谊的伟大典范。

  在此时此刻公开这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片段,旨在以此纪念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38周年。

feb7132e3ca89e3d9ecdb96c9da776ad.jpg

张宏良微信号:zhanghongliang107

  张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2019年1月8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