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三大复兴 > 中华民族复兴

掩不住的画皮

作者:铁坑 发布时间:2018-07-06 09:00:21 来源:解放军报 字体:   |    |  

  清代李宝嘉的《官场现形记》,对官场腐败作了大胆揭露和讽刺。无论是中央大员还是地方僚佐,无论是名公巨卿还是佐杂小吏,无论是正途出身还是捐班出身,无不一一写到。其中,几个官吏高超的演技,令人印象深刻。

  书中,贾臬台把自己和母亲一同列入“演员表”。升任河南按察使去往省城前,他找老太太商量:“请老太太把从前儿子到浙江粮道上任的时候,教训儿子的话,拿出来操演操演。倘若有忘记的,儿子好告诉老太太,省得临时说不出口。”一路上,在人多之处,当着接差的地方官,他反复地跪接老太太慈驾。老太太则在轿子里吩咐:“你现在是朝廷的三品大员了,一省刑名,都归你管。你须得忠心办事,报效朝廷,不要辜负我这一番教训。”惹得接差的官员、看热闹的百姓,一齐都说:“这位大人真正是个孝子咧!”

  贾臬台动辄受领“老太太的教训”,所有沿途地方官只见得一遭,觉得稀奇。倒是省里派出接他的差官,一路看了几天,甚为诧异,私底下同人讲道:“大人每天几次跪着接老太太,乃是他的礼信应得如此。何以老太太教训他的话,颠来倒去,总是这两句,从来没有换过,是个什么缘故?”大家听了这番话,一想果然不错。

  还有一位是傅理堂。他署理浙江巡抚,一上任就传谕各官道:“吏治之坏,由于操守不廉;操守不廉,由于奢侈无度。”为力祛积弊,他带头穿旧衣服。此后,官厅子上,大大小小的官员不是拖一片就是挂一块,赛如一群叫花子似的。捐官候补的阔少黄三溜子和刘大侉子不知情,一身簇新袍褂、手指头上耀目晶光,傅理堂见后讲:“这两个人不能做官。”

  俗话说:“画皮者,难画骨。”黄三溜子急得抓耳挠腮时,裕记票号的二掌柜告诉他,傅理堂面子上虽然清廉,骨底子也是个见钱眼开的人。合计之后,黄三溜子送出两万银子。银票递进后,里面当天便传出话来,叫他穿了极破旧的袍套上衙门。第二天,黄三溜子浑身上下找不出一丝一毫新东西,傅理堂对他大加赞赏,又谈了一番“慎独”的话,并立刻下了札子,叫他会办营务处。

  贾臬台、傅理堂,是从官场中抽象出来的人物。有的人看了,想必有照镜子的感觉。以“演员”面貌出现的官员形形色色,他们演出的“剧本”更是纷繁多样。对这些官员而言,演技是一张幕布,遮住自己的丑恶;是一股烟雾,迷惑他人的眼睛。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事实上,假的就是假的,演得再好也有露馅的一天,腌臜丑事终归是掩不住的。

  “大河流水波连波,滩头芦苇棵连棵,竹篙点水知深浅,知心的话儿对党说。”表里如一、忠诚纯洁,是共产党人的一大特点,也是一大优点。延安时期,一名知识分子新党员向陈云报告:某年在某地方为了“饭碗”问题加入过国民党,但是既未开过会,亦未领过党证。讲完之后他表示,“现在一切话都对党讲了,对党没有一点亏心事了,痛快了。”那个年代,我们党在极度艰苦和危险的环境下革命,就是靠着党员对组织和同志的坦荡、透亮、磊落,实现了钢铁般的团结。

  宁取拙诚,不取百巧。我军有很强的凝聚力战斗力,与各级指挥员言行一致的优良品质密不可分,官兵一致、身先士卒绝非嘴上说说的漂亮话。“解放战士”王克勤刚来我军时,根本不相信指导员说的“官兵一致、党员干部带头”。分到班里后,他看到上级与下级同吃一锅饭、同睡一张炕;夜里,干部帮战士掖被子;枪一响,班长、排长、连长、指导员,都领头冲。看到这些,王克勤震撼了、转变了,最终成为互助模范、杀敌英雄。用他的话说,“怎么说就怎么做,照这样,咱们怎么会打败仗?”

  画皮伪装者,大抵都有私心杂念作祟;坦荡磊落者,则心如清溪,澄澈可见底。“无非分之心,则不存矫饰之丑”,我们当有这样的清醒。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