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震:最后的狂飙

作者: 吴震 日期: 2023-03-12 07:33:58

  【一】

  我是上个月看完的热播电视剧《狂飙》。第一时间并没有写文章评论,一来是手头还有更紧迫的事情,二来是有些情绪确实需要消化消化——本想着让它们随风飘散。可是临到了,还是无法摆脱,我估摸着是与目前的宏观形势和微观体验有关。遂决定借《狂飙》这一重要作品聊一聊。

  《狂飙》无疑是重要的。我个人定义:它是新时代(2012年至今)反腐反黑题材作品的集大成者;它是新时代(2012年至今)反腐反黑题材作品的最精彩者;它大概率是新时代(2012年至今)反腐反黑题材作品的最后辉煌。在我看来,它是这一领域、这一时代的绝唱之作,因为再往下创作,就不可能是这种输出模式了。

  岁月有尽头。

  【二】

  剧中主要分三种人,主要。一种是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奋勇拼杀的黑道人物,一种是在资本主义改革中轻松作恶的白道人物,一种是在几部反腐剧中都绝对清廉的初心使者。

  高启强。剧中旁白也直接指出,是社会上存在的不公平不合理的分配现象促使一个命运多舛、安分守己的小商贩一步步变成了在当地手眼通天的黑社会老大。他是憋着一股劲的,就是那股劲,征服了荧幕前的观众,广大追剧群众其实是在通过高启强来疏解心中深刻的不平,看到高启强从夹缝中挣脱进而站了起来,仿佛是看到自己从夹缝中挣脱进而站了起来,人们对高启强有着说不出口的同情。大家深知:在弱肉强食、你死我活的市场经济环境下,唯有咬牙切齿、赌上一切地冲向前方的险恶障碍,人生才能喘口气。

  黑道杀人讲究战术,比如利用水泥和搅拌机等完成根本无法破解的命案。而白道杀人讲究战略,侧重于扶持和制衡黑道派系,以便在需要干掉官场敌人或固执警察或举报人士的时候能派遣最佳人选,控制政治风险,压缩经济成本。大家深知:白道才是黑道武装力量的理想孵化园,白道才是最强大的黑道。剧中的赵立冬在改革开放最风光最亢奋的二十多年间,杀人强度与个人官运成正比,至于最后被另一拨人带走,则完全要怪他本人的体制内级别还不够高。

  打破原先政治格局的,是专案组的好官们。他们存在着共同的特点,都是和蔼可亲,都是风趣俏皮,都是直率坦诚,都是用兵如神。一个团队中的老中青交织在一起,永远是家庭般的阳光和谐。底气十足,云淡风轻,完全没有什么“苦大仇深”——

  除了安欣。生命危险、痛失战友、原地踏步、分手挚爱、一夜白头、整日伪装——安欣,你自己选的嘛!

  结尾处:黑老大死刑,烂官员死刑,纪检监察系统的好官们天使般降临又天使般回府,轴人安欣……人生衰竭。

  好像“失败者”也不亏,一命换N命,一辈子也挺享福的,只不过最后被翻出来,运气差了点——还有那么多呢,真倒霉。

  【三】

  剧末旁白:广大党员干部不懈努力,还了人民一个干净光明的生活环境。

  但追完剧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处于心情平复状态。为啥呢?

  据了解:此前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巡回检察组》《突围》当中的侯亮平、冯森、齐本安那一类厅局级完美官员,包括电视剧《狂飙》当中的专案组领导,对广大群众来说太稀罕。一对比现实,要命了——就在去年,连一天到晚查处贪官的中央巡视组副组长都被带走判刑了。

  安欣这类“苦大仇深”的一线党员倒是真实存在,不过深入思考之后更令人绝望——如果不是安欣背后同样站着政法系统乃至行政系统的叔伯靠山,以他那种年纪轻轻就戴上大红花成为黑社会保护伞的眼中钉和二十年死咬黑老大不放松的德性,他早都像他的徒弟那样,被人间消失几百回了。

  你说,叫大家怎么平复?

  大家一想,算了算了,还是继续躺平吧。

  没完没了。

  不值。

  【四】

  当然“没完没了”。

  我在去年建党节那天就写过一篇文章,专门论述过“自我革命”相关问题。

  2012年以前,是汉奸右派准备全面夺取国家政权,实行美式宪政制度,多党制、三权分立等等,彻底复辟资本主义,并梦想杀光中国的“毛左派恐怖分子”,一劳永逸结束共产党的历史。

  2012年以后,是高层欲通过铁腕反腐迟滞政权被彻底颠覆的进程。

  好事。可是太过孤立。

  靠党内“左手砍右手”,终归行不通。

  不可能行得通,因为没有变更土壤:

  经济社会贯彻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市场经济体制,发展资本主义,政府官员冲业绩,为资本家提供各种优惠政策,耕地的商业开发、税收的一再减免、劳动的无度压榨、武警的及时撑腰,皆不在话下,各路资本家竞相贿赂,围猎政府官员。资本家掐住政府官员的咽喉,市场上的竞争胜出者掌握当地经济命脉,财政、就业、GDP,都要仰赖既定资本运作,政府官员沦为资本家的跟班和服务员。

  权钱交易止不住。

  个别暴利企业竞争胜出,离不开黑道手段,先用一部分赚得的利润(剩余价值)雇佣流氓打手,在己方贿赂成功的政府官员的默许下侵害竞争对手,兼并市场,然后再拿出更多收益去伺候自家政府官员,双方形成稳定的寻欢作乐(包含金条、豪宅、香车、美女)的合伙关系,就像过去被曝光的大夜总会故事一样,只有黑社会才具备提供全方位“天堂”服务的实力,包括对政府官员子女的毒品服务。

  黑恶势力止不住。

  归根到底就是土壤的腐烂。土壤腐烂,无论播下什么样的种子,都只能收获恶果。

  围着粪坑拍苍蝇,永远搞不定。

  【五】

  如何才能搞得定?

  主流方法论:纪委出马,妥妥拿下。

  可惜,我们老是眼睁睁看着党委干部和纪委干部喝成一团。必然如此,在同一个党委会里面,纪委书记仅仅是其中一位普通成员,需接受同级党委书记的工作领导。因此,纪委真正的用途是针对下级腐败行为。在这里还是要补充一点:我们可能会拿香港特区的廉政公署制度进行比较,应该说,廉政公署的机构独立、人事独立、财政独立确实是它得以不受政府序列节制掣肘的重要环节,但在社会主义政权背景下,纪委在党委统一领导下开展工作是没错的,这从理论上讲是为了保证无产阶级政治的全局性。问题不在这儿,而在执政党不能奢望单单采用纪委自纠的方式来根除腐败,根据历史的常规逻辑,必须用外部力量制约,但又绝不能是境外势力,因此只剩下唯一选项,就是构建一种人民群众直接监督直接反腐的政治机制。这是其一。

  其二,后毛泽东时代的官员选拔制度决定了纪委系统的官员(哪怕是新到任的)必定多多少少夹带个人被接续捉拿的“赃物”。一个官员从别的系统调到纪委系统,至少说明这个官员是当时并未被干掉的存在,而事情的复杂性在于,并未被干掉,可能是由于真的不贪,也可能是由于暂时没被对手翻账,还可能是由于一时站队正确而得到了上级的庇护。所谓后毛泽东时代的官员选拔制度,其中一条就是绝不像毛泽东时代那样会随时根据实际工作情况从劳动群众中直接提拔管理人才以充当各级共产党领导集体的新生力量,而是不管哪个官员被拿下——接替他的都将是同在腐烂土壤中摸爬滚打若干年的另一位既有官员。这就是“昨天的反腐英雄今天却落马”的现实原因。没有谁是真正干净的。

  若是继续迷信党内“左手砍右手”的方案,体制内必将彻底演变成各自打着反腐旗号彼此进行政治迫害的场所。

  若是重新迷信向西方资本主义宪政模式靠拢的方案,必然暴露自己的脑残本质,因为现如今连西方发达国家自己都快玩不转了,它们自己也在试图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希望逃过被本国无产阶级连根拔起的历史命运。

  那么,究竟该怎么办?

  其实有现成的解药。绝对现成。

  古今中外仅有此唯一案例——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以及由此掀起的世界各国的红色大潮。

  发动群众,把各级党政机关置于工农群众的直接监督和裁决之下。

  具体是这样来操作的:只要群众认定某地某部门的单位领导存在腐败行为或剥削压迫行为,群众就可以依照当时宪法保障的权力对党政人员行使“四大”——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大字报贴到官员办公室或者家门口,言论不受限制,被控诉官员必须自证清白而不是像后来那样由弱势方提供法律证据,群众可以随时结社建立政治团体对党政机关施加质询问责压力,要求官员出面双方开展大辩论,集中批判共产党干部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倾向和当权搞腐败倾向。如果言论确凿,除了受到公开的群众大规模批判,涉事官员还将被上级有关党委第一时间查处,情节严重影响恶劣的还将受到人民法庭上人民陪审团的说一不二的裁决,个人听候发落。当然,如果言论不实甚至恶意诽谤人民群众的好干部,那么涉事党政人员也可以用相同的方式而非行政手段对不实控诉提出反驳,继续工作。

  一套下来:手握党政权力的政治群体就只能“夹着尾巴做人”,谁要敢仗着社会主义建设阶段必不可少的党政权力去损害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谁就将陷入人民群众铺天盖地的讨伐之中。之所以加上引号,是因为真正为人民服务、图一生光荣的党员干部不存在“夹着尾巴做人”的“苦难”,本来就是人民群众一员,只要自己真正地把运用党政权力、从事公共管理当作社会分工的一种,只要把自己的岗位定位为国内的其中一样工种,自己将一生平安,至于个人“收益”,则已经在身边群众的由衷赞誉中和通过自身奉献为人民大家庭(自己也身处其中)增添美好的奋斗历程中得到“兑付”了。

  这,才是社会主义事业的唯一正确的前进方向。

  【六】

  电视剧《狂飙》之所以能够引起广大观众的强烈共鸣,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剧情的现实感,也就是较为贴近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人民群众亲耳所闻、亲眼所见甚至亲身经历的中国社会血泪史。虽然更多、更黑的真实故事并未一一展现在观众面前,但是不难看出《狂飙》主创团队确实尽心尽力了。

  该剧勾起了许多老百姓的真实记忆。

  比如,生来就应该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公安局,居然变成了协助黑社会横扫一切拦路虎的先进技术方队,居然变成了配合烂官员拔除一切挑战者的完美后勤支队。

  还有监守自盗的检察院和丧尽天良的法院。带头提供伪证,判处好人死罪,合法杀人灭口……

  若干年前,我曾在饭桌上接收到一位警察叔叔的抱怨:“上面搞什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门针对公检法,现在可好,社会上的人也开始喊,要砸烂公检法。你们还记得吗?文革一开始,第一步也是砸烂公检法。哎!”

  对喽,就是要砸烂“公检法”。

  舞弄枪械刑具和玩弄成文法条的执法者,是最可怕的人物。落到他们手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终惨死。

  所以人民群众一有机会依靠毛主席的英勇壮举获得彻底解放,就赶紧先动用手中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政治权力按住原先的贯彻精英路线的国家公检法机关。

  这,才是正解。

  扫黑除恶工程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