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娘的故事

作者: 郭喜林 日期: 2022-12-02 10:17:49

  我三娘是瘦高个儿的农村老太太,她的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面容白净,典型的瓜子脸,她的牙齿白净不发黄,根本像是农妇,而像是城里人。别看她是一双三寸金莲小脚,走起路来却十分精神。她喜欢梳妆打扮,冬春季节头上离不了女人戴的对角方巾,夏秋两季头上用发卡别着一块素雅的手拍。由于三娘是三寸金莲小脚,一年四季脚腕以上的小腿上都打着绑腿带。

  三娘性格开朗,爱说爱笑,但是她个性强,嘴上不饶人,是一个不愿意吃亏的人。因此,街坊邻居和我三娘说话都比较谨慎,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绝对不说。

  我妈说,以前她和三娘的关系还是挺好的,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矛盾。但是,自从我父亲被打成右派,带着全家人从新乡回老家劳动改造以后,三娘对我母亲的态度就来个180大转弯。尤其是我父亲不在家的时候,三娘总是和我妈过不去,有事没事,有理没理,都是我妈不好,她都要在院子里扯着嗓门指桑骂槐,讽刺挖苦我母亲。

  母亲能忍就忍,不想和她三嫂吵架,让邻居笑话。但是,三娘却把我母亲的忍让当成了软肋。想不到三娘还会对我妈说:“你嫁给了当官的,就不知道你几斤几两了。现在怎么样?老四,是个大右派!你不神气了吧?”

  听到三娘这样的话,我母亲说她心如刀绞,想不到她作为嫂子会在我伤口上撒盐。母亲被三娘气得受不了,就到比较远的山坡野地的山坳里放声大哭了一场。当我找到母亲的时候,她和我说,如果是街坊邻居其他人这样讽刺挖苦,我不会生这么大的气,可她是嫂子。我和你爸以前是怎么对待他们的,是怎么无怨无悔帮助他们的,我和你爸是怎么给你侦根哥置办娶媳妇所用的东西的?是你爸让我全包了,我在新乡百货大楼挑好的绸缎买,质地好的布料买。她现在忘的一干二净不说,还这样欺负人。

  母亲说,我父亲和三伯口头说过,全家人都在新乡,以后那份家产就给三伯。

  母亲说,都怨你爸把话说早了,没想到自己会落难。所以,你三娘趁你爸不在的时候拿我出气。

  记得,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大家都在学习毛主席语录。那时候,我仅仅是一个二年级小学生。有天晚上吃过饭,我去院里东北角的小楼上找我三娘。

  三娘问我,有啥事?

  我说,找你商量个事。

  我说,现在上级号召学习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说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你和我妈经常吵架,你们能不能和好,以后不吵架?你是我妈的嫂子,你也是我三娘,你主动和我妈说话吧。

  三娘说,我是你妈的嫂子,那就应该让她主动和我说话。没有别的事,你就回去吧。

  我回到家和母亲一说,他说你尽给我添乱,添堵。我主动和你三娘说话,她会理我?

  我再三央求母亲,你试试嘛。她要是不理你,那是她的错,不怪你,不怨你。

  母亲当时说,你让我去试试,你不是在给我出难题吗?

  没想到,我母亲第二天上午,在我家东屋门口见到我三娘真的开了口:“三嫂,以后有啥事需要我帮忙,你尽管说。”

  没想到,三娘是这样回复的:“我没有事,让你帮忙。我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当我中午下学回到家的时候,我妈说:“你竟让我在你三娘面前丢人。”

  我问母亲:“那该怎么办?”

  母亲说:“怎么办?顺其自然。咱惹不起,躲得起。”

  在这件事情之后第二年冬天的某天晚上,村里开群众大会,让我爸参加会,不让家属参加会。我母亲和我说,肯定是批斗你爸的。开会的时间很长了,都没散会。我母亲坐在煤火炉上趁着火光纳鞋底。又过了好大一会,她听见院里的鸡在乱叫,她觉得又是黄鼠狼来吃鸡了。就掂着灯笼赶快出去,只见墙角的地方有两只鸡,她过去把鸡抱在怀里,又仔细看了看,确认是我三娘养的鸡,少了一只,地上还有血。于是,她把两只鸡抱回了家。

  当她听到院里邻居开会回来的时候,母亲抱着两只鸡站在门口等我三娘。我三娘回来走到我家门口时,我妈说:“三嫂,黄鼠狼来吃鸡,我在院里墙角只发现这两只鸡,给你。另外一只,可能是黄鼠狼叼走了,地上有血。”

  我三娘把鸡抱走,没说一声谢,还使劲“哼”了一声。让我母亲莫名其妙,回到家自言自语,难道我做错了吗?

  我父亲1978年春天在新乡平凡以后,那年夏天我们的户口就从老家迁回到了新乡。1979年11月13日,我们从老家往新乡搬迁,土河公社的解放牌大卡车帮我们拉东西。临走前,母亲跟我说,你去给你三娘告个别,让他知道咱要走了。结果,我们怎么找都没找到三娘。院里邻居的以为嫂子告诉我,不用找了,三娘早早就出去了。她肯定知道你们今天要搬家,不知道去哪躲了。

  三娘与我母亲和好,那是在我们回到新乡稳定下来以后的1982年秋天,我父亲说,离开老家好几年了,得回去看望一下亲戚们,好多亲戚都来看过咱们了,不能失礼。

  我问父亲:“回去以后,是你一个人去看我三娘,还是让我妈也去?”

  母亲说:“我没有那么小心眼,我和你爸一起去。看她和我说话不说?”

  父亲说:“你妈说得对,一起去。你和我们一起去。”

  我说:“我当然要陪你们一起去,看我三娘怎么办?看她现在给不给我面子?文化大革命,我去家求她,她给我妈弄得下不了台。”

  那次回家看三娘,我一进大门就大声喊:“三娘,在家吧?你看谁来看你啦?”

  她在家问我:“谁来看我?”

  我大声告诉她:“我妈,我爸!还有我,喜林!”

  她答应了一声:“来吧,我在西边大屋。”

  就这样,三娘和我母亲才算是和好了。

  2022年12月1日上午11:30~ 13:00在新乡市家中写下此文。

  通讯地址:河南省新乡市孟营街327号7号楼1单元4号 郭喜林

  本人系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工作单位:新乡市新运公司办公室

  邮政编码:453000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