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记:计划经济国营企业如何被搞垮颠覆?

作者: 剑云拨雾 日期: 2022-11-25 09:06:47

反者道之动,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世纪大搏杀尘埃落定(6)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中国大地上发生的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大事变,莫过于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生死大搏杀,几千万国营职工下岗,数百万亿以国营集体企业为形式的国民共有财富蒸发灰飞烟灭,上亿人失业,产生出数万个亿万富豪和数不清的贪官污吏,给中华民族的未来产生了不可预知的深远影响。作为中华族学人,谨以记之,以资史鉴(本文约5万字)。

  续前

  第十一 两次极端化思潮“鹦鹉派西洋主流经济学家”崛起

  中华哲学告诉我们,凡是必非,兴一利必生一敝,十全十美的经济制度,是根本不存在的。

  中国近代出现了两次极端化的思潮。

  第一次是来自左的方面,认为计划经济十全十美,完美无缺,一味地大唱赞歌,而无视年轻的计划经济暴露出来的种种弊病和问题,甚至给提出这些问题的同志扣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

  第二次是来自极右的方面,毛主席逝世后,一伙根本不懂计划经济,更不懂西方自由市场经济制度的人,利用他们从西方鹦鹉学舌,贩运来的,半生不熟的西方经济学书本僵死教条,我称他们为“鹦鹉派西洋主流经济学家”,攻击一点不及其余,无限夸大计划经济的弊端,甚至信口雌黄,肆意造谣中伤,什么“极左“,”饿死三千万“,“国民经济崩溃到边缘”,“打砸抢”,“僵化”“浩劫“,“旧体制”,“弊端”,“”“大锅饭”“一大二公”“吐痰论”,“冰棍论”“比日本鬼子还坏“……….这些谣言——与‘赤匪’‘青面獠牙’‘共产共妻”手法完全如出一辙的谣言,把计划经济抹黑的一无是处,一塌糊涂,完全无视计划经济在旧社会满目疮痍的基础上,从洋火洋布起步,在极短的25年时间内就完成了西方资本主义几百年才能完成工业化进程 ,人民公社以集体力量,平整农田,兴修水利,改造山河,为农业机械化现代化奠定了坚实基础。从根本上解决了吃饭问题。并且做到了人人平等,铲除了贪污腐败淫乱赌博黑社会,贫富悬殊,剥削压迫等各种丑恶现象,一系列史无前例,革命性的伟大成就。

  而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吹得天花乱坠,完美无缺,什么“创新”“世界自由贸易”,“经济全球化”,“改革开放”“优化资源配置”,“私有制万岁“,“亚洲四小龙”,伟大的美利坚,不管什么股市投机,私有制,资本家,贪官污吏,洋窑子夜总会,发廊女,小姐,色情淫乱,美女明星,肥臀丰乳,赌博博彩,黑社会,市场经济,统统邯郸学步,照猫画虎,一律搬进中国,什么“张吐痰“”吴市场“”历股份“,牛鬼蛇神纷纷出笼,甚嚣尘上,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

  那些过去左得要死的人,这时大都偃旗息鼓,有的甚至改换门庭,趋炎附势地也说起计划经济的坏话来了。比如吴敬琏以前就左得要死,据她女儿回忆,小时在文具盒上写个名字,就被他爹吴敬琏斥责为“小私有者”,堪称“极左”典范。忽然摇身一变,成了极右。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易涨易退山溪水,易反易覆小人心。我老人家活了七十年,真真是看破世事惊破胆,参透人情寒透心。自古圣贤多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说句公道话,鹦鹉派并不是完全照猫画虎,在不管白猫黑猫论怂恿下,它们确实有“创新”,这就是“医疗产业化市场化”,“教育市场化产业化”,孩子是民族的未来,患者是需要救助的哀哀弱者,把孩子和患者当作发横财的对象,即就是拦路抢劫的匪徒,也做不出来的,这种丧尽天良,断子绝孙的恶行,是古今中外包括西方资本家阶级谁都不敢干的坏事。

  远古孔子办教育,那是有教无类,颜回是个穷孩子,孔子教他,免收那一束干肉的低廉学费。中国古时的中医,游走四方,悬壶济世,普施方药,称为“仁医”,西方的医疗机构最初很多是教会办的,救死扶伤,对穷人不收钱。

  对于贪官污吏,从原始社会到今天,无论哪个时代,无论哪个朝代,无论东方西方,对贪官污吏都是人人得而诛之,没人胆敢为虎作伥,替他们张目,唯有特色鹦鹉反动派,敢在媒体上公然“创新“叫嚣“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一时间,腐败光荣,廉洁可耻,先富光荣,穷人可耻,蔚成风气,如今腐败发展到这种无法遏制的腐烂糜烂程度, “亡党亡国”的惊呼不绝朝野,朝廷不是健全了追责制吗?那朝廷应该给其发一个地球一样的大勋章,一彰其功,一表其赫赫腐败勋业。

  这里要提醒一下孩子们的是:“冰棍论”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这恰从反面正证明了公有制计划经济制度与私有制市场经济是根本对立,相互否定,本质不同的两种经济制度,冰炭不同器,水火不相容。当周围社会上私有企业主野草一般疯长,人人为私利奔忙,公有制企业厂长经理也疯狂以权谋私的时候,这时”上边”恰到好处地搞“党政分家”,“厂长经理负责制”,完全摆脱党委和群众的制约,生产,销售,资产处理,厂长经理一人说了算,公有制企业就会被从内外被蚕食,贱卖,掏空,鹦鹉派又趁机引进什么西洋的“管理层持股”“管理层收购”“MBA”花里胡哨,最后干脆一股脑改成了厂长经理他家私产,摇身一变成了私企老板,一夜之间丫鬟变成女主,女主变成丫鬟,比变戏法还精彩!真的像冰棍一样被私有化化掉了。而员工可就惨了!

  极右极端化思潮“鹦鹉派西洋主流经济学家”崛起的政治背景

  孩子们那,千万不要以为那几只鹦鹉乱叫唤,就把社会主义人民铁打的江山给叫唤垮了?他们没那个本事。他们不过是一群蝇营狗苟,投机钻营,谋取私利,阿谀谄谀,趋炎附势,助纣为虐,宵小之徒而已。老子曰:“有大伪,智慧出。”毛主席非常人也,大智慧文韬武略雄踞古今,又有周恩来等一批忠心革命大贤,后半生心血创立的社会主义制度之缜密牢固,除非秦之赵高,宋之秦桧,明之魏忠贤,苏俄之赫鲁晓夫,古今中外大伪,大奸,毒邪集大成者,不能撼动分毫!

  中国经历了两次“踢开政府“”踢开党委”事变,两次事变貌似,然本质不同。第一次,建国初十七年,公有制计划经济初定,但由于历史惯性,上层建筑依旧是承袭了旧社会的官僚体制,等级制,军衔制,公检法旧国家机器依旧运行,金字塔官僚管理体系普遍存在,旧文化旧思想旧的意识形态并没有得到改造,很多干部以为坐了天下,就忘记背叛了革命初心,官僚主义滋生,旧社会当官做老爷意识形态膨胀, 对人民群众实施“管,卡,压,抓”的旧社会官僚那一套陈旧腐朽治理思维,严重限制束缚了人民群众干社会主义的积极性,扭曲干扰了计划经济的正常运行,与新的公有制经济基础很不适应,亟需改革。

  毛主席吸取了斯大林身后赫鲁晓夫苏联共产党集体叛变变修的惨痛教训经验,当 WCJJWHDGM人民群众出现了“踢开党委闹革命”,“砸烂公检法”,彻底荡涤摧毁党内各级官僚集团,与各级党组织发生矛盾的时候,毛主席选择坚决地站在人民群众一边,命令人民解放军坚决支持革命左派群众,沧海横流,显示了他人民领袖的人民本色,鞍钢宪法诞生,各级革命委员会(实际上是巴黎公社和工农苏维埃精神的传承)的建立,这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继续深入发展,是与国民党反动派阶级斗争的继续,是毛主席领导的史无前例的共产党自我革命。

  史料:1967年1月21日,毛主席在安徽省军区的请示报告上批示:林彪同志:应派军队支持左派广大革命群众。以后凡有真正革命派要求军队支持、援助,都应当这样做。所谓不介入(文化大革命)是假的,早已介入了。此事似应重新发布命令,以前命令作废。请酌。毛泽东一月二十一日

  1月2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联合发布《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坚决支持革命左派群众的决定》,并规定:“(1)以前关于军队不介入地方“文化大革命”以及其他违反上述精神的指示,一律作废;(2)积极支持广大革命左派的夺权斗争,凡是真正的无产阶级左派要求军队去援助他们,军队都应该派出部队积极支持他们;(3)坚决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左派的反革命分子、反革命组织,如果他们动武,军队应该坚决回击;(4)军队不得做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防空洞;(5)要在全军深入进行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和以刘xx、邓xx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斗争的教育。”随后,《解放军报》于25日发表题为《人民解放军坚决支持无产阶级革命派》的社论。

  第二次情况则完全本质不同,由于党内走资派官僚集团体系被打倒,吸收了大量基层工农兵先进分子新鲜血液进入各级党委,各级党委成员经过洗礼已经脱胎换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得到空前的加强巩固,各级党委党组织已打造经成为阻止万恶旧社会复辟的坚强战斗堡垒。这时提出“党政分家”,“政企分家”,实质是“踢开政府”“踢开党委”搞改革开放,为蚕食,贱卖,掏空,侵吞,瓜分公有制人民财富屏蔽复杂的政治障碍。

  事实上,国营企业的管理经营体制是世界上最完善的,国家各级计划经济委员会产供销计划管理,企业党委集体领导,工人干部技术人员三结合的管理体制,主人广大工人阶级人民群众监督,眼睛雪亮雪亮,经营管理监督机制完善,权力真正被装进了笼子,谁想贪污腐败一分钱都难于上青天,“既不能腐,更不敢腐,也不想腐。”

  “佛眼中是佛,魔眼中是魔。”

  这是公有制企业的基本特征,全民共有资产当然不能由厂长经理个人说了算,管理经营过程必须严格执行国家计划,必须接受党委的集体领导,劳动者人民群众广泛的参与和监督,生产目的只能是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服务,为人民服务,而不能为一小撮人的利润服务吗。但反动派却拿着资本主义私有企业主这把尺子,削足适履,指责“企业婆婆太多,没有自主权”,一时貌似有理的反动舆论风生水起,充斥媒体。他们完全罔顾公有制与私有制企业行为的本质区别这个事实,罔顾资本主义私有企业主企业资产归资本家私人所有,唯一的目标就是追求资本家利润个人私利的事实,完全罔顾市场经济生产的社会化与私人占有之间的激烈矛盾事实。

  何谓国营企业?国营不就是人民公有企业国家代理经营管理吗?所谓“政企分家”,那就是国家放弃代理权了吗?那还叫什么“国营企业”?所谓“党政分家”不就是企业党委也不准管了吗?既然你放弃代理权了,按照国际法律惯例,你就应该把经营管理权归还给原来的主人接收,由工人阶级组成企业管理经营委员会实施经营管理,但你却又把法律上企业真正主人的工人阶级被非法变成了合同工,不断地“减员增效”人心惶惶,更无权干涉。你还说这就是“依法治国”?看来这“依法治国”一开始就根子不正,如此,全国几百万亿的人民公有财产财富,不就“无主”了吗,成了“冰棍”了吗?

  现在好了,一个“婆婆”都没有了,一切贪腐政治障碍都被清除掉了。一场浩劫,一场以官二代“官倒”为开路先锋,蚕食,贱卖,掏空,哄抢,侵吞,瓜分,公开抢劫人民财富的饕餮盛宴,开席了!谁下手早,谁“改革胆子更大一些步子更快一些”,谁就一夜暴富,“先富”起来了。全国几百万亿的人民公有财产,就这样几年间人间蒸发,灰飞烟灭了。如此上下其手,内外勾连。社会-主义公有制焉能存乎!计划经济焉能不亡乎!各级掌握人才物实权派党政官员摇身一变,全都成了资本富豪,能不全部腐败烂掉乎? 叹“其兴也勃,其亡也忽”,最终还是没有逃脱这个周期律。

  期间,作为企业法律产权真正主人的工人阶级,也不是完全没有反抗,比如通钢52000职工反抗贱卖人民财产悲壮事变,但丧失了人民的权力就丧失了一切,最终“领头闹事的”被抓捕判刑,已无济于事。时任吉林省委书记的王珉,虽然此前只在苏州工作了2年,却创造了“一年半的时间,完成了1034家国企改制”“卖光”改开新记录,并因“闪亮的卖光政绩”官拜封疆大吏,在一年内将816家吉林省属国有企业“卖光”!还有平步青云的“三光书记仇和”等等这些 “特色样板官”“卖光”已经成为升官发财的捷径,全国各级官僚争先恐后。

  不是说“党政分家”?“政企分家”吗?你一个省委书记直接插手企业资产处理,这算什么玩意?属于“党政分家”?还是属于“政企分家”?看来说什么都是假的,只有搞垮计划经济公有制这一条是真的,但只能做不能说。

  按照国际法律惯例,企业产权所有人应该归创始人所有,全民公有制的几百万亿产权,是几千万先烈和王进喜,陈永贵,王桂贤,时传祥为代表的工人阶级亿万人民群众流血流汗苦干大干30年才创立的企业,王珉,仇和这帮闲人投机分子,严重非法侵犯践踏私自贱卖他人产权权益,全都是十恶不赦的违法犯罪分子,对他们以及幕后怂恿者都应该依法严惩,如此罪大恶极的罪犯怎么反而能节节升官呢?通钢工人阶级依法维权,怎么能诬陷为“闹事”遭到非法抓捕呢?这样乱纲常违法不要脸地胡折腾下去,还怎么 “与世界接轨”呢?西方资本主义至少还要讲个程序公正,而你特色无论什么实质公正程序公正全都不要,难怪没人承认你的特色市场经济。即使西方老牌资本家,那也是几代人惨淡经营一点一点剥削积累起来的,就算土匪抢劫也没有这么快一夜暴富的?世界上哪有这种一夜暴富的邪恶特色资本家阶级?你们能自信乎?能不旦夕梦惊乎?能不把妻儿财富转移到海外乎?能不贪官污吏资本家大规模外逃乎?……………

  马克思说,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军事是政治的继续,自古以来,经济权益都须要政权和军事武力捍卫,如果没有强大的资产阶级政府和军事武力保护,西方资本家的私有财产私有制也会立即变成“冰棍”………..

  孩子们,有空请读一下《庄子·胠箧》和毛主席的“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不要苍蝇跟着屁哄哄,整天瞎喊那些“公有制为主”的空洞口号,那没用滴,公有制已成为很久很久以前的一种美好回忆,梦该醒了! 现实只有私有制和国有(官有制),要吃饭活命就得去找这两家老板,乞求老板赏赐一份工钱养家糊口,阶级斗争有时候是真很残酷。

  孩子们啊,我老人家话说到此,忽忆起了过去唱的一首歌:“牢记血泪仇,不忘阶级恨,世世代代记在心” …….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