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子午:他们回来了:“清华毕业做家政”岂止“内卷”

作者:子午 发布时间:2021-05-31 09:20:02 来源:子夜呐喊 字体:   |    |  

  某“高端”家政公司发布清华毕业生求职保姆阿姨管家的新闻引发了热议,不止清华毕业生,该公司还有毕业于北大、伦敦大学等名校的毕业生求职信息。

  “清华毕业做家政是人才浪费吗”的话题一夜之间也冲上了新浪热搜。

  正常思维的打工人的看法主要集中于两条:1、这是“内卷”的结果,“连清华毕业生都要去做保姆”;2、这是人才浪费。

  为此事进行辩护的人,所举出的例子就是北大毕业生陆步轩靠卖猪肉成就上亿身家。

  然而我们要注意到,陆步轩是1985年的西安市长安区(原长安县)文科状元,1989年从北大中文系毕业,分配到长安区柴油机厂,虽是国企,不过这个分配比较奇怪,从年份可以猜测一二,不过我们就不去猜测了。90年代,这家国企破产后,陆步轩下海经商,后来卖上猪肉;2003年被媒体报道而闻名全国,次年调入长安区档案馆工作;2009年,陆步轩应北大校友之邀再次赴广州下海,其后就是利用名气开办“屠夫学校”讲营销学,到北京开连锁肉店卖“黑猪肉”,彻底走上发财致富的道路。

  距陆步轩被媒体报道而出名已经将近20年,今天一个北大毕业生再去卖猪肉还会有类似的轰动效应吗?2009年的前一年陆步轩能碰上已经获得“成功”的北大校友,今天的北大毕业生是不是都能获得这样的人际关系?

  这些问题的答案其实并不难回答。即便如北大毕业生,相隔二十年他们能够获得阶层上升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了。所以,陆步轩的成功之路看似有着关乎个人选择和努力的偶然性,但放到二十年,一个北大毕业生的成功,从概率上来讲又带着某种必然性。从一个平等社会开始,四十年来的社会分层在近二十年进一步发生了,而陆步轩本身就是从高起点参与这场社会分层。

  今天的清华毕业生相比普通院校的毕业生,也算是高起点,但与二十年相比,这个所谓的“高”,其实已经不足为道了。而这样的变化本身就是“内卷”的结果,但这只是不同时代的纵向对比。

  有一个说法是,“内卷个屁,……你做保姆月薪3500,人家做保姆月薪35000,你拿什么和人家卷?”的确,同一时代横向对比,就算内卷,首先被卷的也不会是清华毕业生。

  ————分割线————

  当然,以上分析都是从资本主义成功学的视角来看的,我们再从社会主义视角尝试进行一些分析。

  说“清华毕业做家政是人才浪费”,并不是因为家政这个职业“低贱”,因为社会主义视角下社会分工和职业本身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清华毕业做家政”的确是对社会资源的可耻浪费。

  2019年国家财政对清华拨款54.11亿元,对北大拨款58.33亿元,全国仅有这两所大学超过50亿;更不用说清北过往几十乃至上百年间的毕业生给两所学校带来的政商关系,让两所学校本身就有极强的盈利能力,2020年清华收入总预算高达到310.72亿元。所以,培养一个清华大学生要花费多少社会资源,是可想而知的!

  劳动的价值不在于挣多少工资,哪怕清华毕业生做家政月薪35K,而在于为社会创造了多少价值,为人民服务了多少。一个清华毕业生,享受了极其稀缺、珍贵的教育资源,不是把在学校所学回报社会,而仅仅用在给富人当保姆、做管家,给富人的小孩当幼教,这不是资源浪费又是什么?从家政职业角度来讲,一个清华毕业生的使用价值与一个中学毕业生的使用价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的区别,真正的区别仅仅是他们不同的毕业身份决定了不同的价格。

  类似的资源浪费,还有清北的博士毕业生冲着几十万的年薪,去深圳的贵族小学当教师:

  我们真正应该惊叹的,不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去做家政、当早教”;而是“富人连家政、早教都要用清华大学的毕业生了”!这就是市场配置资源的结果,也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给资产阶级做家庭教师的女性,哪个不是名校毕业?常青藤毕业生做家庭教师和私人助理的,那可是太多了。

  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给太子当老师的哪个不是学富五车的大学问家?《大红灯笼高高挂》里,地主富商讨个小老婆都要找大学生,那个时代大学生可是更稀罕的。

  而这一切现象已经真实地从古代回到了现代,从西方回到了我们身边。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