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青春时代

魏公仁:卧底仓库,实地拍摄,透视中国物流产业和物流工人

作者:鸷鸟置喙 发布时间:2020-10-24 22:01:4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生鲜网购日益火爆,冷链仓储物流产业迅速发展。笔者以临时工的身份在十一长假进入某生鲜电商位于河北省廊坊市的冷链物流园,实地了解冷链物流产业和工人的生产工作情况。

第一部分:找工作

  初到马驹桥

  经过近三个小时的地铁与公交车,终于在晚上七点多来到了北京市通州区的马驹桥镇。在这里,沿街随处可见劳务派遣公司和人力资源中介,是远近闻名的劳动力市场,提供大量的临时工作和短期工作,同时也聚集了大量外地来京打临时工的人。马驹桥附近有很多工厂提供工作机会,另外由于北京的”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运动,大量本身就是服务于北京居民的大型工厂仓库被迫搬迁到河北。晚班临时工招工已经结束了,我们一行人只得先入住小旅馆等待明早白班临时工招工。

小旅馆

旅馆外的商业街

  饭后我们一行人前往广场遛弯,见到的主要是中青年,由此可见当地聚集了大量外地迁徙到北京谋生的年轻人。

主播手机直播K歌

年轻人在跳大绳

  早起找工作

  我们五点起床简单的吃完早饭便开始沿着大街找工作。找工作的形式是这样的,一般是中介派人开面包车来到主干道上,下车吆喝每日工资,招到的临时工被塞入面包车不允许离开,防止临时工放鸽子。一旦找满人就开走到中介。在一阵阵“一百五,一百五”,“一百三,一百三”的吆喝中,我们比较着各个工作的价格,化妆品包装130元一天,拉电缆150,食品包装130,顺丰快递卸货150,我们最终选择了冷库搬运工140元一天。

  资本论所说的劳动力相对过剩而产生的庞大的劳动力后备军导致工人议价能力下降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十字路口积压了黑压压的待业劳动者,十一工厂学校放假,工人和学生放弃休假找零工打可能使情况更加恶化。以我们的工作为例,冷库搬运工之前的工资是180元每天,而现在只有140元每天。劳动力在这里就是明码标价的商品,严重受到市场供求的影响。

十字路口聚集众多待业劳动者

  前往冷链物流园

  在街上被塞入面包车带到中介公司后,我们登记了姓名与电话(不需要身份扽证),随后26个人挤上一辆荷载8人的小面包车,直接拉到位于廊坊的仓库。

还没有上满的面包车

  下车后仓库主管挑选了两个以前来过这里打工的熟手作为领班,负责管理其他人,领班自己可以不用干活。

第二部分:物流产业现状

  入库任务

  入库是指把货物运输到仓库指定地点码放整齐。我们的工具是手动液压叉车,简直是大力王。反复下压上抬手柄,手臂很小的力量通过液压的放大效应,可以在两个叉子上产生很大的抬升力,从而抬起货物。只要捏一下手闸,就能够缓慢释放压力减小叉子上的抬升力,从而使货物平稳下降卸下。

大力王——手动液压叉车

  仓库里货物是依靠地上贴的白纸上的字母加数字编号来定位的。我的第一次入库,就因为地上的纸片被蹭掉了,导致无法找到目的地。

仓库货物码放在木板上,地上贴有坐标

  由于我是新手,对于仓库的布局还不是很熟悉,按照编号找到仓库的指定位置颇费一番周折,可能对于熟练的员工,寻找位置应该不是问题。我个人感觉下图所示的自动货场机器人是未来发展的大趋势。

国外的自动货场机器人正在入库货物

  拣货任务

  电商后台整理订单为拣货单,拣货是指按照拣货单去仓库找到并取出指定商品运送到订单包裹打包台。拣货员需要首先登陆内部管理系统,扫描拣货单上的条形码,确定接受这个拣货单的任务。这样做的目的是便于绩效考核,也有利于追责问责。拣货单上有商品所在仓库位置的字母加数字编码,商品的名称与条码,商品的数量。

拣货单上好多好吃的啊

  为了提高效率,九个订单里的商品需要在一次拣货里全部完成,在拣货单上标注1~9代表九个不同的订单,分别需要把货物放到拣货车上对应的的九个格子里。

九宫格拣货车

  作为一个新手,最大的难题还是不熟悉仓库的货物位置分布,导致总要多跑冤枉路才能找到商品的位置。另外老员工拣货,也可能发生漏拣错拣,不仅自己绩效考核变差,而且给后面的订单包裹打包工作带来麻烦。时常还出现拣货单上的商品缺货断货,这也降低了拣货的工作效率。

  相关新闻报道称,菜鸟网络已经实现了机器人协助拣货。当消费者下单之后,仓库内的机器人会接到指令。然后它们自动前往相应的货架,并将货架拉到拣货员面前,由拣货员将消费者购买的物品放置在购物箱内,随后进行打包配送。

自动拣货机器人

  自动拣货机器人转变了货物与人的动静关系,从人在仓库跑动,货物躺在货架,转变为人在拣货台操作,货物被机器人驮运到人面前。节省了人的体力,提高了拣货效率,我认为可能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打包任务

  经过上面的拣货,订单里的商品已经放在了打包员面前,接下来就需要把货物清点清楚,包装准备发货。在这个环节,扫码枪至关重要,通过便捷的读取条形码起到了沟通物理世界与数据库的桥梁。扫描订单编号条形码,电脑在数据库里自动查找订单,显示订单详情。扫描商品条码,电脑读取商品信息并自动在订单里修改商品状态,“未发货”改为“已发货”。清点完毕后,系统自动推荐包装类型,有大小不同的纸箱,泡沫塑料箱,塑料袋。长途运输的冷鲜还需要加放干冰保鲜。打包完成放到传送带上送到下一道工作:快递分拣。

打包工作台

  打包员比拣货员赚的更多,但是风险也更大。打包员需要在内部管理系统上登陆才能开始工作,所有的包裹都是可以追溯到打包员的,如果包裹损毁,或者包裹内生鲜产品腐烂变质,赔偿消费者的钱就从打包员的工资里扣除。

  快递分拣

  传送带运来了打包好的快递,快递分拣的工作是盯着传送带上来的带有编号的包裹,一旦发现编号属于自己负责的区段,就从传送带上取下放到对应的木板上,比如2号包裹放到2号木板。

快递分拣工人站在传送带旁边,把包裹放到对应的板上

2号包裹放到2号木板

  显然依靠工人肉眼盯着传送带看包裹编号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效率很低,时常一阵繁忙一阵闲。在当下,有更加高效的解决方案。如下图所示的交叉带分拣,不需要分拣工人站在传送带旁,解放了生产力。

交叉带分拣

  随后不同编号的木板由不同的物流卡车运输到不同的目的地。

把包裹装到货车上

第三部分:物流劳动者现状

  劳动保护措施不完善

  仓库分为冷冻库和冷藏库,冷藏库温度5摄氏度,冷冻库温度零下18度,在十一期间天气还很热,我们穿的衣服都很单薄,完全不能抵御严寒。劳动保护措施只有厚棉衣棉裤。穿上棉衣棉裤劳动一段时间后,穿着透气运动鞋的我明显感觉到脚要被冻掉了。

我在零下18度冷库瑟瑟发抖~~~

  人丑就该多打码

  为了避免打个工还落下残疾,我偷偷拿走冷冻食品包装的隔热保温袋,直接套在脚上,用胶带纸缠紧防止漏气。

”缠足“的我

  毕竟是包装袋而不是专业的鞋,隔热袋底部很容易被划烂,我在一天内换了三次”脚套“。

  中午吃的啥?

  我们是临时工,不能去正式工的食堂,只能拿着盒饭蹲在路边凑合着下咽。

蹲着扒拉几口饭

  盒饭一人只有一份,土豆,粉条,豆腐的炖菜。没有水喝。

  劳动时间长,劳动报酬低

  临时工分为白班夜班,白班早八点至晚八点,夜班晚八点至早八点,中间只有吃饭才能休息一小时。根据劳动法,十一上班就已经算加班了,我们十一个小时可以算作加班中的加班,加班中的战斗机但是不仅没有三倍加班费,而且由于劳动者供给增加,工资由十一前的180元降到140元。正式员工也是分为白班夜班,仓库需要昼夜不停的运转,订单过多的销售旺季,加班也是家常便饭。

  我在和一位拣货员阿姨的聊天得知,拣货员的工作基本工资很少,主要靠计件工资。一份拣货单,九个订单,拉满一辆拣货车,填满九个九宫格,楼上冷冻库和楼下冷藏库来回跑,这样一趟新手至少半小时,阿姨干的时间长,也需要二十分钟左右。这样一趟下来,只能赚两三块钱。

  社会两极分化

  两极分化,首先就可以从订单上体现。这些订单主要是来自北京市区,里面有各种我和工友从来没有吃过的昂贵的山珍海味。智利三文鱼,鳕鱼,墨鱼,鲑鱼,秋刀鱼,加拿大北极甜虾,澳洲牛肉,丹麦猪肉,哈根达斯等等。面对这些异域他乡的珍馐,要不是全被冻得结结实实,我真想尝一口。

  虽然现在温饱问题基本已经解决,大部分人都能吃饱饭,但是富裕阶层的膳食和我们的口粮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果然是贫穷使我丧失了想象力。上层与下层互不了解,隔阂正在破坏我们社会的整体共识基础。

  劳务派遣中介和工厂的双重压迫

  工厂为了甩掉为正式工支付五险一金和离职经济补偿的包袱,大量采用非正式员工作为劳动力。非正式员工可以大致分为和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劳务派遣工和没有任何劳动合同的临时工。临时工不签订劳动合同,不受法律保护,不需要缴纳五险一金,可以旺季多招人,淡季直接辞退而不用赔偿,我们就是一批临时工。劳务派遣工只是比临时工境况稍微好一点,但各种福利待遇保障远不如正式员工,比如大学里食堂工作人员,保安,清洁工等,分别和不同的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并不会直接和大学签订劳动合同,他们的工资是由大学拨付给劳务派遣公司,再由公司支付给劳动者。他们没有大学正式员工的足额缴纳五险一金,加班费福利待遇,而且如果发生劳务纠纷,由于大学以劳务派遣公司作为防火墙,大学本身不会牵扯其中。

  工厂和劳务公司的合作,使得正式工临时化,工厂降低了劳动力成本,减少了直接的纠纷;劳务公司赚足了以差价形式存在的中介费。唯一情况恶化的就是普通的劳动者。劳动者身上压着劳务派遣中介和工厂的两座大山,受到双重压迫。

  组织管理水平不高

  组织管理上无序混乱,临时工积极性不高,经常出现一个人干,一堆人看的情况。

一个人干活,一堆人围观,我也在围观

  我和拣货员阿姨一起拣货,她告诉我说其实根本不需要我单独来拉拣货车,她去拣货,她完全可以自己一个人同时干好这两件事。在每个打包台也给每个打包员配置了一个 临时工,只是为了完成从拣货车的1~9格子里依次取出货物放到打包台上,其实完全可以由打包员自己来完成,临时工的参与显得多此一举。或许增强正式员工劳动的获得感,调动更大的积极性,采用更加先进的物流设备才是提高生产力的关键。

第四部分:总结

  我们去的这家电商的物流园区效率上还有很大提高的空间,但是短期内大幅度提高却希望渺茫。因为提高物流效率,仅仅靠软件上的提升远远不够,硬件设备必须协调进步方能发挥最大效能,而这家新建立的物流园区的硬件设备只用了不到一年,不可能马上升级换代。采用相对落后设备的老企业具有惯性很难快速接纳并采用新设备,这就给了新企业通过直接采用最新设备,在生产效率上超过老企业实现弯道超车逆袭的可能。

  工作的临时化(由正式工转为临时工,劳务派遣工)是恶化工人生存状况的原因之一,企业钻法律漏洞,巧妙甩包袱,使得工人应有权利得不到保障。临时化而产生的流动性过大的劳动队伍,不利于工人自己组织起来对抗企业的不公平待遇。企业经营的目标是利润,不是做公益的慈善机构,无论如何跳槽,只不过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境况不会得到根本的改变。指望跳槽找到一个“慈善家”开办的企业无异于痴人说梦与虎谋皮。

  提高生产效率,一方面当然是采用新技术,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另一方面成熟完备的管理体制,有效的激励制度也不可或缺。一个管理阶层,股东阶层高高在上,如同封建帝王般发号施令,劫掠走大部分剩余价值,而普通工人如蝼蚁般被剥削压榨,做牛做马只赚得微薄的薪水的企业生态系统,不可能产生“人心齐,泰山移”的积极性和创造力。普通工人即使不像历史上采取激烈的手段反抗,也会采取消极怠工的态度面对工作。工作如同上坟,下班才能在视频,游戏等廉价娱乐手段中找到生命的意义。

  这个时代奋斗远不如家庭出身更能决定一个人发展的高度,努力一辈子,人生最后的终点甚至大概率赶不上那些投胎幸运儿人生的起点。我们这些学生,有幸家庭经济条件尚可足以支持我们完成学业,自己也足够开窍学得会,掌握了“高大上”的技术,但是还有许多人,他们或者家庭经济条件很差难以支持他们继续学业,或者自己没有开窍不擅长做题,没有一技之长,只能从事体力活。不论脑力劳动还是体力劳动,我们都有共同的属性:不掌握生产资料的无产阶级。不论白领工作还是蓝领工作,我们都有着同样的困境:受到掌握生产资料的资产阶级的剥削。白领相对蓝领较高的工资收入并不代表拿到了进入资产阶级俱乐部的门票,资产阶级城堡的护城河不是靠工资收入能够突破的,进入资产阶级的城堡主要靠血缘这张门票,偶尔可能靠婚姻这张门票。无产者作为个人可能时来运转有幸进入资产阶级的城堡,实现阶级地位的上升。无产阶级作为整体不可能进入资产阶级的城堡,除非在遥远的未来真正消灭了阶级差距,彻底摧毁城堡的围墙,那时候也就没有什么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划分了。有志于摧毁城堡的高墙而不是削尖脑袋进入城堡搬砖筑墙的青年,只有和劳苦大众站在一条战线,才有书写历史新篇章的磅礴力量。我们摧毁城堡的高墙,不是为了赶走旧的既得利益特权集团,取而代之成为新的既得利益特权集团,然后再筑起高墙保护自己,而是为了从此永远消灭城堡的高墙,把它送到它应该去的地方:历史博物馆。

  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什么?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