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关于对外宣传的“不对称话语”问题

作者:田辰山 发布时间:2022-11-24 10:03:1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2022年11月19日第二届对外宣传论坛于上海政法学院举办。此次论坛围绕二十大报告中“关于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全面提升国际传播效能”这一主题,聚焦当下国际传播领域的热点问题,一前沿视角展开深入讨论,探索对外话语体系建设和加强国际传播能力的方式和途径。北京外国语大学原东西方关系中心主任、国际儒学联合会荣誉顾问、夏威夷大学政治学博士田辰山教授作了“关于对外宣传的‘不对称话语’问题”的主题报告。

关于对外宣传的“不对称话语”问题

——在第二届对外宣传论坛的发言

田辰山

2022年11月19日

  各位领导,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

  首先感谢上海政法学院、上海合作组织国际司法交流合作培训基地,感谢戴元光教授,很荣幸又一次有机会来到“对外宣传论坛”这个十分重要的场合,很高兴见到老朋友、老同事。

  我发言的题目是关于我们对外宣传中存在着的“不对称”话语,下面内容都与“不对称”话语有关。“不对称”话语,就是文化上很不合辙的语汇,有点像北京俗话:“一个说前门楼子,一个说胯骨轴子”。实际情况是,抢着使用别人的不靠谱的话语,甚至认为是“创新”,太普遍了;否则就失语了,无语了,不具备讲述自己事情的言辞了。用别人话语讲述自己的事情,用自己的常识讲别人的问题,都不合辙,都讲不到点子上。

  首先是应该尽量避免、克服语言贫乏、苍白和毫无逻辑。说这话的原因,是因为个人主义、自由主义、资本主义搞经济的话语很贫乏,只一些抽象术语,越听不懂越显得很专业和学术,翻来覆去地说。

  关键的是起心、要动在对外宣传话语中的念,彰显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特别是文化自信。文化来自信仰,信仰支撑所有的自信。

  文化自信需融汇在对外宣传话语内含的自我观念、自我意识中。迁就别人就失去自我。这个“自我”观念意识,不是个人主义意识形态的,不是“老子第一”那种一己主义扩大到狭隘民族主义意识,而是把中国与世界各民族国家融会在一起的“自我”观念和意识。

  世界各民族、全人类也是中国,中国就是全人类;中国始终是一个人类共同体中的中国。中国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中国。这就是“一多不分生生论哲学”的意识,这就是中华文化与社会主义文化融汇在一起的意识。

  这就是中国道路——一条社会主义的与全人类、世界各国命运相连、共生不分的道路;它是中国古代思想文化,也是社会主义,是各国特色加国际社会主义,以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思想文化相融通的道路。

  这就是我们的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这是“一多不分生态哲学”的理论,是反对资本主义所谓“文明”的消费主义和资源滥用带来的恶劣环境、导致发生人类生存危机的理论。

  这是我们的制度,是朝着实现各国人民自己和谐与全人类和谐的制度——是维护人类社会内部及与自然关系优化共生的社会主义制度。

  旧文明形态之所以必不可留恋,就是因为它荒谬的哲学和行为,实际是分裂人类团结,将本然的一多不分共生关系搞乱、搞分裂,戕害人类大生命体的。

  我们的制度就是共同命运;共同命运就是人的生死命运是连在一起的,不是让我生让你死,而是共生共命共运!

  只有共生共命共运才是人类活下去的唯一道路;分裂是自杀!必须反对分裂人类大生命体,反对挑动人类与人类的战争!这正是发生在印欧文化的资本主义制度遵奉的所谓“启蒙”的霍布斯、洛克为代表的个人自由主义哲学。

  “中国式现代化”是“中国式发展”,不是西方现代化!西方“现代”,马克思已早作判定,就是资本主义;搞现代化不问清楚,很容易会滑到资本主义道路;不能忘:“资本主义”叫做“现代”。“社会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辩证超越,是资本主义的自己走向反面。

  我们必须有起码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历史观,才会有自己的叙事,才会延申出对外宣传的话语体系,才有争得话语权的可能。话语权是争取来的,不能指望世界上信奉“个人至上”、反对社会主义的人会赠送话语权。

  如果总结一下过去对外宣传的经验与不足,可想到以下一些点:

  1. 语汇贫乏:我们话语存在不少自由主义话语的单调乏味概念、单纯经济观点;例如资本、市场、经济、贸易、发展、全球化、实力;个人价值,成功,金融、发财等等;

  2. 缺少文化、缺少哲学、缺少理论,缺少哲学三观的话语——缺少讲述什么是西方“人权、自由、民主、个人价值、个人主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人生观、社会观”实质内含和各是什么文化话语的能力——缺少讲述中国文化话语的能力;有理由说,尚不存在中国话语体系。

  3. 缺少区分“什么是中国特色”的话语的能力:往往把说不清楚或者不想说清的事情,归于“中国特色”,实际失去了话语。要讲“什么是特色”和“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特色”,要有能说服人的道理;要学哲学,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多不分生生论”理念,可帮助我们建立一套具有说服力的话语。

  4. 缺少“自我”意识;应是“不出头”、“韬光养晦”已不适应新的情况,导致了缺少据理力争,对国际霸权和敌对势力的斗争精神不够;特别是文化话语权尤其显得被动,缺少辩证唯物论智慧,突不破已然设定好的文化话语结构;对于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性质显得不名正言顺。这次20国会议上习总书记理直气壮地作出申明。

  5. 十分努力,有些勉为其难地,要与世界不正确哲学文化主导的国际关系话语对接;而不是重视使用中国自己话语,比如“冷战”、“全球化”、“市场经济”、“现代化”、“发展”、“修昔底德陷阱”、“地缘政治”、“自由、民主、人权”、“西方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现代国家”等等,举不胜举。

  对这些话语缺乏分辨能力。其实不难明白,不同民族思想文化对“自由民主人权”有根本差别的版本,并非是西方的即是普世价值的。将西方这些话语以及地缘政治,用来讲述中国事情和中国取得的“成就”是不恰当的。像西方的“修昔底德陷阱”这样的话语,不应是在中国宣传的东西!

  我们似乎也不太明白如何解释“中国人权是生存权、发展权”——效果是:西方的追求“自由”的人权,反而似乎层次更高一点。总而言之,其实用别人的话语,你怎么讲,都是一种被动。

  6. 话语缺乏思想文化意识,也是因为旧习惯的“不出头”思想,缺乏在话语中本应饱含的思想文化意识;其实更有效的话语,是指出“原子式个体”意识出发的观点,原是一个根本的意识错误。用“一多不分生生论”出发的观点,要对外宣讲我们的与西方所谓“人权”不同的、更充满人道的版本。

  7. 也因为缺乏思想意识和“不出头”、免斗争的陈旧意识,造成缺乏在人生、社会和世界问题上讲出哲理的能力;比如:个体的、抽象的、同大多数人孤立开来的“个人自由、民主、人权”意识,在可知的哲理上,是造成人与自己分裂,人与社会分裂,人与全人类分裂、与世界分裂,走向人类毁灭自己的必然性逻辑的!这才本应是一种强大的话语。

  8. 不会学习西方一些有识之士指出西方自己社会问题的观点,不敢用这些人对问题的分析,来回应西方政客挑战中国的观点;比如“有限游戏”即是西方哲学家对资本主义的个人主义竞争活动比喻。他们在批评:人类不能留恋竞争性的我赢你输的“有限游戏”。对于中国而言,是不要欣赏资本主义发展经济的方式和陷入资本主义的“政治正确”话语。我们自己的思想意识,中国国内的事情,不应受到“有限游戏”的“强者通吃”谬论的影响,也就不会在“共同富裕”概念上争论不休。不可羡慕用竞争“成功者”(“优胜劣汰”)名义,实现压迫、奴役大多数“弱者”的合法性的旧文明形态。

  9. 我们不应该有个人主义的“自我”,却需要有中华民族的“自我感”,这不应该是“狭隘民族”感,而是人类道义感。在人类道义感上,须有与旧文明观念决裂的斗争意识与勇气,须把可以走向志同道合的大多数,从内心中团结在一起;把全人类、全世界各国、各民族的大多数团结在一起。是这样,中国才有希望,世界才有希望;必须意识到,中国的健康存在取决于世界的健康存在。中国不应该表现美西方的那种比实力、比物质力量的心态,而是更重视在人类道义感上的力量强大。

  10. 对外宣传中欠缺“敌对力量是存在的”的意识。“敌对力量”是客观存在的,“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的,“帝国主义”是客观存在的;不是我们愿意不愿意,而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地存在。我们需要斗争而且要有斗争艺术的意识,是绝对不可以没有的。什么“世界充满愛”、“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这是罔顾事实的说法,一厢情愿的说法,它只会迷惑我们自己。是谁搞和平发展?只有我们!只是讲人类道义的国家搞!这个世界让你和平发展吗?到处在设置障碍、围堵你!搞对外宣传,对“敌对力量”话语,政治敏感性是最起码的要求,须穿透它的谬误含义,要有藐视它谬误逻辑与苍白话语的能力;尤其是它的“原子式个体”出发的、具有表面迷惑性、内涵逻辑荒诞的“自由、民主、人权”定式套话。我们本应该完全有能力向世界人民揭穿它。因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早已给过我们锐利的思想武器。

  11. 我们本应有能力避免掉进这套话语不能自发,不应让自己陷入无所措手足,可是我们只似乎感到了对我们不利,却无从知道如何回应,甚至简单地将它处理为“敏感词汇”,表现了缺乏话语的能力。其实从政治学以及常理也很容易明白,这是一个简单逻辑:你只要使用敌对力量的语汇,就自己陷入矮化自己的氛围。

  12. 不要炒作敌对力量使用的话语,不能造成以任意转述国际政治信息为赚钱方法的社会气氛,必须整治只要能吸眼球、能赚钱,就谁都可以随便进行信息编撰与传播的、对社会无责任感的混乱状态;对这项关乎国家安全和人民命运的重大责任职业,必须要有严格管控。要多讲、反复讲、及时讲自己的、经过严肃认真思考建构的话语,要时刻准备反驳敌对势力话语的荒谬逻辑,尤其须有官方统一考虑口径的、反映党和国家水平的、有说服力和强大力量话语的语汇与分寸。对外宣传话语是艺术,在坚定正确政治指导原则下,灵活多变的途径和方法会顺其而自然产生。

  13. 用比较文化角度建立对外宣传话语体系,是最理想的、最有效的、最具有说服力和表达强大气魄的话语。更可取的突出特点是,比较文化话语会由于蕴含文化的意义浑厚而意义托出的字面话语十分柔和。现在各种媒体话语反映出的一个特点,是文化内涵欠缺,哲理逻辑含金量差,有时竟显得简单地像大街上吵架的口水仗——同那种“谁怕谁呀”相类似的话语,讲不出有逻辑的道理,缺少了“名正言顺”、“义正词严”大气;而另一方面表面上有点君子气质的话语,又在底气上很是不足。

  14. 不可让“修昔底德陷阱”的说法污染了我们的世界观,带偏我们的思路。它是印欧传统的一个古代说法,跟中华传统错位、对接不上的。用“修昔底德陷阱”讲述问题,无外乎是讲老霸道要被新霸道取代。这种概念其实很低级,属于非人类道义感的语言,本身是一个“霸道有理”歪论。

  15. 很多时候,我们似乎在对牛弹琴。我们说出的话,很在理,但就是得不到积极性的回应;比如“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似乎总是遭到“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反对、奚落与讽刺,总不是我们所期待的反应。其实,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是不是我们自己的期待错了,我们没有先找好对象再“弹琴”,似乎我们对其诉说衷肠的是个话不投机的对象!我们自己需反思,为什么没看好对象;不能对牛弹琴,期待牛的理解,而是要对人民弹琴,对爱好和平的人们弹琴,他们才是会理解我们的对象。

  16. 不能两眼一抹黑,我们应当时时刻刻明亮地看到,面对着的,始终有两种受众,须随时具备两种话语:一种是针对不怀好意的、敌对态度的,多是来自政客的,要时刻表现对它具有压倒气势,不要向它被动地解释自己;另一种是对人民和友好人士,一定要能把道理讲得出来,讲得能使他们听懂的道理;这样,则是最有效力的比较思想文化的话语——比较哲学文化称为“一多不分生生论”的话语。

  17. 对外宣传话语,一定要有对象意识!很多时候我们是在用“不对称”话语——也即用别人“一多二元”话语编派我们“一多不分”话语。我们有需要去克服对外宣传使用的这种“不对称”的话语。最有效、能避免“不对称”话语的对外宣传,恰是“一多不分”与“一多二元”对照比较的思想文化话语! 它最能避免文化偏见,最能使有偏见的人打住、以致开始思考。为此,我们面临好好学习西方文化是一种什么传统的需要;弄清西方是什么样的一种世界观、思维方式与“价值观”?西方有志之士如何评价自己传统?西方对现代和后现代的评价、乃至其批评自己的视角和话语是怎样的?它如何批评自己的政治制度和行为?这些方面搞明白了,我们会很自然找到怎样把我们的故事比照式地讲好、使他们能听懂的而且将认可的讲述话语体系。

  谢谢!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