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中国推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应“敢”字当先与策略得当

作者:刘云 发布时间:2022-09-23 10:15:2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不久前,人民币汇率破七引发多方关注,笔者以为要稳定与稳步提高人民币汇率,从根本上讲是必须加快推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以扩大国外在人民币使用与结算中的需求,只有国外对人民币需求大幅增加,才能以水涨船高方式来有力提升人民币汇率,这与目前所谓“美元荒”导致美元汇率大幅上涨是一个道理。

  电视剧《跨过鸭绿江》第五集提到,在志愿军第一次高级将领会议上,彭总掷地有声的说:说实话,我彭德怀没有多大本事,确实是廖化做先锋,但是笨人是有笨法子,打仗啊!第一条看什么?那就是你敢不敢打!所以只要大家拧成一股绳,不怕强敌,敢打敢拚,那就没什么好怕!

  彭总的胆量与气魄令人感叹,难怪主席称赞其“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彭总不畏强敌、“敢”字当先的精神对如今的中美博弈与较量仍有借鉴价值。只有学习彭总不畏强敌、“敢”字当先的精神,坚决破除对美元(实则“伪金”)的过度迷信与崇拜,才能坚定不移的推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今年3月24日,普京宣布对“不友好”国家出口天然气用卢布结算,导致卢布对欧元汇率与欧盟能源、粮食价格暴涨,随后,卢布对美元汇率不仅收复战前全部“失地”,甚至比战前还高,成为今年上半年升值幅度最大的强势货币。

  俄国金融反击战告诉全世界,过去很多国人认为美元是硬通货,还把美元称之为“美金”,把美元等同于黄金。而无情现实告之我们,美元不是美金,而是“伪金”,说穿了就是一张纸。能源、粮食才是绝对硬通货,俄国之所以能以一己之力单挑以美国为首的30多个北约国家,就是因为俄国掌握了这个世界比黄金还硬得多的超级硬通货即能源、粮食。任何人每天正常生活,可以没有黄金及美元,但一天也离不开能源、粮食。家中有(低价)电与天然气,锅中有粮才是最重要的。特别是在战争与自然灾害的非常时期,不能吃穿的黄金都会大幅贬值,更别说无限量滥印的美元。

  面对普京的强势反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仅是无可奈何,且制裁的反噬效应使西方国家蒙受巨大损失,这又使建立在美元基础上的美国金融霸权受到严重冲击。无论俄乌战争结局如何,都意味着美国金融霸权的逐步瓦解与单极世界的终结,美元正以盛极而衰方式从峰巅向下滑落。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超级硬通货即能源、粮食支撑下,卢布与能源、粮食持续上涨,极大增强俄国综合国力与对世界的影响力。从这个角度讲,所谓,美元是“美金”的慌谬说法,纯属美国与国内公知对我们洗脑。所以真的没有必要高看美元,更没有必要对其过度崇拜为“美金”。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之所以缓慢,主要是央行与银监会高层过度迷信与崇拜美元,一直视之为“美金”,无视卢布已率先突破美元围堵的成功先例,现在还错误以为人民币要打破美元的封锁与围堵非常之难,一直未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采取多少实质性措施。

  美元与人民币国际化较量从实质上是两国经济实力的较量,正如8月19日,央行原行长戴相龙所说“美国经济实力很难支撑原来美元的地位”。反过来说,目前中国经济实力足以有力支撑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而实事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一直不能令人满意,不是中国经济实力不够,而是央行与银监会高层从思想根源上缺乏彭总那种不畏强敌、“敢”字当先的精神,只要央行与银监会高层破除对美元是所谓“美金”迷信,学习彭总,以俄为师,坚定信心,以一国一策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必将收获满满。

  一 对境外项目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有助于中国收获铸币税

  从目前来看,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最有效途径是中资银行对境外项目人民币贷款(如商业贷款、优惠利率贷款、中长期贷款等)。如同借美元就必须还美元,国外项目借人民币通常只能还人民币。对选择人民币贷款的国家来说,为偿还人民币贷款,就必须不同程度地扩大人民币在其国内使用与结算范围(如允许中国游客支付人民币),这就以隐形方式扩大了国外对人民币的需求与使用,给中国带来人民币铸币税的丰厚回报。

  在这个星球上唯有铸币税堪称一本万利,将来随着数字化货币推行,在电脑上添加若干个零就可发行天量数字化货币,这可真是无本万利。中资银行对境外项目人民币贷款额度越多,中方从中收获的人民币铸币税也就越多。对比之下,对境外项目人民币贷款所带来的利息收入与人民币铸币税相比只是小菜一碟。正因为境外项目人民币贷款带给中国最重要回报是铸币税,而不是利息,所以在有效管控风险前提下,中方可考虑舍小求大,不妨对境外低风险的两国政府间以及有信誉的大企业间经济合作项目实行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

  中资银行对外贷款按利率划分有三类即通常的商业利率贷款、优惠利率贷款以及带有援助性质的贴息(零利率)贷款,但按利率划分的这三类贷款,品种过少,限制了双方选择范围,所以可考虑设置一种比优惠贷款的利率还低一档次,但不是利率低到零的贷款品种,还款期限可以更长,这可称之为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虽也是一种商业贷款,但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商业贷款,也不是带有援助性质的贴息(零利率)贷款,而是介于两种之间,是一种半商业半援助性质的贷款,这对中外双方来说均可提供一个新选择。较之于通常的商业贷款,对境外项目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有三点不同:

  一是低利率只能对应低风险,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仅限于境外低风险的两国政府间以及有信誉的大企业间经济合作项目。

  二是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特性决定了它只能做到保本微利,如数额过大有损于中资银行利益,所以中方对一带一路每个国家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总额应有额度上的限制,额度的多少取决于相关国家对人民币的接受程度与双方合作程度,由中外双方按合作共赢原则商定。

  三是带有援助性质的贴息(零利率)贷款,中方的贷款数额不可能过多,如某个国外项目仅靠中方带有援助性质的贴息(零利率)贷款不能满足资金需要,外方可在额度之内选择申请比优惠贷款利率更低一档次的超低利率贷款,可减轻外方的资金负担。而对中资银行来说,为弥补贴息贷款的不足,可发放由超低利率贷款与贴息(零利率)贷款相组合的混合贷款,这将鼓励外国政府、企业更多接受与选择人民币贷款。

  虽说对境外项目的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只能使中资银行保本微利甚至无利可图乃至亏本,但却能以失之东隅 收之桑榆方式,使中国收获丰厚的人民币铸币税,算总帐是非常合算的。形象地讲,这与常说的捡芝麻丢西瓜恰恰相反,是丢芝麻(利息)捡西瓜(人民币铸币税)。当然,对中资银行由此造成的损失可由财政部门用其它方式与渠道进行适当弥补。

  日本这方面做法值得借鉴。2017年,中、日同台竞争印度高铁项目,日本以“贷款政策更优惠”为条件拿到了最终的合约。日本将向印度提供总计1900亿日元的贷款,用于印度高铁建设。同时,日本破例将年息降至0.1%,并且将偿还期延长至50年,而在此之前日本一般只会提供1.5%的贷款利率和不超过25年的贷款期限。国内不少专家断言: 50年的贷款年限仅0.1%利率,近乎零利率,日本无利可图。若日元大幅度贬值,日本将血本无归,这是日本不惜“割肉”换项目,倒贴钱给印度造高铁。

  日本人素以精明著称,不会像国内一些专家所认为那么傻。首先要搞清一点的是,日本提供给印度的是日元贷款,而不是美元贷款,日本将从中收获日元铸币税,这是日本对这个项目日元贷款实行近乎零利率的重要原因,就算这个项目最终亏本,日本也能靠日元铸币税来以盈补亏,算总帐日本不会亏本,只是赚多赚少问题,且不论日、印合作的高铁项目最终如何?日本这一做法对我们也有借鉴价值。

  二 以它国优势产业换人民币模式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中方一再对外强调,共建“一带一路”是经济合作倡议,落实倡议主要是靠合作共赢的经济合作模式。国际产能合作并不是中方的援助或馈赠,而是一种合作共赢的经济合作模式。

  从共建“一带一路”与合作共赢角度讲,中方对境外项目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是一种半商业半援助性质的贷款,中方发放这种袋款并不是无条件的,而是有前提条件的,即相关国家应对人民币在本国一定程度的流通使用持积极支持态度。当然,支持方式因相关国家的经济优势可以有所不同。比如那些旅游资源丰富的国家应允许中国游客向其支付人民币,石油资源丰富国家应允许中国以人民币支付方式从其进口石油。作为回报,中国则愿意向这些国家提供一定额度的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为与中方合作的低风险重要项目提供超低利率贷款,进一步降低外方付息成本,延长还款期限,这样双方就能以彼此投桃报李的互惠方式实现合作共赢。

  中方与塞尔维亚“旅游业换人民币”合作共赢模式的设想

  众所周知,中塞友谊牢固(按武契奇总统说法是“是中国的铁杆朋友”),双方共建“一带一路”成效显著,经济合作前景光明。相关统计表明,中国已成为塞国最大的外资来源国,中资企业在塞国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占据最大市场份额,双方正在洽谈大的合作项目有二十多个。

  虽然塞国外汇短缺,但旅游资源比较丰富,特别要指出的是塞国是欧洲第一个对中国游客实行“落地签”(免签)待遇与率先在主要旅游景点标识中文的国家。对中国公民来说,要随时实现想走就走“欧洲游”心愿,去欣赏欧洲异域风情,塞国几乎是唯一的选择。因此中国公民塞国游的热情高涨,人数猛增,疫情之前,2019年中国游客数量比2018年增加一倍多。考虑到中国庞大人口基数,疫情结束后,赴塞游客暴涨局面将维持数年,中国肯定成为塞国最大的游客来源国。

  由于“同质化”原因,塞国旅游业对欧洲游客吸引力不够,其旅游业接待能力存在一定程度的过剩,所以相对其它欧洲国家,塞国旅游业未必是优势产业,但相对于中国来说,塞国旅游业是其优势产业,因此,塞国对吸引更多中国游客抱有极高期望。坦率地讲,塞国在如何吸引更多中国游客上,是有求于中国的。中方则应借此与塞国“共商”,建议塞国允许中国游客向其支付人民币,本着合作共赢原则,中方可向塞国提供两大高含金量的回报:

  一是中方允许塞国可用从中国游客收到的人民币向中资银行人民币贷款还本付息,可向中国工程承包企业支付工程款,可用人民币从中国进口所需技术、装备与消费品,暂时用不完的人民币可纳入塞国央行外汇储备,而塞国一直有意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这样以人民币为“中介”,中塞双方就实现了中国技术、产品与塞国旅游业之间的优势互补。

  二是中方可向由中、塞两国政府牵头的风险低、预期回报较好的重要产能合作项目提供一定额度的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进一步降低塞方用人民币还款付息成本。如此一来,双方均可避免美元、欧元汇率波动风险,共同维护金融稳定。中方可扩大人民币在塞国运用结算范围,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塞国外汇短缺困境,中塞双方在人民币使用结算上也实现了优势互补与合作共赢,这种合作方式也许可称之为“(塞国)旅游业换人民币”。

  不仅是塞国,其它旅游业发达,并对中国资金(人民币)、工程、技术、装备、消费品需求大的国家也可釆用类似“旅游业换人民币”互惠交换方式来扩大人民币在相关国家运用结算范围,实现优势互补与合作共赢,巴基斯坦也可作为一个重要候选对象。

  (二)中方与巴基斯坦“旅游业投资换人民币”合作共赢策略的设想

  中巴共建的中巴经济走廊所经过的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山区有着独特旅游资源,那里是世界高峰的聚集地,世界14座海拔8000米以上高峰中有5座在克什米尔,游客可以亲身领略了克什米尔世界高峰的壮美。虽然中国西藏与尼泊尔有类似的景观,但从风景绝美程度上看,克什米尔更胜一筹。但克什米尔高山旅游资源基本上没得到开发,一年只有几千名游客,要吸引更多游客必须解决“五缺问题”即缺酒店、缺道路、缺机场、缺电、缺水,要解决“五缺问题”必须进行大量投资。

  目前,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尚未涉及旅游业,为拓展中巴共建中巴经济走廊的广度与深度,中方可与巴方协商,在疫情缓解或疫情结束后,引进中资企业投资开发中巴经济走廊沿线丰富的旅游资源特别是克什米尔旅游资源,但中资企业投资后如何收回投资并汇回国内是一大难题。为“创汇”,巴国只准外国游客支付美元及欧元,如果中资企业投资经营的景点与酒店,从外国游客与中国游客收到的主要是美元及欧元,由于巴国外债居高不下,无论是短期还是中长期,巴国外汇严重短缺局面只会加剧不会缓解,对外汇汇出管制也将日趋严格,中资企业如何把收到美元及欧元汇回国内是一大难题,这就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投资风险。

  要规避这个投资风险,中方可与巴方协商,如中资企业在克什米尔投资开发当地旅游资源,应破例允许前往克什米尔的中国游客向中资企业开发的景点及酒店支付人民币(其它国家游客乃支付美元及欧元),这一方面在吸引中国游客同时,使相关中资企业以收取人民币方式来收回投资与获得投资回报,调动中资企业投资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可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创造大量就业机会,巴方肯定会赞同与支持,这种中方资金与巴国旅游资源开发的优势互补是很典型的合作共赢方式,这也许可称之为“(对巴)旅游业投资换人民币”。

  三 以人民币负债来推动人民币流通循环圈的建立

  (一) 埃塞俄比亚经济陷于被巨额美元外债“绑架”的困境与出路

  从2020年到今年,埃塞俄比亚货币比尔一直处于贬值状况,由于埃塞有严格的外汇管制,不少中资企业或多或少都有当地货币(比尔)资金没来得兑换成美元及回国内,多家工程承包和投资类中资企业因所收当地货币(比尔)大幅贬值而损失巨大。

  而比尔贬值的深层次原因是埃塞巨额美元外债造成的,埃塞的外汇储备不到30亿美元,而外债则累计高达200多亿美元。攀升的贸易赤字影响着埃塞的偿付能力。埃塞从2020年开始,逐步迎来外债还本付息高峰,这使埃塞面临巨大还债压力。面对美元外债压力和外汇储备短缺,埃塞只能通过本币贬值以刺激出口。

  可以说埃塞货币比尔不断贬值与严格外汇管制的根源在于其外债结构以美元为主,埃塞经济在很大程度上被巨额美元外债“绑架”,被巨额美元外债牵着鼻子走,埃塞出口创汇必然会以美元为中心,这种情况下埃塞向中国出口农产品及矿产品就很难接受中方支付人民币,也不大可还能接受中国游客支付人民币,那么在埃塞推行人民币流通与使用必然步履为难。

  所以在埃塞推行人民币国际化应先从改变其外债结构美元化做起,中方一个有效做法是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向埃塞发放更多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埃塞以美元为主的外债结构,增加埃塞外债中人民币负债比例。有了来自人民币的负债压力才有还债动力,埃塞为偿还人民币负债,才有可能积极扩大人民币在埃塞使用与结算范围,才能积极扩大对中国出口与多收取人民币,如允许中国游客向其支付人民币,允许中方用人民币从其进口农产品(如咖啡等),这就能在两国贸易中让人民币逐步取代美元,成为埃塞外汇中仅次于美元的重要外币品种,在中国与埃塞两国间建立一个独立于美元体系之外的人民币流通循环圈。

  这样的做法可概括为:中方在有效管控风险与严密论证的前提下,通过适度扩大相关国家的人民币贷款与负债,来推动相关国家与中国建立人民币流通循环圈。但要做到这点,必须在合作共赢基础上,通过中方与相关国家高层协商与签订相关协议才可能实现。

  (二) 以合作共赢方式在中国与埃塞之间建立人民币流通循环圈

  人民币流通循环圈有一个典型例证是上交所的原油期货交易,2018年3月26日,原油期货交易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正式挂牌交易。现在世界上伦敦、纽约、上海三大石油交易所,唯有上交所不用美元而必须用人民币结算,这也是中方推行人民币国际化的大胆尝试。而参与上交所原油期货交易的产油国很快就接受了人民币结算,因为产油国发现在上交所卖出石油期货所收到巨额人民币不仅可用于从中国进口所需各类商品,还可以不受限制的在中国上海黄金交易所买黄金,实现资金的保值增值。如此一来,在石油期货所收到巨额人民币可以很容易的花出去,使用起来如同美元一样方便,这也就意味着在上交所、上海黄金所及中国实物商品之间形成了一个人民币流通循环圈,做到了产油国与中国的合作共赢。

  同样,要在埃塞推行人民币国际化,则必须以合作共赢方式在中国与埃塞之间建立一个独立于美元之外的人民币流通循环圈,让埃塞觉得人民币像美元一样可信好用,才能让埃塞接受与大范围使用人民币。

  从中国与埃塞合作共赢角度分析,中方可向埃塞建议:如埃塞同意中国用人民币支付从其进口农产品及矿产品;同意中国游客赴埃塞旅游支付人民币,中方则许若疫情结束后,优先准许中国游客赴埃塞旅游。埃塞向中国出口及从中国游客所收的大量人民币可一分二,收到一举两得之效。一部份人民币用于改变埃塞用美元偿还美债的通行做法,可把收到的逐步升值的坚挺人民币的一部份用于兑换成美元后偿还美元外债,以减轻其美元负债。二是埃塞除了向中国偿还人民币贷款或债务,所余的人民币还可用于从中国进口所需技术、装备、消费品,以及用于向在埃塞投资的中资企业(如中国汽车)购买所需产品。如此一来就可在埃塞与中国之间形成一个独立于美元之外的人民币流通循环圈,可在很大程度上摆脱对美元依赖与制约,这个人民币流通循环圈规模越大,对人民币需求就越大,中方也可收获更多的人民币铸币税。

  把出口创汇所收取的美元用于偿还美元外债是埃塞等很多国家的通行做法,如让埃塞改变这一通行做法,把向中国出口创汇所收取人民币的一部份兑换成美元后用于偿还埃塞美元外债,较之于通行的用美元偿还美元外债这种直接方式,这种用人民币(兑换)间接偿还美元外债的方式能否让埃塞接受?决非轻而易举,建议由两国金融专家组成联合小组来深入研究这种用人民币来间接偿还埃塞美元外债方式的可行性,只要双方研究证明这种间接还债方式不仅可行,而且能做到双方合作共赢,埃塞是很可能接受的。

  中方应向埃塞强调:中方所建议的用人民币来间接偿还埃塞美元外债的合作共赢方案仅适用中国与埃塞两国,至于埃塞向中国之外其它国家出口创汇,仍可继续取釆用出口创汇所收取美元用于偿还美元外债的通行做法,中方对此并不反对,也不会干涉,中方认为用人民币间接偿还埃塞美元外债方式仅是对埃塞用美元直接还债这一通行方式的有益补充,中方无意用人民币间接还债方式来取代埃塞用美元直接还债的通行方式。中方认为,埃塞用美元直接还债与用人民币间接还债的两种方式可并行不悖,共同推行,互不干扰。

  (三)从力帆汽车的困境来看人民币流通循环圈对中资企业发展的重要性

  中国与埃塞之间人民币流通循环圈的建立对在埃塞投资发展的中资企业意义重大,在埃塞的中资企业均饱受美元短缺与外汇(美元)管制之苦。如果中国与埃塞建立互利共赢的人民币流通循环圈,在埃塞的中资企业就可彻底摆脱对美元的依赖与管制。

  以重庆力帆汽车为例,力帆汽车在国内汽车行业竞争力属三流水平,在国内汽车市场不景气的大背景下,力帆汽车传统的低价营销策略也失灵了,导至力帆汽车库存过多,亏损严重,经营困难。

  但在国内属三流水平的力帆汽车却在埃塞汽车市场打开了一个新天地,埃塞力帆汽车公司是重庆力帆汽车在埃塞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汽车SKD进口、组装、销售和售后服务业务。其码在2020年比尔大幅贬值之前,埃塞力帆汽车公司经营状况较好,其传统的低价营销策略虽在中国市场不灵,却在埃塞汽车市场很灵。因为埃塞人收入水平比中国低得多,大都买不起欧日美高价的一手新车,主要买来自欧日美廉价的二手旧车,力帆汽车在埃塞汽车市场主要竞争对手就是这些二手旧车。力帆汽车在埃塞营销口号是“用二手车的价格买力帆新车”。尽管力帆新车比二手旧车依档次不同贵30%至40%,加价30%至40%就可买一辆有保修期的新车,对埃塞人来说是很合算的,于力帆汽车靠低价营销策略占据了埃塞一手新车市场的最大份额。

  看来力帆要摆脱困境,将力帆过剩产能有序向埃塞转移是个不错的选择,但这个产能转移不是仅靠力帆一己之力就能做到。但在比尔大幅贬值之后,埃塞力帆汽车公司副总经理马群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说,“在外汇管制之下,我们很难申请到美元用于零部件进口。”

  如果中国与埃塞建立互利共赢的人民币流通循环圈,埃塞力帆汽车公司在埃塞市场,就可允许埃塞用户用支付人民币来购买力帆汽车,埃塞力帆汽车公司再把当地收到的人民币一分为二,大头用于向力帆汽车中国母公司进口汽车SKD(零部件)在埃塞组装,小头用于向母公司汇回在埃塞所赚的利润。

  正所谓大河有水小河满,一旦中国与埃塞两国间建立人民币流通循环圈,则埃塞力帆汽车子公司与位于中国重庆的母公司也可建立一个公司内部的人民币流通循环圈,埃塞力帆汽车及其它在埃塞的中资企业,就可彻底摆脱对美元的依赖与控制,走上快速发展之路。

  有“非洲小中国”之称的埃塞最有资格成为非洲第一个与中国建立互利共赢的人民币流通循环圈的样板之国,让其成为人民币流通循环圈受益国与窗口展示国,中国所主张的与相关国家共建人民币流通循环圈的理念才能被非洲更多的国家接受与采用。

  与相关国家建立人民币流通循环圈实质是挑战美元霸权与去美元化过程,必定面临重重困难与阻力,不可能一蹴而就,可釆取稳步推进策略,可与对此感兴趣与接受可能性高的国家“一对一”逐家去谈,通过样板与示范作用,让越来越多国家通过与中方“共商共建共享”来建立人民币流通循环圈。

  四 在埃塞推行“中国标准与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挂钩”的设想

  韩正副总理在2018年10月23日港珠澳大桥开通仪式的致辞中强调:要把工程建设关键技术转化为行业标准和规范,将港珠澳大桥打造成为中国桥梁“走出去”的靓丽名片。

  韩正副总理讲话意图很清楚,一是强调标准的重要性。二是力推港珠澳大桥建设所形成的先进标准“走出去”。

  标准是国际贸易运行的基本规则,标准和合格评定影响着全球80%的贸易。我们生活在一个标准为王的时代。目前,国际标准绝大多数由美欧发达国家制定。掌握标准,就等于掌握市场的引领权和产品的规制权。否则,就只能跟在别人后面跑,正所谓一流国家输出标准,二流国家输出技术,三流国家输出产品。中国企业已经吃了不少“三流公司”的苦头。笔者以为中企要突破发达国家的标准壁垒,应以榜样与示范的力量在非洲推行中国标准。

  为推动中国先进标准“走出去”与中非共建一带一路,中方需要在非洲建立一个全面釆用中国技术标准的样板之国,而被外媒称为“非洲小中国”的埃塞俄比亚则是中国技术标准样板之国的最佳候选国。

  (一)埃塞轻轨与亚吉铁路项目成为展示中国铁路技术标准的新窗口

  2015年2月1日,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非洲第一条城市轻轨线路开始运行,大大缓解了当地公共交通压力。亚市轻轨项目一期工程总长约31.3千米,由中国中铁承建,这是第一条全面采用中国铁路技术标准进行设计建造的非洲城市轻轨工程项目。

  2016年10月5日,连接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两国首都的非洲第一条现代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开通运营 。亚吉铁路全长752.7公里,设计时速120公里,总投资约40亿美元。亚吉铁路从设计、施工到运营管理维护,全部采用中国电气化铁路标准,这条铁路建成通车,是中国铁路标准“走出去”的重大成就。

  由于历史原因,非洲国家普遍使用西方国家的铁路标准。亚吉铁路项目正式规划前,埃塞俄比亚政府与中国公司反复沟通,他们发现,中国铁路技术标准不低于西方标准,而且更适合该国国情。埃塞政府同意亚吉铁路参照中国铁路技术标准建设。埃塞轻轨与亚吉铁路项目建设速度快,工程质量一流,已成为非洲各国建设铁路时必然提及的参考样本,这不仅提振了埃塞对发展铁路的信心,也在周边国家产生良好的示范效应。

  中国技术标准的输出为何步履维艰

  相比中国企业的“走出去”之路,中国技术标准的输出要艰难坎坷得多。事实上,与欧洲标准、美国标准相比,今天中国的铁路技术标准是非常严格和先进的,否则的话,中国铁路建设就不会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然而受市场竞争、意识形态、欧美大肆打压等方面的影响,很多国家对“中国标准”仍存在误解和质疑,中国技术标准的推广步履维难。

  埃塞轻轨与亚吉铁路最大亮点是中国铁路技术标准全面取代了欧美标准,其意义非凡。国际工程承包市场历来一直是欧美技术标准的一统天下,对参与海外工程承包的中资企业来说,采用欧美技术标准就意味着按中国标准设计制造的各种设备、材料全都不能用,不仅中方制造企业必须要按欧美技术标准重新设计制造各种设备与材料,还必须支付高昂费用于接受西方专业机构的技术检测与质量认证,通过之后才能被国外工程所接受和采用。这不仅极大地提高了中国制造的成本,削弱了中国制造的竞争力。而且在工程施工中,采用中方不熟悉的欧美技术标准,严重影响施工效率,还必须接受西方公司的质量监理与各种刁难。可以说欧美技术标准己成为中国产品与中资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一大障碍。

  无论是中国高铁,还是中国普铁、地铁、轻轨“走出去”,破解西方设立的技术标准壁垒是一大桃战。目前,包括铁路标准在内的诸多技术标准还被发达国家垄断,中国标准还亟待推广。尽管欧美相关人士明知中国标准不亚于欧美标准,某些方面比欧美标准更先进更适用,但欧美对中国标准的态度是极其抵触与抗拒,可以说到了顽固不化的程度,因为一旦接受了中国标准则意味着欧美标准所带来的各种利益与高薪就业岗位的大量丧失,所以无论中方再怎么做欧美人的“思想工作”也是对牛弹琴。这种情况下,与其争取欧美对中国标准的认可,倒不如用经济手段去推广中国标准。

  (三) 埃塞最有资格成为非洲全面釆用中国技术标准的样板之国

  韩正副总理对港珠澳大桥标准“走出去”的强调给我们启示是,在国际竞争中,技术标准竞争是比产品竞争更高形式的竞争,正所谓一流国家输出标准,二流国家输出技术,三流国家输出产品。埃塞轻轨、亚吉铁路、蒙内铁路所采用的中国铁路技术标准将在非洲起到典型与示范作用,必将成为展示中国铁路技术标准的窗口。所以,这三个项目最大的价值与意义并不是合同金额有多少,中资企业从中赚了多少钱,而是中国铁路技术标准的输出与展示。

  中国技术标准是中国制造产品与中资企业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开路先锋”,中国铁路技术标准在埃塞轻轨、亚吉铁路项目上打破欧美技术标准的垄断就是一个成功的先例。不仅是铁路技术标准,中国其它的技术标准也必须走出国门,有了中国技术标准“保驾护航”,才能有力提高中国产品与中资企业在国际市场竞可争上的竞争力。

  就非洲而言,中、西方在非洲竞争一个重要领域是中、西双方技术标准的竞争,中方要在标准竞争中后来居上,仅靠埃塞轻轨、亚吉铁路、蒙内铁路等大项目还是有点势单力孤,中方还需要在非洲打造一个全面釆用中国技术标准的样板之国,以作为向非洲全面展示中国技术标准的国家级窗口,中国技术标准才能被非洲更多的国家接受与采用,而埃塞正是这个样板之国最理想的候选国。

  一是埃塞是与中国经济合作最紧密的非洲国家。埃塞是“一带一路”倡议最早也最积极的参与国之一,是最早与中国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非洲国家。如东方工业园是中国在非洲建立的第一个工业园区,位于东方工业园的华坚鞋业公司使埃塞成为非洲产量最大皮鞋出口国,并为埃塞创造了近万个就业岗位。埃塞己成为中非经济合作与打造中非命运共体的典范国家,是非洲版“巴铁”,被外媒称为“非洲小中国”。

  二是埃塞不仅是非洲面积最大与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而且其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是非洲联盟总部所在地,在非洲有巨大影响力与感召力。每年非洲各国总统与政府官员到非盟总部参加的大小会议不计其数,他们均可借参会之机亲身体验与观察依靠中国技术标准建设的埃塞轻轨、亚吉铁路、东方工业园等项目,几乎每个非洲国家元首与政府总理都亲自体验过埃塞轻轨项目。正如中国所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就使中国轻轨等技术标准在整个非洲产生良好的示范与引领作用。这印证了一句老话,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三是埃塞是唯一没有被殖民过非洲国家。任何一个曾被殖民过的非洲国家,其前宗主国对该国的各方面影响可谓根深蒂固,虽然国家独立了,但前宗主国的语言、法律、教育、行政体制等往往被原封不动的照搬下来,技术标准也不例外,如非洲英语区国家普遍釆用英国标准,法语区国家普遍采用法国标准,葡语区国家普遍采用葡萄牙标准,中国技术标准作为后来者,要想取而代之,困难重重。说到非洲最骄傲的国家,肯定非埃塞莫属了,因为埃塞是非洲大陆上唯一没有遭受殖民统治的国家,曾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打败由墨索里尼统治下欧洲强国意大利入侵,埃塞人一直引以为豪。正因为埃塞沒有其前宗主国“遗产”所带来的干扰与影响,对中国技术标准认可接受程度更高。

  (四) 通过“中国标准与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挂钩”来推行中国技术标准

  综上所述,中方应把埃塞作为中国技术标准在非洲最重要的推广国与样板示范国,为加大中国技术标准在埃塞推广力度,可考虑釆实行“中国标准与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挂钩”方式。有道是万事开头难,类似于中国对国内用户釆购国产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给予贴息贷款等优惠政策那样,凡由中国、埃塞两国政府牵头的低风险重要产能合作项目与基础设施项目,如果埃塞方能弃用西方标准,第一次接受与采用中国某类技术标准,中方愿意向这些重要项目提供较大额度的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以大幅降低埃塞方付息成本,延长还款期限,让埃塞方取得更高经济回报。对于并非第一次接受与采用中国某类技术标准的项目,中方为调动埃塞继续采用中国这类技术标准的积极性,中方虽不再向其继续发放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但可发放优惠利率贷款,仍能确保埃塞方取得比釆用西方标准更高的经济回报。

  而对中资企业来说,釆用熟悉的中国标准,可避免欧美标准的制约,提高市场竞争力,也取得更高经济回报。虽说中资银行效益因为超低利率贷款而利益而无利可图,但算总账的话,中资企业因“中国标准与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挂钩”而大幅增加的收益与推动人民币在埃塞大量使用所增加铸币税收入肯定远大于中资银行收益损失。于是中方与埃塞方就能以我出优惠贷款、你用中国标准与人民币的方式实现优势互补与合作共赢。

  五 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应制定差异化国别策略

  合作共赢与优势互补应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基本方针,以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额度作为筹码与交换条件,同时以它国优势产业换人民币模式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正是贯彻这一基本方针的有效策略。但具体到每个国家,其优势产业各不相同,如塞国优势产业是旅游业,而埃塞并沒有类似塞国那样的比较明显的优势产业。埃塞旅游资源(如东非大裂谷)虽对中国游客有吸引力,但与其它旅游资源丰富的非洲国家如肯尼亚、南非、坦桑尼亚等相比并无突出优势,且这些国家也对中国游客实行“落地签”(免签)待遇。埃塞在矿产资源开发与出口上,品种与出口量均有限,也不是其优势产业。虽说埃塞旅游业、矿产资源的优势并不突出,但寸有所长,尺有所短,被外媒称之为“非洲小中国”的埃塞最有资格、最有条件成为全面釆用中国技术标准的非洲样板之国,这是埃塞最大亮点与优势。

  塞国、巴国、埃塞三国国情不同,各有所长,那么中方与三国合作共赢方式肯定有所不同。即使两个国家相同的优势产业也有区别,与塞尔维业旅游业现有的较强接待能力形成对比的是,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地区旅游资源必须大量投资才可能吸引大量游客与提高接待能力。所以塞国旅游业发展关键是如何吸引更多中国游客,而巴基斯坦克什米尔地区旅游业发展的关键是投资先行,解决缺酒店、缺道路、缺机场、缺电、缺水“五缺”问题,这是两国旅游业的根本区别。所以同是旅游业,中方与塞国、“巴铁”合作共赢策略肯定有所不同,中方与塞国合作共赢策略是“旅游业换人民币”;中方与“巴铁”合作共赢策略应是“(对巴)旅游业投资换人民币”,而中方与埃塞合作共赢策略应是在中国与埃塞之间建立人民币流通循环圈与“中国标准与超低利率人民币贷款挂钩”,这就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差异化国别策略。套用成语因地制宜,差异化国别策略简单的讲就是因“国”制宜与一国一策。塞国、巴国、埃塞则应三国三策,以差异化的“三国策”把三国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重点推进国。

  同时,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不是平均使用力量与漫天撒网,应本着有限目标与突出重点的原则,或是优先选择那些对中国最友好的国家(如塞国)、或是优先选择那些对中国工程、技术、装备、消费品需求大与依赖度高的国家(如巴国),或是优先选择那些与中国经济合作最紧密的国家(如有“非洲小中国”之称的埃塞),或是选择以上二者或三者兼而有之的国家,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重点推进国,让这些国家成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与“去美元化”的受益者,再以榜样的力量示范与影响“一带一路”更多国家加入其中,成为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积极参与国与受益国。

  (作者刘云,电子信箱:liuyun767@163.com )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