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陈俊杰:00后“韭菜”、“羊毛”就业形势前瞻

作者: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2-09-15 22:27:2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00后失业者眼里的“先富带动后富”有一个逻辑问题:先出生才能先富,别人已身家过亿,你才出生,这怎么追赶?如果这是具体到个人也就那么回事,但一旦扩大到代际就很麻烦。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是不同的决定了某些年代更容易赚钱,60后、70后、80后、90后资产的累积要远远比00后容易。这么下去就与欧洲一样年轻人越来越穷,如果叠加老龄化,未来会怎么样?楼市更是扭曲为先富割后穷韭菜的工具,不想办法平衡代际财富差却放任先富去压榨后穷?

  成年人的奔溃往往就在一瞬间,随着职场更迭的步伐也加快跟上,当代职场最大的无奈莫过于高层领导对00后打工人的“割韭菜”或“剪羊毛”。这从“996文化”、“加班文化”与“开会文化”中就能赤裸裸的显露出来。马云等大佬公开宣称自己支持996工作机制后,职场的“剥削”就成了一个公开的内幕。“想要获得进入我们公司工作的机会,首先就是要能接受996”;“工作不在于赚钱与在乎工作时间的长短,而是在于热爱与奉献”。“996文化”看似是老板鼓励激励员工努力奋斗,实质上是想通过道德绑架来威胁员工“自愿多上班”。想榨干员工,从他们身上牟利,又想虚造好名声,给自己立牌坊。在面具被底层打工人扯烂后,一些自知理亏的企业家又跳出来,义愤填膺的为员工讨公道。马云曾扬言:“我们不强迫员工996,但愿996的人肯定是热爱这份工作,他是一个好员工”;刘强东曾扬言:“我们不强迫996,但我们会开除那些不上进的员工”……话里话外无不透露着警告与威胁,在这样的震慑力下,员工“自然而然”成为企业公司“无私奉献”的羔羊,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鞭打会耕田的员工下田劳作,又封紧嘴巴不让说,迫使他们像老牛般不断为权贵创造利益,这就是一些自称有人性的“良心企业”。有调查显示,有65.8%的高中生能接受996工作,超七成的高中生表示自己能接受每天10小时以上的工作。数字是冰冷的,这些数字的背后,反映的更是现在国内职场畸形工作思想观念对00后的渗透。大家工作越“卷”,打工人被“割韭菜”的局面就越越严重。有人说自己“到点下班了也不能走,还要在岗位上多坐一会,等上司老板先走了才能走,每天不加班一会都怕第二天就被开除了”。女孩连续加班了半个月,生日当天不好容易能早一点下班,回家半路上却被领导一个电话叫回去加班,在网约车上,女孩奔溃痛哭。00后设计师赵磊在公司工作了三年,工作量越来越多,工资年涨幅却非常有限。平均下来,每个月的工资才2000多块钱,因加班过度在出租屋内暴毙猝死。拼多多一名女员工在公司加班到凌晨,与朋友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倒地猝死。拼多多官方在知乎上谈到这件事后还称“你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这不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这样的企业,即便开出高薪聘请人才,也无法改变人们心中对它“企业文化”的鄙夷,换不来一个好的口碑。在浏览器搜索“加班猝死”,自动弹出来的词条最多的是“加班猝死算工伤吗”,现在大家最关心的不仅仅只是用生命上班了,大家更关心的是因为上班而死能不能报销的问题。居住在瑞典的海外博主曾发过视频讲述自己在那边的工作生活。瑞典老板并不希望员工加班,一方面加班费很高,很多老板不愿支付这个工资。另一方面,自愿加班的员工可能会让老板质疑其是否能力不够,不能按时完成任务。此外,有些国家试行的“每周四天工作制”也取得了“压倒性成功”。有人说美国用20%的上班时间制造了世界上90%的财富,大家的压力没那么大了,思想心态能稳定放松,创造力与工作效率也就跟着上去,工作应讲究质精,而不是一昧的追求量大。但对很多打工人来说,比加班更令人奔溃的是加班干的活毫无价值。比如开不完的讨论会、对接会,整理不完的会议记录,重重复复又毫无意义的劳动,拖沓冗长的会议占用了大量的时间,又消磨员工的精力,拖垮了工作的热情。有网友替自己的家人吐槽道:“这是什么开会文化,动不动就晚上8-9点,10-11点开会。家人要不在公司加班,要不就是回家在饭点8点多时抱着碗蹲电脑前开会。要不就是晚上11点要睡觉时,来拉个会,感觉他没有奔溃,我都要奔溃了。”好不容易迎来了996工作制下周日珍贵的休息时间,却还要把大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低效率与无价值的开会上,把为数不多的喘息机会也给剥夺了。人坐在电脑前头重脚轻,机械地敲着键盘,脑袋里空空如也,却还要伪装好面具表演工作。明明是为了高效率的工作而开会,如今却成了为了量化的开会而低效率地加班。职场陋点出丑不断,令人疲累的工作量日益增多,工资薪酬却没能与工作量达成正比。领着每个月三千的工资,却干着五千的量,打工人喊苦也见怪不怪,职工的生活幸福感也直线下降。今天一个招聘信息让网友直呼“开了眼”,一公司招聘运营岗,每个月800元工资,直言“不要觉得钱少,请放下姿态”;“没本事又想高工资,去厂里打螺丝,那个工资高”;“不了解实际情况的请回家啃老”,这种吸血鬼似得从底层员工身上薅羊毛,资本家看了都要沉默。“社会总是需要有人去扫大街”;“工厂总是需要有人打螺丝”,没有老板潜质的00后甘当质朴纯粹的打工人。但如果连最基本的待遇都难以被保障则说00后活在水生火热之中也不为过。大批00后逐渐涌入职场,这一批新思想新力量的新青年无视拘束型的职场环境而更加“怎么开心怎么来”。他们倾向于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到点马上下班,不接受无偿加班或过度加班,不会刻意讨好同事上司,不想干了也能马上“开除老板”。有人说现在打工人的希望就在于靠00后来整顿职场了,因为他们更加懂得维护自己的权益与自由,算是未来职场走向健康化的曙光。畸形的工作状态,就是对生活的侵蚀。00后真切希望工作与生活能互相分制平衡,老板不给员工带来工作上变态的要求与麻烦,员工才能以更加饱满的身心状态回到工作岗位。员工敢于同不人性的工作规则说不,企业公司才会真真正正的收敛与为员工着想。维特根斯坦认为,“要解决人生中遇到的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问题消失”。消失不是逃避,而是直面问题冲破它。时代在发展,思想在进步,一代代成年人在经受职场的煎熬与奔溃后留给新一代的就将是更深的启迪,然后慢慢地跳出死循环,促进职场良性发展。逆境与压力也许能让员工有拼搏劲而迎难而上,但谁说开心活泼与健康的生活工作就不能创造价值?00后还是要干好自己的活,在脚踏实地的努力中实现自我,拒绝一切花里胡哨不合理的加班与剥削。00后要做可爱的“打工人”,更要做有尊严的“打工人”。

  知乎上一个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的00后说一开始觉得不用读书还有钱花很开心,但渐渐地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快乐。工资太低,一个月做的要死也就两千五,人变得沉默寡言不愿交流,慢慢地与社会脱节,过去的朋友同学也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她,她觉得现在的日子很难熬,又在想自己是不是太矫情了。很多回答都在无脑灌鸡汤,鼓励她好好生活,或是让她努力一点,边工作边学习,其实都是扯犊子,再多的鸡汤也填不饱肚子,再多的鼓励也改变不了现实的惨淡,当下已进入平稳期,各个行业都已有了固定的生产模式与准入门槛,野蛮生长时代已一去不复返,没有技术作为核心竞争力,没有资质作为敲门砖,就注定只能做低技术、低附加值、低回报的纯体力劳动,社会在这一点上十分现实残酷,纵使不认可社会达尔文主义,但也得承认有能力的人才能在这个社会生活的更好。这已是很普遍的现象,罗斯高的《63%的农村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轰动一时,有作家去调研甚至发现某些贫困地区的初中升学率甚至不及10%,每年都会有很多人读完初中就出去打工,这些青少年因为未满18岁,一般都是跟着父母亲戚后面做着临时工,每天在流水线上工作十几个小时,一个月拿三四千块钱,每天的生活就剩下工作吃饭以及晚上两三个小时的休息,麻木地刷着快手抖音,打着吃鸡农药,麻木到没有时间的概念,连周几都不知道,只有到发工资的日子才意识到过了一个月。00后走上流水线不全是自身的原因,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社会挖了底层陷阱。父母往往常年在外面打工,除了打钱很少能照顾到他们;养育他们的祖辈能让他们吃饱穿暖就很不易,对他们的成长教育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正面引导;成长环境也可用野蛮生长来形容,能不跟一些人学坏都算不错了,他们能靠的只有自己或是可能存在的来自学校的正面影响(很多乡下中学学风很差,升学率极低,一些基本就是读完九年义务教育组队打工)在偏远贫穷地区,大量人口流出带来的“打工文化”盛行,越贫穷越渴望早日获得财富,加上当地的教育资源的有限性,就产生了大量认为读书无用的家庭与孩子,教育对他们的回报率实在太低了:就算读了高中、职高,如果考不上大学,但就高中学历在当下不比初中好多少;就算集全家之力考上了大学,但现实很残酷,应试教育现在是一场比拼资源投入的竞争,他们的基础条件与城市孩子没法比,除了少部分成功者,大多数考上大学的佼佼者”的学校不见得有多好,最后就业前景也不那么明朗,就导致“原生条件越差,教育环境越差,考上的大学越差,工作找的越差”,在一些人眼中就成了读书无用的佐证,最后形成一个“家里越穷,教育付出的代价越高,得到的回报达不到期望值,就越觉得读书无用”的恶行循环,这是多种因素夹杂在一起产生的结果。随着各类大学的扩招,每年近一千万毕业生进入就业市场,高端人才永远供不应求,但普通大学生的学历优势在不断消弭,教育不再是实现阶级迁越的绿色通道时他们更倾向于选择短时间能看到收益的方式。当然,作为在后互联网时代下成长的00后,比他们习惯了埋头苦干的父辈们多了接触广阔世界的互联网手段,通过新闻媒体、短视频看到那个与他们生活环境天差地别的世界,他们的内心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触动,有些人在对现实的抱怨之后选择用廉价的娱乐麻痹自己,有些人则会思考如何去改变自己的生活。笔者最近看了一篇名为《从流水线“逃”回学校的00后:原来不读书真的吃亏》的文章,主人公郎启扬从辍学打工,再从流水线上回到学校,这一来一回之间,正反映出流水线上的00后们心中的迷茫。最后回到一开始的问题上,这些00后他们该怎么走出去?有些人建议去创业,这种不是蠢就是坏,现在越来越不如二十年前了,没有基础就去创业基本就等着赔钱。可行的路或许只有学一门手艺或是回学校再造,前者看似比较现实,但要知道一点,在当下没有什么好学习好入门好上手又好赚钱的手艺,很多时候一个成功者脚下躺着十个失败者的尸体。回学校再造更难,大多数家庭都不会愿孩子再只出不进,而且大幅提升的可能性极小,但终究还是有可能。特别是女性,传统观念认为女性终究要嫁人,不值得花大力气培养,疫期工厂里的女童工比例高达73.5%。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做到整个教育体系的提升与转型,职业技术培训的真正落实,以及蓝领阶层整个的跨越式提升。

  b站发布的《后浪》,这个仅仅只有3分多钟的演讲短视频发布在五四青年节,明面上寓意致敬青年,鼓励年轻人如后浪奔涌向前。初时看到朋友圈转发,便好奇地去搜了出来。《后浪》被批评的要害是,这个视频只关照到了极少数的一批人,环球旅行、极限运动、前沿高科技产品……视频里的年轻人过着人人羡慕的精致体面的生活,但他们只是年轻人里的极少数,绝大多数青年的生活状态与之大相径庭。或拿着几千块钱的工资,做着社会主义的小螺丝;或有着还不错的薪水,却用命换钱;或已成家,每天着眼于眼前的柴米油盐或未来小孩的奶粉与教育……都不过是家里没矿的普通人,各有各的生活,但都一样平凡。经历了社会的毒打,再赶上疫情的冲击,比在象牙塔里更清醒地认识到社会的残酷。谁都向往光鲜亮丽的生活,发达的物质社会,有充足的资本来追求自己的爱好。为什么转头又去删了那条转发?绝大多数00后属于连活下去都需要用尽全力的普通人,这个视频里的美好如此戳人,不就是因为它是你求而不得的么。身陷消费主义泥潭的韭菜快快乐乐地将自己的血汗钱双手奉上换来一堆并不必要的东西,给自己留下一地鸡毛与一个烂到极点的开局。消费出口投资三架马车,要充分发挥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潜力。再仔细回想从大学到毕业后的就业经历,恍然意识到原来00后才是要去消费的重点。消费怎么来?花钱买买买。谁买?当然是好骗又不懂事的年轻人,拿“不能委屈自己”等等来洗洗脑,不就什么都有了。阅文的一份霸王合同直接戳中最敏感的版权问题,网文作家们势必不可能忍气吞声,但事最后总是会被解决的。也许会有代表小作者们利益的声音,但效果就不看好了,等一个后续吧!00后出生在一个阶层固化基本完成的时代,父辈祖辈们跨越阶层改变人生的故事放搭00后这几乎不可能了。先富带后富是教科书上画的最大的饼,马太效应又一次验证了它的正确性。资本的力量何其庞大,资本的气焰何其嚣张。它明目张胆地蔑视著作权,试图剥夺本来属于你的权益;它给年轻人们灌下一碗又一碗的迷魂汤,吸干他们每一点以至最后一点价值。屠龙少年最终变成了恶龙,一头丑陋的吃人的怪兽就这样被人自己养了出来。有没有可能兽口逃生,有没有可能成为一颗不被割的韭菜?至少00后的出身由不得自己。

  试看当今中国的“先富带动后富”,00后失业者往往只能看到先富者把自己的孩子带富了。其他农村的孩子呢,依旧去各种电子厂打工,考上大学的砸锅卖铁。学费十几万拿个毕业证。脑袋差点呢,去个专科技校混两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不管是做项目或是搞流量的方法,都在表面上摆着,没啥秘密。现在平台这么多,你只要去做都能搞到流量,或多或少而已。搞不到流量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太懒了,嫌麻烦,嫌累。还有一种总想找一个一劳永逸的,有点风险的就不做。在聊聊很多人感兴趣的躺赚,躺赚要靠财富管道,只要建成就能躺赚了,建造管道需要时间。人不可能一直有激情建造管道,更需要的是信念与认知。刚入行的新手有激情,但没有信念与正确的认知。激动一个星期、半个月就歇菜了。但创业赚钱是一条持续之路,在正确的方法指导下,更需要信念的加持,让激情在信念之下慢慢释放。激情释放完,就没了,人就蔫了,要慢慢释放,网络创业者需要有一些手段,让自己的激情,不被时间与寂寞消灭。自己给自己,创造独属于自己的方式,用以抵御内心以及外界,一切不好的攻击。坚持积累,做正确的事的过程中,也就是在成功的过程中。会被外界嘲讽,会自我怀疑,会被孤独吞噬,会被无限吹捧,会志得意满,会高朋满座。项目锁定一个卖点就不能再换了,随便干几个月又换项目,久而久之,人就老了,人老了,时间浪费了,钱也是没赚到所以聚焦专注垂直细分领域,深挖一口井,直到挖出真金。

  年轻一代的思想更独立而更喜欢追求自由是00后,而生于20世纪的“打工人”的就业观念多数受制于老一辈的教育模式。很多父母,并不能满足当代孩子的发展需求。很多人小时候生活条件不好,成为父母时就觉得给予孩子最好的物质生活,就是给孩子最好的爱。但00后不再满足于生活上的富足,而是追求精神上的富足,所以更多的是需要父母教育模式的改变与社会阶层的改变去影响00后。但这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当下是无法立刻满足的。这时就需要自己,用更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生活、社会的压力。00后无论选择不婚、结婚、奋斗、躺平都是自己的自由。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因此每一个选择都值得被尊重。如果想要过好的生活,那就选择努力。如果只想简单、平淡地过完这一生,也可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只是在选择之前,一定要认真思考,这确实是自己想要的吗?如果是自己想要的,选择了就不要后悔。未来想要改变了,也可去选择不一样的活法。在任何时候选择都不晚,但如果想要奋斗,建议在最佳的年龄去奋斗。“躺平”只是一个网络代词,但00后可赋予它正面的意义。“躺平”正面的意义:一种情绪的宣泄,让人活得随性,面对问题时可洒脱一点,也可在累积到一定的财富后只为自己的爱好去生活、去体验生命的意义。好的意义会让自己产生积极的想法,可让自己去成长。同时能改变自身的坏习惯,接受当下自己无力改变的。社会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努力的意义是在于让自己未来不后悔、遗憾错过了,通过努力就可获得想要的一切。躺平不可耻,可耻的是自己一无所有还为自己的懒惰去找借口而放弃努力与奋斗。真正的躺平应是在自己成为真正的强者之后,面对生活的风吹雨打能一直屹立不倒,努力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再怕先富者挤兑“后浪”。

  21世纪前二十年中国一直是民企创富最多最快的国度,富人超速积累财富是民企活力、营商环境与行业集中度提升的表征,亦折射了各类群体资源与能力分布不均衡导致的收获差异。但财富差距过大,反过来又会伤害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尤其是低收入群体的基数过大,会直接影响全社会的消费需求,制约扩大内需、消费升级的空间,消费成了中国经济增长压舱石后这一现象更值得关注。GDP按支出法可分为三大类:最终消费支出、资本形成总额、货物与服务净出口,GDP等于这三者之和。按中国统计局的数据,在2007年以来构成中国GDP的这三大类数据里,最终消费支出占比提升最快。尤其是在2018年一些关键行业遭遇制裁后,中国净出口贡献占比一度低至0.8%,而最终消费支出占比从2010年的49%足足上升了6个点,在2019年达到了55.4%,成为拉动GDP增长的主要引擎。消费承担着如此重要的作用,富人又如此有钱,能不能靠他们拉动消费?顶级富人的财富增加10亿、100亿乃至千亿后边际消费支出依然很低。因为对绝大多数人而言,物质欲望的满足有着一定的阈值,超出之后,不会有太多边际效应的改善。身家600亿元的宗庆后,说自己的消费不超过5万元一年。身家1450亿元的刘强东,则在某次访谈中透露,“其实我们全家一年全部加起来,根本花不了100万,怎么都够了。”按这个速度,他与章泽天现在的财富,够花14万年。因此,无论是双循环、扩内需还是消费升级,都需要壮大中等收入群体。而且,据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蔡昉预计,中国总人口在2025年之前会达到峰值,老龄化社会的加速到来,会对消费需求产生不利影响,造成潜在增长率的下降,对冲“未富先老”的影响要靠更多的00后富起来。2020年中国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但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仍有6亿人月收入低于1000元,低保、失业保障、特困救助等低收入群体也在6000万人左右。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其中首次提出“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中等收入群体显著扩大,基本公共服务实现均等化,城乡区域发展差距与居民生活水平差距显著缩小”。根据十四五规划,浙江民营经济蓬勃发展。毕竟,分好蛋糕的前提是做大蛋糕。只有完善创新驱动的发展机制,提高创业创富积极性,才能持续扩大全社会的财富总量;在此基础上,建立健全“先富带后富”机制,提升政府治理效能,矫正资源及制度性因素导致的机会不均等,才能不断缩小收入差距,让弱势群体享受社会进步的福祉。从这一角度看,掌握龙头民企的富人们,大有作为空间。一个富人的财富创造,除了为消费者/上下游提供价值、为国家创造税收,至少还可在三个方面与全社会的财富增长共振:其一,通过高质量发展,提供优质就业岗位,增加员工的工资收入;其二,投身慈善公益事业,让更多人受益;其三,作为优质标的,为其他股东提供长期价值回报,为其带来财产性收入。扩大就业,是提高居民收入水平的关键。上榜富人创立的公司则可提供大量就业岗位。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为社会提供的正式就业岗位超过10万的顶级富人超过14名,包括刘强东、王传福、王来春、任正非、何享健、许家印、王卫、马云等。其中,京东在职员工总数为22.77万人,比亚迪员工有22.43万人。快递、外卖、网约车行业,都贡献了众多足以养家糊口的工作。如2020年在美团上提供过服务的外卖小哥有几百万人,其中230万小哥来自贫困地区。据滴滴披露,在疫情影响较为严重的2020年上半年,滴滴新注册司机超过150万人,预计全年新增300万个灵活就业岗位。上榜富人较为集中的TMT行业,则成为中高收入职位的贡献者。华为、阿里巴巴、腾讯、拼多多、字节跳动等都堪称典型。以腾讯为例,其2020年雇员福利开支696亿元,员工人数为85858名,以此计算,腾讯员工2020年的人均年薪达到了81万元,而2019年更是高达84万元。比高薪岗位更加造富的,是面向核心管理层及骨干员工的股权激励机制。新财富曾在科创板推出一周年时做过盘点,为了留住人才,在芯片、互联网、软件等科创板公司,员工持股计划几乎是标配。如金山办公、传音控股、石头科技等企业的员工持股平台获得的股权占比都高于15%,其中金山办公与传音控股的员工持股市值都超过百亿元。巧合的是,传音控股竺兆江、石头科技昌敬也分别以139亿、160亿成为2021新财富500富人榜的新晋富人。从事芯片业的中微公司则几乎实行全员持股,上市后,845名员工间接持有中微公司15.01%的股权,按其目前630亿元的市值,员工持股市值达到了94.5亿元,人均超过1000万元。而中微公司创始人尹志尧本人只持有1.6%的股权,可谓少见的慷慨老板。尽管华为没有上市,不能享受二级市场带来的欢愉溢价,但员工通过内部持股依然收获了华为成长的绝大部分收益。2020年华为约有19.7万员工,薪酬总额为1390亿元,平均薪酬超过了70万元。最新消息显示,华为2020年度分红将达到430亿元,若按10万名员工持股来计算,人均年度分红将达到40万元,高司龄高级别的骨干员工分红超过百万元也不罕见。而其创始人任正非本人的持股比例则不足1%。以华为之体量与竞争力,任正非每年在富人榜上的排名都比较靠后,2021年以209亿元身家排在216名。以至每年发榜时都有群众打抱不平,前十名为何没有任正非?“财聚人散,财散人聚”,华为的战斗力也与全员持股的机制密不可分。各类创业企业于二级市场上市,通常是内部股权激励见于天日的高光时刻。如2022年小米有多达七哥富豪进入中国最富五百人榜单。2021年2月快手上市,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根据快手前雇员持股计划,4551名快手员工认购5.24亿B类股份,人均持股11.5万股,按235港元/股的收盘价(2021年4月16日),人均持股财富达到了2700万港元。由于股权激励有助于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完善企业工资收入分配机制,目前,这一机制已从互联网、科技企业向制造等更多传统行业扩散。与此同时,不少上榜人还通过投资,拉动了更多就业与创富机会。腾讯、阿里、百度、小米等上榜富人创立的互联网公司,高瓴、红杉等上榜富人创立的投资机构,对外大规模投资推动了众多中小公司快速发展,许多新近IPO公司的背后,有着它们的身影。在2022年富豪榜上,接受过阿里、云锋基金投资的富人高达几十位,快递行业四通一达(中通、申通、圆通、百世汇通、韵达)皆为阿里投资。而腾讯更是投资功力卓著,美团、蔚来、京东这些2021年暴涨数倍的股票,腾讯为其大股东,拼多多、贝壳、快手这些新上的IPO公司,也都是腾讯的重仓股。在独角兽名单中,腾讯、阿里的投资比例也独树一帜。高瓴资本在榜单上的存在或许最为强势。腾讯、京东、阿里、拼多多、宁德时代、隆基股份、爱尔眼科……中国最顶级的优秀公司,几乎都在高瓴资本的投资组合里。马云、马化腾、张磊这样的顶级富人,在追求资本收益最大化的过程中,发现将资源、资本投资在有创新精神的创业家身上,可收获最高回报,从而间接创造了许多有潜力上榜的富人。例如被腾讯投资的贝壳,2022年为地产业贡献了一枚新的行业首富左晖。在中国的一二线城市涌现出的大批独角兽创始人、高级管理层、大厂高阶码农等富裕人群,为私人银行业带来了生生不息的新增力量。中国银行业协会与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联合发布的《中国私人银行发展报告(2020)》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国高净值人群总量达132万人,较2018年增长近6.6%,成为带动亚太区乃至全球财富增长的有力引擎。其中,民营企业家队伍不断壮大,构成了高净值人群的主体。根据调研,超过七成的私人银行客户财富来源于实业企业,5.52%来源于继承,另有12.95%与8.2%的高净值人群,分别通过金融投资与高水平薪酬实现财富累积。以零售业务最为突出的招商银行为例,2020年报显示,其私人银行客户(日均总资产1000万元及以上的零售客户)达到近10万户,同比增长22%;管理的私人银行客户总资产2.77万亿元,同比增长24%;户均资产达到了2775万元。用这一均值来对标,获得股权激励的大厂码农,上市即可财务自由,进入高净值人群行列不是空话。上榜富人通过人才、资本、技术的聚合,不仅自己成功跻身最富500人的行列,还带动了大批管理层、员工、被投企业及上下游利益相关者,进入创富生态圈。在慈善公益上,中国富人的观念也已大幅改善。自2021年以来,诸多富人大手笔捐赠。教育行业首富、中公教育李永新向母校北京大学捐款10亿元,拼多多黄峥带领创始团队向浙江大学捐款1亿美元(约合6.5亿元),厦门大学百年校庆上万泰生物总经理邱子欣、宝龙地产总裁许华芳等多位富人均捐赠过亿元,联想董事长杨元庆向上海交大捐款1亿元……产业扶贫、教育扶贫、就业扶贫、教育捐赠、慈善捐赠、科研捐赠,成为富人对社会贡献“第三种分配”力量的主要方式。截至2019年底,碧桂园已实际捐赠现金67亿元投入公益扶贫事业,直接受益人数超36万人次,与9省14县达成结对帮扶协议后,完成助力33.7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脱贫工作。腾讯基金会累计对外捐赠29.57亿元,其中扶贫项目占总体超九成。截至2020年5月,近3.4亿人次参与腾讯公益,捐赠善款超过86亿元,九成以上善款用于扶困济贫。2014年,万达集团与贵州丹寨县签下对口帮扶脱贫协议,截至2020年5月,万达在丹寨的捐赠投资已达23亿元,丹寨旅游小镇开业三年累计接待游客超过1900万人次,带动旅游收入120亿元,帮助5.88万贫困人口增收,丹寨县提前实现脱贫摘帽,万达也由“企业包县扶贫”转变为“支持丹寨致富”。富人为促进社会美好所做的种种贡献,最终都会折射、回馈给他们自身。人均GDP的提高,大规模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容,是中国稳定与发展的压舱石,也正是富人在商业社会中乘风破浪的基础。在中国共同富裕的探索中,民营企业这个特殊的资源组织,能以独到的创意与模式,成为政府的助攻手。如果在2004年腾讯控股上市时投入1万元,今天将变成900万元,你会由衷感谢小马哥这么多年辛勤打工。既然富人的财富来自资本化的力量,那么,消费之外有余力投资的群体,通过资本市场,也能借助顶级富人的创富力,收获财产性收入。而建立30周年的中国资本市场,已将“更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财富管理需求,不断增强投资者获得感”列为目标。过去二十年中国普通人的主要财富体现在房地产上,房子也提供了丰厚的回报。但房价居高不下,对消费、创新创业及金融系统安全性均产生了种种挑战。股权投资,或将成为普通人下一个分享经济成长的风口。根据央行此前的调查报告,中国家庭总资产中,金融资产占比仅20.4%,相比美国足足低了22个百分点;而在金融资产中,国人也是重点配置银行理财、信托、定活期存款、保险等无风险资产,股票、基金及债券的占比加总仅为11.1%。在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股票、基金、债券这三者的配置比例仅占到家庭总资产的2.2%左右。高波动的股市,相比房价的稳定上涨吸引力较为欠缺,但这也使得中低收入群体,几乎没有分享到顶级富人的财富外溢红利。即使是投资基金的群体,大部分也缺乏长期投资格局。追涨杀跌的心态下,基金赚钱基民不赚钱的怪圈长期存在。中欧基金的统计显示,2019年全A股市场主动权益类基金平均收益率为46%,而中欧平均收益率高达52%,但中欧的客户收益远低于基金收益。其中,盈利客户占比近9成,但半数左右客户仅小赚,收益率不足10%。根据A股新增股民开户数,每次都是股市大火时开户投资者才会变多,市场冷清如2018年是布局的好时机,但却是新开户最低的一年,更多人选择的是观望。伴随注册制改革的推进与监管的严格,一批稳健成长的蓝筹股正在浮现,套利圈钱的公司日益被摒弃,中国资本市场的财富管理功能正在凸显。长期来看,在中国资本市场改革不断深化,在政策的引导与规范下,居民还会加速增配金融资产。居民储蓄有效转化为资本市场长期资金,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推动中低收入群体与顶级富人的财富共舞,也能推动资本市场的治理。其中,长期稳定的养老金,更是支撑资本市场发展的优质长期资金。从美国的经验看,尽管2019年的调研数据显示,美国只有56%的劳动力有养老金,但养老金入市,令美国股市开启了去散户化进程。现在中国的养老保障体系有三大支柱:一是由国家主导的基本养老保险,二是用人单位主导的企业年金与职业年金,三是个人购买的养老金产品。后两者刚刚起步,但空间巨大。十四五规划就提出,发展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提高企业年金覆盖率。对金融机构而言,如何设计出更受欢迎的养老目标基金产品,同样值得重视。一百年前福特主义下的大规模工业生产通过提升生产效率与产业工人待遇而催生了史上第一个中产群体,今天在富人财富主要来自资本增殖的贡献之时,普通人可通过投资,分享资本的力量。尤其是在新一轮以“新能源、新科技、新消费”主导的商业革命中劳动力替代型、知识替代型技术的爆发则在重新定义各经济部门而普通人更可通过资本市场分享其中成果。2020年疫情对经济的本质伤害也由中低收入群体承担,在全球股市大涨、房价连创新高、大宗商品价格大涨的背景下,就业形势严峻,小微企业经营困难,居民实际收入下降,消费低迷。这种纯粹靠货币刺激带来的经济K型复苏,直接导致了富人通胀、穷人通缩与经济社会结构的恶化。过度依赖货币放水的负面作用已越来越明显,未来推动改革、科技创新与调节收入分配正成为全球性挑战。拜登上任后推出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及援助方案,又谋求向企业与高收入群体加税而通过有形的手调节美国不同阶层收入及财富的分配,但最终成效如何尚待观察。2019年人均GDP首次超过1万美元的中国,如何避免美国自1978年以来走过的贫富分化之路,走出一条共同富裕之路,有全球示范意义。民营企业家要在公平成为新的关键词之下追求上下游及社会的效益平衡,深入思考企业的本质价值,避免创造利润之余侵害了社会效益,利用“第三种分配”机制更和谐地服务于00后的福祉。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00后当然向往马克思设想的“自由人的联合体”。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