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选

陈俊杰:人民币楼市、美元股市之蓄水池或堰塞湖式加息博弈

作者: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2-07-27 09:40:1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2010年中国升级为世界二号经济体后人民币支撑的中国楼市也升级为仅次于美元支撑的美国股市的世界二号财富蓄水池,此后人民币与美元似乎都从对方那里找到了为自己“打气”(通胀)的新的由头。尤其是从奥巴马的“重返亚太”到特朗普的“印太战略”再到拜登的“全球民主峰会”,美国越来越将除了战争以外的各种打群架套路的矛头悉数指向中国了。其直接后果是美元堰塞湖像白娘子攒鸡毛凑掸子的虾兵蟹将那样“水漫金山”,人民币堰塞湖像法海操纵的金山寺“魔高一尺佛高一丈”那样沦为最让华尔街金融大鳄们头疼的头号难题。

  博主“珠海杰哥”认为:“中国的蓄水池是楼市,美国的蓄水池是股市,在二三月份受新冠疫情影响股市大幅度杀跌,大部分人都认为97年,08年的大崩盘又来了,大部分人抛售股票,包括股神巴菲特,可是市场的一次V型反转让很多人彻底看不懂了……这场牛市我不认为是新经济的开端,而更像是旧经济的末端,基本面根本无法支撑一场资产牛市,但是由于实体经济不振,大面积的资金流入金融市场投机赚钱,所以最近资产价格不断上涨,这就是资产牛市,并不是经济繁荣……没有永远不破的泡沫,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货币的大幅宽松只会让危机延后,但它从来不会缺席……”2022年俄乌战争导致的“卢布起义”反而让拜登将更多的精力转向预防人民币在美元对卢布“螳螂捕蝉”之际伺机上演“黄雀在后”的戏码,耶伦加息与否则是美元对人民币发动白娘子大战法海那种金融战与否的最醒目的风向标。耶伦堪称拜登政府的经济沙皇,根据蒙代尔三角原理,汇率、货币独立与自由资本不能兼得,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天然就是独立的,汇率也操纵在美联储手中。美元霸权座右铭:“我们的美元,你们的问题!”但随着制造业空心化与自由资本流动的深入,美元地基越来越松动,如果美元不能解决流出的自由资本回流的问题,美元的上述三角就会塌掉一角。耶伦强调市场决定汇率,其实是迫于自由资本流动的压力,美国经济自新冠病毒爆发以来一直步履蹒跚,而信息技术革命的浪潮已行至中途,在能源或生物技术等方面再来一次技术革命而与其他国家拉开技术代差才有可能提供新的国内投资机会。现在美股已是肉眼可见的“灰犀牛”,美债水位较之于三峡坝顶只高不低,所以很难引导自由资本回流接美股与美债的盘。一旦美元疯牛发作或水淹大坝,资本的第一反应就是夺路而逃,而世界上唯一能提供接近美国体量与机会的市场无疑在香港,各路中概股纷纷抢港股上市的原因不言自明。至于发动战争,这是拜登当局庙算里的最后选项,小国本是鱼腩,打了也就打了,对付体量接近的大国,没有万全的把握则一旦失败就会大亏到国破家亡的地步,朝鲜半岛与印度支那半岛的两次战争都是前车之鉴。数据说明一切:广义货币世界的通行做法是统计m2,人民币的m2几乎是日元与美元的总和,人民币m0相当于美元的四分之一,m1相当于美元的1.46倍,m2相当于美元的1.75倍。这三个指标的比例说明人民币可流通数量很少而企业可流通数量较多,货币超发严重但国内穷人太多。企业生产资料要涨价,人民币堰塞湖越来越大而贬值潜力很大。人民币支撑的楼市池子锁住了流动性,境外流通只占国际贸易货币总量的4%左右。人民币只有大约三分之一在流通,但要创造全部m2的利息,按当前的利率要靠至少6%的GDP增速才能勉强覆盖利息!所以GDP增速低于6%时是全部使用人民币的在买单付利息,因为你创造的财富连利息都支付不了,中国人民更该担心人民币的贬值问题而不是美元的贬值问题。美国自新冠病毒爆发以来超发的18万亿美元(约合120万亿人民币)让耶伦也越来越心虚了,其他国家不可能无限容忍美国不劳而获的印刷美元纸币收割全世界,美联储要装装样子稳定一下其他国家,等稳定一段时间后再继续下刀收割。耶伦在加息问题上前怕狼后怕虎,不是美联储窝囊,而是美元加息则美股崩盘。美联储加息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控制通胀,而是为了从其他国家收割财富,只是目前时机还不够成熟。现在通胀最突出的是粮食与能源,俄乌战争在其中的副作用一目了然。通胀暴涨后更多的是让美国中低收入人群受损,富人则有机会趁火打劫“抄底”。美国降息放水印钞而催生其他国家的资产泡沫,其他国家金融泡沫积累到失控的程度后美联储再加息刺破其他国家的资产泡沫,这时美元作为世界唯一的通行货币就能用低价收购其他国家的资产而牟取暴利了,其他国家近百年的发展红利就会被美国一遭收购。目前其他国家的资产泡沫受疫情的影响而并非过于膨胀,反倒是美国的股市在美联储放水降息的作用下屡创新高,如果现在美联储加息则不但无法刺破其他国家的资产泡沫,反倒会加速华尔街股市泡沫的破裂。美联储加息至少要等到2022年下半年甚至2024年,因为那时美国经济答概率能从疫情中恢复,其他的国家则由于天量放水而资产价格过度膨胀。美元大放谁一再引发通胀三步曲:第一步是美国向全世界输岀通胀,第二步是世界性通胀反噬美国,第三步是美国的温和通胀诱发恶性通胀。三步曲唱完了,美元也会永远告别加息。先看第一步:中国没有超印人民币,但美元欧元日元英镑等世界货币大放水,迫使很多中国人拼命买房。房地产热推高钢材价格,进而推高铁矿石价格,中国人的钱就这样让出售铁矿石的国家赚走了,中国则会有更多的鬼城空置房。所以中国加大房地产调控力度后又取消了钢材出口退税等政策,这种中国特色体制优势是其他国家学不来的。再看第二步:世界性通胀反噬美国的原因有二:一是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逆差国,每年从世界各地进口的商品最多。世界性通胀后美国不得不高价进口世界商品,世界商品进口价高了,美国的国内销售价也会水涨船高。二是从自2021年以来美国已印了5万多亿美元,但美元汇率只绑定欧元、日元等六种货币大户,所以只要欧元、日元也超印,美元反而有可能升值。但欧元、日元超印达到极限后不能继续陪着美元超印了,而美元还必须超印3万亿左右才能挽救美国经济。如此以来,美元势必贬值,而进口同等的世界商品就不得不花更多的美元。美国经销商进口多花了美元,在国内的销售要加价补回来。上述两大因素导致美国物价疯涨,尤其是美国用于建房子的木材价格翻了好几倍。最后看第三步:美国物价越上涨则美联储越得印更多的美元补贴国民与中小企业。美国印美元越多,向世界各地输出通胀越严重,世界通胀越会反噬美国。关键是美国越超印美元导致美元越贬值,所以越会加速其他国家去美元化,而过剩的美元就越会在美国股市楼市形成堰塞湖。早晚有一天过剩的美元会溢出堰塞湖涌向美国的商品流通市场而形成恶性通胀,直至美国经济全盘崩溃,那时美联储哪里还有通过升息挽救美元与美国经济的机会?降息是超印美元并向世界输出美元的信号,升息则是停印美元并吸引美元回流美国的信号,美联储就是靠美元周期性的进出剪其他国家的羊毛的。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不得不大肆量化宽松美元救银行,否则就会加速银行倒闭潮。但银行把美联储救助的美元都投进了股市与楼市,二者泡沫化越严重则越要靠更多的美元砸进来支撑危局,否则两大泡沫就会因为缺美元而迅速萎缩乃至破灭。所以美联储越来越被动,只能不断量化宽松美元注入两大泡沫。美联储企图通过升息停印美元,只能寄望于美国经济奇迹般好转。但美国经济遭到瘟疫反复重创,美联储也只能反复成万亿超印美元,但美国经济还能苟延残喘于上述三步曲多久?尚未摆脱瘟疫重创又遭恶性通胀打击,2022年美国经济雪上加霜不可逆转。

  如果美国在瘟疫与战争叠加期间印钞超过一万亿美元而把欠中国的债全部还掉会有什么后果?美国可大量印钞而把前五名的债务还完后让美元贬值50%以上,再重新印刷新版美元淘汰旧版美元,在国内以1比1对换新版美元,而国外对美元用新版美元以1比2换旧版美元对换,美国这样发财也行!?美债是无记名债券,随时都能买卖,连美联储也不知道美国欠了谁多少钱。假设你卖掉2万亿美债,然后就必须从国内市场抽走同样数额的人民币;假设你创汇购买了1万元美债,通过央行汇兑你得到6万人民币扩大在生产,如果想把1万美元拿回来则须用6万人民币赎回。如果美国印钞超过一万亿美元用来还清中国的债卷,美元体系就会崩溃,因为中国会将计就计去买美国产能。瘟疫与战争叠加期间全球薅羊毛没多少可薅了,中国楼市就更不用说了,超发美元只能在美国本土反推通胀,如果坚持这么印美元则其他国家的货币都会去美元化,美元完全失信,连带西方“普世价值”也会失去光环。美国的最后一招是用武力手段彻底摧毁世界各地的反抗势力,美国印钞超过一万亿美元则能让中美货币战争不可避免,因为美元贬值就是货币战争的武器,肆意侵犯债权国利益才有可能转嫁经济危机。美国曾在1994年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进而企图靠滥印美钞企图抵销欠债,人民币则被迫将大量印刷以便稳定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所以美联储的现行货币政策难免既害人又害已,美国印钱与还钱是两回事,中国买美国国债与美国印对等的钱同理,中美贸易顺差中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实体经济强加运用得力则有可能变坏事变为好事,关键是怎样操作。美国印钱导致物价飞涨,中国在帮一点,靠实体经济多收美元,美国就不得不面对金子变铜的风险。把储存在美国的黄金运回来是正道,适时抛售美国国债,别再让中国人的血汗钱付之东流了。

  美元加息降息周期的实质是对其他国家剪羊毛的货币循环,这个不是什么阴谋,而是由美元的货币地位与贸易结算体系决定的。中国在国际贸易领域以美元为结算货币,美元则通过捆绑黄金实现了全球化,其实就是变着法子一遍遍地对其他国家剪羊毛。这就好比中间商赚差价,无论你买卖啥美国都能分一杯羹。现在美联储越来越习惯于靠扩张美债制造财富效应吸引资本接盘,加息降息周期就是一个软着陆与割韭菜的过程。印钞与降息释放美元流动性,廉价美元买自家的股票,推高美股吸引资本后加息吸引资金进入美国金融市场,把美债推高的美股靠资本接盘软着陆,顺势带着廉价美元收购被剪羊毛国家的低价资产。2020年新冠病毒爆发后美股大跌,四次熔断背后是疫情带来的市场恐慌,抛售金融资产选择现金为王而导致美元指数大涨。美联储降息与各种经济刺激也无法阻止股指四次熔断,所以启动印钞机迫使各种资产降价。资产降价与美元升值是划等号的,美国启动印钞机就是为了让美元升值、资产降价而刺激出口提升就业率,其他国家则要为美国买单。美国为了转嫁国内金融风险与为民众买单,靠国债与其他国家持有的美国外汇向其他国家借钱,没钱还了就启动印钞机还债!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在用数字货币替代美元。打个比方:鱼塘(股市)养着一群鱼(实体企业),鱼塘主(股东)察觉大洪水压境(货币宽松大放水即将通胀)后及时把鱼打捞卖掉换钱存起来(股市大跌前把股票转手套现)以减少养殖损失(避免被强行平仓亏空),大洪水过后再重整旗鼓(股灾过后重新入市),否则洪水泛滥塘坝崩塌后一条鱼都不会剩下(实体企业亏损倒闭)。恰恰是大量股民惊慌抛售股票清仓套现造成了股市的大量“失血”而股价大跌多次熔断,但美钞现金从股市一出来就被拴住在股民手上持有不动,社会上经济实体企业公司的资金流动性并未得到改善,股民持有现金暂时还没消费也没投资,相反是在像捡宝一样竞相收藏,所以美元就会升值,如同山体滑坡形成堰塞湖,水面慢慢上升突破碎石泥坝后就会一泻千里形成大洪水,由此造成的金融破坏力达到“大萧条”一级。美联储放水转嫁金融风险的前提是美元是世界流通货币,其他国家的国际贸易都要与美元挂钩。其他国家的货币放水相当于拧开了自家的水龙头,淹的也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美国的水龙头则接到了屋外,拧开后先把全村淹了!美联储有两个重要的施政指标:就业率与通胀率。美联储放水后流到其他国家的资产端而推高资产价格,美国本土的金融风险控制住后又通过加息让大量美元回流而收割一波其他国家的财富,其他国家的资产价格大幅暴跌后美国再用极低的价格收割另一波。但资产才是价值所在,美元则不是。固定收益都这么高了,谁还会投资股市赚不确定的钱?银行的利息都提高了,贷款肯定不划算,房价上涨的动力就会打折扣。目前美国的收割策略走到了第二步,被收割的永远是对美元开放程度较高的国家,所以阿明早就警告中国要加强金融管制了。打个比方:大买家要买你的货就要使用你的货币交易。中国是美国的第一大贸易国,赚到的美元很多,人民币的风险岂不是更大?中国对外汇的管制很严,热钱的流入流出渠道都不通畅,这就像一道“护城河”。所以,美国放水会对中国有影响,但不会太大。除非人民币大通胀,否则“资产缩水”就是一个伪命题。中国自身的发展速度难免带来一定程度的货币贬值,但这跟美元加息的关系越来越小,所以美国处处把中国当对手给中国穿小鞋,美联储对付其他发展中国家的那一套对中国影响则可忽略不计。所以,鼓励大家赶紧买房抵御“大通胀”的说法很可疑,如果你有资产,拿去投资很正常,但拿银行的钱去投资还算得上投资吗?如果说美国的收割走到第二阶段后资产端风险会越来越大,“大通胀”的确会推高资产价格,但这是美国收割的第一阶段。美元放水后其他国家的货币跟着放水,最要命的区别是屋里屋外之金融泡沫博弈。中国从2021年起就在为收紧货币政策做准备了,对楼市的严控就是一种提前降温的操作,省得到时候美国加息强行刺穿中国的楼市泡沫。只要美元加息,中国就能在第一时间从容跟进,到时候房价还能涨吗?现在国内热点城市的楼市已达到历史高位,向上还是向下取决于此次美元加息模式的疯狂程度。货币放水引发的通胀带来的资产价格上升阶段过去了,股市与楼市皆然。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加息,中国已与美国以外的很多经济体签订了自贸协定,其中就包括交易货币,比如中国与俄罗斯的贸易,人民币与卢布的交易比例基本上就是1:1。中国接下来要在非美国的国家贸易中去美元化,这也是中国敢找美国叫板的底气所在。国内“房住不炒”是个大方针,其中的深层含义就是房产作为重要资产配置的风险越来越大了,大量资金继续跟进则不但会加速泡沫破裂,而且会使中国经济“内循环”的进程受阻。要兼顾泡沫不破裂与弱化房产投资的价值预期则须引导刚需进入管控力强的新房市场,二手房市场降温在所难免。现在不一定是最好的买房时期,但一定是最重要的卖房时期,接下来房产价值变现将越来越难。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炒房族降价促销该出手时就出手吧!

  “知乎”网站有一问:“中国货币大放水都好几次了,为什么兑美元的汇率还是这么多稳定?”“知乎用户”答:又不是向国际市场放水,又没向低端市场放水!二十年前吃个早餐十块,好点的五十;现在吃个早餐十块,稍好点几百。堰塞湖都在山腰上。当你努力爬到山腰,志得意满,看看风景吟诗一首:大海啊,都没这么多水。但凡资产性质的都是天价,上升通道貌似还在,阶级门槛已高耸入云。“穆逸扬Myytydy”答:这个问题其实远比表面上看起来有趣且重要,想弄清楚还是不得不提我最近反复阅读的周其仁教授的那本《货币的教训》。周教授在这本书里,恰巧深入浅出地详细阐述了“中国货币大放水”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稳定”之间有趣且反直觉的因果关系,非常推荐与题主有同样困惑的朋友找来读读。如果没时间或者没耐心读完原书,也可以听我简单讲一下这本书里相关问题的结论。结论就是:自1994年分税制改革和《人民银行法》颁布以来,国内的货币大放水,恰恰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人民银行为了维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稳定这个政策目标,所导致的必然结果。货币汇率的比值,其实是不同国家之间贸易需求的反映。全世界对产自中国的商品服务的需求旺盛,兑换人民币的需求自然会因此增加,人民币相对其他货币的汇率就会升值。这个逻辑就跟供不应求的热销商品涨价一样,是一种基于供需逻辑的自然现象。但汇率升值会抑制出口,这可能是出口商和以GDP为纲的政府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这时候如果政府出于保出口的动机,想要将汇率强行维持在当前水平,就只能亲自下场出手操控汇率了。具体执行方法,就是人民银行,也就是央行动用原本退出流通的存款准备金,在有限放开的外汇市场上,出最高价购买所有想要兑换成人民币的外汇。这样一来,等于是用理论上无上限的政策资源,在市场框架内实现了稳定汇率的政策目标。但这样做并不是没有后果的,甚至需要付出很大的潜在代价。也就是说,人民银行为了维持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稳定,被迫向国内增加了原本不存在的人民币供应,用来购买出口企业手中的外汇。积累的贸易顺差越多,被迫投放用于购买美元外汇的人民币就越多,实际上造成的货币放水也就越严重。所以题主其实是把汇率和国内通胀之间的因果关系搞反了,实际情况是在持续贸易顺差的情况下,维持汇率稳定的政策目标,导致了国内的货币放水,而不是反过来。“一川烟雨999”答:货币铁三角,我们是非自由货币。如去赌场钱换筹码,一家是浮动的你想换多少换多少,一个是固定的且你拿筹码换,老板会说今日不能换钱,你明天来换二元,多余的后天说。后天你在换,老板又说明天兑五毛余下的年底。“alei”答:说明印钱这个事大家都是半斤八两,心照不宣。“Steven Shen”答:这话题好大。货币政策分数量型和价格型的,水多肯定价格会低一些,有时候也未必。现在普遍在搞“精准滴灌”,只有部分信贷才能享受到低利率,商业银行要凭信贷的投向给人行看,才能拿到奖励;另一侧,MPA的宏观管理,实际上已经把M2的供应量直接控制在央行手里了,也就是不存在所谓的水多水少的问题,所有的水都是央行可以控制的。所以,短期内货币供应量影响汇率的可能性不大。利率间差异影响汇率是肯定存在的,只要看短期利率美国什么水平,中国什么书平,大概就能知道主要的流向。在美国借钱存在中国都可以免费拿钱,就会引起交易量,导致汇率升高,直至这么干没有利润为止。美国加息,美元汇率回升本来就是健康的。会继续跟着美国加息在涨点,加息没出结果之前,涨一点点都是预期,预期就是没法确认的收入,总不见得马上就把中国的存款结了,然后马上就回美国,所以交易量还是有限。还有一个,资本账户还是有限的,所以一切都是可控的。央妈现在的控制能力,全球都是领先的,不会让行情走出过山车的。“TVBee聊财经”答:从2019年到现在,美元兑人民币几乎是下跌的啊!再说,人民币大放水,美元也放啊!“华尔街老兵”答:美元也在放水。中国GDP增速,正常是超过美国的。放水是定向喷洒,不是大水漫灌。针对外汇,出了一套政策组合拳。“德川家康薛定谔”答:货币印得多不等于放水,只有货币印得多,同时社会总财富没有增长的情况下才等于放水。所以很简单,钱印得多,但是社会财富增长的也快。“nealonline”答:这个问题得分不同时期来看。2000年前,由于中国实行外汇管制也即限制资本流动,从而使得中国实现了固定汇率制度与相对独立的经济政策,这一时期,货币放水造成的利率降低,由于资本无法自由流动,所以不会对汇率造成任何影响。2000年后中国开始实行汇率浮动制度,此时国内外的利差确实会对汇率产生影响,但由于中国的大规模放水基本与欧美同步(比如08年次贷危机)因此,利差不大,故汇率基本保持了稳定。同时,为保证汇率在一定范围内浮动,央行还通过采取充销式汇率干预机制,在外汇市场买入本币从而维持了人民币汇率的相对稳定。最后,2022年的人民币汇率就出现了较大变化,正是因为中美货币政策反向,利差增大的缘故,导致人民币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贬值。“匿名用户”答:中国几乎每一次放水都是为了应对美国的放水。2008年放水是给美国接盘,疫情放水是怕美国的水太大淹了自己,还不如自己满上。但毕竟咱不是世界货币,比不了美元,人家真的是随随便便几万亿美金(50万亿人民币),分分钟拿走德国加法国一年的生产总值。

  2020年股市危机爆发后华尔街被迫启动断臂求生进程,企图以牺牲欧洲与日韩为代价消耗中俄,但现实比大势更紧迫,美国三大股指重挫4%的同时是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逼近3%。面对两大“经济核弹”均已逼近临界点的巨大压力,美国急需拱火一场新战争为国内两大“经济高压锅”减压。美国经济持续下行意味着未来不单会有CPI高飞之虞,更要命的是有钱也买不到东西了。2020年四次熔断导致华尔街股市堰塞湖的危急指数远远超过两年前,美国十年期国债债利率高企直接动摇了美国数百万亿美元金融衍生品的根基,华尔街金融大厦随时有可能崩盘,拜登还能放出哪些大招?第一,加速东亚战场建设;第二,构建东盟缓冲区;第三,拉伸澳大利亚二级战略纵深。从战略的角度上看中国也绕不过一场大国崛起之战,否则不足以获得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理的认可。从战术的角度上看中国在俄乌战争期间只能尽力避免陷入周边战争连锁反应的恶性循环,这里所说的战争是传统战争而非混合战争,这种战争的首要目标是确保打赢而次要目标是尽力减少己方战损。即便是爆发传统战争,以当前实力中国也有把握打赢;但如果现在就打,中国将失去当前最佳的战略攻击阵位而战损迅速扩大。中国的攻击优势何在?一是战场优势,在混合战争模式下可利用对手工业空心化造成的军工缺口发起纵深攻击;二是战局可控,经贸战可大可小可进可退,攻击灵活自如;三是战场主动,攻击发起方通常领先于防守方,掌握战场主动便可调动敌人取得更大战果;四是时间优势,俄乌战争打成消耗战西方列强的综合实力被削弱多少也意味着中国未来的战损就能减少多少;五是棋手地位,在东西方集团对抗的大格局下,中国是能对东方集团坐镇指挥的棋手,先于敌方动手则立刻会由棋手变成棋子。中国一旦陷入东亚战火,上述优势就会一扫而空。第一,周边战争一旦爆发,主战场就会从美国本土移回东亚,中国本土则将遭到战火蹂躏;第二,传统战争不可控因素太多且完全不可逆,一旦开战则无论前途多么凶险都必须硬着头皮打下去而绝无退路;第三,战争发生在自己身边则会攻守易位,中国就会丧失战略主动而陷入战场被动,战损就会迅速扩大;第四,当前看上去欧美是在乌克兰消耗俄罗斯,但从东方集团的角度上看则是中国在利用俄罗斯消耗欧美,美国已在从棋手部分地沦为棋子。一旦中国陷入东亚战火,美国就会变成棋手而中国就会沦为棋子,所以中国极力避免东亚战火。但对基于燃爆新战火以缓解国内燃眉之急的美国而言,挑起战争的根本目标则是为了求生而不是维持霸权。因此,只要中国的战略威慑能让美国深切地感到东亚战火燃爆则其立刻倒毙将毫无悬念。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自然选择下,美国必然放弃这种冒险,而在欧亚大陆两端的预设战场的天平上必然重新将战场放到欧洲方向。事实上,欧洲是美国的盟友而日韩只是走狗,理论上当然是牺牲走狗保盟友。但西方列强在东亚没有像北约那样众多的盟友与纵深,实在没有其他支点可用于遏制中国,一旦日韩沦陷则美国的印太战略就会崩盘,这反而让日韩的战略价值凸显吃重了;欧洲方向本来就是西强俄弱,即使牺牲掉一部分欧洲利益也不至于让别越立马垮塌,英美澳作为西方海盗的三大老巢的分散性意味着即便欧洲被打废了也还至少能保住英国这个据点。美国在瘟疫与战争叠加期间饿红了眼的窘态下张着血盆大口到处觅食,而全世界唯一能对其当头一棒的国家只有中国,中国在美国迅速构建东亚战场的同时也在迅速用更直接的方式强硬回击,尤其是中俄两国空军在日本与台湾的第四次绕岛战略巡航,王毅应邀出访南太平洋八国后将自己的南太战略从幕后摆到台前。美国的印太战略蓝图都在中国的“东风26”高达四千公里的射程内与“歼20”长达两千公里的攻击范围内。一旦与俄罗斯、伊朗形成战略铁三角,中国要么在中东方向直捣黄龙一击毙命,要么在东亚方向雷霆万钧砸碎锁链。佩洛西武装“访台”只是试水,现代战争没有前线与后方,每个中国人都需做好心理准备枕戈待旦严阵以待。较之于美国在乌克兰战场上与俄罗斯比耐力,美元支撑的股市与人民币支撑的楼市之争更有全球性冲击力。

  赵建认为货币蓄水池理论对现代货币创造与流通的机理理解的不够透彻:第一,房地产市场不只是蓄水池,还有创造货币的造水功能,围绕房地产贷款创造的货币在中国有52万亿元,由此创造的货币几乎占了M2的四分之一;第二,房地产池子里有货币更有债务,大量的货币储存在这个池子里用于偿还债务与融资。此类货币被债务与杠杆黏在一起,房地产这个蓄水池不行时首先会爆发信用危机,大量债务被清偿与违约。此时不仅不会有通胀,而且会有经济衰退与通货紧缩,这是一种典型的债务紧缩。中国如何避免像很多新兴经济体那样陷入“大通胀”陷阱?首先要从需求端管住货币量,进而是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坚定不移的发挥市场机制调动要素资源缓释通胀缺口的作用。改革开放四十多年,能维持产品价格稳定而带来充足供给甚至产能过剩的都是民营经济参与度量较高的下游消费品领域,一旦涉及垄断或者残留计划经济成分的领域,比如医疗、教育,此类领域的物价水平都会推高,长期以来中国的房地产价格居高不下也是这个道理。房地产是通过建筑物创造空间的行业,在一线城市与个别二线城市都是自然垄断的,此类城市的房价都非常高。但市场竞争充分的三四线城市房价相对合理,只因自然垄断少而市场机制发挥充分。房地产开发是有民营企业参与竞争的,但其上游土地市场是被地方政府垄断的,在成本结构上高企的房价里土地成本占到一半以上。因此,中国未来一定要让立足于实体经济的企业家掌握货币,让货币的生产性职能充分发挥,货币的增加就能与供给能力的提高相辅相成。在恶性通胀的环境里,供给体系遭到严重破坏时并不是货币太多了,而是几乎没有实际货币余额(名义货币/物价水平)了。货币供给过多导致恶性通胀,消费者抛售不用而导致经济系统中没了一般等价物,货币经济退回非货币经济的以物易物的原始状态,整个信用体系与供给体系都会遭到严重的破坏。但这是个极端情形,所以概率非常低。中国要保持通胀水平的稳定则务必继续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靠更高水平的改革开放与市场或企业家的力量畅通“经济双循环”格局。

  现在中国的老百姓是买房的不再瞧不起炒股的,只懂吃药喝酒的基金经理跑不出业绩,国内资本纷纷为“元宇宙”、“泡泡玛特”等新概念买单……热钱永远比你跑得快、跑得早,而宽松的货币则是新冠病毒爆发后宏观经济环境的突出注脚,不动用房地产这个“夜壶”,全新的人民币蓄水池有哪些?现在国内热钱在追捧虚拟货币的同时也没忘了追捧项目,从被爆财务造假的瑞幸到同行冤家星巴克与咖啡新品牌Manner、三顿半……“晚点Latepost”认为此类新消费永远不用担心没人投钱。只要印钞机不停,热钱就会焦虑。传统的经济学观念认为财政开支必须量入为出,过度负债则意味着把税收负担转嫁给后代,财政赤字货币化会引发通胀,等等。但现代货币理论认为大量印钞支持财政赤字或许不会有负作用,这种理论面对瘟疫与战争叠加的经济危机时更是西方列强最偷懒的选择。美联储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一直采用现代货币理论疯狂印钱,但加息的日子还会再来。鲍威尔的安慰是通胀高企是暂时的,但根据美联储公开的数据,2021年美元放水后美国的总财富暴增30%以上,尤其是股票净财富增长了17万亿美元。目前中国暂时还处在“稳增长、适度宽松”的阶段,2022年一季度中国地产略有回暖,基建项目增长较快,但以后还能靠房地产去接水吗?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为了“保8”,人民币放水四万亿,而房地产成了头号蓄水池,中国楼市由此开启了十年疯涨。2020年“730会议”后“房住不炒”的决心似乎坚定了,房地产不能再当国家财政的“夜壶”,人民币呼唤全新的蓄水池。于是,现在跑投资比以前难多了。当下国内的投资新概念有三个基本逻辑:大国博弈的新赛道争夺战;互联网的生存战争;新消费的增量市场。大国博弈的新赛道争夺战有两个重点方向:“专精特新”小巨人与新能源行业链。央行《2021年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明确了下一阶段的政策重点:“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科技创新、小微企业、绿色发展、制造业等领域的支持”;“完善金融支持科技创新体系,促进实现金融与科技、产业良性循环”;“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严格控制高耗能高排放项目信贷规模”。货币政策就算宽松也不关房地产的事了,现在要把钱从房地产与高能耗的行业赶到实体经济,尤其是科技创新、产业升级与低碳产业。风向标高瓴资本跳出传统风投打法,“互联网、医药、消费、企业服务”自2020年起正式押注新能源领域各大龙头,自2021年起逐步重仓半导体并表示看好半导体与集成电路、前沿科技、新能源与智能驾驶与新终端四大赛道。新能源的长期投资逻辑有三个:“碳中和”大势属于政策顺风的方向,中国的电动车销量在全球占比超过一半;外资最喜欢买的电动车产业链中游的锂电池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对发达国家弯道超车的赛道;“专精特新”的底层逻辑是要解决“卡脖子”的技术问题。在大国冲突的背景下,能对中国“卡脖子”的技术(比如芯片半导体、基础化工、医药、电子、电力设备与新能源)只能关起门来自己研究,全民怼时间、怼人才、怼资金才能研发出来。高端制造业里细分领域很多,而中国又是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但凡是某个企业当上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都在大国博弈中多一份话语权。高层敢用万亿补贴、科创板与创业板砸出新能源赛道,现在又果断地建立北交所支持“专精特新”小巨人。专精特新等高端制造是一个重点发展方向,选择优质的基金可抓住行业红利。2021年国内互联网大厂都不好过,“反垄断”大锤砸下来后监管纷至沓来取消外链限制与音乐版权垄断……互联网大厂的出路首先是摆脱“租”字头,比如腾讯捐出一千亿给“共同富裕专项计划”,阿里巴巴也跟着捐出一千亿,“字节跳动”取消大小周,美团CEO王兴认为中国特色“共同富裕”植根于美团基因中……其次是找“新”字头,比如“元宇宙”,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将通过在这个虚拟世界做交易给现实世界的自己养家糊口,互联网砸重金在这里也是期待一轮新的技术革命应用。没有任何故事的玩偶能给你无穷的遐想空间,盲盒本身这一机制足以让消费者疯狂复购;网红饮品经济异军突起,比如奈雪的茶在多轮融资后上市第一天破发超过11%,“完美日记”、“喜茶”、“三顿半”都在一级市场被风投资金疯抢。最近国内资本的资金主要流向互联网资本,在投资元宇宙之外重仓奶茶、咖啡、拉面等“年轻人的热爱”;其次是国有资本,比如绿色生态与医疗领域;外资方面,北上资金的第一大重仓行业变成了新能源行业,食品饮料产业每况愈下。面对全新的人民币蓄水池,不要只有锤子而眼里只有钉子。楼市风光不再,悲观者往往正确而乐观者往往成功,不断习得新的分析框架才有可能赚到跨越股市牛熊周期的钱。

  人民币支撑的楼市蓄水池与美元支撑的股市蓄水池恶性竞争的长远后果是双方都会变成高通胀的金融堰塞湖,但后霸权时代的世界不应期待此劫。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