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中心 > 媒体观点 > 正文

光明日报:虚张声势的三十年

作者:沈传新 关照宇  更新时间:2022-04-29 08:17:58  来源: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石头

  【洞察】

  美国建国之初,就以民主的“忠诚传教士”自居,并在此后200多年里,不断重新裁剪历史,有意识地编织所谓“天选叙事”,打着民主的幌子,在世界各地大搞思想渗透。特别是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全球唯一霸主,更是利用其强大军事、政治、经济影响力,对自己定义的民主进行巧妙包装,并将其鼓吹为“普世价值”,向世界各地兜售。30年过去了,从欧亚大陆到拉美非洲,美式民主输出带来的悲剧不胜枚举,其虚张声势背后的本质也为更多人所知。

维护霸权是美式民主输出的根本原因

  传统上,美式民主故事有两大支柱:“天命使然说”与“种族优越说”。“天命使然说”宣称,向全世界推广基督教文明根植于清教徒改造社会和改造世界的天命意识;“种族优越说”标榜,在世界范围内推行他们的文化价值、民主制度,不是侵略扩张,而是对落后种族的文明开化。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只是美国拓展自身政治与经济利益的谎言。正如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说的:“在世界上保卫自由和促进民主并不只是我们最深刻的价值观的反映,这些都对我们的国家利益至关重要。”美式民主输出的出发点和最终目的,不是为了他国利益,而是维护自身霸权。

  冷战结束后,除了依靠局部战争,在更多时间里,美国把民主话语权转变为规则制定权,依据自身意识形态和对“民主”的解释,在国际社会强制性地建立自己主导的国际规则,并对现有国际规则和国际法进行有利于自己的利用或改造,以此为据大搞民主输出。“文明”标签和“普世”意义,是美式民主输出的主要逻辑。

  在民主输出过程中,美国时常将美式民主与经济富强画等号,塑造“民主即富强”的虚假理念,利用“文明”的标签对这种虚假理念进行强势输出,促使那些实力较弱但急于改变现状的国家选择美式民主。在一系列手段加持下,美式民主越来越演变为政客对其他国家实现政治经济文化“改造”的工具和手段。

  在民主输出过程中,美国极力宣扬其民主的“普世性”,以更合乎逻辑地干涉这些国家内政,顺理成章地肢解这些国家的人民对本国政治文化的认同。同时,美式民主输出的“自由”“民主”总是催生动荡的社会,美国则很容易在动荡局势中找到这些国家的“民主”“人权”问题,进而干涉他国内政,扶持亲美政权。

美式民主输出深嵌美国对外传播战略

  美国“民主神话”之所以能够席卷全球,与其深度嵌入美国的对外传播战略密不可分。在对外传播战略的整体框架下,美国官方话语以“国际道义”为旗号,借助越来越隐蔽复杂的手法,塑造、引导和控制国际舆论,推动形成有利于美国国家利益的国际舆论氛围和舆论导向。

  第一,美式民主输出是一个集经济投资、文化产品、舆论导向等多重因素于一体的“杂烩性”体系。美国利用经济优势,为目标国量身定制所谓“民主化”援助计划,在提供建设资金和其他条件的同时,由其控制的国际舆论向目标国输出美式民主。这种输出,通常不局限于单一手段,而是“软方式”和“硬方式”并举,当任一手段受到目标国政府或民间抵制时,便会调整运作方式,利用其他手段补足作用效果。同时,民主输出的目标定位更加明确,主要聚焦目标国中产阶层和青年群体。相较于其他社会群体,中产阶层和青年群体观念可塑性更强,并且是美国文化产品的主要受众。美国利用其在全球文化产业中的强势地位,借助文化教育产品等向世界输出美国价值观,培育和加强这部分社会群体思想意识深处的亲美媚美观念,进而影响目标国社会整体观念倾向。

  第二,政府与民间智库和基金会密切合作,是美式民主输出的套路和手法。早在1948年年初,美国国会通过的“史密斯—蒙特法案”就明确规定,要最大限度发挥民间组织的作用,只要民间组织能做好的活动,政府部门就不应介入。大量事实表明,在民主输出方面,美国政府和各类民间智库、基金会在经费提供、政策制定甚至人事任命等方面都有着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美国新闻署的一份内部报告指出:“美新署应当让美国国内的知名机构到国外发挥影响,通过它们来表达美新署所要表达的主题和目标,并且要尽可能地引用非官方的消息来源来支持其观点。”美国调动社会资源的能力,特别是与非政府组织合作的能力非常强大。据统计,美国国税局记录的非政府组织已达近150万个,还有一些非政府组织未在政府机构登记注册。美国的非政府组织不仅数量多,而且在美国对外关系的明暗两处都发挥着重要作用,配合对外政策的制定,甚至在具体外交中扮演重要角色。将世界简单两分为“善与恶”“美与丑”“先进与落后”“文明与野蛮”的国家样态,将美国描述为“善”“美”“先进”“文明”的化身,这种在本质上站不住脚却具有很强辨识度的划分,正是“受益”于民间智库和基金会的“智慧”。

  第三,近年来,网络空间及网络文化领域成为美国对外输出民主、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主渠道。2001年,兰德公司在《美国信息新战略:思想战的兴起》中强调,要维护互联网传播内容的政治性,在全球互联网领域中传播美国价值观念,使美国的思想、观念、行为准则和道德标准成为互联网主导思想。美国一方面通过立法和建立支持体系,赋予新媒体民主输出合法性和稳定性;另一方面通过整合政府机构,加强意识形态工作的协调统筹,搭建新媒体对外传播平台,策划新媒体公共关系活动,推进美国价值观输出。美国把新媒体作为输出美式民主,扩张美国意识形态,强化美国软实力建设,实现美国“21世纪治国方略”和霸权战略的新工具和新途径。

内外矛盾交织刺破“民主神话”泡沫

  历史地看,美式民主发展有其进步性。但随着时间推移,美式民主越来越背离民主制度的内核和制度设计的初衷,金钱政治、身份政治、政治极化、社会撕裂、种族矛盾、贫富分化等问题愈演愈烈,制度痼疾积重难返,民主实践乱象丛生,越来越凸显美式民主政治上的狭隘性、功能上的局限性和本质上的虚伪性。

  一个现代化政府最基本的属性是能够实现有效统治,而在功能上则应体现为政府对国民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的有效治理、满足群众不断增长的文化生活需要,以及有效实现既定的管理和行政目标等。也就是说,政府行为的合法性来源于对人民意志的体现,这是民主的本意所在。而美式民主在深层结构和运作逻辑上的缺陷,直接决定了其无法实现这些政府本应具有的功能和扮演的角色;打着“民主”名号,却与不同利益集团暗自勾结,所谓的民主政治异化为权势政治。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美国防疫体系失灵;在美国爆发的众多枪击案,威胁着最为基本的人身安全需求;其他公共事业的有效达成,在美式民主下逐渐变成奢求。美式民主难以有效维护公序良俗,无法充分提供公共福祉。

  尽管国内危机重重,美国仍一直以“民主灯塔”自居,不顾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在经济发展水平和历史文化方面存在的巨大差异,将自身政治制度和价值理念强加于人,推行“民主改造”,造成灾难性后果。环顾被美国成功“推销”价值观的国家,虽然强行嫁接建立起美式民主政权,但不按照客观规律及实际情况建立的政治组织,不能成为现代化社会的基础,更无法建立起最基本的有效统治,无法解决国内尖锐的社会矛盾,无法履行其他社会职能。美式民主输出阻断了这些国家正常的发展进程,阻碍其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和模式,给当地带来强烈动荡,真正的民主、自由、人权不见踪迹,政府轮番倒台、社会持久混乱、经济发展停滞和人道主义灾难却随处可见,恐怖主义等长期后患暗自滋生,威胁破坏地区乃至全球安全。美国在阿富汗的经营便是最好的例证。

  当下的美式民主,对内不能切实保障民主权利,对外借民主之名行霸权之实,“山巅之城的美国,灯塔效应不再”,美式民主泡沫已经被戳破,“民主神话”走下神坛。超越不同制度分歧,摒弃零和博弈思维,倾听各国人民呼声,以真正的民主理念和行动建构一个更加公正民主的世界,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是行进在十字路口的人类社会的真正出路。

  (作者:沈传新 关照宇,分别系外交学院北京对外交流与外事管理研究基地理事会理事、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