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势群体盼望公平

作者: 姚忠泰 日期: 2018-02-13 14:42:10

  是一年春节将到,有人欢喜有人忧,当然欢喜的是富人,忧愁的是穷人。穷人,就是弱势群体者也。

  俗语,人穷志短。没钱,日常生活就难。坦率地说,笔者就属弱势群体,虽然少年时期非常害羞,但是如今在文字中竟也不多忌讳。胸中块垒,不吐确实难受。

  这段时间,笔者照旧几乎每晚去附近小区门房里面收看电视红剧。上个月初,笔者曾经在《人民心里有毛主席》文中指出有一个C君也是常去门房,他是本地某事业单位退休不久的普通干部,喜欢翘着二郎腿叼着烟拨弄手机联络朋友,呼唤那些吃喝嫖赌伙伴。

  C君外表严肃内心花哨,笔者无意牢记每次他在门房里面口无遮拦的荤话。然而这两天他说出的言语,我还难以忘却,写出来后,大家也许能够明白。

  前日黄昏,笔者去了门房。坐班者是E师傅,与C君较投合,时常得到一盒C君从朋友那里得来的香烟,因为C君就住在小区里面紧挨门房的一处四层楼商品房内,偶尔邀请E师傅上去喝两杯酒。普通百姓眼中,烟酒朋友比较实惠。夜幕降临不久,C君从小区外面走进门房,刚一坐下,手机就叫起来,是朋友喊他去出去快活,是嫖娼的意思。C君喊E师傅一同前往,E师傅谢绝了,借口不能离开岗位,并且问C君已年过六十怎么还能金枪不倒,C君厚着脸皮回答多年以来玩了无数卖淫女,是用公款集体嫖娼,现在力不从心,但可以在床上用手乱摸作乐,说罢出门而去……

  昨日傍晚,笔者又去门房。坐班者是F师傅,与笔者较投合,不太理会特色退休干部C君,平日见面,招呼一声而已。笔者到了只几分钟,C君进来了,照样坐在椅子上面,酒气熏天,介绍自己刚刚从单位年饭桌上回来。过了一会儿后,C君从口袋里面掏出牛皮信封,抽出成梱百元大钞,认真数了一遍。F师傅看了一眼,笔者盯着看电视连续剧《换了人间》。C君随口说了一句,这些电视剧都是做宣传的。接着,C君拿着手机喊话,是在问单位财务人员,信封里面只有一万五千元的年终奖,过年费怎么没有。直到听说过年费打到工资卡上,C君才挂机。可能因为见笔者和F师傅都不开口聊天,C君起身离开门房而且。C君刚刚出门一会儿,F师傅感叹道,我们这些门卫每月工资一千一百元,每逢过年过节都没有一分钱,他们那些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可好,奖金比咱工资多,唉,这是什么社会啊,党的十九大开完不久,事业单位如此分发巨款奖金没有收敛。笔者回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F师傅听了,只能苦笑。是啊,他除了苦笑没有别的办法。

  看罢两集《换了人间》,我也走出门房,沿着湖边往家里方向散步,一如既往。住在湖边附近楼房里面的一个三旬单身年轻小伙子等着,又抱怨自己白天遇着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比如到处都有骗子,众人拼命往钱眼里钻。笔者告诉他,市场经济就是这样的。小伙子听了,还是唉声叹气。

  笔者说,乌云不会永远遮住太阳。小伙子点着头回复笔者,那是。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