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穷人谈: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作者: 老愚民 日期: 2019-03-20 15:26:54

——纪念毛主席庄严宣告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三)

  据气象台报告,今年的春季已经开始,她正像调皮的小姑娘一样,蹦跳着融入了我们的生活!春天总是美丽的,城市的春天与农村的春天各有各的美丽。城市春天的美丽大半是人造的,而农村春天的美丽却是天然与人造最完美的结合,她是我铭记于脑海中最美的一幅画图。而我的幼年、童年、少年和青年时期,就置身于这样美丽的画图中。不是吹,现在讲今天儿少们的各种条件如何如何的优越,尤其是学校教育用上了电子化,但是,其们其实却并不拥有自由,如打比方的话,我们时候的儿少就像在空气中自由飞翔的小鸟,而现在的儿少们则像关在笼子里的小鸟,被书山题山补习班山这三座大山压得透不过气来,孩子们本该拥有的权利被活活地剥夺了。一句“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混账口号,蛊惑了多少家长、害苦了多少学生?

  老愚民在青山秀水环抱的农村集镇中出生,并一年年地长大。到了7岁,能记事了。1960年初夏父亲去世,我才9虚岁,由此而引起的母亲的痛哭,至今仍记得清清晰晰;那时的家庭一般都多子女,如我以下还有两个弟弟。该年9月1日,我进入了学校,开始了学习生涯。第一个班主任老师是个男青年,姓胡,他负责教育了我们2年。俗话说,不活泼的孩子是呆子,这在某种意义上是有道理的。所以,爱玩的天性,有些大人不大能够理解的童趣,时常从我们的身上表现出来。比如,下午放学以后,是我们撒欢的好时光,因为基本上没有家庭作业,到家后书包一放,便和好几个同学去爬古城墙,或者去爬山。说是城北的城隍山,其实海拔仅有70余米,只需一会儿工夫就能登顶,顶峰留着一个战争期间的机枪阵地。这么矮的山上自然没有虎狼等野兽,只有很美丽的野山鸡(雄的)由于我们的惊扰偶尔向它处飞去。站立在峰顶可以俯视四方,仰望天空,穷目远眺。面南望下去,整个镇子尽收眼底,虽说是千年古镇,但规模并不大,镇中心区面积约莫1平方公里。最可观赏的是位于镇内的三棵几百岁高寿的香樟树,其中最大一棵的树围周长需四名成人伸臂相连合抱,其余2棵也非三人合抱不可。。曾记得,当年喜鹊停在树顶上“QIA LA、QIA LA ”地叫,你抬头望它,它只有如同一只白头翁般的大小。可惜的是,那三棵见证了本镇历史的香樟树早被连根挖起,做了香气诱鼻的家具和当了柴草。香樟树没了,喜鹊也不见其踪影几十载了,奇怪消失的还有翱翔于苍穹的老鹰、习惯于夜间抓老鼠的猫头鹰,它们去了哪里?何日是归期?不知道,但老愚民甚是想念它们。面北而望,只见少量的稻田,大片的土地,那土带点咸味,深处打上来的水更是咸的,因为这片土地在杭州湾南岸,数百年前被海水浸蚀过,但农作物还是可以种植的。在一年的四季中,我们所饱览的景色是各不相同的,是由善良勤劳的男男女女的农民们用双手“绘制”而成的。春季是春花作物经历了冬季的考验后而旺长、开花、结实和成熟的季节。放眼望,生产队的、社员自家的到处都有,大、小麦,油菜,豌豆,蚕豆等等,一望无际。那由油菜花、蚕豆花、豌豆花加上很不起眼的大小麦的花,汇成了花的海洋,又仿佛是一部“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农村田野的沁人心脾的交响曲。说到此,很有必要交代一下我们曾经的“错误行为”,那就是当蚕豆粒、豌豆粒还嫩时,我们有时候摘来吃,很鲜嫩的绿色有机农产品哦!当然这绝非常为之事。小孩子犯点错,佛主也会原谅的。而节气一到谷雨,农民们就如同老话所言:“吃了谷雨饭,天晴落雨要出畈。”于是又在稻田里忙开了,从做秧田开始,中间收割完油菜、耕好农田,至完成插秧,已是夏天了。在其它的土地上则完成了棉苗等的种植。故老渔民的家乡称为“半稻半棉区”。粮食主要解决本地农民的吃饭,棉花卖给国家,所得用以年底分红与留作集体积累和来年的再生产资金。

  每当端午节临近时,生产大队的油坊便开张了,各小队把油菜籽送进油坊,菜油榨好后运回小队仓库,再一家一户的按照工分和家庭人口多少分配菜油。在整个榨油期间,半个多镇子都能闻到浓烈的菜油香。现在这个油坊自然早已关门落锁了,单干的头几年还有“生意”,但因抛荒的田地越来越多,“生意”也就越来越少,到90年代末随着稻田、土地摇身变成金钱后,就消失在历史的进程中了。

  在老愚民的家乡有句吓唬小儿的话,叫:“不把(掉落在)桌面上的饭粒捡起来吃了,打雷时‘动雷公公’要打的!”这是老古话了,所以记得很牢。这也足见粮食的来之不易,一粒粒的饭粒皆为农民的一滴滴辛劳的汗水。人总说“无工不富”,我却要说“无米饿肚”,这不等于轻视了工业,恰恰相反,当年的公社有机械厂,生产大队也有集体企业,但落脚点依旧在土地上,因为,“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不搞好农业生产,社会主义农村就不会稳固地向前发展。在农村言农村,言农民,在牛耕田、手脱粒的时期,那个辛苦劲是不言而喻的,除了严寒的冬天里农民们相对而言比较轻松点外,在春夏秋三季中的劳累是可想而知的。

  农民在这里最繁忙辛劳的时段当数“双抢大忙”,其时正是盛夏,气温极高,雷阵雨频繁,台风袭扰——就在这种时候,早稻已经成熟,必须开镰收割了;而晚稻也须抓紧种下,否则后果会变得很严重。所以,抢收抢种的重担压在了农民们的肩上,好在集体化农业发挥了人多力量大的优势,人心齐泰山移,男男女女的农民凌晨四点就起来出畈,午休到下午2:30——3点就又去田头了,——根本用不着敲着铜锣催——直至夜里7——8点才回家……而这时的首要任务还不是吃饭,是下河洗澡,除去一身的汗臭,也让身子凉快凉快——这光景直令夜游的闲人羡慕与感叹:这时泡在水里,好惬意哦!

  “君”以民为天,民以食为天,农以土地为天,这是我曾经目击的岁月。在老愚民的头脑中,至今仍然清晰地保留着几张农民在炎夏劳动时的“照片”:生产队的几个壮劳力踩着几十厘米深的淤泥,肩上挑着200多斤的谷担,先咬着牙挑出烂泥田,再挑到农船上(送到晒谷场);在柴油机、电动机作动力抽水灌溉农田之前,是牛拉着很大的木车盘慢悠悠地抽水灌溉;还有一种方法更有可观性和体现种田的艰辛程度,如骄阳下,两个中青年女农头戴大草帽,身穿长裤、长袖衣,双脚踏着木轮,双臂压在横杆上,不停地踩踏着木轮,一边聊着天,脸上是一副愉悦的表情,那河中的水源源不断地被抽上来,缓缓地注入了农田。这真是画家表现劳动光荣,农民可贵的极好素材。当沉甸甸的稻穗在广阔的农田里随风掀起千重浪时,广大农民的脸上所呈现的是不可掩饰的笑逐颜开!是啊,没有比社会主义农村的农民更懂得劳动究竟意味着什么的群体了,最大多数的农民的实际行动,狠狠地批驳了一些人的毫无逻辑的观点,也给了打心底里瞧不起农民的人们一记响亮的耳光!那些企图以偏概全否定前人的小人,最终必遭历史与人民的唾弃!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2019.03.20完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