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至此 可有出路

作者: 洪顺登攀 日期: 2018-07-11 13:22:13

  上周末(本月八号),我到本市某私立专科医院看病,按医生所开处方,到取药处领取一千一百元的中成药,当看到也就十五盒“乌军治胆胶囊”后,内心便质疑这药品也太贵了,一小盒一板十几粒的细小胶囊,真的就该有如此之高的价格吗?但药费已经付出,反悔已无可能,只能拿回药品了事,谁叫自己是一个病人呢?

  因心有不甘,我昨天特地到附近街面上的大药房,专门找到了毫无二致的药品,经询价,得知这种药实际上二十几块钱一盒,我在医院拿的那些药,在药店只需四百元左右就够了,终于明白自己当了“冤大头”,

  本想拿着药品到医院去理论理论,最后被妻子劝住,她说:“你去了只会更扫兴,医院根本不可能给你一个公道!你嫌医院的药卖贵了,你可以不去那里看病,你也可以不拿药,你还可以拿着药方,到其它专门卖药的大药店比比价,既然你买了,愿打愿挨,认赌服输吧”!妻子比我大度,我似乎胡搅蛮缠了。联想到之前自己的老母亲在某大公立医院住院,被要求做各种各样检查的事,被不得不用医院的药品治疗的事(住院总不可能自己去购药吧),真的感到无比屈辱,我们的医疗卫生事业,就是这样的对待它的患者,我们竟然皆习以为常,这不知道是国家的悲哀,还是我们老百姓自己的悲哀!

 

  何以至此呢?

 

  我虽一介草民,毕竟已六十开外,见过的事情应该也不少了,何况还当兵多年,又是一名老共产党员,难道就没有探讨的权力吗?

 

  暂时不说我是怎么想的吧!先转移一下话题,向读者说说我当日的另一次遭遇吧,或许把它们串联起来,再来阐明我的观点,也许更有一些说服力。

 

  接着前面的话题。我当天在拿着药回家的路上,刚下公交车,就被越来越急的大雨淋湿,到家还得步行七、八分钟,早上出门风和日丽,根本没想到要带伞,此时只能找地方避一下了。真巧,路边的一个环卫工休息室门正开着,门外一老者正聚精会神的在地上扎扫帚,他虽穿着环卫工的防雨背心,也还是有一些地方被淋湿了。看他很象是一位善良的老人,我请教能否借小屋暂避一下?他当即很乐意的答应了。我们聊起天来。我说:“老人家,您贵姓啊”?他答“姓王”。“您老今年多大了”?“63岁”。“哟,您老是老大哥了”。“请问家住哪里呢”?“黄冈”。“老乡啊!我的爷爷就是早年从黄冈到这个城市来谋生的,只是老家已没有亲人,几十年了,也没有再回去过”。一场雨让我碰到一个老乡,在医院的不快,早就丢到一边去了。我一直认为环卫工是最弱势的群体,今天正好可以好好的了解一下他们的生存状况,话自然就多了起来。我先问他,单位为什么不直接发扫帚,而要自己一个一个扎呢?他说老板为了省钱,买一些散装的竹条,让他们自己扎成扫帚,“自己用,就得自己扎”。怎么说是老板呢?他告诉我,城市街道的大马路,清扫工作由环卫局承包给私人老板了,环卫局分段付出清扫费,由私人老板自己雇人干活,局里只考核清扫质量,其他的一切由私人老板个人操作。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连一只完整的扫把都没有提供的原因了。“一切都是为了多赚钱”。“一切都是钱惹的祸”!

 

  老人的基本情况,大致是这样的:出生在大别山革命老区,家里有少量的承包土地,原先一直务农,但收入很少,山区大机械无法展开,个人也无力购买,连饲养耕牛都勉为其难,慢慢的就放弃了种地,现在已经将所有田地转让给同村愿意耕种的人,自己分文不取,目的是只要不抛荒就行,带着老伴到城里做环卫工,两人做环卫每月的收入,刚刚四千元出头,房租、水电约一千元,除掉伙食费、小病吃药打针等开销,每月还能结余一千元左右,“比在农村种地强多了”。

 

  我提到种粮补贴的事,他说有,每年共计几百块钱,今年好像又没有了。他的地让人家种,有补贴他也不要了。我说农村60岁以上老人好象有养老金了,他很高兴的说,确实有,每个月七、八十元,两人有一百多块了。我说,你们农村的孤寡老人应该有“低保补助金”吧,他说他有儿有女,但都在外地打工,他领低保没资格,只能靠自己呀。他还说,现在农村的干部,很多都是为自己,有很多好政策,都被他们占有了,一般老百姓是得不到的。他们村就有很多人住着大楼房,平时开着摩托车进出,照样能够领到各种补贴,很不合理的。我说你们为什么不向上反映呢?他说现在官官相护,你去反映,不光解决不了问题,还会得罪很多人,今后的日子就更难过了。他之所以六十多岁还出来打工,也算眼不见心不烦吧。对比这位比我还大几岁的老人,我心中五味杂陈。我每月有退休金六千余元,基本衣食无忧了,可他却一切主要靠自己,天壤之别呀!他说你们是有单位的,他一直在务农,没有正式的工作。他告诉我,他十六岁时被当时的生产队派到陕西省做“三线”铁路工程,主要是采石放炮,腿部还受过重伤,两年后才又回到故乡继续务农。过去的农民,交了几十年农业税,公粮、余粮低价卖给国家,做的贡献应该也不小呀!没有工作?他们这些人一辈子吃的苦还少吗?那为什么不能叫有工作呢?

 

  由此看来,个人的命运,其实是由一定的社会地位决定的。决定他人社会地位的魔杖,当然只能是所谓政府的各项方针政策。有的人花天酒地,有的人穷困潦倒,其实真的与是否勤劳善良关系不大,反过来与社会是否公平正义,却有着莫大的关系!你勤劳,但你的利益没有人去伸张,反而处处受到剥夺,你还不是无可奈何!游戏规则很重要,谁处在游戏规则的不利地位,谁就可能终身碌碌无为,反过来还要被人嘲弄,这就是今天残酷的现实。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在公平正义的基础上谋发展”,发表没几天就被屏蔽了,可见,精英们说的公平正义,都是见不得阳光的,都是不可能真正落实的。多年以来,我一直认为共产党为中国做了很多好事,但比较做得不好的,就是太对不起老革命根据地的人民。中国革命是靠广大农民起家的,而现在的农民真的是太无助了。

 

  可有出路吗?

 

  其实要说出路,估计还真没几个人(包括我自己)能说出所以然来。我们曾经走上了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道路,曾经做到了基本的社会公平正义,曾经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只要坚持下去,我们的发展会是很了不起的,我们的底层广大人民,是有可能过上越来越好、越来越公平合理的物质生活的,可这一切正在越来越远去啰!

 

  现在,一切都在私有化。私有,就是变相的碎片化,就是每个行业、每个个人,都可以毫无顾忌的追求自己的利益,企业是如此,农村是如此,医院是如此,学校也是如此,连城市扫马路也是如此了。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谁会赚钱谁好汉,谁不赚钱谁笨蛋!

 

  我想不通的是,我们共产党是信奉马列主义的,而马列主义显然不是宣扬私有制的,可我们却偏偏不信公有而信私有了。解放前的中国历史,其实就是一部私有制的历史,从历代的农民起义,到中国共产党的最后一击,推翻的就是不合理的私有制度,付出了多大的牺牲啊,我们为什么不去珍惜呢?如果要搞私有制,还要共产党干什么呢?那之前的革命,不就是多余的了吗?

 

  总结一下,所谓出路,就记住一点:私有化是万恶之源。行善者,公有化。行恶者,私有化。

 

  公者千古,私者一时!纪念毛公的话,用在这里,或许另有一番风味吧……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