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见闻随想录

作者: 洪顺登攀 日期: 2018-06-14 08:02:38

  前些天,因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生病,我在本地某大医院护理年迈的母亲。在此期间所见所闻,一直萦绕于心,在此列举一部分,但愿能呈现于读者面前。

  一、有无过度医疗问题?

 

  母亲体弱,近来咳嗽不止,有时还出现重度眩晕。到医院门诊检查后,医生要求住院治疗。入住病房后,各种常规检查连续不断,为健康长寿计,我觉得这都是无可厚非的。有点不解的是,医院曾要求在一周内做两次核磁共振,主要排查脑血管有无严重阻塞,在我的坚持下,仅做了一次而已。另外还做了两次胸部CT,进、出院各一次。核磁共振检查结果是无脑梗塞问题,有一般性脑萎缩。CT胸部扫描,结果是一般性肺部感染,其它无大碍。经过十天对症治疗,母亲已基本康复。这得感谢医生及护士的付出,让我少了一些后顾之忧。但对出院小结建议一个月后再次CT复查,我还是多少有些难以接受。不是我不尊重医生的意见,而是对医院过于依赖现代化诊疗设备有点抵触情绪。我承认自己对医学知之甚少,但对常见病是否要做各种检查还是很有疑虑的。医生说你母亲有职工医保,多检查有好处,自己出不了多少钱的。其实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医疗境界问题。老百姓大多不富裕,国家也仅虚胖而已,能省则省有什么不好呢?是的,我好象就此提出了是否过度医疗的问题,但答案我是拿不出来的。据我所知,国家每年用于医疗的投入越来越多,但医疗缺口反而越来越大,漏洞有多少呢?恐怕又得专家们认真探寻了。

 

  二、国家粮食安全问题?

 

  在陪护过程中,与母亲同病室的一位患者,来自较偏远的农村,她的丈夫也在医院全程照顾她。在闲聊中我得知这位护理妻子的张姓老人,曾在当地农村当过十多年的村党支部书记。我虽在副省级大城市工作和生活,但对“三农”问题也时有耳闻。我接触到的很多信息是,目前农业主要是靠留守老人维持,抛荒现象严重。就此我特向这位老书记求证,目前“三农”问题究竟如何?他坦率地告诉我,在他所知的范围里,农村青壮年劳动力确实少之又少,他所在自然村目前仅有十来户老人居住,他们除要扶养少量的留守儿童外,因年老体衰,大多无力顾及自己的“承包地”,除极少一部分土地流转外,很多土地要么荒芜,要么种一些林木,自己仅经营少量的“口粮田”而已。我有些明知故问地说:“那村里的年轻人都干什么去了呢”?他答道:“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意务农了,书读得好的在外成家立业,没多少文化的也都到城里打工去了”。他告诉我他的几个子女,除老大在本地当公务员外,其他几个都常年在外,而且也都混得不错。对于为什么会造成多数农村青壮年不顾乡愁而毅然决然远走他乡,哪怕舍弃年老的父母和年幼的子女而在所不惜,我们也进行了初步探讨,得出的结论和我想象的十分一致:务农比较效益低下,农村难以兴旺发达。其实我早就得知,哪怕国家早就取消了农业税甚至还给种粮补贴,但如果谁真正下力气种地,除掉各种生产成本,必然会是所剩无己,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为什么会劳而无获呢?我们是市场经济国家,近些年粮食等主要农产品价格低迷,表面的过剩造成了虚假的繁荣,谷贱伤农不可逆转,看不到希望的下一代只好远离农村和农业,如此恶性循环谁也回天无力,泱泱大国终于走上了粮油等主要农产品不得不严重依赖进口的道路。最近看到一个官方资料,据国家海关总署报告,2017年我国实际进口粮食达13062万吨,比2016年实际增长达13.9%,且呈现出越来越多之势。为平息与美国贸易战不断升级的需要,今后我国将会更大规模进口美国的农产品,这会不会更加冲击本土农业,答案也许并不复杂。我疑惑的是,官方不是一再吹嘘“分田单干”调动了全国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吗?农业生产力不是获得了空前的提高吗?怎么就变成了曾视土地为命根子的广大农民反而要象“大逃亡”一样离开农村呢?可能会有人说我危言耸听,不就是愿种地的人少了一些吗?不就是进口的粮食多了一些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呢?只要有钱就能买到粮食,这有什么可担忧的呢?我确实无法回答这些问题,我也说不清为何会如此悲观。我只想知道的是,把十多亿人的吃饭问题寄托在越来越依靠进口上,是不是最大的“昏招”呢?连最熟悉农业的袁隆平院士都感叹:目前中国最大的危机既不是中美关系,也不是国内的腐败和私有化,而是越来越严峻的粮食危机。

 

  三、公务员收入高低问题?

 

  如前所述,在和老书记探讨农村、农业问题时,有幸见到了他当公务员的大儿子。老人之前曾说过,他的大儿子目前就任某乡镇街党委副书记(正处级),年收入二十来万元。我本想和这位算不上高官的副书记套套近乎,无奈当领导的事多,见他与母亲聊了几句后,就以工作上的事多为由而匆匆离开了,我自然也就失去了和他对话的机会。我这人喜欢瞎想,一个乡镇街的副书记,应该就是一个副处级,怎么就和正处级挂上了钩呢?其实我也是钻“牛角尖”,因为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问题,我喜欢“乱弹琴”罢了。大家可能司空见惯的是,中央就有很多部长级的副部长,地方也有很多厅长级的副厅长,还有各种巡视员、副巡视员,调研员、副调研员,都是有对应级别的。我的一位本家叔叔,曾在某省某厅任处长多年,临退休时搞了个即提即退,由处长变为副巡视员(副厅极)。我很熟悉的一位副局级领导,快退休了被明确为正局级。我还有一位战友,在部队明明是正营职,临走时提拔为副团级再转业到地方。更搞笑的是,我的两位警察朋友,在区政务服务中心出入境窗口给群众办签证,去年也被明确为副处级了。为什么大家都想把自己的官帽戴大一些?利益使然也。我们国家的各级领导的工资和福利待遇,都是和级别成正比的,谁级别高就待遇高,谁级别低就待遇低。现在反腐败风头正劲,灰色收入少了,如果能提高级别而增加待遇,少了多少风险呀?只不过这是不是变相的腐败、集体的腐败,还真值得研究研究。你各级组织部门下一纸任命文件容易,国库里可是要多掏真金白银啊。你们可以说是对干部的关心和爱护,那对一般的工人和农民能否有这样的慈悲心肠呢?

 

  回头还是来说那位二十来万元年薪的副书记吧,他治下的很多老百姓,因为在家从事农业收入微薄而不得不外出谋生,他实际管理的人口应该是越来越少了,可他这些年工资应该没少加呀。如果一般的农村劳动者,能达到他收入的1/5,我想是不会有很多人愿意背井离乡的。我这不是牵强附会,铁的事实就摆在那儿,就看大家怎么评判了。

 

  好了,就胡诌到这里吧,文章很可能被“和谐”掉,只要我的心被老百姓认可就足够了。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