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士榘亲手抓获日军俘虏

作者: 陈人康 日期: 2017-12-31 09:50:04

1.jpg

八路军战士看押着被陈士榘抓获的日军俘虏。资料照片

  全国抗战爆发后,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迅速挺进山西抗日前线。八路军没有辜负民众的期望,入晋不久便取得了震惊中外的平型关大捷。

  八路军第115师下辖两个旅,即陈光为旅长的第343旅和徐海东为旅长的第344旅,我的父亲陈士榘任第343旅参谋长。第115师在开赴山西北部雁门关一带后,准备与日军进行一次大规模战斗。正巧遇上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向山西平型关一带进发。我军当即决定实施平型关战役。

  平型关战役发起时,我的父亲陈士榘被林彪、聂荣臻临时从343旅抽调到师部参与作战计划制订及指挥,按照对付国民党军的惯例,林彪甚至都考虑好战后将日俘送到战区国民党方面去展示,因此领导战前给战士作动员,说是要优待俘虏,父亲他们准备要抓1000个俘虏。

  抗日战争开始后为了抓到一个俘虏,八路军许多官兵为此付出了代价。平型关战役中,有一位副营长背起一个半死不活的日本伤兵,准备送往急救站,半路上伤兵稍稍缓过劲来,一口咬掉了营长的耳朵。还有一位通信员在收电话线时,发现汽车底下躺着一个日本伤兵,受了重伤,呻吟不止。通信员掏出纱布准备为他裹伤,那伤兵却扬手一刀刺进了通信员的腹部,由此可见日军的顽抗到了何等的地步。平型关一役,第115师发挥了善于近战和山地战的特长,保证了战斗的突然性,以劣势装备一举击毙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千余人,击毁汽车百余辆、大车200辆,缴获九二式步兵炮1门、战马50多匹、轻重机枪20多挺、步枪1000余支以及其他大批军用物资。但这么大的伏击战却没抓到一个俘虏。林彪在战后总结的《平型关战斗经验》中曾专门对俘虏问题指出:“日本兵至死不肯缴枪,一来因日本之武士道的教育、法西斯教育,同时也因他们对中国军民太残暴,恐怕中国人报复。”

  平型关大捷后,第115师一分为二。林彪率主力南下支援娘子关方面友军,聂荣臻则率领师独立团、骑兵营、第343旅的两个连留下开辟晋察冀根据地。此时,日军第20师团已突破晋东门户娘子关,并于11月4日拂晓由平定直扑榆次,企图直下太原,迂回进攻忻口方面的阎锡山、卫立煌主力,以解陷入忻口的第5师团之围,结果一头撞进了从五台山南下的第115师第343旅在昔阳县西广阳地区的伏击圈,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广阳附近山路纵横交错,山峦重叠,有的山沟长达几十里路,有利于伏击作战。伏击圈是林彪在拂晓前部署的,具体分工是:第685团由旅长陈光和团长杨得志带领,负责堵截;第686团由担任第343旅参谋长的我父亲指挥,负责歼灭伏击圈内日军。11月3日,战士们从拂晓一直等到下午3时,待敌大部人马通过后,对其后续辎重部队发起了攻击。父亲指挥第686团从两侧的高山不断向狭长的谷底投弹射击。日军辎重部队的骡马受惊后乱蹦乱跳,将大车拉得东倒西歪。在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时候,父亲果断地命令司号员吹响了冲锋号,指战员们如猛虎下山,迅速冲向公路将敌人切成数段。刹那间,呐喊声、刺刀的碰撞声响彻了整个山谷。

  广阳战斗从第20师团这些日军的抵抗程度来看,远不如在平型关第5师团的表现。父亲深知俘敌了解军情之重要,此时不禁又产生了抓俘虏的念头。正在这时,有一伙惊慌失措的日军逃到公路北面的一个洼地顽抗。父亲转身将警卫排长唤来,指着洼地说:“你带两个班冲下去,抓几个俘虏!”警卫排长听后一挥手:“一班、二班跟我来!”父亲从望远镜里目送警卫排朝洼地扑去,心里暗暗高兴。他对这些战士们充满了信心,因为这可都是旅长陈光从部队一个一个挑选出来的,不仅体格健壮,而且作战勇敢。但是在一阵激烈的枪声过后,警卫排很快就回来了,缴了不少三八大盖,却没抓着一个俘虏,排长气呼呼地说:“他们受武士道精神毒害太深,顽固不化,只好把他们消灭了!” 父亲听后不免有些失望,随着战斗的发展,敌寇不断被歼灭,只怕是活捉日俘又要落空。

  当夜幕降临时,战斗已基本结束,第686团共歼敌500人以上,在向林彪汇报了战况后,父亲让团长李天佑将指挥所移进了广阳镇。此时,镇内还有不少残敌在负隅顽抗。父亲进入镇子,听到零星的枪声后,又一次激起了他抓俘虏的强烈愿望。顺着枪声,他来到了一个小院门口,看到已有不少战士将院子团团围住,一个战士正准备向院子里投手榴弹。“慢着!”父亲连忙制止:“有多少鬼子?”“报告参谋长,就一个,钻进了院子,老朝我们打枪。”父亲一拍大腿,将手枪拔出,“那还不抓活的,扔什么手榴弹。”他侧身闪进院门,师侦察科长苏静也跟了进去。又一声枪响,子弹打在门框上溅起一串火星,父亲猫着腰悄悄摸到窗口旁边,用刚刚学会的日语喊道:“缴枪不杀,宽待日本俘虏!”这时,院外的战士们也跟着父亲用刚学会的日语向里喊话,“啪啪”那名日本兵又胡乱放了两枪。父亲早在战争中磨练出处事不惊的胸怀,他耐着性子,尽量用温和的口气又喊了几遍。屋里不再放枪,但仍然没有人出来。忽然“明白明白的……”屋里传来生硬的中国话,那声音充满了恐惧。父亲听后一阵惊喜:“小鬼子听明白了,这下可有戏啦。”可等了老半天仍不见屋里有任何动静,他忍不住一脚踹开房门,借着月光一眼就瞧见了明晃晃的刺刀,迅速伸手抓住枪管用力一拽,鬼子吓得尖叫一声连忙松手,枪被夺了下来。父亲人高马大、身材魁梧,比日本兵高出许多,心理上对他产生一种震慑。父亲定睛一看,那日本兵缩在墙角一个粮食筐后,粮食挤压他动弹不得,看来挣扎了好一阵,加上紧张恐惧、孤身一人抵抗,累得汗水把军衣都浸透了。父亲上去一把揪住他,费了好大劲才将那名日本兵硬拖了出来。这名日军腰上挎着军刀,居然还是官佐,只见他吓得浑身发抖,汗珠从额头上淌下来,将父亲的军衣也浸湿了一大片。明亮的月光从门窗射进来,照在日本兵苍白失色的脸上,别看鬼子没了枪,可双手仍死死握着军刀不放,父亲既对这些杀人如麻的鬼子兵无比愤恨,也对他露出的色厉内荏感到好笑,用手枪指着他毫不客气地伸手一把夺下他的军刀!威严地告诉他:“你现在是我的俘虏,必须交出所有武器!”虽然这些话是中文,但俘虏从语气听懂了。这时苏静等人冲进屋子,兴奋地大叫起来:“陈参谋长抓住俘虏了!”

  父亲在回忆录中说,他一夺长枪二夺军刀活捉日本兵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镇子。大家都争先恐后地跑来看,因为这是八路军捉到的第一个日本俘虏,当时在第115师引起了轰动,连林彪都惊动了。经审讯,这名俘虏是日军第20师团第79联队辎重兵军曹加膝幸夫。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