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说政治工作就得深入实际并推进其发展

作者: 吴宁一敬录 日期: 2018-09-20 19:34:19

  《井冈山》第23集:袁崇全俘虏没要到,就把罗荣桓押走了……

  “哼!简直是无法无天了。”朱德拍案而起:“罗荣桓在什么地方?”

  “还被袁崇全扣押着”,王尔琢说。

  “这个混蛋,到底想干什么?!”陈毅大怒。

  “他要曾士峨拿俘虏去换人”,王尔琢说

  “非毙了他不可”,朱德拔枪而出,拔腿就走。

  “等一下”,毛主席说:“朱军长,我看这个问题不宜热处理,还是冷处理为好。”

  “这和尚都打上伞了,再不严惩,火就要上房了”,朱德叫道。

  “你就是有冲天之怒,至多也只是治个标,解决不了根本上的问题。这事虽然出在袁崇全身上,可他有一定的代表性,暴露出了我们领导层内有很多的不足和疏忽,尤其是我这个地委书记啊,做得还很不到位。我看还是坐下来,找找问题的症结,想想可以解决的办法。自两军会师以来,我们井冈山根据地的建设,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我是一直在想啊,我们红四军成立不到一个月,为什么能接二连三地打了好几个漂亮仗,我看至关重要的只有八个字,那就是同心同德,团结奋斗。记得确定番号的时候,朱军长提议称之为第四军,其中很重要的一个理由,就是考虑到我们这个军,是来自四个方面,为此朱军长在四军成立的大会上反复强调了团结的问题,我觉得强调得好啊,主力红军与地方武装的团结,军政之间的团结,军民之间的团结,还有我们红军和国民党投诚部队的团结,这就是我们克敌制胜的法宝。当然,团结也是在不断克服某些不团结因素的过程中去实现的。我想你们都听到了,也看到了,我军内部还存在不容忽视的问题,尤其是这两大主力,互相看不起,互相不服气等情绪还很有市场。正如陈毅同志所说,来自南昌的二十八团认为自己人多枪多,武器好,能打仗,说三十一团武器差,光会耍嘴皮子,打仗不行,因而就瞧不起人家。来自秋收起义的三十一团呢,则认为自己工农成分多,共产党员多,说二十八团有军阀作风,纪律性差,兵油子多。尔琢同志,你是在一线作战的,工作比我深入,你说,我说的是不是符合实际啊?”

  “实际情况比这个还要严重”,王尔琢回答道。

  “那就更应该引起重视了。现在接连打了几个胜仗,有的同志啊,自满情绪蔓延,有人到了老虎屁股摸不得的地步,我看一旦遇到挫折,必定会走向反面。从古到今,骄兵必败的例子不胜枚举啊。我们根据陈毅同志的提议,将两支部队的干部做了交流,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但我认为光采取组织措施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应该像你们去年赣南三整那样,在政治思想工作上,下大功夫,花大力气。”

  “我们搞得那一套,远没有井冈山来得彻底,来得管用啊。毛委员提出的三大任务,政治工作的三项原则,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尤其是支部建在连上,这一创举,已经建成一整套完整的建军思想。我看我们眼下出现的这些问题啊,归根结底就是我们光顾着打仗了,从而忽视了政治工作和思想教育。” 陈毅说。

  “这仗一仗接一仗地打,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那还腾得出来时间呢?这仗什么时间打,打多长时间,往哪儿打,可以说完全掌握在敌人那里,我们哪有什么主动权啊?军队就是打仗的。衡量一支军队过得硬过不硬,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啊,看他能不能打胜仗。”

  “我也是这个看法”,王尔琢说:“咱们除了打仗,剩下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大部分都用来开会了,平时练兵的时间少之又少,这样下去战斗力非下降不可。”

  “坦率地说,你们俩个的想法让我很吃惊啊”,毛主席说:“不错,能不能打胜仗确实是衡量部队过不过硬的标准,但我们必须看到,一场胜仗必须是由多种因素综合完成的,不能光强调军事而忽略了政治工作的作用。如果把政治工作这个魂抽掉,那我们和旧军队还有什么区别?党对军队的领导又从何谈起呢?看一个干部也是这样,既要看他的军事本领,也得看他的政治立场和思想觉悟。军政兼优的人,一定是个好指挥员,一定能带领他的部队打胜仗。”

  “你说的这些啊,从理论上看,那是一点都错不了,但是在实际工作上,是难以行得通的。你肯定还记得,成立四军的时候,开始我们是想成立政治部,让陈毅担任政治部主任,可是没想到多数人都反对,我们只好放弃了,让陈毅改任士兵委员会主任。”朱德说。

  “你这个例子,并不能说明政治工作的不重要,恰恰相反,只能说明我们的政治工作还没有做好。”毛主席说:“我们不能把这项工作简单化、庸俗化,别以为政治工作啊,就是开开会,耍耍嘴皮子,其实政治工作是一项很宽泛的工作,可以说是无所不在,可以渗透到包括军事斗争的任何一项工作中去,并推进其发展。人们如果把这项工作看成是卖狗皮膏药的话,那只能说是吃这碗饭人的失职和耻辱啊,而不能成为轻视这项工作的理由。马克思有一句名言,一个实际行动比一打纲领更重要。政治工作要取得发言权和领导权,那就得深入到实际行动当中去。”

  “润之,”朱德说:“没有人轻视政治工作。可是,你也不能把它的作用过于夸大。古今中外,大部分军队都没有政治工作这一说,不是照样打胜仗吗?”

  “朱德同志”,毛主席说:“你这个一军之长都有这种看法,问题就大了。我们这支军队,之所以区别于其他军队,就是在于他是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工作不是目的,而是一种手段,是党对军队实施绝对领导、是确保人民军队性质的一种手段。如果你认为能打胜仗就是一个好将领,那么你这位十几年前百战百胜的滇军旅长,何必放着高官不做,跑到海外求真理,钻到这儿来当这个被蒋介石称之为匪首的军长呢?”

  “毛泽东同志,”朱德说:“论打嘴仗,我朱德绝对不是你的对手。”

  “这怎么能是打嘴仗呢?”毛主席说:“这是党的会议,每个同志都得亮出自己的观点,争论是正常的,也是必要的,思想在碰撞中产生火花,真理在争论中越辩越明嘛。”

  “那好”,朱德说:“那我们就别打仗了,我们就天天坐在这儿打嘴仗吧!”

  “好了好了”,陈毅说:“润之,玉阶兄,我们这是去灭火。好嘛,这火还没灭,我们自己倒冒起烟来了。”

  “听你的口气,好像在拉架啊?”毛主席说。

  “我是怕你们话赶话,伤了和气嘛。”陈毅说。

  “这稀泥你可和不得”,毛主席说:“一团和气,不是正常的同志关系。我和朱德同志通过争论,在真理的旗帜下形成共识,比处理好袁崇全的问题,要重要的多啊。我看这样吧,袁崇全的问题还是交给你来处理,我和朱德同志还得打打嘴仗,来个一论方休。”

  吴宁一敬录

  2018年9月20日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