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泰新创纪实中篇小说《莫忘根本》连载(八)

作者: (武汉)姚忠泰 日期: 2019-03-24 20:58:50

  婚姻是一所学校,夫妻两人都能得到改变。好姻缘让男人更加成熟,让女人更加美丽。刘汉桥和袁芬芳结婚组成了小家庭,两人都能稳定下来安心工作和谐生活。他们的新婚住房是两室一厅,比过去宽敞了。百年修得共枕眠,理应珍惜。

  婚后不久一个周五清晨,刘汉桥袁芬芳夫妻两人在家里吃早饭。袁芬芳突然呈现出呕吐状,像吐酸水一样。显而易见不是食物问题,而是怀孕迹象,因为袁芬芳知道,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来月经了。刘汉桥听罢顿时生出满腔柔情,双手搭在妻子的两肩上,轻声地说:“要不,我现在就陪着你去人民医院里做检查吧。”袁芬芳听了很受感动,说道:“还是这样,现在我们各自去上班,都向单位里请假半天。可能的话,下午我们一起去人民医院里做检查。如果你那边单位里很忙,我就自己去人民医院里。中午各自在单位食堂内吃完饭后,回家里来碰头吧。”刘汉桥点头了,表示同意。彼此商量妥当,他们夫妻两人一起动身出门上班,这天情况特殊,他们两人都没有骑自行车上班。

  中午夫妻两人各在单位食堂里吃完了饭,相继回到了工商局宿舍大楼家里,刘汉桥是在十二点半钟到的,袁芬芳是在十二点三十五分钟到的。由于心情比较兴奋,他们都没有往日那种午休心思,而是共同坐在椅子上商量着怀孕的情况,猜测是男胎还是女胎。袁芬芳故意说可能是女孩,刘汉桥争着说是男孩。由于传种接代思想观念严重,刘汉桥一直想要儿子。在谈论间,刘汉桥特意冲了一杯蜂蜜水递给了袁芬芳手中。袁芬芳喝着飘着热气的蜂蜜水,从口中到心里都感觉滋味很甜。两点钟刚过去,夫妻两人同时起身,稍微做些准备,关门接着并肩走向了区人民医院。

  天气比较炎热,远近树上的知鸟鸣叫着。经过十几分钟的步行,夫妻两人进入了区人民医院候诊大厅内。刘汉桥让袁芬芳坐在长木椅子上,他自己去玻璃窗口排队挂号。由于医院是刚上班,排队挂号的人不多,刘汉桥拿到号纸的时候,袁芬芳起身走过来跟随他走到了妇产科室门外的长条木椅子上坐着等候。待到袁芬芳被医生叫号的那一瞬间,刘汉桥下意识地要跟进去,只见女医生略皱眉拦住,他才止步于门外。刘汉桥顿时自感不好意思,返身坐在了门外长条木椅子上。

  袁芬芳走进去撩开房中一块白色的布帘,入内接受医生的认真检查。

  排队挂号候诊的妇女又走过来两位,刘汉桥只得起身让座。他自己在旁边走廊上踱着碎步,心里感觉时间过得太慢,然而,他必须耐着性子等候着。半小时后,袁芬芳脸色绯红地微笑着走出了妇产科室门。刘汉桥连忙迎过来,迫不及待询问情况。其实袁芬芳的笑脸已经显露了好结果,刘汉桥只是想证实一下。袁芬芳清清楚楚地说出“有了”二字,刘汉桥听着觉得异常幸福。有了孩子,他们夫妻要当爸爸妈妈了。时间还早,才下午三点钟,距离单位下班还有两个小时,袁芬芳提议各自去单位里上班。刘汉桥点着头,同意都去单位里上班。互相道声再见,夫妻两人各自走向了工商局和税务局。

  结婚以来,袁芬芳思想觉悟不断提高,顺利地被调入了税务局机关办公室内当资料员,使刘汉桥感到很自豪。税务局是大庙,更加好些。

  工商局下班了,刘汉桥赶紧去附近菜场内买了鸡蛋、猪肉和鲜鱼,他想要多做一点菜,表示庆贺。结婚之前刘汉桥是不会烧菜做饭的人,结婚之后他自觉地学会了烧菜做饭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厨艺不断得到提高,如果不是经常需要在外面应酬吃晚饭,他的厨艺水平必然更高。今天刘汉桥简直喜不自禁,烧菜做饭更加有劲。对于刘汉桥做出来的饭菜,袁芬芳一直十分满意。今天她知道自己即将当妈妈了,格外开心,她要多吃一点,不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肚子里的小宝贝。这一顿饭,刘汉桥袁芬芳夫妇俩吃得特别香甜。吃完了饭,刘汉桥又主动开始收捡碗筷洗涮起来。为了妻子,同时为了孩子,刘汉桥心甘情愿多做一些家务事情,认为自己再苦再累也是很值得的事情。袁芬芳坐在客厅里椅子上,仔细翻阅着《新婚幸福指南》一书中的“孕妇知识”部分的内容,神情专注,仿佛是在读小学时候那样。刘汉桥洗好了碗筷和手,走过来坐在妻子袁芬芳旁边。袁芬芳放下书,心满意足,说道:“你看,我们是不是去人事局宿舍大楼那边我的爸爸妈妈家里一趟,告诉他们两位老人这个好消息,让他们也高兴高兴。”刘汉桥表示很赞同,自己快一个星期没有去岳父岳母家里串门了,于是他学着古戏中角色模样,回答:“娘子的话,很是言之有理。”袁芬芳移动身子故意碰了一下丈夫刘汉桥的肩头,温柔一笑。两人同时站了起来,动手整装出发。

  赤日炎炎的夏天即将过完,这日傍晚时的气温不是很高,刘汉桥袁芬芳夫妻俩肩并肩像散步样子,一边轻声说话一边慢慢走向人事局宿舍院子那边。过了二十几分钟,他们走到了人事局宿舍院内大楼下。开始爬楼梯了,刘汉桥伸手帮扶着袁芬芳上楼去。一会儿后到了第四层娘家门口,袁芬芳敲着门。过来开门的是母亲祝春枝。母亲在女儿面前总是那么和蔼慈祥,站在门内边沿,微笑,让女儿女婿走进去。袁青材老人正坐在客厅内椅子上,聚精会神收看着电视新闻,见女儿女婿来了,便欠身让女儿女婿坐下休息。老少两代人寒暄声,顿时飘荡在整个客厅内。如果袁金山一家三口过来,这里必定更加热闹,可惜他们没有来,但是到了星期日多半会过来的。袁金山贺丹阳小两口及其女儿袁晓薇都爱热闹,性格外向。星期日整个大家庭聚会,已经形成了习惯。

  刘汉桥坐在岳父的身旁,陪着老人收看电视新闻,一面看着电视新闻,一面插话聊天。袁芬芳没有坐下来看电视,而是陪着母亲说话。袁芬芳挽着母亲的胳膊,走向了里间卧室内。俗云,母女连心。母亲笑着问女儿,有什么好事情需要悄悄说。袁芬芳细声细气地回答道:“妈妈,您看我这肚子,大了,我怀孕了!”母亲听了,两只眼睛欢喜得眯成了一条缝似的,说道:“那敢情好,好啊!”对于这个独生宝贝女儿袁芬芳,母亲祝春枝不知道操了多少心。袁芬芳读初中和职高时特别淘气,赛过哥哥袁金山的调皮,职高毕业参加工作又不安心上班,谈恋爱不顺遂不如意,悄悄和秦宏志搞婚外恋让亲人们惴惴不安……直到遇见了淳朴善良从农村考出来的名牌大学生刘汉桥,她才总算安分守己,认真恋爱结婚,组成了一个比较幸福的小家庭。这一下子好了,女儿袁芬芳如果做了妈妈,就会更加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这个大家庭也能够更加幸福。刘汉桥一直坐在客厅内陪着岳父袁青材看电视节目,翁婿两人关系一直很融洽。

  袁青材副局长总是很欣赏女婿刘汉桥一表人才,这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刘汉桥做了女婿,岳父袁青材感觉很有面子。有一次在区政府参加局长会议的间隙,工商局里主管人事工作的田副局长特意在人事局袁青材副局长面前称赞刘汉桥年轻有为前途光明,袁青材副局长顺便请田副局长关照刘汉桥,田副局长当即满口答应了。袁青材副局长和田副局长是老朋友,互相之间有交情。袁副局长曾经帮过不少忙,田副局长知道感恩。工商局的一把手关局长也比较重视刘汉桥,田副局长会不失时机在一旁敲边鼓。官员们都知道,平日多培养感情会有极大好处。

  刘汉桥袁芬芳小两口陪了袁青材祝春枝老两口聊天接近两个小时,起身告辞返回了工商局宿舍大楼家里。夫妻两人躺在床上睡得很好,至于做爱方式,刘汉桥知道要改变。整个夜晚他们脸上都挂着舒心的微笑。

  星期日的上午,刘汉桥袁芬芳小两口一起回到乡下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家里探亲。他们小两口将近两个月没有回乡下家里,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经常惦记着。现在两代人见面了,彼此都很高兴。刘新友老人主动到厨房内烧菜做饭去了,吕翠莲老人特意陪着儿子媳妇聊天。小两口沉住气,没有立即说出怀孕的事。刘新友老人把饭菜都做好了,并且端上堂屋桌子。吕翠莲招了招手,喊着儿子媳妇吃饭。这顿饭很丰盛,老少两代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见时机终于到了,刘汉桥笑着说:“叔叔妈妈,您们二老准备当爷爷奶奶。”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一听,都显露出半信半疑。吕翠莲面向袁芬芳,问道:“是真的吗?”袁芬芳轻轻地点了头。这时,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心里都很激动,他们都在想着应该准备一些新鲜东西,迎接未来的孙子。

  对于儿媳袁芬芳,刘新友吕翠莲心里非常重视。自从这次得知儿媳怀孕以后每隔十天半月,吕翠莲都会让老伴刘新友骑着自行车装上一篓鸡蛋送往县城工商局宿舍大楼刘汉桥的家里,留作孕妇滋补身体,放下鸡蛋就借口事情多而离开。这些鸡蛋都是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一天一天从自家鸡窝里掏出积攒起来的,老两口舍不得吃,全都送进县城儿子家里媳妇吃。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心里明白,儿媳袁芬芳从小娇生惯养在干部家庭里,多半嫌贫爱富不会真正喜欢他们这些农村老人,所以在儿媳面前他们言行都很谨慎,唯恐袁芬芳厌烦,让刘汉桥为难。刘汉桥和理解叔叔母亲的心情,尽量照顾怀孕的妻子袁芬芳。为了多尽丈夫职责多陪袁芬芳,刘汉桥谢绝了那些能够不去的饭局,下了班就去买菜往家里赶,忙着烧菜做饭干家务事情。对于刘汉桥的这种积极服务表现,袁芬芳比较满意。

  次年春季初期的一个五更时分,袁芬芳腹部疼痛起来。根据推测,是她即将生产婴儿的迹象。刘汉桥先是有一点紧张,接着迅速镇静下来,他劝袁芬芳克服一下,然后走到电话机旁,伸手拨了120医疗救护车的电话号码,说明妻子即将分娩情况。刘汉桥说完活放下听筒,只见妻子袁芬芳腹痛程度更加严重难忍而哭着喊叫了起来。刘汉桥赶紧跑过去握住袁芬芳的手,连声安慰她安静等候医疗救护车的到来。袁芬芳听着刘汉桥的安慰,努力忍受着腹痛。过了十几分钟,医疗救护车终于开进工商局宿舍院内停住了,两名救护人员立即抬着担架,奔上楼来。在刘汉桥的协助下,两名救护人员用担架抬着袁芬芳上了医疗救护车。司机赶紧启动引擎,医疗救护车呼啸着驶往区人民医院内。依然是在刘汉桥的协助下,两名救护人员抬起袁芬芳躺着的担架奔向妇产科门口那边。两名救护人员抬着袁芬芳的身子上了活动床,然后由妇产科两名护士迅速推着活动床奔向里间产房。“砰”的一声,产房的门被关上了。登记签完字的刘汉桥被留在了产房外面,干着急也没有用。刘汉桥只能转身打电话给岳父岳母家里,通知:芬芳已经被送进了产房,即将分娩。接电话的岳母祝春枝听见这个好消息,心情十分激动。仅仅一小时内,祝春枝老人在儿子袁金山媳妇贺丹阳夫妇两人陪同下赶来了。显然,是祝春枝老人用电话通知了在家里休息的袁金山贺丹阳夫妇两人。

  在产房内,躺在床上的袁芬芳还是腹部疼痛难忍。旁边的女医护人员吩咐她,必须用尽全力生出胎儿。袁芬芳呼喊着用力试了很多次,还是没有生出胎儿,她的身体连痛带累到了极点,汗水和泪水交织在一起。女医护人员劝道:“很疼是吧,想想当初躺下被男人压着多快活啊,现在你干脆喊着他的名字大声骂吧,这样可以增加生产力气。”袁芬芳听清楚了,真的开始大骂起来:“刘汉桥你个王八蛋,你快活了,拍了屁股走人,让老娘疼着活受罪……”幸亏刘汉桥不可能听见,否则他会多么难堪。袁芬芳骂过之后,果然大幅度增加了生产力气,一会儿后,她生出了一个七斤重的男婴儿。袁芬芳看见婴儿仿佛一个小猫哇哇叫着的时候,内心油然而生一股母爱之情……又过了一会儿,袁芬芳躺在活动床上被妇产科两名护士推出产房,进入疗养室内休息。经过医生的允许,刘汉桥和岳母、舅哥舅嫂一起进入了疗养室内袁芬芳的床前,匆匆看了一眼近旁女医护人员手里抱着的男婴儿,他的孩子。几分钟过去了,男婴儿被医护人员转身抱进了对门监护房内的一个床位里,因为按照医院规定,初生的婴儿必须接受特别隔离监护。

  刘汉桥望着因为分娩显得面色苍白身体虚弱的妻子袁芬芳,非常心疼。袁芬芳也感觉出丈夫刘汉桥的一片深情,她回复以感激的柔和目光。祝春枝贺丹阳婆媳俩都是过来人,相继靠近俯在袁芬芳跟前嘘寒问暖……刘汉桥已经拨打电话向工商局那边请假,当场留了下来。由刘汉桥首先提出并经亲戚们讨论,决定这个婴儿姓名刘元。在刘汉桥的心里,凡事争取第一才是最好。见妹妹已经顺利生了一个婴儿,袁金山站起身,告辞了母亲众人,离开医院去通知老父亲袁青材。

  次日上午,吕翠莲刘汉云母女俩闻讯即时带着一篓鸡蛋和一袋红糖赶到了区人民医院孕妇疗养室袁芬芳床前问候。对于婆婆和小姑子的热情探望,袁芬芳点头招呼着欢迎。在往常日子里,袁芬芳是不太喜欢婆婆和小姑子的,因为她们都是农村妇女,土里土气。今天既然她们已经不辞辛劳赶过来探望,袁芬芳不能不表示尊重一些。刘汉桥陪着母亲妹妹两人坐在床位旁边的凳子上,谈着婴儿的情况。由于袁芬芳是顺产,没有什么危险。吕翠莲老人凑近袁芬芳的跟前,问道:“芬芳,你再过几天跟汉桥坐车回乡下家里去吧,由我们二老照护,好让汉桥安心上班。”吕翠莲是为儿子汉桥的前途着想,让他安心照常上班,况且媳妇产后回婆家坐月子是民间习俗,所以这样建议。袁芬芳虽然不太愿意住刘家湾乡下,但是她暂时只能答应下来,心想去婆家住上一个月,再返回县城里这边来吧。

  袁芬芳分娩后第六天上午,刘汉桥亲自驾驶着工商局内的一辆轿车,接袁芬芳出了医院,送到乡下老家里坐月子。刘家还是那栋红砖瓦的三间大房屋,之前刘新友得知儿媳袁芬芳顺利生出了婴儿,连忙请泥瓦匠女婿裘罗汉帮着在房屋后面紧挨着修建了一间新卫生间,以便儿媳袁芬芳回来坐月子使用。对于公婆的精心准备工作,袁芬芳还算满意,她很清楚,公婆可是想方设法迎接她回来坐月子。房前屋后里外都打扫干净了,显得十分整洁宜人。按照乡俗,婴儿出生的第九天必须过生日。到了这天,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高高兴兴地办了一桌丰盛的家宴,请来了亲戚们包括袁芬芳的娘家亲戚们,特意祝贺孙子刘元吉祥如意幸福成长。次日,刘汉桥告辞着回江阳城里上班去了。他回江阳城里上班,母亲吕翠莲老人一如既往地负责照顾袁芬芳坐月子。由于吕翠莲老人勤劳善良细致周到,没有引起儿媳袁芬芳的厌烦。出于感恩思想,袁芬芳坐月子期间比较亲热婆婆吕翠莲老人。在亲热婆婆吕翠莲的同时,袁芬芳还礼貌地对待了公公刘新友老人。刘新友老人很忠厚,总是积极配合老伴认真照护儿媳。在这么好的公婆面前,袁芬芳日子过得比较愉快。然而农村经济条件比较差,无法与江阳城里相提并论,如果不是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的尽心竭力仔细照护,袁芬芳可能早已经回到了江阳城里。为了让儿媳袁芬芳安心留在乡下家里坐月子,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千方百计,尽量提供丰富的物资生活,新鲜鱼肉鸡蛋蔬菜未曾断过顿。夜晚吕翠莲老人陪在袁芬芳身边悉心照顾婴儿,每夜数次起床照护婴儿拉尿。遇到汉桥回来过夜,母亲心疼儿子,除了儿媳袁芬芳让婆婆回自己卧室休息外,吕翠莲老人都守着儿媳袁芬芳身边认真照顾婴儿。婴儿满月日子即将来临,袁芬芳异常兴奋,因为是新生婴儿重要生日,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可要大摆筵席了。袁青材祝春枝老两口和袁金山贺丹阳小两口及其女儿袁晓薇来了,坐的是商业局机关的一辆轿车。王土敢刘秋菊老两口、钟厚光刘冬梅老两口都来了,裘罗汉刘汉云夫妇及其儿子也都来了。根据之前的商量,当天在刘家湾吃过晚饭袁芬芳母子俩被刘汉桥用轿车送到了城关娘家。

  (待续)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