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泰新创纪实中篇小说《莫忘根本》连载(七)

作者: (武汉)姚忠泰 日期: 2019-03-24 20:57:27

  袁芬芳不是一般的女孩,她可心高气傲着。公正而言,袁芬芳真是一位聪明女孩。

  袁芬芳出生于1971年,自幼漂亮任性,初中毕业没有考上普通高中,只能读了职业高中。她的功课成绩不好,却很讲究穿戴,偶尔逃学,学会了跳交谊舞。虽有不少男生追求,但她看不上眼。直到参加工作担任城关税务所团支部书记之后,认识了江阳猎艳高手、县团委书记秦宏志。秦宏志出生于1964年,是江阳县原书记秦大纲(新中国成立后首任江阳县人民政府县长郝列武的秘书)的小儿子,擅长社交。1984年秦宏志从江阳师范毕业进入县团委,1986年担任县团委副书记,1990年担任县团委书记。同年春季江阳县那次团代会期间的舞会上,秦宏志进入舞场时突然发现自己被漂亮的女孩袁芬芳注视着,他不禁怦然心动,走上前去邀请袁芬芳搭伴跳舞。袁芬芳欣然接受了邀请,和秦宏志共舞起来。不久,他们每个周六都在江阳党校内参加行政管理业余大专班学习。学习期间,秦宏志经常私下邀请袁芬芳聊天吃饭,相处久了,他们好似一对恋人。其实,秦宏志早已经结婚,妻子是美丽贤惠的江阳城关小学教师贾桂圆,而且有一个三岁的漂亮女儿。色迷心窍的秦宏志每个周末都暗地约会袁芬芳,袁芬芳也不拒绝,因为秦宏志是情种官员,仕途前景非常可观。终于在一次野外幽会中,他们两人情不自禁巫山云雨。秦宏志非常精明,事先戴上了避孕套,这样既可以避免让袁芬芳怀孕,自己也能不负责任。他原以为,她早已不是处女。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性格外向的袁芬芳阴部流了血,是一个处女身。袁芬芳哭着要嫁给秦宏志,要求他与妻子贾桂圆离婚。秦宏志假装哭着说那样不行,自己将会身败名裂,并且保证喜欢她,他可以长期作为情人关照她。袁芬芳熟悉秦宏志风流成性积习难改城府很深,也不强求他当丈夫,但是,她要他必须支付青春损失费。秦宏志拿出五千元钱交给了袁芬芳,并且通过武汉市内熟人打听到了新近能够修补处女膜的医院,告诉她将来嫁人之前,可以去修补处女膜。有了这种保障,袁芬芳心里不再那么沉重,每当秦宏志邀约,她选择性赴会,有时在秦宏志小车内,有时在荒郊野外。每次会面,秦宏志都记得带着避孕套。纵情快活的时候,秦宏志会口无遮拦,透露一些官场内部事情,以及一些官场秘笈,说些什么“让别人奉行马克思主义,自己搞修正主义”“表面做正人君子,暗地男盗女娼”“拿着手电筒照别人,不照自己”“清正廉洁是做政治宣传欺骗老百姓,升官发财做老爷才是真正追求”“解放思想胆子大脸皮厚,否则就是落后于形势遭受淘汰”“与其为人民服务,不如为人民币服务”“圣人说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类似赤裸裸的肮脏语言,秦宏志都能说出来。共产党的形象,被他损坏殆尽。袁芬芳有些不相信,秦宏志就让她回家问她的父亲官场感悟。秦宏志还曾经说,有些事情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他说出的那些官场秘笈,让袁芬芳大开眼界。所以到了后来她和刘汉桥恋爱的时候,毫无保留转授官场秘笈供他选用。袁芬芳很不简单,可以算是女孩中的人精。秦宏志是凭借权利处心积虑诱惑着袁芬芳,刘汉桥是依靠文化知识吸引着袁芬芳。

  刘汉桥袁芬芳两人互相之间的感情都是逐渐提升温度,直至处于热恋的阶段。他们两人都是真情投入恋爱中,然而并非全情投入。也就是说,他们感情方面都有所保留。在刘汉桥看来,女朋友袁芬芳虽然秀色可餐,但是比不上肖茉莉同学的美丽贤淑内涵深刻,也赶不上自己大学时代那位曾经当场拒绝同他跳舞的美女同学雍容华贵艳压群芳。而在袁芬芳看来,刘汉桥虽然毕业于名牌大学,但毕竟是出生于农村的读书人,远远比不上秦宏志的风流潇洒及前程似锦。袁芬芳热恋刘汉桥,确实是真心的。热恋中的女人很美丽,袁芬芳就是这样。一次,在江阳区共青团舞会上面,秦宏志看见热恋中的袁芬芳风姿绰约玲珑剔透,他禁不住嬉皮笑脸特意恳切邀请她私下共度良宵。袁芬芳不假思索地拒绝了秦宏志心怀鬼胎厚颜无耻的邀请,守住了做人的底线,这时候的袁芬芳,确实是值得充分肯定的。

  袁芬芳的真心爱慕,满足了农家学子刘汉桥的一部分自尊心,让他感觉很有面子,人前风光。在袁芬芳看来,刘汉桥才华横溢,胜过她高中时的初恋男友,虽不及秦宏志风流倜傥,但是刘汉桥禀性忠厚淳朴适合做她的丈夫,不会也不敢抛弃她。秦宏志风流潇洒也心狠手辣,随时可以抛弃她。农家子弟刘汉桥和干部女儿袁芬芳能够保持接近一年而不越轨的恋爱关系,表明他们两人还是比较般配自制的。显然,他们两人互有长短。刘汉桥虽然智商比较高,但是情商比较低。虽然袁芬芳智商一般般,但是情商比较高。刘汉桥迷恋袁芬芳的花容月貌,袁芬芳欣赏刘汉桥的才华横溢。如果比较两人家庭环境,刘汉桥出身农村,袁芬芳出身城里干部家庭,不是属于门当户对一类。刘汉桥的农村家庭情况,没有引起袁青材祝春枝老两口的嫌弃,反而受到了肯定,觉得农家孩子更淳朴可靠。对于刘汉桥的个人婚恋事情,刘新友吕翠莲夫妇两人没有什么意见,觉得袁芬芳不错,还没有明显地流露出城里干部女儿普遍的那种骄娇二气。

  刘汉桥和袁芬芳这一对未婚男女的恋爱,顺利发展。因为两人都是政府部门工作人员,所以他们在一起时比较庄重,不像那些普通社会青年恋爱,随便搂搂抱抱。之前比较单纯的刘汉桥从未与任何女子有过肌肤之亲,而是洁身自好,和袁芬芳恋爱时虽然有些渴望但是不敢轻举妄动,没有主动挨着她的衣服与身体。刘汉桥的这种传统保守,更加显示了他的忠厚淳朴。最初和刘汉桥恋爱时,袁芬芳也还矜持,过了一段时间,她的言行有了变化。袁芬芳曾与异性有过肌肤之亲,脸皮稍微有点厚,试着调笑,甚至挑逗刘汉桥。身为血肉之躯,刘汉桥不会没感觉,然而,他装作很木讷。其实刘汉桥性欲很强烈,只是受到传统道德观念束缚,他的内心思想感情很矛盾,不知是否可以回应相关的动作。袁芬芳开放多了,而且她还颇有心计,下定决心牢牢控制住刘汉桥,准备采取实际行动。袁芬芳知道刘汉桥心慈手软不敢轻举妄动,她可以见机行事。

  夏季初来的一个星期六的傍晚,空气中飘散着缕缕温馨。刘汉桥和袁芬芳照例相会了,眼前的汉江水不舍昼夜流淌着。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天上,把银白色的光照向了人间。月光下穿着白色纱裙喷了香水的袁芬芳身体弯曲适度显得格外妩媚动人,她那似水的柔情,掀起了刘汉桥的内心潮流,汹涌澎湃激荡不已。刘汉桥咬紧牙关,克制了感情冲动的念头。他想,读书人应该有操守。这时,已经是夜晚十点钟,刘汉桥提醒袁芬芳,早些回城关税务所宿舍。袁芬芳虽有点怨恨刘汉桥不解风情,但还是勉强答应往回走。走到工商局宿舍大楼附近的时候,刘汉桥正准备道声再见,哪知袁芬芳口渴,她想喝一杯茶。刘汉桥立即答应了,请袁芬芳一同进入他的单居室内去。刘汉桥掏出钥匙打开门拉开电灯,袁芬芳走进去坐在凳子上。刘汉桥拿起了茶杯,冲了一杯蜂蜜水递给袁芬芳。袁芬芳高兴地喝了蜂蜜水,一直甜到了心底。此时的袁芬芳艳若桃花,含情脉脉地望着刘汉桥。由于坐着,她的双乳近乎裸露于他的眼下。刘汉桥情不自禁,其实他早已按捺不住强烈的性欲。刘汉桥走过去,用力抱起了袁芬芳。袁芬芳半推半就闭上眼睛,任由刘汉桥抱着她上了床。门窗都已关好,布帘拉严。刘汉桥迫不及待,在床边迅速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接着脱光袁芬芳的衣服,亲吻她的嘴唇抚摸她的全身……两个裸体接触不久,女方发出一声稍微阴柔的“啊”,男方同时也发出一声略带阳刚的“啊”,多么美妙的销魂好时光……整个夜晚,他们如胶似漆粘连在一起……快乐,幸福极了。她发嗲地说:“我已经把一切都给了你,你要一辈子对我好……”他柔和地说:“芬芳你太美了,我愿意一辈子唯命是从……”接着两人彼此更加紧密拥抱,默默无语胜过千言万语。他们不由自主地翻云覆雨,尽情享受感官快乐……

  次日凌晨,刘汉桥和袁芬芳还互相偎依着。天亮的光线射进了室内,新的白昼开始了。刘汉桥起床穿上了衣服,洗漱完毕打开窗户。即使被人看见也没有什么可责备的,因为他们是恋人。一股清新的空气,顿时飘入了室内。刘汉桥把一口小铁锅搁在电磁炉上,煮了鸡蛋面条。袁芬芳也起了床,洗漱完毕,这时,鸡蛋面条已经煮好。刘汉桥过来拉着袁芬芳一同坐下吃鸡蛋面条,像小夫妻一样亲密恩爱。吃完鸡蛋面条,袁芬芳动手洗铁锅。刘汉桥转过身子,走近床边,当他清楚地发现了被单上殷红的血迹时,内心无比激动,暗自庆幸,自己得以遇见了守身如玉的好女孩袁芬芳。开放年代,纯洁女孩实属罕见。此时的刘汉桥,心里还以为袁芬芳纯洁无瑕是他的好福星。刘汉桥站在床边暗自发誓:此生一定不辜负袁芬芳,一定让她幸福快乐。

  星期一的上午,阳光灿烂。刘汉桥和袁芬芳一起走向江阳区民政局,准备办理结婚证书。进入结婚登记办公室内,他们两人递上了有关资料。袁芬芳还从挎包内拿出一包糖果,放到办公桌上。工作人员笑着查看了资料,让他们两人在结婚证书上填写了有关文字和各自姓名。红色钢印打好,工作人员交给他们烫金的结婚证书。刘汉桥和袁芬芳捧着结婚证书,激动得思绪奔涌。领取了结婚证书,他们两人就能正式结为夫妻每天都在一起生活。

  刘汉桥和袁芬芳决定正式结婚,双方亲人都无异议。正式举行结婚典礼之前,双方家长应该相约会面一次。按照民间习俗,男方父母应该去女方父母家里求亲。根据事先的约定,在一个周末的上午,刘汉桥陪着身穿干净衣服从刘湾村赶来的叔叔母亲,去了袁芬芳父母家里。这日天上多云,气温二十六度不算很热。袁家早已准备好了西瓜等果蔬,作为接待客人用。袁青材祝春枝老两口很有修养,礼貌地迎接了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袁青材祝春枝老两口的热情友好,消除了农民夫妇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的拘谨。袁青材祝春枝老两口心里很明白,知道刘汉桥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久,没有什么积蓄资金,他的父母身为农民,也不会有多大家底,只是要求刘家买一套好家具,尽量把婚礼办得热闹一点,至少不用办得太寒酸让人笑话。刘汉桥吕翠莲老两口表示,充分尊重袁青材祝春枝老两口的意见,不会委屈袁芬芳,总要比乡村一般人家婚礼排场一些。谈妥了女儿的婚礼事情,袁青材祝春枝老两口挽留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及其儿子刘汉桥坐下来吃中饭。吃完了中午饭,刘新友吕翠莲老两口告辞着准备离开。袁青材祝春枝起身,送客人走出家门。刘汉桥心里很满意,搭着话送走了叔叔母亲。之前刘汉桥把自己的三年积蓄资金一万多元钱都已交给了母亲,以便家里风风光光筹办婚礼。婚礼的日子定在7月1日,也是党的生日。计划使用四辆小轿车,一辆货车。正式的婚房在工商局宿舍大楼,刘汉桥新分得的一套两室一厅房屋里。袁芬芳是娘家的独生女儿,父母怀着无比关爱的心情,为女儿准备了很多的嫁妆。之前的每个周末,袁青材祝春枝老两口都带着女儿选购日常用品,特别是认真选购彩电冰箱洗衣机、三金(项链耳环戒指),买新婚衣服若干。买这些物品时,老两口花了两万元。至于给女儿陪嫁的私房钱五万元,全部拿出交给了袁芬芳。举行婚礼的那天,袁青材祝春枝老两口置办了酒席四十多桌,亲朋好友到了,女儿的同学同事、老两口的同事也纷纷来庆贺。刘新友吕翠莲夫妇在刘湾村家里热热闹闹办了酒席二十多桌招待亲朋好友,让乡亲们啧啧称赞好排场。对于这场婚礼,刘汉桥袁芬芳两人都很满意。袁芬芳还是有定力的,和刘汉桥恋爱期间比较忠诚负责任。那种肚子里怀孕野种缺德冒烟出嫁的事情,袁芬芳可是没有做。刘汉桥娶了袁芬芳,有人悄悄羡慕有人暗暗鄙夷。

  刘汉桥结婚之前,表弟钟道勋顺利考入解放军武汉通信指挥学院。得知这个重大喜讯,刘汉桥赶紧前去表达自己的真诚祝贺。对于侄儿的这份真诚祝贺,钟厚光刘冬梅夫妇都觉得很可贵。

  (待续)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