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忠泰新创纪实红色中篇小说《莫忘根本》连载(一)

作者: (武汉)姚忠泰 日期: 2019-03-18 20:54:07

  1982年炎夏时节,天上的太阳发出的白光照得乡村田野直冒着热气。树上知鸟的叫声沙哑,显得有气无力。

  武汉市江阳县松林乡刘湾村三旬村民刘贤友吕翠莲夫妇的家里,他们夫妇与两个孩子共计四口人在堂屋内围坐着吃中午饭。由于气温太高,他们家的大门和后门都敞开着。其间,夫妇两人还互相对着话。

  “今天上午,县城农贸市场里卖藕的人多么?”“不多,我可是中了头彩!如果多了,藕就不值钱了。六月暴的藕格外香甜可口好卖高价,每斤都是两角钱。早上不到两个钟头,我就买完了那一担几十斤藕。”

  “这样看来,两个伢子的学费有了着落。”“今天下午我得赶着挖上百斤藕,明天上午多卖些钱。”

  “人是最大的本钱,睡个午觉休息好了出去挖几十斤够了。一次挖得太多,累坏了身体不合算。”“不能错过这么好的行情,我知道休息的。你莫啰嗦,我自个晓得的。”

  吕翠莲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她的温柔体贴总能让刘贤友内心踏实。为了妻子儿女不愁吃不愁穿,刘贤友心甘情愿多辛苦一些。

  全家人吃完了这顿中午饭,吕翠莲开始收捡碗筷进厨房里涮洗。十二岁的儿子汉桥坐在堂屋边竹床上翻看着连环画图书,八岁的汉云轻轻走向隔壁邻居小朋友晓兰家里串门去了。刘贤友坐在大门边凳子上美滋滋地慢慢吸完了一支“圆球”牌香烟,站起身走到厨房里那口水缸旁,拿起新做的葫芦瓢,舀了一瓢冷水,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转身面对妻子,说道:“休息好了,我这就往田里挖藕去了。”吕翠莲还在忙着掏灶灰,随口说道:“外面那日头正是当顶的,别人都在屋里歇凉,你偏要这个时候赶着去那么远的田里挖藕,要钱不要命啊。等到了下午稍微凉快一点再去挖藕不行么?”妻子的话依旧那么情深意重体贴关心,但一门心思赶着行情多卖钱的刘贤友却不愿意多听,猛然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嚷道:“你不晓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等到大伙都出门去挖藕卖钱,藕多了不值钱。抓住机会,才可以得好处。天热,我晓得的,外面田里荷叶底下蛮凉快,没啥。你莫再婆婆妈妈,让我心烦。”刘贤友五大三粗,身体壮得像头牛,脾气也倔,一旦下定决心做某件事,谁也拦不住的。

  既然刘贤友生气了,吕旱莲只好不再劝告了,否则,他会暴跳如雷地骂娘的。在吕旱莲眼中,刘贤友虽然有脾气不好等一些缺点,但他是一个很顾家的男人,尤其是在夜晚做房事特别温存有力。一个女人图什么呢,无非是图自己的男人支撑一片天地对自己好。想到这里,吕旱莲心满意足地继续十分认真做着手头的家务事情。乡村贤妻良母,总是无休无止地忙着做家里的零碎活儿。

  嚷完那句气话,刘贤友拿起铁质木柄铲斗扛在肩上,大步流星走向村前六百米外的自家藕田那边,为了挖藕多些卖钱。

  太阳简直像一轮明亮的镜子高高地挂在天上,用它那源源不断的万丈光芒炙烤着大地。由于害怕中暑,这个时候田野里农人不多。

  刘贤友走到了村前自家藕田边,脱了凉鞋,拿着铲斗赤脚下了藕田,走向荷梗密集之处。由于天气太热水分容易蒸发,藕田里水深不到一尺。刘贤友往手掌心吐了一口唾沫,接着操起铲斗,首先在那一块荷梗密集之处围了直径两米的泥坝,将坝内的水舀到坝外,然后他的整个身子站在坝内,开始用铲斗挖泥取藕。

  挖泥取藕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需要过硬功夫。挖泥,需要力气和技巧;取藕,更是技巧活儿,稍不小心,藕就不能整个的取起来。菜场里摆着卖的藕,大多数是整个的,有的是三四节,有的是五六节不等。如果不是整个藕而是一节一节的藕,价钱可能打折便宜一半。

  刘贤友是挖藕行家,一小时内取起来了几条整个儿的藕,他有蛮劲,不停地挥舞铲斗忙碌着,真能吃苦耐劳,不停歇地忙碌着。他的全身上下衣服都湿透了,沾满了湿泥巴。突然,他感觉自己心口剧烈地跳动着,多年以来他经常发生这种现象,却总是没有舍得花钱去医院内做检查。

  任何人如果患了病,应该尽量早些治疗,否则,后患无穷。此时你能够扛得住,可到了将来某个时候你必然就会扛不住。

  从小节俭惯了的刘贤友无论怎样也舍不得为自己一人单独花钱做什么事情,他总是想着为妻子儿女多做一些事情,而且在老父母面前多尽些孝,否则寝食难安觉得很惭愧。

  刘贤友心口跳动的起源,他自己是清楚的:往昔十几岁在生产队的时候,身材高大容易饿肚子的他偶尔在夜间偷吃地里长着的红苕或者萝卜。做贼心虚,从那时起他的心口不时剧烈跳动。由于机警灵活,那些年月刘贤友偷吃地里庄稼时没有被抓住,然而,他却患上了这种心脏病。也许,这就是报应吧。如果不是禀性善良娶了贤妻吕翠莲,那么他刘贤友早就走上了黄泉路。所以,他不敢不善待妻子。若论人品,刘贤友还不算差。

  刘贤友的父母刘树根杨仙桂夫妇共生育了四个儿女,相隔均为两岁。老大是儿子刘贤友,老二是儿子刘新友,老三是女儿刘秋菊,老四是女儿刘冬梅。人体遗传占了主导方面,刘树根杨仙桂夫妇四个儿女基本都是品貌端正。

  老大刘贤友二十三岁时,娶了江阳县永安公社农家二十一岁的女孩吕翠莲。当年在长江堤坝修建工程劳动现场上,热心快肠的修堤队员刘贤友认识了勤劳善良的修堤队员吕翠莲。工程结束各自返家之前,他们在好心人撮合下正式确定恋爱关系。一年以后,他们终于结为夫妻。

  老二刘新友二十六岁时,娶了江阳县城二十二岁的下放女知青秦月明,哪知接着遇到了难产母子一起丧命,他不愿意再娶。在刘新友眼里,再也难以出现前妻那种好女人。秦月明出身普通工人家庭,乐观外向,在下放劳动中,认识了热情开朗乐于助人的庄稼汉刘新友,时间久了成为恋人乃至夫妻。村里村外有些男子先是嫉妒刘新友运气好,后来又认为他命硬克妻活该倒霉。那些男子上下嘴唇恰似两张皮,随意反复无常。

  老三刘秋菊二十五岁时,嫁给了邻村二十八岁的庄稼汉王土敢,之前,他们是经过乡亲媒人介绍认识的。婚后,刘秋菊分别生了儿子王志纲和儿子王志海。

  老四刘冬梅二十四岁时,嫁给了二十七岁的江阳县城油厂工人钟厚光。之前,他们是经过秦月明介绍认识的。钟厚光是秦月明的堂哥,复原退伍军人,出身普通工人家庭,曾经在厂里救火负伤。婚后,刘冬梅分别生了儿子钟道勋和女儿钟道琴。

  阳光越来越炽热,刘贤友竟然出现持续的剧烈心跳而且大汗淋漓,几分钟后他在天旋地转中倒在藕田里。直到三点钟时被他那正赶着牛去湖边洗澡路过的七旬老父亲刘树根发现,可惜他已经停止了呼吸。刘树根老人抱着大儿子的尸体,痛彻心扉。刘树根的哭声,惊动了附近准备下地干活的老邻居。老邻居走过去一看,刘新友已经断气了。老邻居告诉刘树根等着,他回村里去喊刘树根的小儿子刘新友过来帮着抬尸体。老邻居说完便转身,迈开步子赶向村里去喊刘树根的小儿子刘新友。

  正在自己屋里编竹篮子的刘新友听着老邻居的简单讲述,顿时心中仿佛刀割那样难受得泣不成声,连忙放下手里活儿,带着扁担绳子和门板快速地奔向村前藕田那边。这是刘新友第二次肝肠寸断,第一次是妻子秦月明难产而亡的那个时候。刘新友走到了藕田边的路上,放下了扁担绳子和门板,脱了脚底的凉鞋,深一脚浅一脚赶向了父亲刘树根站着哭泣的地方。刘树根老人旁边的一摊干泥上,放着大儿子刘贤友的尸体。刘树根老人止不住地流泪,捶胸顿足。刘贤友忍着巨大悲痛走过去扶住了老父亲,劝老父亲赶紧与他把刘贤友的尸体抬上藕田边的门板。刘树根老人停止了哭泣,与小儿子把大儿子的尸体左右摇晃着抬上了藕田边的门板。刘贤友往门板两头套上了绳子,与父亲一起把刘贤友的尸体抬回了刘贤友的家里。

  刘贤友的尸体被放在了堂屋里,母亲杨仙桂、妻子吕翠莲和两个孩子嚎啕大哭悲痛欲绝。两个孩子,一下子就没有了爹。汉桥以优异成绩刚从村里小学毕业,汉云才读完了村里小学一年级。刘树根刘贤友父子俩不能够沉湎于悲痛中,他们必须有条不紊地安排丧事。吕翠莲失去丈夫,心里已乱。主持办理丧事的大任自然由刘新友承担,他劝老父亲刘树根心情安定下来办理丧事,自己转身骑上了那辆自行车,赶去通知村外的两个妹妹以及妹夫过来奔丧。

  失去亲人的痛苦,三十四岁的刘新友刻苦铭心:

  他二十二岁的时候,村里来了高中毕业的两男三女共计五个知识青年,都是从县城里下放来的,住处是村知青宿舍。知青们白天和农民们一起在庄稼地里劳动,晚上偶尔在稻场上表扬文艺节目。娇小玲珑的女知青秦月明独唱歌曲的时候需要笛子伴奏,会吹笛子的刘新友自告奋勇走过来配合着,两人那么和谐一致,致使大家热烈鼓掌。秦月明纯净白皙的脸蛋满含着羞涩,刘新友也不好意思地脸红着。从那时起,知青们总是喊刘新友来宿舍内教他们做编竹篮子等手工活儿,内心最高兴的,当然是还没有男朋友的女孩子秦月明。虽然城乡差别很大,但是出身工人阶级家庭纯洁善良的秦月明不计较刘贤友出身农家,勇敢地与他交往,一来二去他们成为恋人。能够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即使口中喝着白开水心里也是甜的,况且,两家老人都很赞成。秦月明下放四年没有能够回城参加工作,经过父母同意她毅然接受了痴情小伙子刘新友的求婚。在双方亲人们的祝福声中,两人喜结连理。婚后,夫妻两人彼此恩爱。哪曾知道结婚不到一年,秦月明怀孕难产,而同胎儿一起丧命黄泉,刘新友痛哭失声伤心欲绝……贤妻秦月明已离开了人世间,刘新友心里再也不愿轻易接受别的女子,因为秦月明的好处已渗入了刘贤友的骨髓里,一般女子难以走进来了。人啊,能够真爱一个人,能够被那一个人真爱,可谓不枉此生。秦月明去世以后,每个春节刘贤友都会记得带着礼物去县城里看望秦月明的老父母。

  出殡那天上午,刘湾村的乡亲们纷纷送刘贤友远行。刘贤友的尸体被火化,骨灰被安葬在村前沙湖对面的玉龙山上。

  刘贤友去世了,什么事情也不会再知道。最难受的,还是活着的亲人,悲痛欲绝的除了家里的亲人,还有那两个嫁在村外的妹妹。

  死者一了百了,生者必须继续活着。办完了丈夫的丧事,吕翠莲暗自下定了决心:不再改嫁,一心一意种着那几亩责任田,为公婆养老送终,抚养两个儿女长大成人。

  吕翠莲和两个儿女住在湾西原来那栋三间瓦屋里,娘仨相依为命生活着。刘树根杨仙桂老两口住在村中那栋三间瓦屋里,隔壁就是刘新友住着的那栋两间瓦屋。在平日中,刘新友跟着老父母一起吃饭。

  按照刘树根杨仙桂老两口的主张,刘新友的三亩责任田和吕翠莲及其儿女的六亩责任田从此统一耕种。这种做法,刘新友和吕翠莲都很赞成。在刘新友看来,嫂子吕翠莲确实好像秦月明一样优秀的女子;在吕翠莲眼中,叔子刘新友强似他的哥哥刘贤友。刘新友吕翠莲同龄,刘新友大半岁,都是丧偶,可谓同病相怜互有好感。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作之合。日子长了,彼此爱慕的种子悄悄地在孤男寡女两人心田中播种发芽生根开花……眼看刘新友吕翠莲平日劳动有商有量和谐融洽,刘树根杨仙桂老两口心里乐开了花。不仅刘树根杨仙桂老两口高兴,而且刘汉桥刘汉云小兄妹也跟着高兴,至于王土敢刘秋菊夫妇,钟厚光刘冬梅夫妇更不会不高兴了。刘贤友去世后的第三年,刘新友娶了吕翠莲。

  刘新友吕翠莲的婚礼,是在一个秋高气爽阳光灿烂的日子。婚房是刘新友原先那栋两间瓦屋,吕翠莲入住了这边。那天刘湾村不少乡亲来了,衷心祝福这一对心地善良勤劳能干的男女同甘共苦白头偕老生活……

  好人一生平安,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从此,刘家老少三代每天可以又在一起吃饭了。

  刘新友最初看见吕翠莲,是在哥哥刘贤友与吕翠莲恋爱的时候。看见哥哥有了温柔善良的女朋友,刘新友从心里感到高兴。

  吕翠莲最初看见刘新友,是在她初次来刘家过门的时候,刘家上上下下都很热情开朗,淳朴好客,刘贤友的弟弟刘贤友眉清目秀,和两个妹妹一样文文静静。待到刘新友后来娶回了知书达理的女知青秦月明,吕翠莲作为嫂子也以礼相待妯娌。吕翠莲秦月明两人好似亲姐妹关系,彼此融洽。

  当年刘树根杨仙桂老两口知道家庭大时间久了容易出现矛盾,便在刘新友结婚之后把家一分为三,即刘树根杨仙桂老两口刘秋菊刘冬梅姐妹俩一家,刘贤友刘新友兄弟俩各一家。当时,杨汉桥杨汉云兄妹俩已经出生了。虽然家一分为三,但是亲情犹在。秦月明去世之后,为了方便生活刘新友与老父母及两个妹妹合为一家,不久,两个妹妹相继出嫁。去年分田到户,刘新友分田三亩。老父母因年已六旬不分田,然而身体硬朗还能干活,平日里帮助种着刘新友的那三亩田,便于刘新友更能有多余时间在外面打零工挣些活钱。大儿子刘贤友已经去世,刘树根杨仙桂老两口更加打起精神来给媳妇吕翠莲帮忙干活,对此,吕翠莲及其两个孩子感激不尽。刘新友吕翠莲两人结婚之后,祖孙三代更加和睦。

  刘新友吕翠莲结婚那个夜晚,他们两人如同初婚那样激动不已……次日天明他们醒来起床之后,各自尽心尽责地忙着应该做的事情,为这个家辛勤劳动,为两个孩子茁壮成长努力奋斗。刘汉桥刘汉云兄妹俩依旧称呼刘新友“叔叔”,一如往常亲切自然。刘汉桥虽然喜欢叔叔,但总觉得叔叔不如爸爸值得信赖。小汉云格外纯洁天真可爱,多次想要试着喊刘新友“爸爸”,直到她开始上了初中时,才按照叔叔嘱咐不要喊他“爸爸”。刘新友虽然不是汉桥汉云的亲生爸爸,却胜似亲生爸爸,他把汉桥汉云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女,既爱吕翠莲也爱汉桥汉云。刘新友为了更好照顾汉桥汉云,他和吕翠莲商量决定不再生育孩子。为了汉桥学会骑自行车,刘新友不厌其烦手把手地教他,其间两次,刘新友被汉桥骑倒的自行车砸着了身子。

  刘贤友去世不久的那个秋天,刘汉桥准备开始读松林乡政府所在地小镇上的那所初中。后日就要开学,刘汉桥心里在着急。松林小镇距离刘湾四公里,步行往返需要近一个小时,恰好的是,刘汉桥的大姑姑刘秋菊家距离松林小镇才有一公里。为了方便上学读书,汉桥很想住在大姑姑家里,这天黄昏把自己的这个愿望在爷爷奶奶面前说了出来,得到了爷爷奶奶的共同支持。次日早晨刘树根杨仙桂老两口吩咐小儿子刘新友立即骑着自行车去刘秋菊家里,在王土敢刘秋菊夫妇面前讲述汉桥想去那里住着上学读书的意思。刘新友骑着自行车,去了妹妹刘秋菊家里。王土敢刘秋菊夫妇听了刘新友的讲述,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刘新友非常高兴地道声再见,转身骑着自行车返回刘湾家里,看见汉桥正在等着回应,便笑着告知汉桥没有问题。吕翠莲走过来,叮嘱汉桥去了大姑姑家里一定要规规矩矩。汉桥回答母亲,他知道了。说完,汉桥找出了自己需要用的衣物。吃了中午饭,刘新友骑自行车载着汉桥到了刘秋菊家里。王土敢刘秋菊夫妇都面带微笑站在自家门口,欢迎哥哥刘贤友侄儿汉桥的到来。王土敢刘秋菊夫妇已经商量好了,让侄儿汉桥专门住在一间干净明亮的小房里以便安心读书学习。因为要忙着去干活,刘新友在告辞声中赶紧骑上自行车离开了。这天气候十分凉爽,刘汉桥实现了自己的这一个小愿望。他只有首先实现小愿望,才可以努力实现大愿望。

  上学读书方面,刘汉桥很有天分,功课成绩总是优异,受到师生们的一致好评。特别是在父亲去世以后,刘汉桥功课成绩更是在校内遥遥领先,受到广大师生们的高度赞赏。也许是家庭遭遇了重大变故的原因,能够让他早慧,懂得生活的艰辛不容易,更加专心致志刻苦学习文化知识,因为除此之外,他没有了什么更好寄托,必须安守本分努力奋斗,顺应时代潮流趋势,早日顶天立地分担家庭责任。刘汉桥在校功课成绩非常好,使爷爷奶奶叔叔妈妈姑父姑妈都十分高兴,其中最能感到欣慰的,应该是含辛茹苦养儿育女的妈妈吕翠莲。

  吕翠莲喜欢功课成绩优异的儿子刘汉桥,也喜欢知冷知热的女儿刘汉云。女儿刘汉云虽然上学读书天分一般,但是非常孝顺懂事,知道体贴爱护妈妈,尽量多做家务事,学着做饭,洗碗筷洗衣服,打扫清洁,有时还会跟着妈妈去外面地里干活。吕翠莲虽然养儿育女不容易,但是她过得很充实。吕翠莲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知道老天不会太亏待她。

  未来有了盼头,眼下的困难根本不算什么。日子虽然过得不算宽裕,但是全家人心里快乐着。平平淡淡却也温馨满满其乐融融的生活,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着。因为有公公婆婆叔子的帮助,吕翠莲觉得自己很幸运,嫁到这个家庭里,她有福气。吕翠莲觉得自己有福气,也许另含着特别的深意。其中深意,终究能够揭秘。人间有着万般情义,爱是永远不会被人忽略的。相爱的两个人,心有灵犀。终于,刘新友和吕翠莲结为夫妻。

  (待续)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