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篇小说连载:内伤(十二)

作者: (武汉) 姚忠泰 日期: 2019-03-18 20:52:42

12

  儿子杨阳已进入武汉大学读书了,杨进文潘晓玲夫妇俩也各自照常上班了。他们一家的日子,依然过得比较幸福安宁。

  次年春季初的一天,杨进文听说区财政局里即将调进来一位专职书记是美丽的职业女性方书记。方书记是和丈夫从武汉市另外一个城区调来的,未满四十五岁,因为他的丈夫祖籍是本地,刚从那一城区调来担任江阳区政协主席。

  翌日上午,方书记正式进入财政局机关内上班,在会议室里由张局长介绍着与科级以上干部见面时,杨进文从外面走近会议室门瞬间就突然大吃一惊,这位方书记形神两面都酷似往昔那个新疆姑娘阿拉尔罕,真好像是同胞姐妹,而且方书记更有成熟女性风韵魅力,她那一口纯净甜美的普通话……原来,方书记和丈夫曾经是中南民族大学同学,早先都出生在新疆建设兵团军营里,他们夫妇俩的父母都是军队干部,其中方书记的母亲是新疆维吾尔族人,父亲是汉族人,公公婆婆也都是汉族人。杨进文趁大家都说说笑笑没注意到他自己,赶紧转身快步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办公室内,刚坐下来就感觉头部隐隐发痛,不得不靠在沙发椅子上闭着眼睛休息。一会儿后,局办公室副主任来喊杨进文去会议室。杨进文轻声表示道歉,说自己头痛难忍,办公室副主任无奈,转身走了出去。在整个这天上午里,杨进文都因为头痛没有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去见方书记。中午下班之前,杨进文起身打电话给办公室那边请假说,自己头痛,估计下午不能上班。情况表明,这一年杨进文严重神经性头痛病提前发生了,往年一般是在春季中间发生,现在可是春季初期。

  中午下班时间到了,杨进文没有按照惯例去机关食堂里吃饭,唯恐碰上新来的方书记,而是直接回到家里。他的头部,一直还在隐隐发痛。他用热开水冲了一碗麦片粥喝下,作为中饭。接着,他仍然感觉头痛全身乏力,便靠在卧室里沙发上面午休,很快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中,梦里都是美丽动人的阿拉尔罕和方书记交替出现。直到下午四点钟才醒来,头部还在疼痛。杨进文思绪万千,他想起了高庙中学姜永珍老师的儿子裘又红,一位与他相似的落魄书生,而且境况更为可悲。

  裘又红低于杨进文一届,小学、中学经历相同,自幼学习成绩优异名列前茅遥遥领先,还胜过杨进文。1985年夏,裘又红从江阳一中以平均八十多的高分考入华中工学院制冷系,本来他喜欢文科,却一直被普高校长父亲逼迫学理科。1989年夏,裘又红大学本科毕业,被分配至武汉市冰箱厂,做技术员。因为他性格单纯,胆小懦弱,被人骂了不敢还口,打了不敢还手,心里难受,觉得非常悲哀,不懂理想与现实为什么差距忒大,觉得别人都欺负他。久而久之,极度自尊而又极度自卑的他终于精神失常不能正常上班。1994年春,裘又红被厂方送回了江阳城关家里赋闲着,二十年来毫无好转,成天在江阳城关漫无边际游荡。其间,有时他会日夜兼程步行去武汉市冰箱厂或者华中工学院的外面转悠,接着被公安警察送回江阳城关的家里,如此情况重复数次。裘又红五官端正,一个活脱脱的白面书生,由于落魄,两只眼睛呆滞无神,活得窝蘘,无论走到哪里,都被欺负,没有价值更无尊严。这么多年,他已逐渐变得麻木更加没有什么血性了,亲人们无比心痛,他却经常傻笑不止。昔日读书天才如此窝窝蘘蘘活着,令人感到无比悲哀。

  杨进文曾经多次在城关街面上看着裘又红,自己欲哭无泪。从镜子里,人可看见自己的身影。杨进文经常担心,唯恐自己会变成又一个裘又红,如果自己真的变成那样,那就不如悄悄消逝于人世间。杨进文的这种想法,曾数次萌发在自己的头脑里,他太敏感,爱憎非常分明,他保持人格洁癖眼中太理想化,看不惯也想不通社会为什么这么复杂,他太难以做到真的糊涂随波逐流,只能自始至终坚守着自己原则底线认真做人不苟且偷生的原则。

  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妻子潘晓玲下班回家了。杨进文还坐着沉思,不知妻子已经在身边。潘晓玲觉得很奇怪,走过来轻声问他遇到了什么事情。她劝丈夫,不要想得太多。杨进文摇摇头,接着继续默默无语。贤惠温柔善解人意的潘晓玲忙着去厨房里洗菜烧火做饭,没有打扰杨进文。杨进文又回忆起了大学岁月,想起了美丽动人的新疆姑娘阿拉尔罕,而且他还清楚知道,自己脑病已经完全不能康复了,如今单位里来了这位与阿拉尔罕相似却更有魅力的方书记,上班时间他多半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看着这位美丽的方书记,他会不禁意乱情迷魂飞魄散。如果真是那样,他就太丢人现眼了。杨进文不敢想象,将来他在单位里上班时如何能够保持自己的正常工作状态。还有,那位侯某时刻准备看他杨进文的出丑,是的,侯某时刻都在盯着杨进文的言行举止。杨进文受不了,坐在那里心乱如麻,大脑里面有时出现空白,有时全部堵塞。杨进文心里知道,自己大脑已经产生严重问题,不是方书记犯了什么过错,就像当年在大学校园里,他自己大脑产生问题,不是新疆姑娘阿拉尔罕犯了什么过错。杨进文只恨自己心理脆弱,没有能力承受那份美丽刺激。可恶的大脑器质性病变,让杨进文内心深感生不如死般的难受。

  杨进文心里还曾想,党的十八大闭幕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发扬优良传统厉行反腐倡廉,老虎苍蝇一起打,党风正在改善,努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他杨进文的头痛病症却永远不能痊愈,活着没有丝毫价值。

  妻子潘晓玲确实贤惠能干,很快做好了饭和菜。她走过来喊吃饭,杨进文强打精神站起身走过去坐在桌边开始动筷。妻子默默替他夹菜,他的内心受到安慰,暂时忘了头痛,认真吃着饭。其实,他已经判定自己完全没有价值,如果继续活着,那么只是自取其辱,然而,他又放不下亲人。他的内心乱糟糟的,充满矛盾纠结。吃罢晚饭,杨进文特意陪着妻子坐在客厅内看了一会儿电视节目,至于是什么电视节目内容,他没注意也根本不能集中注意力。一会儿后站起身来,他在客厅旁走道上一边反反复复踱步一边思考着问题,应该何时何地如何结束自己生命以免像裘又红那样活着被人侮辱然而不自知。杨进文见妻子潘晓玲一直目不转睛地全神贯注于电视连续剧情节之中,他便赶紧悄悄走出了客厅,走进了书房内,反锁了门。他打开了书房内的电灯,开始拿出纸笔在书桌上认真写着遗书,一共五份,每份五百字左右,分别是写给自己的母亲刘福梅、妻子潘晓玲、儿子杨阳、弟弟杨进武和财政局张局长,内容都是简述有关情况交待后事。

  致母亲刘福梅信的基本内容:进文不幸落下病根,有幸遇着晓玲相伴,有了孩子杨阳,能够享受天伦之乐。随着岁数的增大,我病愈加严重,活着难受,还是死了好些,免得拖累单位和家庭,遭人厌烦。母亲,您多保重自己身体,善待晓玲,如果她遇见了合适的男同志,就支持他们结合,千万不要反对,否则,儿在地下不能瞑目。进文不孝,请母亲多谅解……

  致妻子潘晓玲信的基本内容:今生今世我欠你太多,由于身体原因我不能报答你的恩情;如果有下辈子,我愿意当牛做马报答你的恩情。我继续活着没有什么意义,只能成为负担,自己难受,别人鄙夷不屑。你一定要多保重自己身体,如果遇到合适的男同志就嫁给他作妻,和和睦睦过日子,忘掉我这一个废人。儿子杨阳已经长大成人了,可以开始自己生存……

  致儿子杨阳信的基本内容:儿子杨阳你目前要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掌握过硬本领;将来大学毕业找份合适职业勤奋认真工作报销祖国,娶个如意女孩相亲相爱相依相伴终身,养育后代和和美美度日。注意孝敬妈妈,照顾好她的生活。如果妈妈能够再次结婚,你一定要赞成,而且,你必须尊重继父。爸爸头部患病也没有本事,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致弟弟杨进武信的基本内容:弟弟你是真正的男子汉,能够适应潮流顶天立地挣钱养家。在努力挣钱的同时,你要永远善待弟媳和杨威。如果有空的话,那就记得经常回乡下老家里看望母亲。将来,你还要费心给母亲送终。我没本事,真对不起你们。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请照顾一下你的嫂子晓玲和杨阳……

  致财政局张局长信的基本内容:请局长多多谅解,我这次是不辞而别,没有办法,我的头痛病是不治之症。由于身体欠佳能力有限,我没有做好工作。承蒙领导和同志们的关照,使我度过了许多快乐好时光,对此,我心里很感激也很愧疚。头部患病,早已让我时常痛不欲生。这次,我必须当机立断离开人世间,否则,我会更加麻烦单位,那样,我会良心难安。我死了以后,请财政局按照国家政策标准适当抚恤我的妻儿。这样我在九泉之下,也会感谢单位领导和同志们……

  杨进文写完信后,已经是深夜十二点钟。之前妻子潘晓玲在书房外面敲门喊他早些休息,他曾经随口答应了一声。把五封信分别放好,他在书房坐了一会儿,心里比较轻松,仿佛完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虽然已经有点困倦,但他没有脱下衣服上床睡觉,几天以来,失眠现象经常发生。杨进文想,这个清晨自己必须坚决结束自己的生命。最初,他曾想服毒自杀,转念一想,那样死得窝蘘,比较而言,站着登高摔死更显壮烈。他还想过,自己去江阳区城关南面十里外玉龙山的山腰间跳崖自杀,然而,他担心不能摔死或者不能被及时收尸回来,便放弃了跳崖念头。他又想过,区财政局宿舍院内曾经分别发生两名忧郁症病患者跳楼身亡的先例。这种跳楼自杀的行为,人们比较同情并且能够接受事实。如果他杨进文在财政局宿舍院内跳楼自杀,基本不会遭到太大的反感,因为他平日待人很礼貌,与人为善。如今自己活着实在没有价值了,是非常丢脸的事情。如果没有了尊严和气节,那么与牲畜没有区别了。杨进文万念俱灰,离开红尘去意已决。

  杨进文虽然已经基本下定决心结束自己的生命,但还是恋恋不舍身边贤惠善良的妻子潘晓玲。他想,自己还是应该陪着妻子潘晓玲再待一会儿,因此,他轻轻推开了卧室的房门,慢慢地走近了床边,发现妻子潘晓玲熟睡中发出均匀的鼾声,便轻轻地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静静地看着潘晓玲睡觉的模样。过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杨进文悄悄走出卧室,来到阳台的边沿,外面万籁俱寂。他坐在小凳上面,满脑子里都是焦虑自己活着已经成为包袱毫无价值,没有尊严,遭人冷眼轻视着,必须尽早结束自己的生命,否则只会招致身败名裂。他的内心难受极了,如同乱箭射来自己无法抵挡。他更加觉得孤独,身体寒冷极了,抬手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半钟。杨进文慢慢站起身,仰头遥望无限深邃的天空,黑洞洞的,心里想着自己只是浩浩茫茫宇宙中的一粒尘埃,极其微不足道。他想自己赶不上周总理的卓越,也应该有周总理的忠诚。没有价值的生命,活在人世间纯粹属于多余,作践自己,被人鄙夷不屑啊,太下贱了,既然已经这样,不如早些离开人世间,死去好啊。杨进文的头部疼痛,加上心灵的煎熬。

  杨进文坐在那里,外表安静,内心思绪纷乱激烈翻滚,幻觉眼前有无数天使在鼓掌热情欢迎他的前往……

  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杨进文突然一下子站起身来走到阳台边上,轻轻翻过钢筋栏杆,纵身跳下楼去……

  随着“噗”的一声,正当壮年的杨进文终于从阳台上自寻短见摔落在地……那一时刻,他的妻子潘晓玲可能还在熟睡中……

  江阳区财政局副科长杨进文四十八岁的生命,永远地结束了……永别了他的亲人,永别了他的同事们……

  次日天明时分,江阳区财政局宿舍院内人们发现地面上杨进文的尸体。尸体旁边,留下了一滩惨不忍睹的脑浆和血迹……

  在杨进文的妻子潘晓玲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中,江阳区财政局宿舍院内有人跟着落泪……时值春寒料峭,好心的人们禁不住惋惜……

  杨进武忍着极度悲痛主持办理着哥哥杨进文的丧事,潘晓玲的哥哥潘建新在旁边默默地含泪协助着……期间,寒风阵阵吹过。江阳区财政局工作人员来到灵堂,鞠躬默哀……

  刘福梅老人伤心哭泣过后,转过身来劝告悲痛中的儿媳潘晓玲孙子杨阳保重身体。白发人送黑发人赴黄泉,情何以堪。好在杨进文没有白活一生,因为他有为之骄傲的儿子杨阳……

  杨进文的尸体被火化,骨灰盒被安放在玉龙山东面陵园山坡上。他的遗像,竖直镶嵌在石碑里。隔河望去,东面就是他的家乡杨湾……

  杨进文义无反顾地离开了人世间,经常引起亲友们的思念……每到清明节时,杨进文的墓上都会升起焚烧纸钱的缕缕青烟……

  (完)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