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企青工的调查与思考:中国工人阶级的主人翁精神哪去了?

作者: 唐竹 日期: 2018-01-14 15:23:31

 

———一个国企青工的调查与思考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在报刊和各种讲坛上,一个调查报告总是被频繁提及:“某高层人士对国有企业职工做了一次心态调查,题目是如果见到有人偷工厂的东西你采取何种态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效法也去偷,还是与之斗争保护企业利益?回答的结果是:采取第一种态度的占70%多,采取第二种态度的占20%多,采取第三种态度的仅占4.4%。这说明不是工人阶级的素质低,而是制度使然。什么制度使然呢?原有的公有制实现形式的弊病使然。原有的公有制实现形式的什么弊病使然呢?一是它是‘事实上的无人所有制’,二是‘企业内部缺乏制衡机制’,因此,企业的漏洞很多,堵不胜堵。”(有文章说这是1997年山东诸城把国有小企业改为股份合作制企业时所做的调查。)有些学术工作者以此为据,认为公有制不如私有制,应该将国有企业股份化,经营者持大股,或干脆把国有企业半卖半送给经营者。

  在一些学术工作者的强力宣传下,这种观点不但在经济学界颇为流行,而且在党政干部、知识分子、普通工人中也产生了一定影响。本人做为国有企业生产一线的体力工人,做为共青团员,对此深感困惑和忧虑。根据我在中学政治课所学的知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公有制企业必然产生集体主义精神;而我们中国工人阶级也确实产生了大量爱厂如家、无私奉献的先进模范人物,孟泰、向秀丽、王进喜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中国工人阶级在当家做主半个世纪后怎么反而会丧失了主人翁精神呢?

  为了弄清原委,我在一些国有企业的普通工人中作了调查。调查结果是:在他们中确实有上述调查报告所说的现象,只不过没有如此严重,但也足以说明中国工人阶级的主人翁精神的确大幅度下降了(同时伴随有劳动积极性、主动性的下降)。然而我惊讶地发现:主人翁精神下降的原因与“某高层人士”的调查结论是完全相反的。

  一.国有资产全民所有,那么,企业中不管是领导还是工人都只有爱护国有资产的义务,绝没有任意挥霍的权利。据一些老工人说,建国以来几十年,干部工人对国有资产是非常爱护的,如果谁工作不努力、不爱护国家财产,大家就批评他有雇佣思想――只有为资本家干活才这样。但近年来,很多国有企业各级干部的腐败行为非常猖獗,在我所调查的几十名不同城市不同企业的失业下岗工人(包括干部、工程师)中,绝大多数都说厂子是腐败分子搞垮的。很多企业明明效益好、产品有市场,却很快就被腐败分子搞垮了;即使在职工开不出工资、吃不上饭的企业,领导照样喝洋酒、坐豪华车、出国考察、甚至公款嫖娼,工人却无法制止。(据《中国青年》2000年第5期《忍无可忍,对腐败以死抗争》一文报导:1998年12月2日,宁夏电化厂36O多名职工,因痛恨腐败厂长的恶行,不惜铤而走险,扭押着腐败厂长到铁路上卧轨。此前仅当年职工就六次集体上访未引起重视。)上行下效,稍有点权力的都想办法捞好处(如部分班长做奖金时贪污、采购人员收回扣、机关干部不给好处不办事、检查纪律者私分罚款等)。在这样的企业里,国有资产是全民所有还是腐败分子所有?工人阶级是国有资产的主人吗?不是主人怎么能有主人翁精神呢?有的工人甚至说:“咱们再想方设法地修旧利废、节约降耗,也抵不上当官的一瓶洋酒钱;既然都被当官的吃光了、贪光了,为了生活偷点是完全应该的。”

  二.国有资产全民所有,工人阶级是国家的主人,同时在本企业也理所当然是主人,既有劳动权又有管理权,收入按劳分配,必然产生主人翁精神和很高的劳动积极性,这是社会主义企业的优越性之一。中央也一再强调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发挥工人阶级的主人翁精神和创造性,一再强调民主管理,强调在思想政治工作中尊重人、爱护人、理解人。可事实呢?

  1.八十年代学术界有人提出什么“精英治厂”、“能人治厂”,近年来又有些人在改革的实践中否定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宣传经营者或股东才是企业主人(委婉点的称“管理者是所有者的真正代表”),要求工人要有“打工意识”,实际上就是把工人看成被迫出卖廉价劳动力的雇佣劳动者。在管理上,认为“人都是有惰性的,需要不停地鞭策,就是用鞭子打!”片面强调严管(委婉点的称“比部队还严”),实际上就是把工人当成活的机器甚至牲畜、犯人。中央对国有企业放权职工群众不反对,但权利只放在了领导身上,有些国企职工群众的民主权利反而减少了。有些国企领导独断专行,国有财产的使用和分配个人说了算,工人无法监督,企业的重大决策工人无权过问,想见领导反映问题都很难,各级领导只对工人下命令,很少向工人征求意见;工人只有接受名目繁多、繁琐苛刻的“严管重罚”的义务(有些条目被工人称为“纯属变态”或“训练奴隶”)。有些国企各级工会主席由领导任命,不站在维护工人利益的立场上,职工代表大会走过场,厂务公开、民主评议有名无实,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鞍钢宪法更是连名都听不到。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早已绝迹。有些管理人员(包括班长)骂起工人来张嘴“贱皮子”,闭嘴“不要脸”,管理方法不是“罚”,就是“停止工作、下岗”。有家国企不是欢迎工人广开言路、发扬民主,而是动不动就说“不许议论,不许讲究领导,否则降工资、处分”,还派公安处侦察员带微型录音机到通勤车上秘密取证。有家国企规定工人上班不许带饭和方便面,必须买食堂的饭菜,甚至有时还在厂门口检查工人的包里有没有饭盒。工人的人格尊严、人身权利都得不到保障,怎么能认为自己是主人呢?

  2.社会主义制度下,国有资产全民所有,因此每个劳动者都享有天经地义的劳动权。但近年来,有些人却借改革之名宣传用铁手腕、铁面孔、铁心肠去砸工人的铁饭碗、铁工资、铁交椅,再加上有些国企经济效益不好,部分工人随时有下岗失业的风险。还有些国企效益较好,但也搞起买断工龄、下岗分流或把短期下岗作为惩罚工人的手段。有些劳模、技术能手、学雷锋标兵都下岗了。工人随时都可能丧失劳动权,怎么还能认为自己是国有资产和企业的主人呢?

  3.在《劳动法》颁布之前国有企业对职工的权利维护得还很好,但近年来有些国企中普通工人的医疗、休假、劳动安全卫生权利和应有的福利保障反而有所减少。有的国企接触有毒有害物质的工人原有疗养假,近年逐渐减少接近取消了。有家国企生产一线工人请一天病假要扣七、八十元至一百多元(占新工人月工资的一半多),有人被迫带病上班,造成工伤。与此同时,有的国企提出“满负荷工作”,尽可能地提高劳动强度,减少人员;有的岗位本来有供工人休息的凳子,后来被撤掉了,没事也不许休息,只能不停地打扫卫生,在地上坐一会也要罚款。工作中出现伤亡,即使与企业不重视安全防护有关,也把责任全推给工人,称之为“违章操作”。有的国企强迫倒班工人加班,不来就重罚(大多数时候不过是打扫卫生),弄得工人休息不好,非常不满。

  4.国有资产全民所有,国企中任何领导和工人都平等地是国有资产和企业的主人,因此在收入上必然按劳分配。但近年来,一些国企实行了年薪制,各级领导还有各种奖励。虽然在宣传上称“工资、奖金向险、脏、苦、累岗位倾斜”,实际上各级领导的收入、福利与一线工人逐年拉大(同时教育工人“生在福中要知福”)。有工人认为现在是“按权力分配”。

  5.有些国企有着浓厚的封建文化。企业内对一把手搞个人崇拜,各级领导也愿听阿谀奉承、歌功颂德,多少有些效忠个人的风气。相伴随的是官僚主义、形象工程(如对设备、走廊的卫生和休息室的装潢及走路排队过分重视)较明显,对普通工人的权益重视相对较弱。部分管理人员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飞扬跋扈(有些普通工人当上班长不久就这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部分人员伴随腐败),对人严对己宽,可以随意规定罚款数额,普通工人只能绝对服从,与之争执几句就得停止工作并当众念检讨。即使是思想政治工作也常见居高凌下、盛气凌人、乱扣帽子。裙带风盛行,有关系有后台会巴结领导就好办事(如少被罚钱或被罚钱时找关系摆平),就有或大或小的特权(如坐厂里车不买票、个别非生产一线人员一周只来厂里一次),就能干上好工种或捞到其它好处,就能趾高气扬。这样的企业里,老实本分且没有关系的普通工人感到不公平,正直之士更是受打压。

  出于上述原因,一些工人对“主人翁”的说法嗤之以鼻,认为自己是在为领导获得名利而工作,甚至称本单位领导为“资本家”。在这些国企里,工人根本就不是主人,既然不是主人怎么能有主人翁精神呢?

  

  三.国有资产全民所有,工人阶级必然是国家主人,享有管理国家和监督政府的权力,在中国被称为“领导阶级”。但事实上,普通工人参政议政的途径很少,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很少有生产一线工人。有工人说:“在这个社会上,谁都能管得了咱们。”近年来,社会贫富分化加剧,部分国企工人生活水平逐渐下降,而年薪制和其它奖励使国企领导的收入超过工人十几倍、几十倍甚至更多;社会上有些大款、干部、知识分子看不起工人,工人们普遍感到在社会上地位太低了。

  四.工人阶级是国家和企业的主人,不但要在法律和制度上保障,还一定要加强教育,让工人阶级明白这个道理,自觉地维护主人地位,行使主人权利。但由于很多内因、外因,现在一些国企工人的思想觉悟实在是不如人意。原因如下:

  1.西方敌对势力利用中国对外开放之机,千方百计用种种腐朽思想侵蚀我们,国内也有些名人说什么“告别革命”、“躲避崇高”。加上市场经济的负作用,很多领域都出现了“淡化政治”的倾向,再加上理论与现实的反差,使得思想政治教育往往流于空洞化、形式化或庸俗化。多重因素加剧了拜金主义、利己主义、享乐主义泛滥,爱国主义、社会主义、集体主义精神弘扬的效果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2.半个世纪前,各地刚一解放,工会就把工人组织起来,开展政治启蒙教育,使工人们懂得了劳动创造世界的道理和工人阶级的历史使命,激发起工人们的劳动热情和主人翁精神。现在一些国企政治学习敷衍了事或根本就没有。有些国企片面宣传“多涨工资,多拿奖金”,“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对工人反复要求遵章守纪、服从管理,以前宣传的“铁人精神”、“为党工作”、“为国家做贡献”早已听不到了。古人云:“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国企工人的思想觉悟就可想而知了。

  3.中央一再强调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建国以来,文艺战线有很多宣传工人阶级艰苦奋斗、爱厂如家的文艺作品,鼓舞了工人阶级的主人翁精神。可近年来一些文艺作品一再宣传大款富豪、帝王将相,工人阶级则被抛到了骂娘、抹眼泪的份上。

  出于这些原因,部分青年工人对革命历史传统、中华民族优良道德传统不屑一顾,对社会主义的前途没有信心,阶级认同感和阶级自豪感减退,给多少钱干多少活的雇佣心态严重,工作中过于注重个人利益,有些人想方设法巴结领导,甚至还有些人羡慕腐败分子。这样的素质能产生主人翁精神吗?

  综上所述,中国工人阶级主人翁精神的减退,丝毫不是国有资产全民所有造成的,而恰恰是上述原因在思想上、实际上阻碍了工人阶级成为国家、企业和国有资产的主人所造成的。持“事实上的无人所有制”观点的人,如果不了解国有企业的现状,人云亦云,倒也可以原谅。如果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故意混淆是非,蛊惑人心,为私有化鸣锣开路,那就值得我们工人阶级和一切善良的人们所警惕了。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都多次论述工人阶级的先进性、革命性,把解放全人类的历史使命寄托在工人阶级身上。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中国工人阶级在党的领导和教育下干革命、搞建设,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的队伍,上述现象的出现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中国工人阶级的先进性、革命性。作家张平在采访国企工人时发现:“一个个工厂迅速完蛋,全都与少数领导者大肆侵吞国有资产有关。而工人们却很可怜,越是被糟蹋得不成样的工厂的工人,越是自觉保护工厂的财产。这与他原来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们自发地站在厂门中,检查路人偷没偷东西,...。”“工人们都自发地保护张平,跟秘密工作一样,他们用暗号联系,今天让他去这家,明天让他去那家,组织得很好。他们就想让上面、让全国的老百姓知道是谁让这些国企垮掉了。” (唐楠:《解读反腐作家张平》,《政府法制》2000第11期)在这个事例中,腐败现象激发了国企工人的主人翁精神。我在调查中发现,部分工人已经认识到:毛主席是工人阶级的大恩人,国有企业是工人阶级的命根子,国有资产是全国人民的不容侵吞。“春江浩荡暂徘徊,又踏层峰望眼开。”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到,中国工人阶级主人翁精神的下降是暂时的,而前途是光明的。

  作者附记:

  我原是国有企业生产一线工人,1996年参加工作,2001年下岗失业。从参加工作起,我就希望国有企业能做大做强,与国际知名大企业竞争,工厂开遍世界,产品占领全球市场,提高中国经济实力,为中华振兴和国际共运转入高潮奠定经济基础。然而,国有企业纷纷停产、破产,大量工人下岗,生活艰难,令我扼腕痛惜、忧心忡忡。于是,我于1999-2005年间,对国企改革和管理做了一些调查,阅读了一些相关资料,写成五篇文章,此为其一,作于1999-2001年,投稿前又做了修订。

  本文写作和前期调查纯系本人独立完成,未受任何人影响和协助,如有谬误,文责自负,与发表、转载的网站及任何人无关。欢迎批评指教。 tangzhu02@163.com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