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历史的西风与东风

作者: 杜江水 日期: 2019-03-23 08:43:07

  可能吧,由于地球的自西向东旋转,由此形成大陆板块的漂移,因此而有了叶轮一般的一波又一波的高山,同时也由于太阳的功劳,使大西洋、印度洋会有魔鬼西风带,大陆上也会有信风或扶摇羊角那样的大风,以致于深居红楼大院的凤姐也会说出这样的话:“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以致于后来被一伟大思想家将其升华为一个政治警句。

  其实造成人类历史的西风和东风的复杂性原因,远非自然界的西风和东风可比。或许就部分由于自然风原因,让哥伦布的船队得以能够从葡萄牙来到“新大陆”。一个“新”字也就历史地显示出“魔鬼西风带”之何所谓魔鬼。那块大陆上原来居住着远多于欧洲几个国家的玛雅人、印第安人和爱摩基斯人,他们有着自己的语言,自己的经济、政治、宗教和文化,然而,不是他们发现了“天外来客”,而是他们被发现了,好像在强烈西风的呼号声中,那里原有的一切都是乌有之邦。尽管那里的人彬彬有礼地去迎接客人,客人却杀害他们的领袖,把他们像动物一样去围猎。尤其奇怪的是,他们从来不曾经历过的一种传染病,天花却从天而至。这种名字听来温柔浪漫的传染病,单单青睐于当地的玛雅人、印第安人,使他们在不长的时间里死去了百分之九十,而对于被西风刮来的人却敬而远之。

  这些“新大陆”人可能很久以后还不明白,他们原来只知道可以用来做首饰,用来审美的黄金白银,原来在西风的来源处可以用来铸造货币,而货币是无所不能真正魔鬼。正是这些金银让远方来客的眼睛冒出火光,除却金钱和财富他们什么也不在乎。他们从地下挖掘金银的同时,当然他们也没有忘记地上还有玉米、橡胶和烟草之类的东西也属于财富之列。为了掠夺这些东西,需要有人出力劳动,来客从非洲贩来成船成船的黑奴,这些黑奴甚至被他们穿上鼻环用绳子拉来,和土著人在鞭子下种植橡胶或下井挖矿。

  就是这样,他们在从地下挖掘财富的同时却埋葬了玛雅文明和印第安文明,以致于让今天的人们要了解这些文明,需要到地下挖掘。

  这些毁掉“新大陆”文明的人,还没有忘记用他们的西风给这里撒播一种新的文明。这种新的文明的核心理念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他们的图腾就是鹰,就是狼。可以飞啄,可以穷追!不知道有没有可以把天花赋诸形象的动物或植物,如果有,那种动物或植物一定很幸运。

  谁说天花病毒不能赋诸合适的形象?天花无花么。那么它完全可以委托给罂粟。事实上,当西风绕过大半个地球来到东方,亚洲又被他们 “发现”了,这里是又一个“新大陆”,通过这两次发现,再由欧亚大陆桥连接,就算是把圈画圆可以两面夹击了。亚洲这里不仅同样有让人眼花缭乱的黄金和白银,还有着更多同样让人疯狂的财物,诸如丝绸、瓷器、象牙、茶叶等等,于是,天花的委托人罂粟鸦片,与鹰、狼都如期而至。他们在这里开设了东印度公司。这里不需要大批黑奴,因为这里不缺的是人口。这里的人口和土地的结合使他们很快明白一 个道理:这里还有比黄金白银更宝贵的财富。他们说:“还有比认为珠宝和金银‘高贵’、土地和土壤‘卑贱’更愚蠢的行为吗?这样想的人应当知道,如果土壤和珠宝或金银一样稀缺的话,所有君主都会不惜用一蒲式耳的钻石和红宝石,以及一马车的黄金换取一小盆土,用来种植一株茉莉花,或是种下一粒桔子籽,看着它发芽长大,长出美丽的叶子,开出芬芳的花朵,结出硕果。”因此,最重要的不是从远处向这里运来黑奴,而是把这里的人变成黑奴,为他们在这里耕种土地。于是,他们在使用坚船利炮制造血与火的同时,还要有更多巧妙的方法。必须有一种理论,这种理论必须比第一次发现新大陆摧毁玛雅人、印第安人意识形态的理论更复杂、更诡异,不然就不足以摧毁中华文明的义利观。他们必须把摩尔根曾揭露过又被恩格斯加以强调的西方那种为着掠夺财富而采用的“最卑下的利益——庸俗的贪欲、粗暴的情欲、对公共财产的自私自利的掠夺”论述成天然的、推动社会生产的原动力;必须把“最卑下的手段——偷窃、暴力、欺诈、背信”颂扬成智慧、才能、天理道德。于是,亚当·斯密成了超古绝伦的圣人,自由市场的一切可耻、罪恶和血污都被“看不见的手”掩盖起来了。

  于是,一小撮心狠手辣的巨富就心安理得地麇集在一条什么街上靠着制造各名目的杀人武器胁迫全世界人民必须使用他们印制的花花绿绿的纸片才能换取生活所必需的石油及其它物品。如果有谁拒绝使用这些纸片,或者企图自己印制或使用别的纸片,对不起,暗杀、绞首、巡航导弹、白磷弹甚至核武器,什么手段都可以使用出来,至于给你什么罪名,那要看我高兴怎么说。不管有没有依据。

  说到罪名,现成就有一个,那便是“垃圾人口”。因为地球资源有限,而你们这些低等人口却和我们一样要消耗资源,那么,你们不是垃圾是什么?

  你们不是嫌战争、杀戮残酷么,仁慈的方法也有,那就用转基因食品吧,这个一时半会儿不会造成疼痛,不会让你有突然加之的感觉;锅里的水不过40度,青蛙就不会向外跳。垃圾自然降解就不至于冒烟。但是等垃圾自然降解毕竟需要耐心。看来第一次发现“新大陆”的天花成功经验,还是令人神往。类似的萨斯病毒也算可以,二十世纪末那次禽流感就够奇妙,所有能够感染死亡的都是属于垃圾的黄种人。遗憾的是中国人以他们的悠久历史文化为根底,他们很快就研究出可以应对的方法,就像他们早已消灭天花那样。

  西风的历史已经太长,有人认为人类历史就要终结在这个让物质财富统治的金融帝国时代。他们不明白,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是以質能振荡的模式存在的,人类是宇宙的一个元素,其本质是以肉体和精神的形式辩证存在的,物质的需要并不是 人类生存需要的唯一,因而人类社会的发展原动力并不完全取决于社会财富,更不会完全靠财富的符号——金钱去驱动。一小撮人躲在一个什么角落里靠着一波又一波向世界发放和回收钞票,从而眼看着它起朱楼,眼看着宴宾客,眼看着它楼塌了,而自己一波又一波剪羊毛,迷梦于荒淫无度、奢侈无涯。所以人类社会的西风也不能像自然界的魔鬼西风带永不转向。

  大气除了受地球自转影响之外,还要受太阳能量辐射、高山扰动等许多因素的作用,所以还会有东风压倒西风的时候。同样,人类社会文化除了受物质影响之外,它本身还是一种精神力量,这种力量的来源丝毫不弱于于太阳辐射和高山扰动。人类文化的东风之源来自于喜马拉雅山、帕米尔高原对西风的阻挡,来自于长江与黄河对宇宙能量的吞吐。人们习惯地称这样的力量为中华传统文化。它的历史与人类进化史相伴而行。它是在人类进化过程中对天地自然以及人类自身仰观俯察的总结和记录,它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打阴阳、八卦符号起至今超过6000年,到西方哲学的鼻祖亚里士多德时代,中华文明已经发展成一个有着以自己本体论为基础的完整文化体系,至今的人类知识只是越来越证明它的真理性、正确性和优越性,而无法否定它。

  中华传统文化的完整体系是总结氏族社会以前人类仰观俯

  察的成果,之后又经过长期不断发展完善形成的。它的核心可以用七个字来概括。这七个字是:

  一、易。它是宇宙观和方法论,简单表述为:“太极分两仪”,“万物皆太极”。就是说宇宙本体及宇宙万物都是太极的具体形式,都是由相互对立不断运动、不断互相转化的两个方面组成的,这是宇宙的存在模式;八卦,“三才”,“天地人”是宇宙的衍生模式。即宇宙万事万物都是像天地交感生人,像父母做爱生儿女那样不断繁衍延续的。这就是老子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是宇宙本来的存在模式,也是人认识宇宙的方法。所以,易的宇宙观和方法论是完全同一的。八卦以后又演化成六十四卦。阴阳、八卦、六十四卦又按宇宙事物分类的原理发展成一整套形象思维和灵感思维的参照系。这样的易宇宙观核心可表述为“宇宙是質能振荡的存在”,易的宇宙观和方法论合并成一句话来表述就是“易是附丽了参照系的辩证法”。

  近几十年来人们发展了熵理论,并尝试把熵理论运用于哲学,这是一个有益的尝试,它的成功将进一步证明易的宇宙观和方法论的正确性。

  易的宇宙观和方法论是中华历史之根,是民族文化之源,是民族精神之魂。

  二、。道是中华圣人老子对“易”的阐释和发挥,所以,道指宇宙本体,也指宇宙规律,它涵盖易的基本内容,但它更突显其方法论意义,老子把它运用于经济、政治、伦理等各个方面。

  三、德。德是人对易,对道的认识和领悟,是心得。这种领悟和心得符合道之真谛,便是道德,反之则是不道德。

  四、仁。“仁者,爱人也。”这个爱来自于对道的真谛的领悟。试看,试想三才。天地交感,才有大地生命,父母做爱才能有儿女,宇宙才能衍生延续,比起“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哪个才是天理,哪个才是道德。

  五、义。与宜通,意为应该,合适,正确,必须。义基于仁。爱人,利人,助人才是应该做的事,这才是义。反之,损人,害人,抢人,欺侮人的事就不能做,那是不义。舍生取义才是最高的道德。

  六、。忠的对象是义。义行,义举,发自内心,占据内心,全心全意才是忠;义行义举,无私心杂念,不勉强,不做作,不表演,不邀功,不它图,这才是忠。

  七、恕。如心,将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方法,要做一件事是否道德,是否符合仁义,是否诚心诚意,忠心耿耿,主观上如何去判断?方法就是恕,是换位思考,这比法律,比舆论,比风俗习惯或其它任何标准都可靠,都简单,都直接方便。

  人们习惯地认为这七个字是单纯的儒家思想,是孔孟之道。这种看法有失片面。不错,孔子、孟子讲仁义道德,孔子也力图把他的礼治主张归入这七个字的逻辑之中,但那只是引申,并不一定完全符合原义。

  中华传统文化的完整体系到氏族社会末期就有了比较成套

  的著作典籍,他们是《易》(《三易》,从《连山易》、《归藏易》到《周易》是一个发展过程)、《尚书》和《诗》,从这一套典籍生发出来的思想很多,诸子百家都和它有关系,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后世社会某一方面的要求,儒家是其中之一。但是中华传统文化体系是以易本体论为根本,以仁义为核心,以忠恕为南针的更大逻辑架构。它之所以能够五千多年不断地传承下来,不被任何历史风暴摧折,不被任何外来文化所淹没,而能够融汇改造外来文化,就在于这个完整体系的完整性、真理性、正义性。

  不要曲解中华文明的真理性、正义性,认为它以爱为核心,就是任人欺凌,就是“不抗恶”。只不过它是把反抗欺凌、痛恶丑恶建立在更大范围、更深远用心的爱的基础上,建立在仁义对邪恶的改造力的信心和勇敢行为上。对此,历史是最好的证明。

  当15世纪西方船队满载着刀剑枪炮裹胁着黑奴和天花发现新大陆的时候,早于他们近百年就有一支更大规模的由郑和带领的中国船队一路西行,他们远航万里,访问三十多个国家,不过他们不是征服者,不是一路去掠夺财富,他们是谦逊的客人,他们给当地带去的是金银、丝绸、瓷器、布匹、铁器和铜器,和船队同去的不是黑奴而是医生和能工巧匠,他们带去的不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丛林理念,而是仁义、礼节与协和万邦的理念。他们所开辟的不是一条淘金取宝的发财路,而是和善友谊的海上丝绸路。

  近一百多年来,中华民族经历了血与火的斗争,与中华以仁义为核心的理念是什么关系的呢?“造反有理”的斗争是否就否定了仁爱原理呢?

  当十八世纪物质和精神共同形成的西风从大洋彼岸和大陆彼端合围卷来,当坚船利炮和鸦片烟枪伴随教堂铃声高奏着进行曲来到中国的时候,中华民族好像真的要灭亡了,5000千年的文明好像成了“落后就要挨打”的罪孽根由,一切都是祸害,一切都毫无是处。

  然而,纵观一百的历史,人们发现好像自然界的西风遇上了喜马拉雅山抵抗,在爬上帕米尔高原的过程中耗尽了力气,西方形而上学的的纯物质哲学,在这里遇上了易的辩证宇宙观。鹰图腾和狼图腾遇上了蜜蜂图腾和蚕图腾;古罗马的斗兽戏遇上了五禽戏;纯利润逻辑遇上了道德仁义逻辑;崇尚竞争,遇上了“为人民服务”。其冲突的惨烈并没有改变两种文化的原有性质。只有天良迷失的人才看不见支撑万里长征和抗日战争背后的大爱力量。只有罔顾事实的人才不承认正是仁爱的力量改造了一批又一批俘虏的思想感情,让他们为正义而献身,这些俘虏包括本民族的和外民族的人。

  更重要,更凸显本质的是在这样一个历史的凤凰涅槃过程中,形成了伟大的毛泽东主义。毛泽东主义的要义就是毛泽东用中华文明的完整体系发展马克思主义使其达到一个新阶段,成为全人类从阶级社会过渡到大同社会,即从马克思说的“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过过渡到“人类社会”的伟大理论(参见《破解孔仲尼猜想——人民易》 第四章 杜江水著)。自此,两个世纪以来西风压倒东风的局面将被改变,直到迎来人类新的春天,如今传遍世界的一波又波的毛泽东热就是春天信息的东风。

  2019.3.22 于洛阳

 

 

 

 

 

 

 

 

  察的成果,之后又经过长期不断发展完善形成的。它的核心可以用七个字来概括。这七个字是:

  一、易。它是宇宙观和方法论,简单表述为:“太极分两仪”,“万物皆太极”。就是说宇宙本体及宇宙万物都是太极的具体形式,都是由相互对立不断运动、不断互相转化的两个方面组成的,这是宇宙的存在模式;八卦,“三才”,“天地人”是宇宙的衍生模式。即宇宙万事万物都是像天地交感生人,像父母做爱生儿女那样不断繁衍延续的。这就是老子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是宇宙本来的存在模式,也是人认识宇宙的方法。所以,易的宇宙观和方法论是完全同一的。八卦以后又演化成六十四卦。阴阳、八卦、六十四卦又以宇宙事物分类的原理发展成一整套形象思维和灵感思维的参照系。这样的易宇宙观核心可表述为“宇宙是質能振荡的存在”,易的宇宙观和方法论合并成一句话来表述就是“易是附丽了参照系的辩证法”。

  近几十年来人们发展了熵

  理论,并尝试把熵理论运用于哲学,这是一个有益的尝试,它的成功将进一步证明易的宇宙观和方法论的正确性。

  易的宇宙观和方法论是中华历史之根,是民族文化之源,是民族精神之魂。

  二、道。道是中华圣人老子对“易”的阐释和发挥,所以,道指宇宙本体,也指宇宙规律,它涵盖易的基本内容,但它更突显其方法论意义,老子把它运用于经济、政治、伦理等各方面。

 

 

  三、德。德是人对易,对道的认识和领悟,是心得。这种领悟和心得符合道之真谛,便是道德,反之则是不道德。

  四、仁。“仁者,爱人也。”这个爱来自于对道的真谛的领悟。试看,试想三才,天地交感才有大地生命,父母做爱才能有儿女,宇宙才能衍生延续,比起“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哪个才是天理,哪个才是道德。

  五、义。与宜通,意为应该,合适,正确,必须。义基于仁。爱人,利人,助人才是应该做的事,这才是义。反之,损人,害人,抢人,欺侮人的事就不能做,那是不义。舍生取义才是最高的道德。

  六、。忠的对象是义。义行,义举,发自内心,占据内心,全心全意才是忠;义行义举,无私心杂念,不勉强,不做作,不表演,不邀功,不它图,这才是忠。

  七、恕。如心,将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方法,要做一件事是否道德,是否符合仁义,是否诚心诚意,忠心耿耿,主观上如何去判断?方法就是恕,是换位思考,这比法律,比舆论,比风俗习惯或其它任何标准都可靠,都简单,都直接方便。

  人们习惯地认为这七个字是单纯的儒家思想,是孔孟之道。这种看法有失片面。不错,孔子、孟子讲仁义道德,孔子也力图把他的礼治主张归入这七个字的逻辑之中,但那只是引申,并不一定完全符合原义。

  中华传统文化的完整体系到氏族社会末期就有了比较成套

 

 

  的著作典籍,他们是《易》(《三易》,从《连山易》、《归藏易》到《周易》是一个发展过程)、《尚书》和《诗》,从这一套典籍生发出来的思想很多,诸子百家都和它有关系,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后世社会某一方面的要求,儒家是其中之一。但是中华传统文化体系是以易本体论为根本,以仁义为核心,以忠恕为南针的更大逻辑架构。它之所以能够五千多年不断地传承下来,不被任何历史风暴摧折,不被任何外来文化所淹没,而能够融汇改造外来文化,就在于这个完整体系的真理性、正义性。

  不要曲解中华文明的真理性、正义性,认为它以爱为核心,就是任人欺凌,就是“不抗恶”。只不过它是把反抗欺凌、痛恶丑恶建立在更大范围、更深远用心的爱的基础上,建立在仁义对邪恶的改造力的信心和勇敢行为之上。对此,历史是最好的证明。

  当15世纪西方船队满载着刀剑枪炮裹胁着黑奴和天花发现新大陆的时候,早于他们近百年就有一支更大规模的有郑和带领的中国船队一路西行,他们远航万里,访问三十多个国家,不过他们不是征服者,不是一路去掠夺财富,他们是谦逊的客人,唐诶当地带去的是金银、丝绸、瓷器、布匹、铁器和铜器,和船队同去的不是黑奴而是医生和能工巧匠,他们带去的不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丛林理念,而是仁义和礼节与协和万邦的理念。他们所开辟的不是一条淘金取宝的发财路,而是和善友谊的海上丝绸路。

  近一百多年来,中华民族经历了血与火的斗争,与中华以仁

 

 

  义为核心的是什么关系的呢?“造反有理”的斗争是否就否定了仁爱原理呢?

  当十八世纪物质和精神共形成的西风从大洋彼岸和大陆彼端合围卷来,当坚船利炮和鸦片烟枪同时伴随着教堂铃声高奏这进行曲来到中国的时候,中国好像真的要灭亡了,5000千年的文明好像成了“落后就要挨打”的罪孽根由,一切都是祸害,一切都毫无是处。

  然而,纵观一百的历史,人们发现好像自然界的西风遇上了喜马拉雅山抵抗,在爬上帕米尔高原的过程中耗尽了力气,西方形而上学的的纯物质哲学,在这里遇上了易的辩证的宇宙观。鹰图腾和狼图腾遇上了蜜蜂图腾和蚕图腾;古罗马的斗兽戏遇上了五禽戏;崇尚竞争,遇上了“为人民服务”;纯利润逻辑遇上了道德仁义逻辑。其冲突的惨烈并没有改变两种文化的原有性质。只有天良迷失的人才看不见支撑万里长征和抗日战争背后的大爱力量。只有罔顾事实的人才不承认正是仁爱的力量改造了一批又一批俘虏的思想感情,让他们为正义而献身,包括本民族的和外民族的人。

  更重要的是在这样一个历史的凤凰涅槃过程中,形成了伟大的毛泽东主义。毛泽东主义的要义就是毛泽东用中华文明的完整体系发展马克思主义使其达到一个新阶段,成为全人类从阶级社会过渡到大同社会,即从马克思说的“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过过渡到“人类社会”的伟大理论(参见《破解孔仲尼猜想——人

  民易》 第四章 杜江水著)。自此,两个世纪以来西风压倒东风的局面将被改变,直到迎来人类新的春天。

  2019.3.22 于洛阳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