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论新中国阶级矛盾与历史虚无主义的发展演变

作者: 吴铭 日期: 2018-01-08 20:46:13

4c5a8ebab046795c698cab80996d9573.jpg

  本文为作者原创,转载请并注明来源

  无产阶级革命历史为什么被虚无?为什么会出现反共产党、反阶级观念、反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反社会主义甚至反中华民族的历史虚无主义?对于这个问题,必须站在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群众的立场上,运用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特别是要运用阶级分析法和矛盾分析法,从新中国各历史时期阶级斗争状况的角度分析,才能认识这个历史虚无主义产生的发生根源、发展过程和产生的恶果,确立正确的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探寻正确的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战略方针,才能动员人民群众,争取这场伟大斗争的胜利。本文旨在研究探讨历史虚无主义的产生、发展、内容,以期找到彻底消灭历史虚无主义的道路和正确的斗争策略,以便于重新确立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史观。

  一、新中国的历史时期划分标准和意义

  为了认清历史虚无主义产生、发展、恶化的轨迹,我们有必要认识一下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按照阶级斗争情况划分一下历史时期。划分历史阶段决不是无意义的,也决不是随意的。按照马列主义阶级分析法这一根本方法,所谓历史时代,是指哪个阶级掌握着国家政权,掌握政权的阶级从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军事上、外交上决定着一个时代。掌握政权的阶级变了,政权的性质也就变了,或反动、或进步的新历史时代就开始了。无产阶级掌握国家政权的时代,那就是无产阶级的时代;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掌握国家政权的时代,就是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时代。因为民族资阶级的软弱性、孤立性,这样的时代极可能是向被殖民时代的过渡,只能是短命的。买办资产阶级掌握国家政权,就是殖民地时代,这样的时代因为反人民、反民族,没有根基,必然受到人民的反对,同样必然是短命的。

  观察一个时代,首先要看这个时代的阶级构成情况和阶级矛盾情况,离开对阶级和阶级矛盾的正确分析判断,就不可能有正确时代区分,不可能有正确的斗争方向和斗争策略。历史阶段划分的标准在于抓住主要阶级矛盾或阶级矛盾的主要方面,即,运用阶级观点和阶级斗争的方法论,观察社会主要矛盾或者矛盾的主要方面的变化,只要这个主要矛盾或者矛盾的主要方面发生了质变,那就意味着时代变了;如果主要矛盾或矛盾的主要方面发生了重大量变,那只意味这个时代之下进入新的历史时期,而不是时代发生了变化。我们根据阶级构成和阶级矛盾情况划分新中国历史时期和阶段的目的,还在于认清各历史时期阶段的主要矛盾、斗争对像、斗争策略,总结历史经验和教训,也是为当前的斗争提供斗争盟友、斗争对像、斗争策略、斗争方向等方面的指导。

  要根据主要阶级矛盾的质变,划分历史时期;根据主要阶级矛盾的重大量变,划分历史时期之下的历史阶段。

  二、新中国各历史时期及历史虚无主义根源、表现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政治舞台上活跃着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勾结帝国主义并充当其走狗伪军、以出卖中华民族利益和中国人民利益以换取帝国主义殖民主义豢养扶持的带有官僚性质的买办资产阶级。根据三者之间的矛盾斗争情况,或者说三大阶级对政权的掌握情况,应将新中国历史划分为以下若干历史时期:

  (一)毛主席时代,从1949年10月至1976年10月。这是共产党毛主席领导全国各族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时期,无产阶级掌握着政权。这是无产阶级作为矛盾的主要方面,掌握着新中国人民政权,取得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革命胜利。这一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建设中国社会主义,教育、改造、限制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清算封建主义遗毒,反对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团结和领导全世界人民进行反帝、反殖民的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支援它们的政治经济文化建设。这一时期,共产党毛主席为着全中国最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为着中华民族的整体、长远利益,为着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利益,领导全国人民同国内外反动势力进行了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在意识形态、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科教文卫等全部领域均取得了伟大胜利和奇迹般的发展。

  特别强调一下外交方面的成就:新中国推动以中国为主导的第三世界集团建立,推动了世界大三角格局形成,中国人民和世界被压迫人民和民族构成了世界上最团结、最强大、最有前途的一角,并争取了包括美国、日本人民、西欧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拥护支持。应当明白:真正遏制世界大战爆发、维护世界和平的并不是什么美苏两国大量原子弹造成的“恐怖平衡”,而是广大第三世界和平反战力量的强力制约。必须坚持这一观点,而不能跟着资产阶级的说法人云亦云。那种认为美苏原子弹“恐怖平衡”阻止了世界大战爆发的观点,是唯武器论观点,是机械唯物主义的观点,不符合人民史观,也不符合事实。希望广大左派认清这个问题的本质。

  如果非要用“崛起”说事,毛主席时代,中国早就实现了崛起:我们拥有感召力极强的毛泽东思想——拥有这个伟大思想是“崛起”最关键、最核心、最不可或缺的根本要素,是灵魂。全国各族人民团结一致、斗志昂扬、意气风发,充满必胜的信念,“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我们建立了完备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无内债无外债,教育、医疗、住房等基本社会保障基本免费、或者费用极低,我们能够多次打败美帝国主义、挫败苏联修正主义,保持了独立自主,能够成为世界“大三角”格局的一极,能团结全世界绝大部分的民族和人民,能与世界上所谓最强大的苏联美国称雄且占尽上风,这不叫“崛起”,那什么还能叫做“崛起”呢?别忘了,这是一穷二白的中国在仅仅二十几年取得的成就。有人说“毛主席是人不是神”。我说,毛主席就是神!他是上天派到人间拯救中国人民、中华民族和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神!他是人民的神!恐怕,世界上没有那位神圣仙佛的力量,带给世界人民的福利,超过毛主席!

  按照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修正主义、走资派)的矛盾斗争情况,毛主席时代的中国历史又可以区分为三个阶段:

  1.自1949年建国到1956年第一个五年计划和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这一时期的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领导下的人民民主政权和国内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及其主子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这一时期进行了抗美援朝、“三反”“五反”“镇反”、出兵新疆西藏等革命斗争和“土地改革”、“一化三改”社会主义改造运动。无产阶级和作为统战对像的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因为面对反击帝国主义武装侵略和社会主义改造的重大任务,外部的威胁尚未完全消除,特别是进行抗美援朝战争,所以,这个无产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及小资产阶级间的人民内部矛盾还没有激化、显化,还没有演化成敌我矛盾。

  2.第二个阶段从1956年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暴发,这是无产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矛盾斗争激化的时期,虽然总体上坚持了无产阶级专政,坚持了社会主义方向,但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理人“走资派”复辟资本主义的图谋却一刻也没有停止,所以共产党毛主席反复发动“反右”“社教”“九评”等革命的群众运动,反击“走资派”,教育广大人民群众,防止了资产阶级复辟。这一时期的斗争趋势是资产阶级势力逐渐抬头,无产阶级的优势逐渐下降。这就迫使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力量不得不发动文化大革命。但总体上,这一时期的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及其代理人,他们虽然压制无产阶级等广大劳动人民群众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但还是坚持了民族主义立场,尚未实现与帝国主义的勾结,所以,他们与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仍然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也正是这一矛盾没有演变成敌我矛盾,所以,造成了许多群众对文化大革命的误解、冷淡,以致被修正主义利用。

  3.第三阶段,从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即文化大革命时期(不要加引号)。这是前一阶段无产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理人走资派的内部矛盾斗争激化后,无产阶级反击资产阶级的复辟企图并取得伟大胜利的阶段。这一阶段,由于毛主席的正确领导,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将斗争重点指向“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改变了前一阶段的被动局面,取得了反击修正主义的伟大胜利。但是,根本问题,即无产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矛盾斗争问题,并没有根本解决,相当多的共产党员、革命群众并没有认清这个矛盾的长期性、斗争的复杂性,没有认识这个矛盾斗争如不解决,中国仍然有资产阶级复辟甚至再次被帝国主义侵略殖民的危险。作为统战对像的民族资产阶级及其在党内的代理人获取政权、复辟资本主义的图谋,仍然威胁着人民政权,仍然需要对他们进行教育、引导、专政。

  通常所说的“走资派”“修正主义者”,就是指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代理人,这个政治力量试图走民族资本主义的道路,但是,这个政治集团有着褪变成买办资产阶级、成为帝国主义帮凶的极大可能。只要条件成熟,这个可能就会变成现实。

d11b881b1a345cafd3a3dfba92339532.jpg

    无产阶级的成熟,总要经历革命斗争的大风大浪,总要经历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如果说从新中国建立到主席去世,中国无产阶级受到的是正面教训的话,那么,“改革开放”以来,受到的则是反面教训。现在,我相信,劳动人民群众应该成熟起来了。  毛主席时代,是无产阶级时代,是当前历史虚无主义“虚无”的重点,民族资产阶级因其动摇性、两面性,一定程度上充分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帮凶。但当历史虚无主义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民族资产阶级的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利益和文化主权利益,达到了极大的损害,所以,民族资产阶级有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动机。但是,同样由于其两面性、软弱性,其革命性是不彻底的,其反击历史虚无主义,也是不彻底的,它不可能成为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主力军,主力军只能是工人阶级及其先锋队中国共产党人。反击这种历史虚无主义的任务,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是无法完成的。

  (二)“改革开放”时代,即从1976年10月到党的“十八大”前(不含“十八大”)。1976年10月,毛主席尸骨未寒,修正主义的走资派发动反革命政变,霸占了革命政权,开始了资产阶级复辟。这一时期是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复辟当权的历史时期,也是他们放弃共产主义、推行民族主义,以民族主义为工具清算共产主义的历史时期。资产阶级因为复辟成功从而成为阶级矛盾和斗争的主要方面,占尽优势,开始了其残酷压迫剥削广大劳动人民群众、镇压其反抗的历史时期。

  按照资产阶级当权派内部矛盾变化,这一时代可以分成两个历史时期。

  1.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改革开放时期,从1976年10月至1992年“南巡”(不含)。这是历史虚无主义的第一次高潮,即用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简称民族史观)虚无无产阶级的历史唯物主义、人民史观、阶级斗争史观、革命史观(简称人民史观),即用“爱国主义”虚无“共产主义”,可称作第一类历史虚无主义。这个虚无主义危害重大,不可忽视,从阶级立场上看,相当于张国焘叛变投降国民党反动派。民族主义者因自身的阶级局限性,通常看不到这种历史虚无主义的重大危害。

  这一时期,总体上无产阶级处于被压迫地位,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因政变而复辟上台,阶级本性决定着它必然恢复私有制,决定着政治上必然排斥、压制人民群众。经济上推行“分单干”“承包制”之类的小私有生产制度,竭力反对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反对体现公有制经济本质的企业领导制度《鞍钢宪法》,反对劳动人民群众当家作主,淡化劳动人民群众中的英雄模范形象,否定他们的革命意义。外交上,由于资产阶级的两面性、软弱性,中国走资派抛弃了毛主席的第三世界战略,抛弃广大第三世界穷朋友,也抛弃了对包括美国、日本、西欧在内的世界人民的关怀支持;对资本主义世界充满幻想,在丧失了人民群众支持之后,希望加入世界资本主义俱乐部,成为其一员,把争取帝国主义的承认作为提升国际地位的手段和标准。

  在历史问题上,民族资产阶级希望运用民族主义的立场,即所谓民族史观,重新解释历史,虚无人民史观。表现为全面否定人民史观、否定无产阶级革命史观,否定阶级斗争是推动历史发展的唯一动力,推崇唯生产力论。对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战争的意义已经不那么在意。对抗日战争中的国民党所谓正面战场的抗战,则采取积极推崇的态度,不指责其片面抗战、消极抗战、积极反共,不指责实质是国民党的消极反动引发了日本侵略者的野心,过高地评论国民党正面战场的作用,淡化共产党作为抗日战争的领导者、组织者、胜利者的身份。混淆阶级界限,宣扬解放战争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没有进步意义。对建国以后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仅承认含有民族革命性质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但对社会主义革命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及期间的伟大建设成就,采取屏蔽和完全否定的态度,称作“崩溃边缘”“十年浩劫”。

  这一时期受蒙蔽的马克思主义者仍然在党内,对于这一时期“改革开放”的资本主义方向采取了抵制态度。也由于毛主席时期建立了强大的独立自主的公有制经济体系——这个体系天生就具备抵制内外资本主义侵蚀的免疫力,所以,这一时期,如果仅仅从民族主义意义上的国家主权角度来看,中国损失并不太大,全面殖民化只是开了个头还没有正式开始,损失的是无产阶级的政治、经济、文化领导权利。也就是说,这部分本来应由无产阶级掌握的政治、经济、文化权力和利益,迅速地被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攫取。所谓的“恢复高考”“农村分单干”“工厂承包”“允许企业倒闭”“严打”等政策,实质是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为维护自己的统治、打击瓦解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剥夺工人阶级领导权、破坏工农联盟基础,试图用资产阶级专政取代无产阶级专政而采取的系列政策。

  因为民族资产阶级当权,所以,在外交上,推行狭隘的民族主义外交,三个世界战略被迅速抛弃,直接导致“大三角”世界格局解体,导致所谓“两极”、“一超多强”“多极化”格局呈现,中国由“大三角”中最强的“一角”,迅速沦为“多极化格局”中的“一强”,无法与美苏霸权抗衡,国际地位、国际形象、国际影响力受到灾难性破坏。这个破坏不是美国的“和平演变”“冷战”造成的,而是中国复辟的资产阶级自己主动造成的。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世界在推行冷战和“和平演变”过程中,先后赢了三个回合:第一是以中国为代表的第三世界集团的瓦解;第二是华沙条约组织解体和东欧剧变;三是苏联解体。这三个重大战果中,第一个战果是中国资产阶级白送给美国的,也是三者中最关键的一个战果。这一点不应被历史学家忽视。也就是说,中国是美国的“和平演变”、“冷战”中最早失分的一个国家,最早的失分不是“六四”动乱,而是1979年起第三世界集团开始走向瓦解。这次失分之所以被学术界忽视,原因有三:一是第三世界集团的瓦解是渐进式的,二是掌握政权的中国资产阶级的刻意掩盖,三是我们中间有很多人实际上是民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即民族主义者,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本身的马克思主义认识能力有限,感觉不到三个世界战略的伟大意义,也体味不到三个世界战略瓦解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

  “XXXX”是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抢夺无产阶级政权的反革命政变,是历史的倒退。从阶级斗争的角度看,这个政变的性质与蒋介石发动的“四一二”政变、汪精卫发动的“七一五”政变是完全相同的,都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革命的反扑和镇压。所不同的是,1927年政变时,中国还是个落后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共产党尚未掌权;而1976年,中国已经是个成熟先进的社会主义国家,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共产党已经掌权。

  这次政变,标志着原本中国共产党内部的无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代理人“修X正主义者”“走资派”之间的人民内部矛盾,激化成敌我矛盾。

  这次政变,标志着中国从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退化为资产阶级的民族国家。

  这次政变,从阶级立场上看,相当于张国焘作为共产党人叛变投降了国民党蒋介石集团,但表面上并未背叛民族主义。所以,应当指出:这一时期的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虽然联合镇压无产阶级,但是,在民族主权上还是有所坚持的,对外资还有很大限制,并未允许外资(也包括知识产权、信誉评价权)的随意侵略。所以,才有“入世谈判”久拖不决。文艺领域坚持了民族主义立场,美国文艺还没有大规模侵入中国,回想一下,上世纪80年代,中国几乎没有什么美国电影。

  这一时期的阶级斗争,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中国的资产阶级联合镇压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群众,比如“十月政变”、“清理三种人”、“严打”;二是民族资产阶级对外部帝国主义的某种程度的反抗,比如“处理胡赵”、平定“六四动乱”,不接受“世界贸易组织”屈辱条款等等;三是无产阶级对国内外资产阶级的斗争,表现为学潮、89年至92年的“左转”。但是,仅仅是昙花一现,即被国内外资产阶级联合压制,因而并未形成历史主流。这一时期后期也是左派又一次觉醒时期,他们与文革期间的老左派一起,共同进行了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第一次斗争。

  2.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当政时期,从1992年“南巡”至2013年“十八大”止。这是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甚至军事等领域迅速滑向殖民地的时期,是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货币主权和思想文化主权被迅速出卖的时期。由于上一阶段民族资产阶级内部矛盾斗争,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因为内受到人民群众反对,外受帝国主义的欺骗、压制,最终分化出三种新力量:一是部分堕落为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充当了帝国主义的走狗帮凶,并主导着政权;二是部分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因“炸馆”“撞机”事件及国家的衰败而觉醒,开始反思历史,有的成为坚持毛泽东思想路线的“毛左”,即无产阶级左派,有的成为坚持邓小平路线的“邓左”,所谓“新左派”,即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左派;三是部分民族资产阶级不知道形势变化,没有阶级自觉和民族自觉,仍然无动于衷、浑浑噩噩、无所作为。这是左派第二次觉醒时期,是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第二次高潮。

  经济上,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不再坚持民族立场,抛弃“国家主权”,提出“中美关系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提”、“越开放越安全”、“世界经济全球化”、“国际市场一体化”、“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凡是与美国关系好的国家都富起来了”、“与国际接轨”、“中美国”、“比较优势”,推行“中美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搞对美“消气外交”,接受屈辱条款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相互勾结出台“佐利克报告”,提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夫妻外交”等等。最体现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反动本质的口号是“以开放促改革”,挟洋自重,完全抛弃了民族主义的经济、市场、金融、文化、外交主权,主动拥抱殖民地地位。政治上,向美国一边倒,按照美国的要求比如“佐利克报告”设计进行中国改革开放,完全抛弃市场主权、经济主权、金融主权、货币主权和思想文化主权。外交上,甘作美国的喽罗,遵守所谓美国主导的“国际规则”(美国有这个主导权吗?有这个国际规则吗?),一举一动均按照美国的要求进行,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丧失气节,在内政外交上均充当帝国主义的帮凶。

  这一时期的历史虚无主义表现为将资产阶级的民族史观进一步虚无成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史观,推崇所谓“文明史观”“现代史观”,抛弃国家“独立自主”的主权原则,主动作美国的附庸殖民地,宣扬帝国主义的“普世价值”,对毛主席、对阶级斗争、对中国共产党、对中华民族、对第三世界、对整个人民史观、革命历史都进行彻底的否定、诬蔑、淡化、抹黑。

  这一阶段的历史虚无主义,不妨称为第二类历史虚无主义,即将资产阶级民族史观虚无为殖民地主义史观,是最恶劣的历史虚无主义,因而受到中国无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的联合反击。刘晓波的“三百年殖民”论,代表这次历史虚无主义的最高潮。

d2253ea2007f8d587091fdf6add95a7b.jpg

 

  (三)“十八大”以来的“拨乱反正”时期,自党的“十八大”之后至今。是反思历史,试图从政治上、经济上、思想文化上重新回归民族主义或社会主义,清算反击买办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历史时期。这一时期,买办资产阶级更加疯狂,中国的殖民化迅速加快。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开始反击买办资产阶级的历史虚无主义,试图恢复经济、金融、文化主权,外交上试图与美国拉开距离,走第三世界路线。但是总体上成效尚不显著,尚未遏止中国殖民化的趋势。

  民族资产阶级对买办史观的反击具有其历史进步意义,应当给予肯定,但其历史局限性、阶级局限性更应当重视。从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指导思想看,这次反击历史虚无主义是恢复人民史观、恢复革命史观、恢复阶级斗争史观、恢复历史唯物主义。但是,从体制内发表的言论看,这次反击历史唯物主义不是用无产阶级的历史唯物主义史观(即人民史观)而主要是用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史观(民族史观),反击买办资本主义“文明史观”“现代史观”(即买办史观),就是说,不是用人民史观反击买办史观,而是用民族史观反击买办史观。这就存在以下问题:

  第一,反击立场尚不明确。没有坚定明确站在工人阶级的立场上,指出历史虚无主义的根源在于否定无产阶级革命史观、否定人民史观、否定阶级斗争史观,是否定历史唯物主义。之所以不敢指出历史虚无主义的这个根源,是因为民族资产阶级本身对这个无产阶级史观具有天然的排斥性,是历史虚无主义的始作庸者。没有指出买办资产阶级是历史虚无主义的罪魁祸首,是反击的重点,因为民族资产阶级与买办资产阶级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这个反动阶级还有一定的幻想,还不敢与其划清这个界限,不敢拉开决战的阵式。这意味着其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行动,必然是不彻底的,是半拉子工程。

  第二,反击目标尚不全面。只反对买办资产阶级的买办史观,不反对民族资产阶级的民族史观。因为不敢承认民族资产阶级同样对历史唯物主义进行过虚无,当然也不可能反击这种虚无主义,不可能真正坚持无产阶级历史唯物主义史观。

  第三,反击动员尚不深入。因为是资产阶级用民族史观反击买办资产阶级的买办史观,因此,主力军是松散软弱的民族资产阶级。在反击买办资本主义所谓“文明史观”“现代史观”也就是买办史观的斗争中,没有动员和依靠广大人民群众,没有取得人民群众的理解支持而陷入孤立。民族资产阶级阶级具有两面性、软弱性,战斗力很弱,甚至在帝国主义和买办资产阶级的压力下会投降、屈服,以这个阶级作为反击买办历史虚无主义的主力,不可能取得这场斗争的胜利。

  第四,反击重点尚不突出。即没有指出这次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重点是反击买办史观,反击所谓“文明史观”“现代史观”,是要回归无产阶级的人民史观、革命史观、阶级斗争史观,而只是要回归资产阶级的民族史观。因此,还不是正确的反击。

  三、封建主义史观是第三种历史虚无主义

  第三种历史虚无主义,即用封建主义所谓传统文化史观虚无、取代毛泽东思想。封建主义史观,是指打着“弘扬传统文化”旗号推行孔孟之道、维护剥削、维护压迫、维护等级社会秩序的思想观念,即所谓“新儒家”史观。它诬称毛泽东思想、中国革命、特别是文化大革命“革了传统文化的命”,因而是破坏性的,是没有历史进步意义的,以便为自己找到存在的依据。这一史观虽然不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主流,但因为有“传统文化”这个幌子,所以,对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对民族资产阶级具有很强的迷惑性,是买办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雇佣的最下流、最可耻的帮凶。

  历史上,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以儒家为正统的封建主义传统文化,在殖民主义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侵略和进攻面前,不堪一击,毫无建树。所谓儒家思想是导致中国腐败贫穷、招致帝国主义侵略的罪魁祸首,它推脱不掉这个历史罪责的!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将中国人民、中华民族最终从殖民主义、帝国主义侵略和封建主义陷阱中拯救出来并建成强大社会主义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作为中国工人阶级先锋队的革命的中国共产党!毫无疑问,如果真的强调所谓传统文化对民族延续发展的重要性、非要从“传统文化”、“民族文化”角度谈论民族生存和社会发展问题,那么,传统文化主要是指墨、法、道、佛等家文化,而不是儒家,是历代农民起义和斗争,不是封建帝王将相。共产党,就其“为人民服务”宗旨、“艰苦奋斗”“群众路线”“批评与自我批评”等作风,特别是领袖、英雄、模范的言行表现看,更近于墨家、法家、道家、佛家,而不是儒家。

  因为有拯救中化民族这个不朽的伟大历史功绩,毛泽东思想理所当然是中华传统文化发展的新高峰、新丰碑、新代表,是中华文化真正的、正统的继承者和发扬者。是共产党毛主席而不是其他什么政党或人物把中华文化推向新的高峰,毛泽东思想就是现代的中华传统文化!今天,中华文化的真正继承者当然是革命的中国共产党人,当然是在新中国大陆,而非中国的台湾或者日本、海外什么地方、什么政党或者专家学者。今天传统文化的旗帜只能是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而绝不是孔子、孟子或者其他任何人、任何思想。其最鲜明特点是阶级斗争和反抗,而决不是无立场、无原则的什么“和谐”“共享”“共赢”“对话”之类;是团结、依靠、支援广大被压迫的第三世界人民和民族,不是向帝国主义“接轨”;是与广大第三世界、第二世界一起建立新的公正合理互助平等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而不是维护帝国主义主导的现行国际规则。如果真的要“弘扬传统文化”,那也只能是弘扬毛泽东思想,而不是弘扬别的什么东西。

  四、如何正确反击历史虚无主义

  (一)回归无产阶级革命史观是反击各种历史虚无主义的根本所在。“革命理想高于天”,回归无产阶级革命史观是历史大势所趋。必须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教文卫建设事业,全面、充分、坚决地宣扬历史唯物主义,宣扬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唯一动力,宣扬阶级斗争创造历史,宣扬人民的革命斗争史,宣扬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的反殖民主义、反帝国主义侵略史,特别要宣扬共产党毛主席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反击帝国主义、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封建主义的民族民主革命史,宣扬新中国建国以后的社会主义革命、继续革命和建设史及取得的伟大历史成就,为“文革”平反。这是反击各种历史虚无主义的根本所在,是第一位的。这本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任务,当然有很大的阻力和难度,对民族资产阶级期望和要求不能过高、过快。

  (二)必须把斗争重点指向买办资产阶级的以“文明史观”“现代史观”为代表的殖民地史观。买办资产阶级打着所谓“文明史观”“现代史观”“与国际接轨”“代表先进文化发展方向”的旗号,推行丧失民族立场、出卖国家主权的买办史观,既虚无民族主义,也虚无共产主义,是这次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重点,是中国无产阶级劳动人民与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共同敌人。

  (三)必须正确对待资产阶级民族史观及其对买办资本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的反击。应该看到:1.一个人、政权如果由浑浑噩噩状态清醒过来,具备了民族主义立场即资产阶级民族立场,那就具备一定程度的先进性,是一种伟大的进步;2.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如果退化成民族主义者,那就丧失了先进性,是一种可耻的阶级背叛;3.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如果没有无产阶级的领导,没有马克思主义指导,将备受屈辱、一事无成。从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的民族主义史观失败于今天买办资本主义的“文明史观”“现代史观”,就表明资产阶级民族史观没有前途,抵挡不了充当帝国主义走狗并得到帝国主义全力支持的中国买办资产阶级气势汹汹的全面进攻。在共产主义与买办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买办史观激烈斗争的过程中,民族资产阶级会分化、转化,部分会进一步变成马克思主义者,成为革命力量;部分会保留在民族资产阶级队伍里而被历史边缘化;很小部分会褪化为买办资产阶级分子,投降帝国主义,成为民族败类、伪军、帮凶。我们要争取这个转化,让更多的民族资产阶级转化到无产阶级立场上来。

  对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史观,因为其狭隘性及历史上对人民史观的清算、淡化,我们必须认真批判他们,只有认真有力的批判,才能推动他们的进步转化。因为其有反买办资本主义、反帝国主义的进步的一面,所以,要团结教育他们,对他们的问题,只要不走投靠买办势力,我们就要有所容忍,以便于引导其走向无产阶级革命史观,向人民靠拢。因为这个阶级具有动摇性、投降性,要防范在关键时刻他们可能扰乱革命阵营,干扰破坏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战斗。

  (四)必须同时反击作为帝国主义和买办资本主义帮凶的封建主义史观。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孔孟之道,声称自己有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万世师表”之类,所以,是中华文化的代表,试图取代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这是痴心妄想。历史时间长并不代表优越,也不代表它是中华文化的主脉。中国历史,哪个朝代打天下是以孔孟之道为指导的?宋元明清轮亡,生民涂炭,难道不是孔孟之道的罪恶?历朝历代叛徒逆子二臣,有几个不是孔孟信徒?历史上天花、麻疹、结核病等传染病延续时间更长,是否就意味着它也是传统文化?历史地看,汉朝乱于外戚,唐朝乱于蕃镇,宋元明清皆乱于孔儒。之所以有人要“弘扬传统文化”、鼓吹孔孟之道,本质是要麻痹人民群众的觉悟、团结、反抗和斗争,是为虎作伥,替历史和现实中的汉奸买办翻案,服务于国内外的剥削阶级。今天,打着“弘扬传统文化”旗号的封建主义,实质上充当了帝国主义和买办资本主义的帮凶。所谓“犬儒”,今天看来,它仍然奴性未改。

  民族资产阶级的部分人希望用传统文化对抗西方资本主义文化入侵,这是一种善良却无效的愿望。老实说,孔孟思想也非一无是处,但,在当前的革命斗争中,孔孟思想不能作为一个体系存在、不能作为主流思想存在,而那些推崇孔孟思想的人,恰恰是要让孔孟思想充当主流思想,不愿意打破其反动的思想体系。所以,对孔孟之道必须揭露其体系的反动性。对于这些专门从事传统文化研究的学者,只是不顽固坚持封建主义立场,不试图以此取代毛泽东思想,不干扰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方向、斗争路线和斗争重点,我们是应该主动团结、教育他们,争取他们的理解或支持。这个斗争,将是非常复杂的,要注意政策和策略。

  当前,有一种历史虚无主义,很值得注意,就是把共产党毛主席及毛泽东思想,歪曲成所谓传统文化的延续发展,把毛主席歪曲成传统文化的弟子。

  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是共产主义者,而共产主义是国际主义,不是民族主义者,所以,我们不愿意过多谈论什么民族文化、传统文化。即便是中国传统文化,即便是孔孟之道,追求的也是“天下大同”而不是民族主义。但是,“平天下”这个儒家思想的优点,这一点与共产主义倒有共能之处,但早就被买办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的双重走狗“新儒家”给屏蔽掉了。

  (四)必须将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领导权牢牢掌握在革命的共产党人手中。这场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事关中华民族兴亡,事关劳动人民的生死,事关世界人民的革命前途,关系重大,只能赢不能输。

  正确的反击历史虚无主义,应该是:首先要用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史观反击买办资产阶级(由民族资产阶级退化出来)勾结帝国主义推行的所谓“文明史观”“现代史观”对民族主义史观的虚无,其次是批评资产阶级(即走资派)民族主义对历史唯物主义史观(即人民史观、革命史观、阶级斗争史观)的虚无,把民族主义史观引导到人民史观、革命史观、阶级史观上来,正因为资产阶级民族史观具有极强的迷惑性、欺骗性、误导性,所以,反击批判资产阶级民族史观对无产阶级人民史观的斗争,将是最艰巨、最复杂的任务!第三是反击打着“弘扬传统文化”旗号的封建主义和殖民主义对民族主义史观和共产主义史观的双重虚无。

  因为民族主义的狭隘性、软弱性、两面性、不彻底性,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领导权必须要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民族资产阶级只能作为配角出现。对民族主义要团结和教育,更要正确处理帝国主义利用无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而进行的挑拨离间。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