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张宏良:巨变前夜——当前中国内外形势分析 (讲座大纲)(2010) > 信息评论 >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
  • 匿名 2020-09-12 20:08:00
    有一段时间,网友跟帖一概不发,这样好像不好,还是要搞网内民主嘛,网内也要大鸣大放大辩论嘛。正义网站人多力量大嘛。我觉得自己一些言论还是很有说服力的,平时在与苦同胞交谈中,有时要不了几句话,就解开了他们几十年的疑虑,我也是想为大事业出一点自己的绵薄力量。不过,一切以复兴网编辑部安排为准,也许不发有不发的道理吧。
    回复  支持[7反对[1]
  • taweze 2020-09-11 06:34:07
    鲁迅则不赞成王明周扬“统一国府下的国防文学”的口号。这是三十年代左翼阵营内部一次著名的争论,周扬在白区是以党的名义,他代表长江局的王明在左翼文坛提出这个口号。这个口号虽然在表面上,可以缓解左联与国民党之间的紧张关系,但是在统一战线上放弃了领导权,泯没了国共两党在文艺战线上的界限,在某种意义上,这个口号适应了在抗战时期,王明投降主义路线的需要。郭沫若开始对这个口号是有疑虑的,后来屈服了。
     
    鲁迅则不赞成王明周扬“统一国府下的国防文学”的口号,冯雪峰、胡风一起追随鲁迅提出的“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口号,坚持抗战文学属于大众,坚持中华民族革命的方向,在左翼文艺战线,鲁迅是旗手,而周扬当时代表着所谓在白区、党对抗战文学文化的领导。二者的分歧公开在报刊上进行论战,冯雪峰与胡风站在鲁迅一边,周扬则让左联成员徐懋庸致信鲁迅,抹黑鲁迅,并挑拨鲁迅与冯雪峰、胡风的关系。 
    当时已经病重的鲁迅感到很痛心,因为这是来自友军(中共一些人)的伤害。于是鲁迅抱病口述,冯雪峰执笔,写了著名的《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逐条揭出左联中意在分裂的一批文人的错误,“四条汉子”(注:指阳翰笙、田汉、夏衍、周扬四人)的称呼便是由二个口号之争而来的。
     
    让鲁迅心寒的是周扬他们以党的名义来分管文艺战线,所以鲁迅预感到一旦革命胜利以后,是周扬代表党分管文艺工作,那自己的日子怎么会好过呢?……
    回复  支持[6反对[4]
  • taweze 2020-09-11 06:21:14
    1942年5月,《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最后,特别引了这一句,而且对这一句诗作了详尽的解析,他说:
    “鲁迅的两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应该成为我们的座右铭。‘千夫’在这里就是说反对派,对于无论什么凶恶的敌人我们决不屈服。‘孺子’,在这里就是说无产阶级人民大众。一切共产党员,一切革命家,一切革命文艺工作者,都应该学习鲁迅的榜样,做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回复  支持[4反对[4]
  • taweze 2020-09-11 06:20:06
    毛泽东说,“而鲁迅,就是文化新军最伟大和最英勇的旗手。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更是一个带着投枪和匕首亲自上阵、带领大家战斗的英勇战士。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回复  支持[7反对[1]
  • taweze 2020-09-11 06:13:12
    叶剑英元帅也有同样的表述:“革命,需要有一个领头的人。毛、刘、周、朱、陈、林、邓……除了毛主席的后六位,还有各位老帅等其他人,我叶剑英也算一个,都当过头、掌过舵,从一定意义上讲,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让我们从心底佩服一个人不容易。但当头都不行,都被蒋介石打败了,在上海也没有了立脚点。只有毛主席,兵上井冈山,以农村包围城市,打下瑞金一片红色革命根据地,使大家有了家,能把我们这些人聚拢起来,形成一个有战斗力的团队,干成了消灭蒋介石,建立新中国,并开始建设社会主义这件大事情。在长期的中国革命斗争中,大家逐渐认识了毛主席,佩服毛主席,从心里公认毛主席是全党的英明领袖。在一开始时,不是毛主席搞个人崇拜,而是大家从心里崇敬毛主席”。 
    如果抛弃了毛主席这个头,离开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这杆大旗,恐怕中共这个团队,早就散伙,大家各奔东西啦。毛泽东和周恩来以及其他革命先辈在中共党内的排座次,是在革命的大风大浪里,客观磨练出来的。
    回复  支持[10反对[3]
  • taweze 2020-09-11 06:12:33
    他们作为在书斋中的一些中共党内的大知识分子,例如,陈独秀,在中国几千年来儒家中庸思想的影响下,对中国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本质,对蒋介石和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反动派的本质,认识肤浅,以及在政治上的幼稚。他们只是中共建党的先驱者,但不是成熟的马列主义革命战士。
    回复  支持[5反对[0]
  • taweze 2020-09-11 06:11:36
    革命的左派是人不是神,也需要吃穿住,也需要生存和发展,也脱离不了现存的物质社会。
    但是,那时在国统区 反对鲁迅 的一些无聊文人,说什么鲁迅在挣国民党政府发行的钱,吃国民党政府管制下农村的饭。鲁迅不是革命么,为何不学伯夷叔齐 不食周粟? 他们那种脱离社会实际,扭曲的心理与精神分裂的病态,真是无耻荒唐至极!
    回复  支持[3反对[2]
  • taweze 2020-09-11 06:08:57
    只贪图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不管以后农民命运大局的个人实用主义”,就像1992年,一个农民到深圳打工挣了一点钱,回头就配合某电视台主持人,责备毛泽东极左,说早就应该向邓小平总设计师这么搞。
    实际上,没有毛泽东的30年来的艰苦建设勤俭积累,哪有基础搞今天经济的新发展?可见糊涂之至!他们“对于毛主席所言资本主义复辟了,劳动人民就会‘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担忧更是毫无认同、完全没有危机感。”“他们自己还在跟走资派精英主持人眉目传情呢,根本就承担不起来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那份责任。他们一蜂窝跟着邓公去摸石头,“摸石头”摸了三十年,又把自己“摸”到了“水深火热”之中,终于品尝到了“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是什么滋味。那个曾在电视台大批毛主席的农民工,以后因为被机器轧断手臂,被资本家老板无情踢了出去,没拿到一分钱,还被老板告到法庭,要求他赔偿破坏生产的损失。这个农民工才知道什么是 喝工人血汗的万恶资本家!当老百姓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正如张导师,孔老师所说,中国人只有彻底解剖自己,好好反省,认真自我革命,中华民族才会有希望和未来。
    回复  支持[9反对[3]
  • taweze 2020-09-11 06:06:04
    革命战士倒下的时候,苍蝇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欠和伤痕,嘬,营营地叫,自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死了,不再来挥去牠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牠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鹰虽然有时飞得比苍蝇低,但苍蝇永远飞不到鹰的高度。——《战士和苍蝇》鲁迅 一九二五年 
    回复  支持[7反对[1]
  • taweze 2020-09-11 06:03:27
    鲁迅说,在中国任何一次改革与革命,不过是推翻原来统治者权力的旧椅子,建造自己权利的新椅子。去推的时候,好像这把椅子可恨。一旦夺到手里,可又觉得是宝贝了。随这日月的穿梭,慢慢又回到了原来官僚统治者的思想轨道。在台下的时候,都在呼喊和争取民主与自由。可是一上台,就丢掉了民主与自由,而捡起来原来统治者的独裁与专制。在政客们的眼里,民主与自由,只不过是斗争的工具。他们要地只是他们自己的民主与自由,而不是人民大众的民主与自由。

    在中国,封建体制和传统儒家文化意识使人们崇拜权利,崇拜金钱,崇拜个人发家致富与光宗耀祖。热衷保护自己小团体的统治地位,江山轮坐;极权与专制。并且,为了保护自己的统治地位和既得利益,禁锢自己部属,以及人民的言论和思想;由此重复,周而复始,历朝相似。这就是黄炎培对毛泽东所谈的周期律。
    回复  支持[6反对[2]
  • taweze 2020-09-11 06:01:02
    鲁迅说:
    革命的开始,大家都是对现状不满,都是要反抗和推翻旧政府与不公平的社会,但,终极目标不同。因此,在革命过程中和革命终结后,有的分手,有的落荒而逃,有的结成帮派,变成互相争斗的对手,有的变成新的统治者。只能共患难,不能共掌权。

    1937年,毛泽东在陕北公学鲁迅逝世周年大会上的演说中说:“有些不彻底的革命者,起初是斗争的,后来就开小差了。比如外国的考茨基和普列汉诺夫,就是很好的例子。在中国这种人也不少,正如鲁迅先生所说:最初大家都是‘左’的,革命的,及到压迫来了,马上有人变节,并把同志献给敌人作见面礼。”
    回复  支持[3反对[2]
  • taweze 2020-09-11 05:57:44
    张导师的分析 给大家耳目一新。
    对于美国目前的乱局与美国将要发生的革命,摘录艾思奇几十年前对国统区的一段评论  仅供参考:
    1948年 毛泽东的政治理论秘书艾思奇在延安 谈国统区革命发生的前兆:
    1、政府主要官员昏聩无能,花天酒地贪污腐化,奴役百姓,宁与洋人不与家奴。社会两极分化,国家衰败,百姓在水深火热中。
    2、人民对社会现状强烈的不满要求解决,政府官员反而镇压,百姓对政府失去信任不再抱有希望,人民对未来已经没有盼头,相当多的人有反政府的情绪。产生大量的激烈的,要求改变不合理制度的理论和舆论,许多人有了行动和组织。
    3、最后,当政府上层已经不能压住阵脚,而下层百姓也不愿再等下去的时候,革命
    (社会动乱)就爆发了。
    就像洪水冲开闸门,似如脱缰野马,奔腾汹涌而去,再也难以控制了。
    各种政治思潮,各种阶层,各种阶级,各种政治势力的代表人物,都会登台表演。
    资料来源:中央党校 校刊 1962、9、
    回复  支持[1反对[1]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