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鹤龄:《百问杨继绳》后记

作者:贺合林 发布时间:2018-02-27 14:07:5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百问杨继绳》至此“止问”了,总计124问。在此,感谢《复兴网》管理人员对揭批饿死三千万谣言、揭批《墓碑》的高度重视和对本文发表的大力支持——不但一路绿灯,畅通无阻,且各篇均以荐文推出,以引起网友的关注,致使本文的点击量不断增多,由开始的几百人次、千余人次、两千余人次到后来的万余人次,收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给了杨继绳有力的抨击。在此,也对关注本文跟进阅读本文的网友表示感谢(附)。

  其实,要问杨继绳的还很多,因为他的《墓碑》不止是漏洞百出、矛盾百出,而可以说是 “千出万出”!不过,考虑到有此一百余问,就够杨继绳这辈子答的了;况且,有此一百余问,杨继绳是个什么人,《墓碑》是本什么书,已经昭然若揭,所以,其余的“问”,就放他一马,不问作罢!

  如果继续问下去,那就会没完没了了。本想再添上这样一问:你把共产党的“极权”制度描写得万恶不赦,大“义”凛然地仿佛与它不共戴天,为何就不学学伯夷、叔齐,发个声明,与“极权”彻底决裂,不食“共粟”呢?可是,这一问就有图谋逼死“杨命”的嫌疑,万一杨继绳真的绝食倒下,虽然不必偿命,但于心何忍呢!所以,考虑再三,还是不多此一问,就此止住为好。

  (杨继绳语:“极权制度是当今人类社会最为落后、最为野蛮、最没有人性的制度。——《墓碑·前言》”)

  

  网友们(包括学者)对《墓碑》的批判,主要集中在饿死3600万的谣言上,本人此前也是如此。《百问杨继绳》没有局限于饿死3600万的谣言,是对《墓碑》进行的比较全面系统的批判。读者从本文中可以了解到,杨继绳不仅造了个饿死3600万的谣言,而且造了大量的谣言,而且传播了大量的谣言,而且发表了大量的谬论!

  本文动笔于2016年2月29日。动因是由杨继绳的《读<环球时报>文章有感》引起的。杨继绳在这篇文章的“五”提到:

  “《墓碑》出版后的头两年,‘乌有之乡’发表了鹤龄、齐劲松等几位作者的批评文章。但是,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这几篇批评文章都不能与‘好评如潮’抗衡,构不成‘政治争论’。争论是2012年孙经先的文章发表之后。但这是《墓碑》出版四五年以后的事。2008 年10 月1 日信報《环球时报》把乌有之乡的几篇谩骂文章说成是‘政治争论’。是高抬了‘乌有之乡’” 。

  其“六”中又说:“乌有之乡对《墓碑》的攻击我没有理睬,因为除了谩骂以外,没有学术含量,……”

  读后十分气愤。你杨继绳要说鹤龄、齐劲松等人的文章没有学术含量可以,你要说“构不成政治争论”也行,哪怕是说成“攻击”也行,但是,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就一口咬定我们的文章是“谩骂”文章,而且是“乌有之乡的几篇谩骂文章”就不行了。这不仅是对我们个人的侮辱,也是对“乌有之乡”的侮辱。

  “乌有之乡”作为一个享有盛誉的红色网站,发表文章把关严格,发表的大都是实事求是的理性文章。而对于专事谩骂的文章,可以说是做到了零容忍! 像本人被杨继绳列为谩骂的文章,仅仅是用了“德薄蝉翼”、“变脸艺术表演者”之类的几个贬词而已!

  为了揭穿杨继绳把人民群众对他进行的大声讨约简成“乌有之乡的几篇谩骂文章”的图谋,故决定与他理论一番,于是,发出了《墓碑作者杨继绳必须向世人说清的几个问题(一)》。当时只准备提几个问题与他理论,谁知开了个头就煞不住尾,写到“九”的时候,有“xyz31”网友问:“不知作者是否还要继续写下去,(十)、(十一)……等”?我回复他:“只能这样回答:找到一个‘错了’,就会给他指出一个‘错了’” 。

  写到“二十三”了,还有要问的。心想,标题中的“几个问题”早已不堪“重负”,再这么问下去,“名”与“实”相距就愈来愈远,加之杨继绳一直没有作答,“必须回答”也成了一句极不现实的空话。所以,决定将这个标题更改为《百问杨继绳》。当时还特意作了说明:“……这里的‘百问’并非实指,表示的意思是‘问之多’、不断地问、一直问到没有要问的问题为止。至于杨继绳的答与不答,那是他的事,没必要逼他。他不答也是好事,《百问杨继绳》至少可以成就他一个‘百问不答’的‘美名’吧。”

  到了“36问”,又有新的想法,觉得 “找到一个‘错了’,就会给他指出一个‘错了’”的写作方式,缺乏系统性,而且,标题的“百问”也有虚张声势之嫌,于是,决定从头开始,来一个实打实的《百问杨继绳》!

  实打实的《百问杨继绳》,虽然“没有学术含量”,却多有“武术含量”,每篇都像一把匕首,直戳杨继绳的谣言和谬论的心脏!

  

  有位《红歌会》网友“山炮”留言:“合林先生无须刻意强调自己不过是研究、证实‘饿死3600万’是个谣言,关于历史的“谣言”无以数计、造谣的人成千上万,你为何对这个“谣言”情有独钟?”

  我答:“在您向我提问之前,应该先问一问杨继绳:作为新闻记者,在本职新闻工作上无所建树,却对几十年前的旧闻情有独钟,制造了这条天大的谣言!?至于合林为何对这个谣言情有独钟,因为合林生性好大,摘果子爱挑大的,揭谣言自然也得挑大的,谁叫它是一条天大的谣言!”

  山炮网友此问的言下之意,有位“xyz31”网友则代他直白的说了出来,这位网友在留言中提出了“一切都是权力下的政治,那还需要历史研究做什么?”的质问,指责我们这些批《墓碑》的都是受权力的驱使。

  本人答:“先生此问,不知针对的是谁?如果针对的是我和一些网友对《墓碑》、对‘饿死三千万’谣言的批评,如果针对的是发了几篇‘批饿文’的《乌有之乡》,那就未免太滑稽了。发了几篇‘批饿文’的《乌有之乡》曾经被封门,而发了大量‘饿死文’的《炎黄春秋》却一直安然无恙,你总不会不知道这个事实吧。说到我个人,你的‘权力下的政治’,那就一定会更失望!我出身于一个拥有26亩半水田、几十亩山林、耕牛农具齐全的自耕中农家庭,这一切随着合作化全部成为公产,我家肯定是毛时代的既失利益者。与杨继绳比,那时的他家,是既得利益者(分到了土地);那时的他,是老积极,入团入党还当学校团支部书记,而我却是一个老落后:读了十几年书没入团,当了四年兵没入党,1970年因政治问题挨批,79年平反后虽然成了一家国企的中层干部,可是,至今还是一个无党无派的民主人士。如今,为了维护那个时代的历史真相,当年的老落后却不遗余力的要挑战当年的老积极!你说滑稽不滑稽?你说与权力与政治有没有关系?我说,毫无关系!纯系个人自发的。有关系的是它:真理!”

  尽管那个时代没有给我和我的家庭带来太多的利益,却使我的家乡也可以说是无数人的家乡从汉唐的生活方式一跃而进入了现代社会: ……

  这“一跃”是在我的眼皮底下发生的。当年,我亲身经历了它,今天,我还可以“感触”到它。这伟大的一跃,对于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实在太重要了!(《滴水折射阳光 从点滴小事看毛泽东时代》 http://bbs.tianya.cn/post-no01-419638-1.shtml

  我相信,每一个良心未泯的人,都不会允许杨继绳们糟蹋它,抹黑它!

  

  也是这位“山炮”先生留言:“鹤龄先生承认“三年暂时困难时期”确实存在饿死人的现象,但认为‘饿死三千万’是谎言。那么好吧,我相信你的。可是,到底饿死了多少人?你研究了这么久,有确切数据告诉我们吗?你没有数据,怎么否定人家的数据是假的?不要太把中国的老百姓不当一回事了,说穿了你不过是为当时的‘领导’诡辩而已,这有意思吗? ”

  我答:“您还真说对了,我确实没有确切的数据告诉您,但这并不妨碍我否定人家的数据是假的。譬如你拿一瓶水骗我是茅台,我虽然拿不出‘确切’的茅台来比对,但我对水却有非常‘确切’的认知,是水就肯定不是茅台! ”

  不是吗,对于我们这些对毛时代人口发展状况有确切认知的人来说,“饿死三千万”哄得了谁呀!

  新中国1949年总人口为54167万人,到1964年6月30日为69458万人(第二次人口普查数据),增加了15291万人,迅速改变了旧中国人口发展长期停滞不前的的状况,14年半增长率达到了28.2% 。这是一个约41年翻番的人口高速增长速度,一个带有“恐怖性”的人口发展速度。如果任其发展,至2075年,我国人口将达到45.7亿人。人口如此高速的增长,一个“三年饿死3000万”的社会哪有可能办得到!

  至于“否定人家的数据”,“认真说起来,并不是我否定的,而是那些中外人口学家们自己否定的。你知道,这些中外人口学家‘研究’出的饿死人数据从一千多万到六七千万不等有很多个。每个人都是长篇大论的求出的自己的‘成果’,每个人都肯定自己的是修成的‘正果’。这样一来,他们每个人在肯定自己的‘正果’同时,就否定了其他人的所有‘成果’!同样的道理,自己的‘正果’又被他人的‘正果’证明是‘歪果’!”

  “杨继绳在《三驳孙经先》说:‘我一再声明,我不是人口学家,我在书中说非正常死亡3600万,是采用中外人口学家的研究成果,在理解他们这些成果的基础上取一个中数。’相信你一定能够理解杨继绳这句话的意思:他的3600万不是什么确切的数据,只是取了多人多个‘歪果’的中数,根本谈不上是他的什么研究成果!我说饿死3600万是谣言,只是在理解这些中外人口学家的 ‘歪果’的基础上,给他们挑了点刺而已!你只需看看我挑出来的是不是刺就行了。”

  可以这样说,我给杨继绳挑出来的全是尖利硬梆的非常棘手的刺!下举几例:

  1、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计算,1959——1961三年总共死亡3601.9万人,孙经先先生研究结果为3100万人。孙先生的这一研究成果与杨继绳论战三个回合以杨声明不再回应告终,而孙先生向原全国人大常委副委员长蒋正华发出挑战的公开信却一直没有得到蒋的回应。因此,孙先生的这一结论可以认定为站得住脚的科学结论。根据孙先生的“三年总共死亡约3100万人”,“饿死3000万”表示的是当时的6.6亿(三年的年平均人口)中国人不饿就永远不会死!而三年总共死亡3600万其中饿死3000万,表示的是6.6亿中国人每年只允许正常死亡200.6万人,正常死亡率限定为最高3. 02 ‰。这样低的正常死亡率标准,除2005年的科威特外,至今没有任何国家达到过。按照这个标准衡量:2016年中国“饿死”559.4万人;1980年世界“饿死”3247万 !按照这个标准衡量:每个国家每年都有大量的饿死人,全世界每年都得饿死几千万!(13问:如何面对这个降伏饿死3000万的“核武器”)而杨继绳的“四年饿死3600万人”(1958·下半年——1960年上半年)则将我国当时的正常死亡率限定为最高2.7 6 ‰,岂不荒唐透顶!

  2、“饿死几千万”的始作蛹者三个外国人的修正数据则统统被1964年6月30日普查总人口数据打肿了脸。研究得出“三年” 非正常死亡2887.1万人的美国普查局中国科科长班尼斯特修正的1964年末总人口比1963年末增加2190万人,其中上半年增2038万,下半年却只增152万!(8问)研究得出“三年”非正常死亡2481万人的美国人科尔修正的总人口数据,1964年下半年增加人口相当于上半年增加人口的两倍!(9问)研究得出1958-1962年五年非正常死亡人口为2850.9万人的法国人卡洛修正的数据,1964年上半年增加1421万人,半年增长率20.09‰几近于1963年的年增长率(24.77)‰!(9问)

  3、杨继绳最推崇的凭“亲身体验”修正人口数据的王维志,得出三年非正常死亡(即杨继绳的饿死概念)人数大约3300万-3500万人,其中1961年非正常死亡1070.6万人。然而,就在饿死千多万人的同时,这一年不仅出生了1188.6 万人,而且还为1962年的出生人口孕育了2015万个胎儿,怀胎和生育的妇女高达3240万人!这两个如同水火的数据能同时和谐相处吗?绝对没有可能!有饿死千余万人,便不会有3千余万怀胎和生育的妇女。有3千余万怀胎和生育的妇女,就不可能有1千余万饿死的人(10问)!

  4、信阳事件是《墓碑》“浓墨重彩”的开篇。杨继绳说:“信阳到底饿死多少人?1960年6月的统计数是436882人,10月的统计数是549171人,12月的统计数是100万人:”这句话里就可以挑出好几根刺!

  根据杨继绳接下来说的, 6月的统计数不是饿死人总数而是“死亡总数436882人……死亡人口中正常死亡155698人”(即非正常死亡281184人)。 11月的统计数也不是饿死人总数而是“死亡549171人”!

  “12月的统计数是100万人”更离谱,根本就没有什么统计数!只有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一句话(“800万人死了八分之一的样子”),还有杨继绳访问的几个人“几乎一致地认为,信阳事件中,非正常死亡人数至少是100万人,可能更多” 。(25问)

  所谓的“几乎一致地认为”则是乱扯淡。当年负责调查的中监委副书记王从吾(调查组组长)和中监委副处级干部李坚两人接受访问时的回忆无一相同之处!关于死人的数字,王从吾回忆的是“查有实据死人数目70多万”;李坚的回忆中,信阳行署专员“张(树藩)说40万”,让“各县监委书记分头核实各县死亡人数(后来告诉我105万)”,“到郑州核对,也说信阳死了40万。”公安部的“于桑调查的数字是60万”,第二次“调查的数字是饿死人100万”。我们不知杨继绳凭什么在两个人的掐架回忆中,在一堆“掐架”数字中,得出了“信阳至少饿死100万”?!

  

  在《〈墓碑〉作者之父不是饿死的》帖文中,有位乌有之乡网友【zhunan】留言:“这本来不是一个理论问题,哪用这么罗嗦分析,当地网友结伴专门去他那村调查一下,不就得了。很简单的事。获得第一手资料,专门针对他家是什么成份、他父亲究竟怎么死的等情况,写个二、三百字的调查报告,比这种推断性、旁证性空对空分析要有力的多。”

  我答:“您一再强调实地调查(他多次留言),很对。但是进行实地调查不是每个人想做就能做的,没有一点“来头”,谁会配合你的调查?杨继绳要是没有新华社记者的身份,没有新华社的介绍信,谁会理睬他!而且实地调查也不一定就百分之百的准确,调查对象的立场不同也有可能会给出不同答案。杨继绳还造假,难道就能肯定所有的调查对象都不会造假。况且,以本人的能力和条件,也只能做这种理论分析,但这不是‘空对空的分析’。尽管杨继承提供的内容是虚假的,但他提供的这些资料又都是可供视听的实实在在的东西,本人的论述同样是可供视听的实实在在的。当着我的论述揭穿他的假象后,如果他(或者旁人)不能举出证据(或者理由)驳倒我的论述结论,我的这个结论就是不能推翻的了。”

  《〈墓碑〉作者之父不是饿死的》在网上发出已经十年,杨继绳至今未作回应,网上仅见两篇为其争辩的帖子,都不堪一驳。

  其实,就这个问题而言,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搞什么实地调查,调查杨继绳就足够了。树根树皮啃光了的地方,地里还有花生苗采,哪里会有这样的怪事!仅凭这一点,就可以断言,杨继绳在说假话!(4问)

  《墓碑》中还有很多事例根本就无需调查。如:杨继绳认为,尸体在家里用被子覆盖着,在信阳地区可以存放一个冬天,在安徽亳县的三月间至少可以存放五天。谁要信他的,不妨自己去试试,当然,不是保存尸体,就保存好一只鸡!(95问)杨继绳说,通渭县当时死了人只准叫病了人。县里指示:“要把他们全部埋掉,‘病’一个埋一个。”明显的一个相声段子。谁要信他的,不妨自己学学通渭县领导也作个口头指示:“要把病人全部埋掉,病一个埋一个。”看下面怎么执行吧。不打死你才怪!(28问)

  《墓碑》中还有更多的没有具体时间、地点、人物姓名的“三无”故事,根本就无法调查。如《通渭问题》从张大发的《金桥路漫》中摘引 12例关于“饿死人” 的故事,7例“三无”。其中涉及“人吃人”的8例,5例“三无”。(89问)

  

  有位民族复兴网网友 “识丁老头乙”留言:“建议合辑出书。” 建议虽好,接受却难。因为,出书并不是我想出就出得了的。像《百问杨继绳》这样的“里外”不讨好的文章,除了复兴网、乌有之乡网、红歌会网等红色网站外,其他网站很少有放行的。譬如新华网,那是绝对发不出的。有的网站虽然偶然发过一两篇,但接下来就是封帖封帐号,有的虽没有封帐号却封嘴巴(禁言)。互联网上尚且如此,出版社自然就不用说了,有哪家正规出版社会接纳它!命中注定如此,只好算了。就让它存留于民族复兴网、乌有之乡网、红歌会网等红色网站吧。

  附:com/e/DoInfo/ListInfo.php?mid=1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