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我的租房经历

作者:钟独 发布时间:2018-02-25 12:48:55 来源:简书 字体:   |    |  

图片发自简书App

  闲来无事,扮作租客在富士康周围转了几天。不是作为怨妇哭诉什么,只想把最真实的生活记录下来。

  富士康的落成提供了数万的的就业岗位,当然也带动了周边的餐饮服务行业,而从中获取巨额利益的不是其它,而是祖辈生长在此的村民。

  从世代种地为生或者与中国数万农民一样四处漂泊聊以生计的农民工摇身一变成为腰缠万贯的包租公、包租婆。资本的触角延伸到的地方,到处都充满了肮脏的东西。

  于是无论地下室还是楼顶房,只要是能要张床入睡,有间房可以遮风避雨。别无所求,因为富士康上班早上七点起来到晚上八点下班,房子就在那儿,没用。一连十个多小时的上班加班,回来之后,人们除了想睡个安稳觉,在没有任何想法。远处的广场上伴舞的音乐更像是催眠神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要身体不倒,十多平米的房间,有张床,有个做饭的地方(针对中年夫妻),有WiFi可以夜间浏览微信朋友圈(可以看外面的世界。)三点一线的上班与下班,他们已经离开喧嚣的生活太远太远啦。

  当所有的东西被物化的时候,物化的不仅仅是属于自家的房屋大小,摆设。有卫生间比无卫生间贵了五十元,有暖气比无暖气贵了一百元,有上下水比无上下水贵了一百元,楼层低比楼层高贵了一百元,阳面比阴面贵了五十元。一样的房间,就连照射进来的阳光都值五十元。

  包租公、婆们赚取的金钱有何止是出租房屋呢?打开大门,一层大院子里更多的是麻辣拌,麻辣烫。因为城市治理,推着小车卖小吃的人越来越少。于是包租公、婆们没有放弃这个机会,购进了设备,给本楼里三十十家住户销售麻辣拌、麻辣烫、土豆粉等。更有甚者,在大院子里开起了超市,专卖方便面、饮料、香烟等对口的食品。除了身上穿的,租户的吃喝喝拉撒需要的钱多数都由包租公们拿去了。而所谓的穿,富士康的工衣要求,工人们包括年轻的女孩子都懒得打扮,衣服的花销基本没有。一个月三千不到的工资,生活的基本消费一千五左右都入了包租公的口袋。

  千万不要试图去和包租公们谈价讲价,因为贪婪的内心让他们眼里早已没了同情悲悯。拿一件事情为例,在一张大门口张贴的通知上说道五个月的暖气一次交齐,否则强制退房,交齐之后,退房者不会退暖气费。而我扮作租客的过程中房东说原有租客在几天前已经说要退房,领着我在租客不在的情况下打开本已经属于租客的私人空间房内看完之后,说道还剩一个月,我若要租房,变需要缴纳两百元的暖气费。而这个我说道暖气费原租客已经全部交齐,钱已经收完。为何我还要再交?包租公回答道,谁的是谁的,你没出钱又怎能享受如此暖气待遇。而我也知道,暖气费收齐,不会再退。一个房间一片暖气,三十家租户的暖气有一个锅炉即可。每家七百五十元,暖气费的巨大利润进入囊中,而他们不会满足于此。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这个过程中,了解到在楼里领我看房的包租公,包租婆们多半不是房屋所有者。他们从原所有权的村民们以十年,二十年期限租下整栋楼,经过简单的装修,隔间。再分租给需要租房的租户(多数是富士康员工)。以此赚取中间的利益剪刀差。真正的房屋所有权者早已住进了城市的繁华地段,成为了富裕的市民。也有一部分包租公属于房屋所有权者们雇佣当做管理者的。因为巨额的利益面前,谁又会心甘情愿的与他人分取羹肴。

  简单的炉灶,必备的碗筷,基本的调味品(酱、醋、油、盐)、可以容纳入睡的床铺。便是打工外出人们在这个城市安下的家。不敢置办太多的东西,因为,家可能随时都会流动。或者工厂的变动,或者政府的拆迁。很多住户都有一年内四到五次搬家的经历。我们谈过北京的蚁族,这些人又何尝不是蚁族?

  背井离乡,舍弃家乡刚装修好的新房,住进窄小的空间。脑中算着一遍又一遍今年的收入。一个人撑死一年收入四万,房租,吃喝等除去一万五千到两万元。剩下的两万元可能在一年内不生病的情况下作为收入攒下,存进银行,收取那不多的利息。而调查,富士康工作几年者身体(包括生理机制和心理机制)出毛病者比比皆是。

  “都说我们的生活简简单单,吃,睡,重复不变的工作,若有机会,我们也希望广场舞上有我们的舞姿,购物商场有我们的身影,吃着多样的食物而不是日复一日的土豆和面条(很少有人买菜品)。”租户如此说道。

  想起了自己在工厂的日子,想起了电影《摩登时代》、《悲惨世界》,想起了《资本论》、《共产党宣言》。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想去用理论分析什么,只想把最真实的生活描述出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