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耻于做“巧官”

作者:黄长升 发布时间:2018-01-04 08:41:28 来源:解放军报 字体:   |    |  

  投机钻营、装模作样的“巧官”习气,某种程度上就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异化

  自古以来,人们就喜欢给官员分分类。勤政为民、克己奉公的好官为世人所称颂,贪赃枉法、损公肥私、不担当不作为的贪官、庸官则为人所不齿。除此之外,还有这样一类官员,既非大奸大恶、贪得无厌之人,又非庸懒无能、碌碌无为之辈,他们善于投机取巧、迎逢钻营,遇事表态坚决,调门很高,实际却虚与委蛇,擅长“打太极”,做表面文章。这类人就是人们常说的“巧官”。

  “巧官”和贪官、懒官一样古已有之。清代大臣曹振镛,27岁中进士,在皇帝身边为官54年,仕途上一路顺风顺水。曹振镛病逝后,道光帝给他加谥号“文正”,而在清代得“文正”谥号的大臣总共也就8人。曹振镛仕途得意,在于他很会“做官”,分寸之间对皇帝心思的拿捏总是恰到好处,常讨得皇帝欢心。道光帝即位之初,国库吃紧,便决心以杜绝浪费、崇尚节俭为突破口,转变一下朝堂风气。曹振镛对皇帝意图心领神会,一次他故意穿条带补丁的裤子上朝,道光帝看到后打趣地问道:“堂堂宰相也穿破裤子?”曹振镛从容回答:“做条新裤子不难,就是太贵了,旧裤子打上补丁跟新的一样,何必浪费呢?”道光帝很满意,亲笔给他题字:恭俭惟德。

  “巧官”之“巧”,首先表现在语言上的“巧言令色”。他们在上级面前阿谀奉承,从来都只挑中听的话讲,还总能讲到对方心坎上;在同事面前则是一副“老好人”模样,信奉“多栽花,少栽刺”,见人就说好话、戴高帽,从不得罪人。在行为上则表现为“投机取巧”。他们能够“你有多大脚,我有多大鞋”“上级需要什么人,我就装成什么样”,有问题从来不说,领导拍板随声附和的是他,出了问题跟着当“马后炮”的还是他。不论是“巧言令色”,还是“投机取巧”,集中反映就是一个“虚”字。可以想象,一个讲问题、提建议避重就轻只讲好听的,干工作急功近利讨彩头、博眼球的人,嘴里能有几句真话,手里能干几件实事;一个靠投机取巧走上领导岗位的人,身上到底有多少水分,又能有多少实打实的真本事。可以说,投机钻营、装模作样的“巧官”习气,某种程度上就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异化。

  当前,贪腐行为已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庸碌不作为者也很难混日子了。但是,“巧官”却仍然存在,其危害同样需要引起重视。他们与能干事的好干部最本质的区别在于,能干事者永远将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巧官”则将个人利益摆在第一位,说话看风头,干事看来头,挖空心思争彩头,是否对己有利是他们衡量一切的标准。落实上级指示要求,他们不是关心实效,而是重视汇报,如若对己不利,就喊在嘴上,做些表面文章。类似行为的存在,也给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提供了生长的温床。

  “巧官”习气如同臭豆腐一般,闻起来臭、吃起来香。一些领导干部一面对“巧官”嗤之以鼻、口诛笔伐,一面又因赢得上级好感而洋洋自得、自认高明,甚至还把“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作为处世法则。每个人在被环境影响的同时,也在影响着环境。如果总认为问题都是别人身上的,而自己好像很无辜,一味指责别人,而不反思自己,只留意别人身上的泥,而忽略自己脸上的灰,那么,“巧官”习气必然难以革除,“四风”问题也难以彻底根治。

  “为官避事平生耻”。作为党的干部,要认识到,领导岗位是为党和人民干事的平台。如果只想讨巧图利、不想担当干事,既辜负了党的信任重托,也会为人民群众所唾弃。领导干部应当耻于做“巧官”。要自觉树立正确的权力观,时刻牢记肩上责任,正确处理好公与私、义与利的关系,不能以权谋私;树立正确的事业观,“不采华名,不兴伪事”,不为博取名利而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不因争取个人升迁而搞形象工程、面子工程,自觉做到凭实绩进步、靠素质立身;树立正确的是非观,大是大非面前敢于坚持原则,把说真话、讲实话作为一种政治担当,善于接受别人的批评建议,彻底与“巧官”习气划清界限。只有每名党员干部都自觉老实做人、踏实干事,才能共同营造出干事创业的环境,进而激励带动广大官兵投身强军实践,汇聚起强军兴军的磅礴力量。

  (作者单位:32158部队)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