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我为主席做碗手擀面

作者:谢广森 发布时间:2017-12-27 16:12:1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25日晚上,晚饭后每天要到公园的小河边来回走6000步的我,走走回家时穿过公园广场,发现许多老年人在自发地唱红歌。一个拉二胡,一个吹口琴,一个打节拍,大家跟着乐器唱。他们唱的神情并茂,我听的热泪盈眶。不一会在公园里跳舞的其他人,也汇集到一起来唱《浏阳河》等红歌了。我站着听了好长时间,趁一曲唱完之时,尽管心中有点数,但也特地走近一位老者向他打听:“你们今晚是举办什么活动?”“他说纪念毛泽东诞生124周年。”

  我真为我们的毛泽东主席感到由衷的自豪和高兴,在我们这个名不经传的社区里,竟然也有人自发地为这个去世已42年的领袖搞纪念活动。经年来那非毛、污毛、辱毛的文章铺天盖地而来。主媒、官媒除重大报告中要提一提毛泽东的话儿外,平常日子里便也噤言、一概划删!

  我去过毛泽东纪念堂,天安门广场每天近50000人排队进纪念堂悼念的情景,让我坚信司马南先生那句“人民不死,毛泽东永恒”话的正确性。我是个毛泽东的敬仰者,我知道每年的9月9日和12月26日,在韶山、在河南、在天津、在北京在全国各地都有数以万计的老百姓,自发地组织起来纪念“吃水不忘挖井人”不忘我们开国领袖毛泽东,尽管有些地方的官员一次次出面干涉,但老百姓却仍然年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百折不挠地进行纪念。

  天高皇帝远,作为一个小老百姓,我其实对毛泽东没多少了解。他老人家也并没直接给我带来什么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相反,在他手上我家的老屋一半改给了贫农,十八亩田和一座山和一些麻地也全交给了集体了;而那年我一心想当兵,因伯父当过保长,父亲当过保队副,却也没了资格;而且我的姑父和堂分爷爷也是先后被枪决了的。

  但如今回过头来冷静地想想,毛泽东带领老一辈人去推翻一个旧世界,要让穷苦人翻身得解放,人人平等地共享资源,让大家都有饭吃、有衣穿、有屋住、看得起病、读得起书…这是公平公正、合情合理的做法,也是人类社会应走的一条正义之路。

  先前对文化大革命运动我一直来也都想不通。一个国家为什么要这样搞呢?!特别是那些跟随他在枪林弹雨里与其一道“过过命”的兄弟,这不是卸磨杀驴吗?但改开后所出现的一系列问题,都无不证明了毛泽东的眼光,的确要比一般人要多看50年。毛泽东当年发动文革所担心的一系列问题,在这些年里,无不一样样摆在了我们老百姓的面前。

  尽管今天有些许人对毛泽东还有这样那样的妄议、诽谤和不理解、不体谅、不清醒,但我对毛泽东的人格力量和其英明伟大却由衷地敬佩和深信不疑。

  一个开国皇帝,穿72个布丁的睡衣、着补都不能补的拖鞋和袜子;连掉在地上的一粒饭也要捡起放到嘴里中;三年困难时期,脚上也饿成浮肿病;人民大会堂陪外宾喝一杯茶也要自付2角钱;死后,只有几箱破衣服和几万册书,却没一点私人财产留给子女…具有5000历史的中华古国,有这样的皇帝吗?出过这样的皇帝吗?!

  我虽唱不来歌儿,但今晚听到他们歌唱敬爱领袖毛主席的歌儿时,我感到特别地亲切。这种亲切感是从心灵深处、从血液里溢流出来的;也是从那些装模作样,说一套做一套的戏子们那儿感悟中得来的。

  我为我今晚唱不来歌而参与不到他们的这一纪念活动中去而默默感到惭愧。但回家后,我也为毛泽东主席的124岁生日,在厨房里默默地做了一大碗手擀面。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