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鹤龄:122至123问杨继绳:是“好评如潮”还是孬评如潮等两篇

作者:贺合林 发布时间:2017-12-24 20:21:2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122问杨继绳:是“好评如潮”还是孬评如潮

  在《读〈环球时报〉文章有感》一文中,杨继绳说:“一大批严肃的学者发表近百篇肯定性评论……我还收到了从全国各地寄来的大量的支持和鼓励信件、诗词(信件没有数字化,诗词见附件)。曹树基教授说的“好评如潮”并不过分。”

  杨继绳对他的《墓碑》“好评如潮”十分欣赏,津津乐道。究竟是不是好评如潮?不是同道上的几个学者和支持者说的可以作得数!本篇整理了2010年5月24日秋天草木在《中华论坛》转发的《揭穿一个弥天大谎——〈墓碑〉作者的父亲不是饿死的》一文中的网友留言,让杨继绳看看,这是好评如潮还是孬评如潮?

  本帖点击36758人次,留言112条,删除21条,留下91条,其中为杨继绳说话的10人15条,驳斥杨继绳的36人64条。从23楼“a8341a”的留言以及26楼“江上奇兵”的留言分析,被删除的也是驳斥杨继绳的留言。看起来,斥责杨继绳的应在支持杨继绳的4倍以上!

  23楼是“a8341a”引用汉大赋的留言,在“a8341a”引用后原留言被删。原留言是:

  “这个忤逆子造谣他爹是饿死的,丧尽天良。死人也不得安生!”

  26楼是江上奇兵引用“zhengming123”的留言,在他引用后,原帖被删。原留言是:

  “为了诋毁那个公平正直的时代,那些先生可以不顾事实,不要廉耻,造谣惑众,给毛时代拼命泼污水。但是,老百姓的心里可是雪亮的,他们知道谁是谁非,谁真正心里向着他们。所以,污水泼了三十年,最终“泼”出来的,是泼污水者的卑劣和无耻!”

  杨继绳在《读<环球时报>文章有感》中,认为“《环球时报》把乌有之乡的几篇漫骂文章说成是‘政治争论’,是高抬了乌有之乡”,却没有举出任何“谩骂”的实据,这两条留言应属“谩骂文章”之列,但却不是出自乌有之乡而是出自中华论坛!

  这里的“谩骂文章”还有不少,再出示几例请杨先生好好消受:

  7楼、江淮碧玉:杨继绳在放屁,我出生于1952年,我是老二,父亲今年已八十四岁了,我有兄妹六个,怎么一个没饿死,那时虽很贫困,但我们生产队一个人也没饿死,但医治条件差,病死的还是有的。

  21楼、像皮鞋:这个忤逆子造谣他爹是饿死的,丧尽天良。

  22楼、毒行:我来揭开杨继绳的爹是怎么死的吧,是作恶多端,被雷劈死的。

  27楼、船过水无痕:楼主撕破了右派们的二皮脸啦!

  35楼、直心英雄:这个杨,其心可诛!

  81楼、重新起飞:这种丧尽天良的反毛狗子,为了反毛的需要,他可以让他的父母被打死,被饿死,被批死,被……

  我并不赞成谩骂,但是,谁也没有力量阻止这些被谣言谎话激怒了的人民群众用谩骂方式对造谣说谎者表示愤慨和进行反击!如果把这部份人的心声作个全记录,肯定会是一个“骂声如潮”!

  中华论坛不是左派网站,可是,相当于“赞杨者”人数4倍以上的“斥杨者”,却在这里掀起了一个对杨继绳的“孬评如潮”和“骂声如潮”!

  这篇帖子去年还可以百度搜索到,不知何时已被删除。好在我已下载保存,杨继绳如果对此怀疑,可随时出示作证。……

  今年四五月间,发现《凤凰博报》一篇《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这是韩福东采访杨继绳的记录。凤凰网是众所周知的“右向”网站,这篇文章的标题和内容的导向也十分明显。可是,这篇帖子的35人的40条留言,也有17人19条留言是批评杨继绳的。杨继绳在这里也收获了“孬评如潮”和“骂声如潮”。

  cjl241414181:[内蒙古乌海市网友]:猪狗不如的杨继绳,资本主义的狗奴才应该炮轰狗咬。

  凤凰网友[陕西省西安市网友]:……造谣惑众者无耻至极!

  同德龙 [江苏省南京市网友]:胡说八道。

  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这篇帖子竟然也在百度下架,找不到它的踪迹了。而几篇转帖却安然无恙,所以,删除的原因,显然不是来自政治方面的压力。那么,凤凰网为什么要删除它?是不是后来的网友骂声增多,杨继绳招架不住了?

  123问杨继绳:丁学良的好评是“如潮”还是“如嘲”

  杨继绳在《读〈环球时报〉文章有感》中回味他的“好评如潮”时,说是有“一大批严肃的学者发表近百篇肯定性评论”。其中特别提到: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在《你不能不看的墓碑》一文中对《墓碑》作出高度评价后写道:“我从来没有写过任何书评,因为没有时间。可今天,在回顾中国改革发起30年的时候,我却要破例写一次——因为《墓碑》太有价值、太有意义了,……”

  我们无法得知这“一大批严肃的学者”的严肃与否,只就杨继绳特别提到的这位丁学良教授的“严肃”进行一下“解剖”:

  1960年10月26日 ,毛主席看了中央工作组关于信阳事件的调查报告后,当即批示刘少奇和周恩来“即看”此件,“下午谈一下处理办法” 。一个“即看”和“下午谈处理办法”,就足以说明毛主席对这个问题的高度重视了!接下来就是调拨大量物资、派出大批干部进行紧急救助和开展整风,很快就扭转了饥饿的恐慌局势。

  毛主席的这个批示,众所周知,连杨继绳在《墓碑》中也不敢篡改,作了如实记载:“26日上午,毛泽东在李富春送的报告中批示:‘请刘、周今日即看,下午谈一下处理办法。’”

  可是,在丁学良帮助杨继绳推销《墓碑》的广告词中,毛主席的这个批示却成了:

  (报告)“然後递到最高层毛泽东手里。可是报告到了最高层后,最高层把饿死人看成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问题’;‘九个指头’是伟大成就,饿死人是一个指头的‘枝节问题’”( 《你不能不看的墓碑》)。

  大家看看,这个名为“学良”的家伙,他学了一点良吗!这就是杨继绳嘴里称道的所谓“严肃学者”中的一员—— 一个不择手段攻击诋毁毛主席的阴谋家和造谣专家!

  杨继绳这位号称“治学严谨的学者”以及他的所谓“力透纸背的信史《墓碑》”,竟然会受到这种无良之徒的赏识和吹捧,岂不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吗!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难怪会“好评如潮”。

  实际是“好评”如嘲!嘲弄的嘲!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