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闲话“会说”

作者:铁坑 发布时间:2017-10-30 08:53:59 来源:解放军报 字体:   |    |  

  蜀汉时,何随著《谭言》十篇,专论道德仁义。尝有屠者牵猪从何随家门口经过,猪索断,失之。屠者强认何随家养的猪,何随便牵来送给他。何随家有片竹园,有人潜入盗笋,惟恐惊了偷盗者,他避身竹林。不料,竟伤了脚,最后拿着鞋一瘸一拐地回来。

  “吾以是谓之会说也,以其太说得好,实难到也。”对于何随这类人,明代李贽称其为“会说者”:但要说得好,不管行得行不得;既行不得,则谓之巧言亦可。从李贽给出的定义看,“会说”是一个贬义词,徒求好听、言行脱节。

  现实中,会说的确吃香。言者伶牙俐齿、妙语连连,闻者如沐春风、正中下怀,此种表达很是吃得开。捧人捧得很到位,骂人骂得颇含蓄,自夸夸得像自谦……在很多人看来,这是技巧更是水平。天花乱坠之时,“你满意,我得意”“你内心舒畅,我办事顺畅”。有人凭借此邀宠得势,有人虽羡慕却总学不来,当然也有人骨子里就不愿为。

  清代陈其元在《庸闲斋笔记》中,记录了一段对话。嘉庆皇帝问四川总督勒保:“尔等为督抚,僚属中何等人最便宜?”勒保对曰:“能说话者。”嘉庆皇帝说:“然。工于应对,则能者益见其善;即不能者,亦可掩不善而著其善。虽事后觉察,而当前已为所蒙矣。况政事不藉敷奏不能畅达,往往有极好之事,为拙于词令者说坏。”这里将“工于应对”与“拙于词令”的两种人放在一处对比,论理更显透彻。

  “居官以能说话得便宜”,陈其元有过切身体会。同治丁卯,他主政南汇县时,曾处理过“掩埋暴露”事。历时3个月,南汇县共劝葬或代葬4万余棺,然尚有1万余具或因子孙在外、或因方位不利不能尽葬,须待来年再办,陈其元据实上报。另有一县,仅掩埋1700余棺,却以境内悉数葬尽具报。结果,陈其元以“尚有一万余棺未葬”被申饬,另一县则因“办理认真”被记以大功。在上级面前虽然吃了亏,但陈其元并不后悔,他依然坚信“公事不可作欺饰之语”。

  巧言令色,鲜矣仁。检阅历史,巧舌如簧的佞人并不少见。桓玄篡位登基时御床下陷,这是极为不祥的凶兆,殷仲文却说:“陛下圣德深厚,大地也承载不了。”桓玄兵败势去后,这位让主上转怒为喜并大获封赏的人,却很快逃之夭夭。唐玄宗曾问安禄山:“腹中有何物,为何那么大?”安回答:“没有别的,只有赤诚之心。”可后来起兵攻潼关、逼长安,使大唐王朝急转直下的正是此人。

  殷仲文和安禄山,他们的能说会道或是权力的“敲门砖”,或是祸心的“伪装服”,背后深藏着私心和欲望。对这些“会说者”缺乏警醒,很有可能使自己成为胀破的气球,甚至使苦心经营的事业走向危亡边缘。这样的教训难道还少吗?

  “会说者”的心态与得意,钱钟书描写得惟妙惟肖。《魔鬼夜访钱钟书先生》中,魔鬼说:“我会对科学家谈发明,对历史家谈考古,对政治家谈国际情势,展览会上讲艺术赏鉴,酒席上讲烹调。不但这样,有时我偏要对科学家讲政治,对考古家论文艺,因为反正他们不懂甚么,乐得让他们拾点牙慧……这样混了几万年,在人世间也稍微有点名气。但丁赞我善于思辨,歌德说我见多识广。”可实际上呢,鬼话连篇掩饰“残疾”的魔鬼,是做灵魂生意的。

  古人说:“一言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雄师。”毋庸讳言,能言说、善表达是一种必要的能力,但更重要的是实学实行实说。无论立身处世还是察人观物,都应如此。只有具备了“先行其言而后从之”的自觉,拥有了“谄谀我者,吾贼也”的清醒,踏实做人、务实干事,才能真正赢得口碑、干好事业。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