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盛世穷人谈:我在苦觅“十三个”戏

作者:老愚民 发布时间:2017-07-13 15:51:1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先扯些离题千里的闲话。某友说我的“盛世穷人”欠妥,盛世里还有穷人,岂不笑话也。我答曰:依你之见,乱世才有穷人?看问题的原则是都要一分为二,即,乱世也有富人,盛世也有穷人,一点不矛盾。人皆喜富,无一喜贫,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靠抢劫、剥削而发迹的巨富,必为其后辈遗留下无穷的隐患。就说非人民之国的中华民国吧,赫赫有名的四大家族便是趁着乱世而富盖国家的。至民国大厦倾覆前夕,“刮民党”魁首的大公子蒋经国经其父同意,赴沪打老虎,表现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但其时的蒋委员长已自觉无力回天,认为,“反腐,亡党;不反,亡国。”所以在蒋经国打虎打到四大家族之一、其父的连襟孔祥熙的公子身上时,被其父以“亲情”的名义阻拦了。那么,蒋氏父子假如坚持六亲不认地打虎,真能挽救千疮百孔头脚流脓的国民党和民国政府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所谓的打虎,就其实质而言,只不过是把打虎得来的钱换个兜兜,说打虎是为了挽救“党国”,不仅使人们难以轻信,而且更让人们觉得是痴人说梦、痴心妄想、一枕黄粱,而已。即使有效,也是回光返照,黄土都已埋到了国民党腐朽政权的脖子。在那时,如果以“元”为单位计,当时许多的民众已是“巨富”、“豪富”,然而钱虽巨额却不经花,拎一大包的钞票能买得几斤米,未达米店前是难以预料的。上午还能买得几斤米,傍晚可能只能买一盒火柴了。整个上海滩是涨声一片,老百姓是怨声载道苦不堪言。真金白银归了统治集团,废纸不如的金圆券供民众“欣赏”。老愚民的大舅是上海的民族资本家,他见证了那一切。但是,与民不聊生相对照的,却仍是真正的富人们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奢华景象。“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这歌声老上海们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中国的历史翻过了人民坐江山做主人的一叶之后,那些不甘寂寞勇做搅塘泥鳅的东西,散布了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言论,干起了欺师灭祖丧尽天良的勾当。其中,说“**”时期是中国有史以来最黑暗的时期,就是非常典型的一例。幸好,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一切卓越的成就早已载入史册,连洋人都交口称赞了,那些以舔洋人屁股为荣的洋奴们又能如何?当然,我不是盲目乐观主义者,认为复兴社会主义依旧是中国人民的任重而道远的历史使命。所以,那些东西还得批判,再批判。

  说来也巧,我找到了再批判的理由,近阶段老愚民在电脑荧屏上观看戏文(戏文:本地对戏剧的俗称),有地方戏,如绍兴大班(绍剧)、本市地方戏滩簧、中国第二大剧种越剧,等等;还有不得不看的国戏——京剧。重新聆听京剧样板戏的一些著名唱段,如:“雄心壮志冲云天”、“迎来春色换人间”、“智斗”、“一轮红日照胸间”、“午夜里钟声响”、“大吊车真厉害”、“枪林弹雨军民隔不断”,以及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和《白毛女》的著名歌曲,等等等等,将我引入了回忆之中、沉思里头。京剧样板戏涵盖了两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年代,充分展现了中国历史性巨变的来龙去脉,编导演所塑造的模范性人物是工农兵,所服务的对象也主要是广大工农兵,故成为了戏剧领域的艺术精品,深受老百姓的喜爱,许多唱段在民间广为传唱。京剧样板戏集精湛戏曲艺术与革命传统、现实主义教育于一身,为人民群众提供了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

  老愚民清晰地记得,《智取威虎山》是晚上步行了5km去临镇中学的大操场观看的,银幕大小只属中型,但观众估计起码有两千人以上,说实话,京剧对于宁绍平原的人来讲,显得比较陌生,然而,银幕上演员的唱功,画面的精致逼真,京剧特有的身段功夫,却深深地折服和感染了观众,也为我们了解京剧提供了最好的条件。那一晚往返10km的步行让我的脚起了泡。不仅如此,老愚民还率领过文艺宣传队,那是在高中复招的首届就读阶段(1970——1972),两个班共120名学生,成立了一支文宣队,每月一次下农村演出,主要节目竟然就是整出京剧《沙家浜》。倘要说演出的质量,那应该是“没有什么质量”,而要说演出的态度,那是非常的认真,态度决定一切,我们的真诚感动了农民伯伯们,演出结束后,我们享受到了热腾腾的面条的款待。2012年“毕业40周年同学会”上,大家起哄要当年演阿庆嫂与刁德一的同学再来一次“智斗”。看着两人的表演,听着两人的演唱,老愚民万千感慨涌上心头,曾经的青年不再年轻,曾经的往事却历历在目;别说在座的老师们都已七老八十,就连作为他们的学生的我们,也已花甲前后了。

  对于好几个京剧样板戏的曲调,老愚民是背熟了的,等于说是下过苦功的,因为我是伴奏之一。毕业后又参加了生产大队的文艺宣传队,演出的是《智取威虎山》······

  但是,曾几何时,那些东西,在咀咒与攻击社会主义革命、抹杀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的同时,还居心叵测地嘲讽那个伟大时代的文艺领域,胡说什么“八亿人民八个戏”,并企图以此证明该时代文娱的严重贫乏。F P——你们这些无知无耻的东西!果真只有八个吗?你们扮着爪子好好地去数一数吧。你们嘲讽“八亿人民八个戏”,但你们想过没有,京剧作为中国的国粹,已于2010年被联合国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为此,作为中国人应当为京剧的复兴而大呼小叫并贡献一二,才对啊!今天的中国人口已近14亿,也就是说,应该有14个样板戏——至少也应有13个了,不是吗?这是依照你们的逻辑。然而,13或14个样板戏在哪里?!老愚民在苦觅它们,却始终没有发现它们的藏身之处。请不要强词夺理,说什么“现在的文娱方式够多的了”之类的屁话,还是反思一下的好。如今文艺领域的垃圾作品确实是够多的了,以至于一些热衷于赶热闹肯花钱的观众被骂作了“垃圾观众”,这岂不可悲,为票房而牺牲辛劳所得的钱财,不被赞扬反而挨骂,值得吗?这是旁话。

  作为国粹的京剧和有着N多传承其传统并发扬光大的理由,芭蕾舞剧和与京剧样板戏相关的交响乐伴唱亦然。中国的文艺大舞台不能缺少像京剧样板戏那种精益求精的戏剧的演出。再想指出,在“破坏”“传统”(京剧也属于传统戏剧文化吧?)的“**”年代里,尚且有八个(此并非确数)为广大工农兵所喜闻乐见的京剧样板戏,那么如此尊重与高抬“传统”的今天,却为何难觅传统戏剧——(精品)京剧的踪影?老愚民感到极度的失落,感到自己像屋外38度高温下挣扎的蚂蚁。

  【诚然,为着剥削者压迫者的文艺是有的。文艺是为地主阶级的,这是封建主义的文艺。中国封建时代统治阶级的文学艺术,就是这种东西。直到今天,这种文艺在中国还有颇大的势力。文艺是为资产阶级的,这是资产阶级的文艺。像鲁迅所批评的梁实秋一类人,他们虽然在口头上提出什么文艺是超阶级的,但是他们在实际上是主张资产阶级的文艺,反对无产阶级的文艺的。文艺是为帝国主义者的,周作人、张资平这批人就是这样,这叫做汉奸文艺。在我们,文艺不是为上述种种人,而是为人民的。

  人类的社会生活虽是文学艺术的唯一源泉,虽是较之后者有不可比拟的生动丰富的内容,但是人民还是不满足于前者而要求后者。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虽然两者都是美,但是文艺作品中反映出来的生活却可以而且应该比普通的实际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因此就更带普遍性。革命的文艺,应当根据实际生活创造出各种各样的人物来,帮助群众推动历史的前进。例如一方面是人们受饿、受冻、受压迫,一方面是人剥削人、人压迫人,这个事实到处存在着,人们也看得很平淡;文艺就把这种日常的现象集中起来,把其中的矛盾和斗争典型化,造成文学作品或艺术作品,就能使人民群众惊醒起来,感奋起来,推动人民群众走向团结和斗争,实行改造自己的环境。如果没有这样的文艺,那末这个任务就不能完成,或者不能有力地迅速地完成。】(引自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读了毛主席的话,答案自然就出来了。

  杨子荣、郭建光、阿庆嫂、赵永刚、吴琼花、喜儿等所处的年代早已远离我们,方海珍、马洪亮、江水英、阿坚伯等所处的年代也跟我们渐行渐远。但是,不能忘记了那些绝不该忘记的年代,忘记了,就是背叛。因为,那些样板戏中的反面人物在肆无忌惮地向人民反扑······

  2017.07.13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