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土地流转了,我们的餐桌谁做主?

作者:老二汉 发布时间:2017-07-12 08:29:43 来源:新浪网 字体:   |    |  

 

 

 

  前不久,回夫家去上坟,碰到夫家族里的一个堂婶,于是和她聊了一会儿。

 

  堂婶七十岁了,寡居快十年了,虽然孤单,但是看上去精神比我二十年前见到的似乎要好一些。二十年前,我初次见到她,她似乎很忧伤悲戚的样子,听说是因为他的丈夫经常打他,据说夫家这个家族的很多男人都有打老婆的恶习。也许丈夫过世后,她的精神压力没有了,所以变得开朗了,健谈了。

  她很兴奋地告诉我:“我现在很自在的,闲了就去打工,一个月可以挣到千把块钱。”

  我问她:“你年纪这么大了,还打什么工?不要太辛苦了。”

  她说:“不辛苦的,就在老板家大棚里给黄瓜点点药水。”

  “点药水?什么药水?”我问她,心理嘀咕着该不会是膨大剂吧?

  她说:“不知道什么药水,黄瓜指甲盖大时就用那种药水蘸一下,过不了几天黄瓜就大了,十来天就可以摘了。”

  老人又说:“老板一个小时发5块钱,我一天干十个小时,六点半到晚上六点,中午吃饭歇一会。”

 

 

  我看着老人既满足又无奈的样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现在,土地流转了,老板们种什么全出于利益考虑,不要说我们这些城里的必须去菜场买菜的人没法拒绝有毒食物,就是那些原来自种自给的农民,他们的餐桌也由别人做主了。

  老人还在絮絮叨叨着:“……我不打工不行呀,儿媳妇尿毒症,每周都做透析,靠儿子一个人负担太累了,我有力气就帮衬他们一点呀……”

  ……

  坐在祖坟前面,我有些恍惚了:我所处的是人间还是地狱?如果是人间,怎么会有七十老妪每日劳作十几个小时的非人间的惨象?如果是人间,为什么无良商人可以肆无忌惮地投毒施毒?如果是人间,为什么本是土地主人的农民成了地主的长工和短工?

  我的泪下来了,老人看我流泪了,急忙劝我:“不要难过了,人死了就是死了……”老人以为我在为那些逝去的人伤感,老人不知道,其实对于逝去的人,我以为倒没有什么特别痛心的,“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死了就死了吧。但是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在怎样地活着呢?我们活得多么可怜可悲呀!

  和老人道别的时候,老人反复叮嘱我:“不要吃西红柿呀,老板打了好多催熟剂,那都是有毒的……”

  我说:“我知道,可是,我还能买到没毒的食物吗?不过,婶婶,我还是要感谢您,您帮了我也帮了我的朋友们,我的好多减肥的朋友现在正吃着那些有毒黄瓜充饥呢,我会把这些事实告诉他们的。”

  土地流转了,我们的餐桌谁来做主?请问那些正在巧取豪夺农民土地的决策者们?

 

 

 

  附小知识:

  膨大剂(学名:氯吡脲)是一种高活性的化合物,在我国使用很广泛,在促进植物细胞分裂和增大的同时,对人类的副作用也逐渐被发现。有专家指出,过量食用膨大剂是有危害的,主要是对神经系统的伤害,能造成儿童脑炎,发育不良,痴呆等。此外,使用膨大剂后的果蔬味道变淡,吃起来口感不好,也不利于长时间储藏。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