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我说的有理,还是怕得有理

作者:岭上凉风 发布时间:2017-05-16 12:58:1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某些达官贵人闲得蛋疼,便也东涂西抹起来。或画画、或写字、或撰文、或摄影的,扮作艺术家状。一定说他们是在招摇撞骗也是冤枉人了,因为他们一般要名有名、要利得利,春风得意得很,是不需要另做广告的。但仅仅说他们浪漫地消遣,或者说只是像一些庸人似的附庸风雅就对了吗?也不尽然,有的“大作”是在漫不经心的表象下埋藏着鲜明的目的性,更有甚者为了达到这目而不惜把一看就假的话都敢于说将出来的。

  某局党委书记某,近日在治下的某内刊发表《巧瓜瓢儿之巧》,内有一段曰:

  “古人真有先见之明,在那个年代就把它列入救荒植物。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最刻骨铭心的记忆就是饥饿。在那个用裤腰带勒紧饥饿的岁月,家乡的巧瓜瓢儿,不仅让我品尝到了山野之果的味美,也充填了我辘辘的饥肠,成为我童年舌尖上最难忘的记忆。”

  看这话让他给说的,硬伤就有三处。

  一、“古人真有先见之明”吗?

  “先见之明”是什么意思呢?据词典解释:“先见:预见。明:眼光。有预先看到事物必然性的眼光。指对于问题的发展和结果有正确的预见。”

  “古人”有先见之明是怎么回事呢?敢情是承接上文说的。上文说: “明太祖第五子朱木萧,于永乐4年撰《救荒本草》,这是一部专讲地方性植物并结合食用方面以救荒为主的植物志,记载植物414种,在卷四中记述了地梢瓜,也就是巧瓜瓢儿……”虽然“这是一部专讲地方性植物并结合食用方面以救荒为主的植物志”的话像胡话一般让觉得人莫名其妙、摸门不着、模模糊糊的,但专讲“哪些植物吃了没毒、穷人可以灾年续命、荒年度荒”的意思还是可以揣摩出来的。也根本用不着实地取样、古籍搜查地科学考证他“地梢瓜”与“巧瓜瓢儿”是不是一码事。只是问一下,这“地梢瓜”被收入永乐4年的《救荒本草》是“古人真有先见之明”吗?

  什么东西没毒,可以吃,这是肯定在比传说中的“神农尝百草”的时代还早的时候就在生产生活中反复验证而最终慢慢积累而来的经验。什么东西有毒,碰不得,更吃不得,这也是在千万年的历史进程里,亿万人民群众不断付出各种各样的惨痛的代价才好不容易总结出来的生产生活经验的最后成果。怎么成了“古人真有先见之明,在那个年代就把它列入救荒植物”了呢?它是某些人先知先觉事先“预见”的吗?还“列入”,它是某些人主观“列入”,人为规定得了的吗?真是岂有此理!

  二、结合上文不通,那联系下文怎样?说那“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最刻骨铭心的记忆就是饥饿。在那个用裤腰带勒紧饥饿的岁月,家乡的巧瓜瓢儿,不仅……也……成为我童年舌尖上最难忘的记忆”云云,是“古人真有先见之明”就对了吗?也不像啊,莫非古人真的“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未卜先知地在“推背图”之类的神仙书上得知了二十世纪的新中国在六十年代有一个“用裤腰带勒紧饥饿的岁月”,某局党委书记需要“品尝”巧瓜瓢儿?这也太不符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等唯物主义世界观、历史观了?百思不得其解,好像还是一个岂有此理!

  还有,都在这一句话里,先说“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最刻骨铭心的记忆就是饥饿。”紧接就说“在哪个用裤腰带勒紧饥饿的岁月,家乡的巧瓜瓢儿……成为我童年舌尖上最难忘的记忆”,到底这记忆里,饥饿最刻骨,还是巧瓜瓢儿最难忘啊?怎么好好想想是前后矛盾啊?当然,你可以狡辩说,我说的是“舌尖上”,那能有错么?是吧?

  其实,谁都明白,你是想巧借絮叨巧瓜瓢儿,顺手抹黑一下毛泽东时代。说毛泽东时代人民吃不饱肚子,那是个“饥饿”年代,是“用裤腰带勒紧饥饿的岁月”。这虚无历史的伎俩网上铺天盖地,批驳之文也是不少,真所谓“前人之述备矣”。咱别的不说,在商言商,只说孩子。毛泽东时代,孩子五六个的家庭很普遍,一个普通工人养活一家人很正常,而且不管几个孩子都能一样上学。上不起学的不是绝对没有,但那时上不起学的多吗?相反,假如现在谁家生了五六个的话,他还能都一样上学?还能不被饿死?对了,如果穿越成了现在的话,很多人是读不成“师范”的,最悲催的结果都是被“饿死”,而不仅是多少年之后留下“刻骨铭心”饥饿记忆供寂寞无聊的时候凭吊了,据说贵州毕节不是有五个孩子在垃圾箱冻饿而死了吗?对此,恐怕我们不会跟历史上那个深宫里的皇帝似的说“怎么还饿死了,咋不吃肉啊”吧?当然,如果做了“贪官”的话,那就别说生他个五六个,即使生他五六十个,一百个也肯定一样能让他们住得起房、上得了学、治得起病的,但那也是有前提的,起码这贪官胆儿得大,否则,跟《人民的名义》里的处长赵德汉似的,尽管小官巨贪,两个多亿的赃款都把屋子堆满了,但胆子太小,天天演清廉,结果也就只能偷偷闻闻味儿,连给“死不了的”老娘也不敢多寄一点的。

  最后,“家乡的巧瓜瓢儿,不仅……也……,成为我童年舌尖上最难忘的记忆”也是一句不折不扣的谎言。不信你等着,小山杏、苣荬菜、杨树芽、榆钱儿柳叶儿烤苞米……很快都会成为他最难忘的记忆,野鸡蛋、山兔肉、烧麻雀、小豆腐苦杏仁玉米粥……也很可能会是他的刻骨铭心。文人啊,好虚张声势,无聊了,得无病呻吟,假文人呢,只好絮絮叨叨地装腔作势说胡话、装神弄鬼骗骗人了,否则,你让他怎么办呢?理解万岁吧!你还能真跟他要思想、要立场、要文化?那不太不厚道、太不近人情了吗?你说是吧?

  “我不同你讲道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错!”这是哪里的话着?

  哦,《狂人日记》!

  那些不看《狂人日记》的人,会不会也碰巧跟我这么说呢?

  我怕得有理!

  2017年5月16日12:05:53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