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很有力度的批判

作者:致远 发布时间:2017-04-20 08:15:1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余云辉的“打造战胜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秘密武器 ”在批判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方面很有力度。

  1,发展买办经济、权贵经济、殖民地经济就谈不上中国崛起

  “如果当时把发展买办经济、权贵经济、殖民地经济作为“中国目标”,那么中国在六十年前就可以“与美国结为夫妻”,实现中美经济一体化了。果真如此,那么今天的中国就是一个“大菲律宾”或“大墨西哥”,谈何大国崛起。”

  2,迷失目标的特色“中国道路”就是一条“迷路”

  “实现“真工业化”,避免“伪工业化”,防止市场化、城市化和国际化偏离正确方向而误入歧途,从而沦为菲律宾和墨西哥,仍然是我们的使命。“中国道路”并非关键,“中国目标”才是要害。一旦迷失目标,必然迷失道路。”

  资本主义腐朽工业化道路就是“伪工业化”的道路!资本主义腐朽的“市场化、城市化和国际化”就是偏离社会主义正确方向而误入歧途。迷失目标的特色“中国道路”就是一条“迷路”!

  3,外企私企已经拉开了争夺国家经济主导权的大幕

  “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目前形成了三类市场主体:海外资本主导的外资企业、民间资本主导的民营企业、国有资本主导的国有企业。在市场竞争过程中,这三类资本各自代表着自身的利益,已经拉开了争夺国家经济主导权的大幕。”

  4,今天中国经济就是殖民地经济和权贵经济

  “如果海外资本夺取了中国经济主导权,那么,中国就是殖民地经济;如果民营资本(包括权贵资本)夺取了国家经济主导权,那么,中国就是权贵经济;”

  5,“民营”外资联手共同侵害中国人民的长远利益

  “民营资本从来不是跨国资本的对手,为了自身的短期利益,部分民营资本(包括部分权贵资本)甚至充当国际资本的带路党,二者联手共同侵害国家产业升级的长远利益。”

  6,海外资本集团实力雄厚,特色“开放”就意味着中国完整的工业体系从此走向碎片化,中国将重新成为美国的附庸

  “海外资本集团实力雄厚,只要美联储开动印刷机,就可以无限量提供美元资本。如果发改委和商务部继续发文搞“全方位开放”,美元资本可以借机席卷中国所有产业和行业,成为中国市场经济的主宰者。届时,中美经济可以实现一体化,但这意味着中国完整的工业体系从此走向碎片化,中国将重新成为美国的附庸、成为“大菲律宾”和“大墨西哥”。”

  7,在共同富裕的“中国目标”面前,海外资本没有资格,民营资本没有实力

  “在“中国目标”面前,海外资本没有资格,民营资本没有实力,唯独国有资本既有资格、又有实力。”

  8,特色改革实属一场渐进式的“颜色革命”

  “国企改革依旧停留在缩减国有股份比例上而没有新的出路。退出竞争性领域、降低国有资本比例的改革,显然突破了公有制经济为主导的制度底线,削弱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基础,改变了中国的制度颜色和社会颜色。因此,这种改革实属一场渐进式的“颜色革命”。”

  9,特色“改革思路”就是以开放搞活的名义把国企卖光

  ““以提高企业效率为导向”的改革思路。即,在国有经济体系里引进外资和民资,主动降低国有股份的比重,甚至以开放搞活的名义把国企卖光”。

  10,在市场竞争中削弱国有资本,本质上也是一场“渐进式的颜色革命”

  “在国有企业管理体制没有完善的情况下,大力引进海外资本、发展民间资本、在市场竞争中削弱国有资本,本质上也是一场“渐进式的颜色革命”,是一场由市场竞争机制所推动的“被动式的颜色革命”。

  11,政府主导的主动式“颜色革命”和市场主导的被动式“颜色革命”都是毁灭共产党的“颜色革命”

  “无论是政府主导的主动式“颜色革命”还是市场主导的被动式“颜色革命”,其结果都是削弱了公有制经济、削弱了共产党执政的经济基础、削弱了执政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市场占有率”、削弱了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力。”

  12,国有资本比例连同共产党在企业中的影响力将进一步下降

  “历经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海外资本和民间资本的多项指标(如就业人数指标等)已经超过70%,这意味着公有制经济在经济领域已经事实上退出了主导地位,共产党在经济领域的“政治市场占有率”相应地降到30%以下。随着国务院促进对外开放五号文的颁发和实施,国际资本的比例将进一步上升,国有资本比例连同共产党在企业中的影响力将进一步下降。”

  13,特色拱手向外资出让产业控制权和金融控制权和制造国内两极分化

  “引进海外资本的目的不是为了发展殖民地经济,不是为了拱手出让产业控制权和金融控制权;鼓励民营经济发展的目的不是为了发展资本主义、制造两极分化。”

  14,在竞争性领域,国有经济不仅不能退出,而且需要加强

  “特别在竞争性经济领域,国有企业不能以各种“改革、开放、混改”的名义退出。在竞争性领域,国有经济不仅不能退出,而且需要加强。”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