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评秋石客在‘左’右合流会上的发言

作者:马门列夫 发布时间:2015-02-02 23:09:4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自称‘北京政论家,独立学者’的秋石客在曼谷座谈会上的发言,彻底暴露了其假左真右的面貌。

  1,秋实客公然否定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

  ‘未来的政治新模式不是以军事和暴力等手段解决不同政治派别及思想的分歧,通过交流对话解决政见分歧是值得尝试的一种模式’

  按照马列毛主义的基本常识,无产阶级革命不能不是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不能不是暴力专政,秋实客在‘左’右合流中完全滚到右派的泥坑中去了,公然否定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所谓‘不同政治派别及思想的分歧’,当今世界最大的‘派别’就是无产阶级革命派与资产阶级反革命派两大政治派别,最大的‘思想分歧’就是以儒教和普世价值为代表的资产阶级修正主义腐朽思想与以马列毛主义为代表的无产阶级先进思想的对立和斗争。这难道是能够‘通过交流对话解决政见分歧’的吗?‘左’右合流会根本不是什么‘成功的尝试’,而是混淆视听的资产阶级右派的一场闹剧。

  2,秋实客鼓吹反对社会革命的反动的‘社会进化论’

  ‘形势问题。首先我对于中国及世界政治生态并不乐观。’

  政治不是‘生态’,政治就是阶级斗争。所谓‘政治生态’就是反对社会革命的反动的‘社会进化论’的翻版。

  3,秋实客竟然吹捧修正主义的‘改良主义’‘推动社会主义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

  ‘二战之后马克思主义左翼列宁式的革命和马克思主义右翼改良主义左翼政党共同推动下,使社会主义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使人类社会文明向前迈出了很大的一步,充分证明社会主义是人类发展的唯一的正确方向。’

  老修正主义及其变种——欧洲的‘民主社会主义’绝不是什么‘马克思主义右翼’。马克思主义者只能是无产阶级革命左派,马克思主义不存在所谓的‘左右翼’。列宁说‘马克思主义的胜利逼着他的敌人也装扮成马克思主义,修正主义就是钻进马克思主义内部的反马克思主义派别。秋实客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右翼’就正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秋实客竟然吹捧修正主义的‘改良主义’‘推动社会主义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把欧洲民主社会党的背叛夸耀为‘人类社会文明向前迈出了很大的一步’,把革命社会主义和假社会主义混为一谈,把假社会主义也冒充‘唯一的正确方向’。

  4,秋实客胡说列宁和毛泽东开创的革命社会主义‘遭到了毁灭性失败’

  ‘由于传统社会主义内部出现了修正主义等问题,东方传统社会主义遭到了毁灭性失败。’

  秋实客一边吹捧欧洲的‘民主社会主义’的假社会主义的‘成功’,一边胡说列宁和毛泽东开创的革命社会主义‘遭到了毁灭性失败’。如此一来,‘唯一正确的方向’就只剩下欧洲的‘民主社会主义’了。

  5,秋实客妄想用‘世界矛盾’的模糊说辞掩盖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主要矛盾

  ‘社会主义要想再次成为世界矛盾的主导方面,必须进行出新。’

  秋实客的‘新社会主义’,自吹什么‘世界高端思想’,实际一点也不新,全是封资修的新包装。实际一点也不高,不过是信口开河的大吹牛,把牛粪顶在头上当鲜花——自觉自美。甚至幻想‘成为世界矛盾的主导方面’,实在是可笑之极。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就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暂时资产阶级是矛盾的主要方面,未来,无产阶级必然上升为无产阶级专政的统治阶级,成为矛盾的主要方面。秋实客妄想用‘世界矛盾’的模糊说辞掩盖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实际是把世界矛盾看做‘国与国之间’的‘国际矛盾’,幻想统统由秋实客的‘新社会主义’来‘主导’。这种凌驾于一切矛盾之上的狂妄的‘主导’,根本是不可能存在的,哪里是什么‘世界矛盾的主导方面’?

  6,秋实客对‘二元论’的无知妄说

  ‘应该放弃二元对立思维,反对右翼教条主义,也反对左翼教条主义。站在工农大众为核心的人民立场上,重新研究社会主义的再生问题是一种历史的必然政治选择。’

  什么是‘二元论’?秋实客根本不懂。‘一元论’是一主一辅,比如,物质第一,意识第二,是物质一元论。‘二元论’是二元并列,物质意识对等,那就是康德的不可知论的‘二元论’。

  秋实客说‘新社会主义哲学是物心统一论,强调对事物的整体看法,强调物质和意识的对等关系。’,说明他的‘物质和意识的对等’的‘新社会主义哲学’正是蹩脚的‘二元论’。秋实客一边吹捧自己的‘二元论’,一边却说什么‘应该放弃二元对立思维’,这不是对‘二元论’的无知妄说是什么?

  左右翼是资产阶级派别的划分,就像鸟儿的两翼,都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中国左右派的概念决不能混同于资产阶级的左右翼,中国左右派的概念都是有历史的特指的,右派特指资产阶级右派,是从57年反右开始的,左派特指无产阶级革命左派,毛主席在文革中号召‘解放军要支持无产阶级革命左派’,左派从此有了其特定的无产阶级革命左派的含义。因此中国的左右之争不是西方资产阶级的左右翼之争,而是中国特有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之争的含义,在中国,左右之争就是阶级之争,路线之争。

  秋实客总是用资产阶级的‘左右翼’概念来讲中国的左右之争,完全是混淆视听。什么‘左翼教条主义’?就是秋实客对坚持马列毛主义基本原理的无耻攻击。

  秋实客所谓‘站在工农大众为核心的人民立场上’,其实是以‘人民立场’为幌子,否定左派的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所谓‘重新研究社会主义的再生问题’就是在马列毛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之外另搞一套‘新社会主义’,这绝不是什么‘历史的必然政治选择’,而是和修正主义历史倒退一样的历史倒退。

  7,秋实客用超阶级的‘权力公有制’否定无产阶级专政

  ‘以社会主义经济公有制相配套的政治公有制、权力公有制不但没有解决,而且远远的离开了人民大众。使领导社会主义的先锋队变成了重新骑在人民头上的新剥削阶级。’

  秋实客与项观奇是一丘之貉,项观奇攻击毛泽东时代有专制,无民主,是‘半社会主义’,秋实客攻击毛泽东时代‘远离人民’,有生产资料公有制,没有‘权力公有制’,比项观奇走得还远,干脆用超阶级的‘权力公有制’否定无产阶级专政。

  8,秋实客歪曲文革,抽掉无产阶级阶级性的灵魂

  ‘文化大革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证明是超越东西方的前卫政治学、经济学和文化学’

  巴黎公社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一次伟大尝试,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尝试,不是什么‘超越东西方’的超阶级的‘前卫政治学、经济学和文化学’,而是从巴黎公社开始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继续

  9,秋实客鹦鹉学舌杜撰‘人类初级阶段’庸俗化曲解历史唯物主义

  ‘人类在初级阶段生产力低下的情况下,追求物质生活占主导地位,强调唯物主义是必要的和进步的’

  修正主义杜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秋实客鹦鹉学舌杜撰‘人类初级阶段’。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是把社会历史看做物质的运动,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在阶级社会里,集中体现为阶级斗争,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存在就是最重要的‘物质存在’,秋实客庸俗化曲解历史唯物主义,胡说唯物主义就是‘追求物质生活占主导地位’。

  10,秋实客的‘新社会主义’美化资本主义

  ‘随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工业革命的不断进步和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人类解决生存的必要条件吃穿住行的问题,已经基本有条件解决,不再成为人类的主要障碍。’

  秋实客的‘新社会主义’美化资本主义,说什么资本主义‘不断发展’,解决了‘人类’‘必要条件吃穿住行的问题’,‘不再成为人类的主要障碍’,完全否定了资本主义的两极分化,否定了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

  11,秋实客新版的‘和平过渡论’

  ‘新社会主义的产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大致要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对于资本的限制性使用和允许一定社会分配差别的阶段。第二阶段达到社会主义政治、经济、文化公有制占压倒的优势,新人成为人类的主导力量。’

  秋实客把资本主义包括到‘新社会主义’‘第一阶段’中,这还哪还存在无产阶级推翻资本主义的暴力革命?只要从第一阶段和平进入第二阶段就是了,这是秋实客新版的‘和平过渡论’。

  12,秋实客的‘共产主义’还是共产主义吗?

  ‘第三阶段是共产主义阶段,物质极大丰富,精神高度文明,消灭阶级差别,消灭城乡差别,消灭社会人群的对抗性矛盾,使每个人都能享受到基本生活物质条件和精神条件。’

  在第一第二阶段只字不提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却把‘消灭阶级差别,消灭城乡差别,消灭社会人群的对抗性矛盾’放到共产主义阶段,如何能够实现?按照秋实客‘理论’,共产主义还有国家,这还是共产主义吗?

  13,秋实客大加赞赏修正主义所谓‘协商民主’的伪民主

  ‘政治协商这样一个好的政治制度应该更好的运用,使政治协商制度充满生命力。’

  修正主义的所谓‘协商民主’就是抽掉共和国民主阶级性的一个严重违宪的伪民主,秋实客却大加赞赏。

  14,真正需要优先考虑的问题是抛弃修正主义私有化路线,回归毛主义路线的问题

  ‘中共制定的一切政策在当前来说最优先的应该解决民生问题。’

  在加快私有化的情况下,以‘优先民生’为幌子,绕开所有制问题而在分配上绕圈子,正是修正主义的欺骗伎俩,秋实客与会议纪要在此遥相呼应,不是与修正主义合流是什么?其实恰恰掩盖的是真正需要优先考虑的问题,那就是抛弃修正主义私有化路线,回归毛主义路线的问题。

  15,秋实客可笑的‘彻底解决就业问题’

  ‘所有的职工通过轮岗制三分之一时间学习,三分之一时间休息,三分之一时间上班。也就是说一个工作岗位需要三个人去完成。这种轮岗制能够彻底解决就业问题。’

  这不就是‘八小时工作制’吗?不就是芝加哥51游行提出的口号吗?有什么新奇之处?问题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失业大军的存在是资本主义生产的前提,‘八小时工作制’至今也没有‘彻底解决就业问题’。

  16,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能达成‘共识’的‘立场’吗?

  ‘解决政治分歧问题,最大的共识应该是立场。你是为多数人民大众服务,还是为少数人服务,这是判断政治是非的重要标准。如果这个共识达不成,其他共识也很难达成。’

  阶级立场一般是由阶级地位决定的,而不是由超阶级的主观主义的‘共识’决定的,站在什么立场上,不是看你如何说,而是看你如何做。秋实客无论怎么表白‘站在人民的立场’,但只要不讲无产阶级立场,所谓‘人民立场’就是假的。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能达成‘共识’的‘立场’吗?

  17,荒谬的‘政治立场,言论、出版、结社等自由’和荒谬的‘左派右派中间派生存的最基本的条件’

  ‘政治立场,言论、出版、结社等自由要得到尊重,这是左派右派中间派生存的最基本的条件。’

  政治立场就是阶级立场,尊重资产阶级右派的立场,就必然剥削和压迫无产阶级,尊重无产阶级的立场,就必然是对资产阶级右派专政,有资产阶级的自由,必然没有无产阶级的自由,有无产阶级的自由,就必然没有资产阶级的自由。不存在超阶级的‘政治立场,言论、出版、结社等自由’。如此不存在的超阶级‘自由’岂能是‘左派右派中间派生存的最基本的条件’?

  18,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中国的政治文明’

  ‘使中国的政治文明引领世界。’

  只有阶级的政治,没有什么超阶级的‘政治文明’,当然也就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中国的政治文明’。引领当今世界的只能是以马列毛主义为代表的无产阶级文明。

  19,可笑的‘把新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全球’的吹牛

  ‘只要站在人民的民族的利益的正确立场,站在人类进步的立场,充分发挥中国文化的智慧,充分借鉴西方文化的智慧,共同努力,一定会把新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全球。’

  当今世界,唯一正确的立场只能是代表世界前进方向的无产阶级的阶级立场,离开无产阶级阶级立场,就没有什么人民的立场。离开无产阶级阶级立场的所谓‘人民的民族的利益的立场’绝不是什么‘正确立场’。绝不是‘人类进步的立场’。秋实客所谓‘中国文化的智慧’‘借鉴西方文化的智慧’,和修正主义抬出儒教僵尸文化,借鉴普世价值,如出一辙,这不是‘新特合流’是什么?秋实客竟然有脸夸口什么‘把新社会主义事业推向全球’。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