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邓小平陈云胡耀邦等人批毛泽东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2015-11-17 09:49:31 来源:新浪博客 字体:   |    |  

  <决议>:

  “文化大革命”的十年 

  (19)一九六六年五月至一九七六年十月的“文化大革命”,使党、国家和人民遭到

  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这场“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同志发动和领导的。他的

  主要论点是:一大批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已经混进党里、政

  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相当大的一个多数的单位的领导权已经不在马克思

  主义者和人民群众手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中央形成了一个资产阶级司令

  部,它有一条修正主义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在各省、市、自治区和中央各部门都有

  代理人。过去的各种斗争都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实行文化大革命,公开地、全面地、自

  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上述的黑暗面,才能把被走资派篡夺的权力重新夺回来。

  这实质上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政治大革命,以后还要进行多次。这些论点主要地

  出现在作为“文化大革命”纲领性文件的《五·一六通知》和党的九大的政治报告中,

  并曾被概括成为所谓“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从而使“无产阶级专政下继

  续革命”一语有了特定的含义。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这些左倾错误论点,

  明显地脱离了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原理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的

  轨道,必须把它们同毛泽东思想完全区别开来。至于毛泽东同志所重用过的林彪、江青

  等人,他们组成两个阴谋夺取最高权力的反革命集团,利用毛泽东同志的错误,背着他

  进行了大量祸国殃民的罪恶活动,这完全是另外一种性质的问题。他们的反革命罪行已

  被充份揭露,所以本决议不多加论列。 

  (20)“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证明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论点既不

  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这些论点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

  政治状况的估计,是完全错误的。 

  一、“文化大革命”被说成是同修正主义路线或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这个说法根

  本没有事实根据,并且在一系列重大理论和政策问题上混淆了是非。“文化大革命”中

  被当作修正主义或资本主义批判的许多东西,实际上正是马克思主义原理和社会主义原

  则,其中很多是毛泽东同志自己过去提出或支持过的。“文化大革命”否定了建国以来

  十七年大量的正确方针政策和成就,这实际上也就在很大程度上否定了包括毛泽东同志

  自己在内的党中央和人民政府的工作,否定了全国各族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艰苦卓绝的

  奋斗。 

  二、上述的是非混淆必然导致敌我的混淆。“文化大革命”所打倒的“走资派”,

  是党和国家各级组织中的领导干部,即社会主义事业的骨干力量。党内根本不存在所谓

  以刘少奇、邓小平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确凿的事实证明,硬加给刘少奇同志的

  所谓“叛徒”、“内奸”、“工贼”的罪名,完全是林彪、江青等人的诬陷。八届十二

  中全会对刘少奇同志所作的政治结论和组织处理,是完全错误的。“文化大革命”对所

  谓“反动学术权威”的批判,使许多有才能、有成就的知识分子遭到打击和迫害,也严

  重地混淆了敌我。 

  三、“文化大革命”名义上是直接依靠群众,实际上既脱离了党的组织,又脱离了

  广大群众。运动开始后,党的各级组织普遍受到冲击并陷于瘫痪、半瘫痪状态,党的各

  级领导干部普遍受到批判和斗争,广大党员被停止了组织生活,党长期依靠的许多积极

  分子和基本群众受到排斥。“文化大革命”初期被卷入运动的大多数人,是出于对毛泽

  东同志和党的信赖,但是除了极少数极端分子以外,他们也不赞成对党的各级领导干部

  进行残酷斗争。后来,他们经过不同的曲折道路而提高觉悟之后,逐步对“文化大革命

  ”采取怀疑观望以至抵制反对的态度,许多人因此也遭到了程度不同的打击。以上这些

  情况,不可避免地给一些投机分子、野心分子、阴谋分子以可乘之机,其中有不少人还

  被提拔到了重要的以至非常重要的地位。 

  四、实践证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它

  根本不是“乱了敌人”而只是乱了自己,因而始终没有也不可能由“天下大乱”达到“

  天下大治”。在我国,在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建立以后,尤其是社会主义改造基本

  完成、剥削阶级作为阶级已经消灭以后,虽然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还没有最后完成,但

  是革命的内容和方法已经同过去根本不同。对于党和国家肌体中确实存在的某些阴暗面

  ,当然需要作出恰当的估计并运用符合宪法、法律和党章的正确措施加以解决,但决不

  应该采取“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方法。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进行所谓“一个阶级推翻一

  个阶级”的政治大革命,既没有经济基础,也没有政治基础。它必然提不出任何建设性

  的纲领,而只能造成严重的混乱、破坏和倒退。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

  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

  “文化大革命”原因中提不提小资产阶级思想影响的问题。小平同志说:“提了说不清楚。这个文件不涉及这样的问题没有坏处。如果有必要反对小资产阶级思想影 响,将来其他文件再说,来得及。这里不涉及这个问题。这里批判的,就是说我们搬用列宁的每日每时大批地产生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这个无论如何是搬错了。我 们这次讲‘文化大革命’的原因,不涉及小资产阶级,也不必照样搬过去的提法,说每一个错误的根源就一定是三个,都一定有叫社会根源,思想根源,历史根源。 我看第一个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在这方面就有些缺陷,每一个都是政治上的原因,组织上的原因,思想上的原因,都要讲这么几个。我们这次有个新的讲法,也好。 没有时间了,召集人同志是不是同意委托常委的同志定稿?(众:同意。)有些不完满,以后再完满;有些问题没有说到,以后再说。这次不可能都说到。什么都说 到,这个文件就写不好了。任何一个文件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甚至于不可能解决大多数的问题。我们现在的稿子解决了我们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就够了。”

  同时,决议也实事求是地承认“我们取得的成就只是初步的”,承认由于经验不多,认识偏差,犯了错误,这就是:“文革”前把阶级斗争扩大化,经济建设上急躁 冒进;“文化大革命”犯了全局性的、长时间的严重错误。由于犯了这些错误,“使得我们没有取得本来应该取得的更大成就。”

  “文化大革命”的十年

  这一节涉及的问题最多,中心是怎样评论毛泽东同志的“文化大革命”的错误。一方面对毛泽东同志的错误观点进 行了严肃的批评,另一方面这种批评也是科学的、有分寸的,实事求是地维护了毛主席的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形象,指明他的错误“终究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 命家所犯的错误”,中国人民始终把他“看作是自己敬爱的伟大领袖和导师”。

  这一节还对“文化大革命”中一系列重大事件的是非及有关人员的功过,作了分析和评价。其中特别强调了周恩来同志、邓小平同志的巨大贡献。这是根据同志们的强烈要求写上的。

  《决议》讲了要否定“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再也不能搞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革命以后,着重讲了我们还要坚持革命。因为社会主义不但要消灭一切剥削制度和 剥削阶级,而且要消灭一切阶级差别,消灭一切主要由于社会生产力发展不足而造成的重大社会差别和社会不平等。这样一个人类历史上空前深刻和彻底的伟大革 命,只有经过很长的历史时期才能完成。我们现在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进行的斗争,正是这个伟大革命的一个阶段。我们全体中国共产党党员和中国各族人 民,在新的历史时期中一定要继续高举革命旗帜,保持崇高的革命理想和旺盛的革命斗志,保持敌情观念和高度的革命警惕,把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 进行到底,直到共产主义的实现。 

  邓小平陈云胡耀邦等人继续批毛泽东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十九日,陈云说,一九六六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内乱。但这是一场政治斗争。(卷三274页) 

  一九八 一年十二月十四日,胡耀邦在接见外国记者时说,我们党的一致的看法是,所谓“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是一场灾难,这十年使我国经济、文化、教育、政治思想, 党组织都遭受很大破坏。我们实行的改革是两个方面。第一是政治方面,主要是健全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恢复党的好传统好作风。第二是对经济体制的改革,当前 重要的是进行经济调整。 

  一九八二年六月二十四日,陈云说,过去受“左”的指导思想影响,过分强调斗争哲学,不该斗的也 斗,动不动就上纲到路线是非。民主生活很不够是文化大革命得以发生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个问题实际应该说,党内民主集中制没有了,集体领导没有了,这是文化 大革命发生的一个根本原因。(三卷246页) 

  一九八二年九月十八日,邓小平对外宾说,我们干了革命几十年,搞社会主义三十多年,截至一九七八年,工人的月平均工资只有四五十元,农村的大多数地区仍处于贫困状态。这叫什么社会主义优越性?

   一九八四年六月三十日,邓小平说,什么叫社会主义,什么叫马克思主义?我们过去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是完全清醒的。马克思主义最注重发展生产力。如果说我们建国以后有缺点,那就是对发展生产力有某种忽略。 

  一 九八五年四月十五日,邓小平说,一九五七年后“左”的思想开始抬头,逐渐占了上风,一九五八年大跃进,一哄而起搞人民公社化,片面强调一大二公,吃大锅 饭,带来大灾难。文化大革命就更不用说了。一九七六年粉碎四人帮后,还徘徊了两年,基本上还是因循“左”的错误,一直继续到一九七八年。从一九五八年到一 九七八年整整二十年里,农民和工人的收入增加很少,生活水平很低,生产力没有多大发展。一九七八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不到二百五十美元。毛泽东------ 他有一个重大的缺点,就是忽视发展社会生产力。不是说他不想发展生产力,但方法不都是对头的,例如搞大跃进、人民公社,就没有按照社会经济发展的规律办 事。------从一九五八年到一九七八年这二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要消灭贫穷。(三卷115页) 

  一九八五年八月二十一日,邓小平说,在建立了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以后,多年来没有制定出为发展生产力创造良好条件的政策。社会生产力发展缓慢,人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条件得不到理想的改善,国家也无法摆脱贫穷落后的状态。(三卷134页) 

  一 九八五年八月二十八日,邓小平说,一九五七年开始有一点问题,问题出在一个“左”字上。“左”的思想发展导致了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这是 比较大的错误,使我们受到了惩罚。但是“左”的思想并没有根除。一九六五年又提出党内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以后就搞了文化大革命,走到了“左”的极 端,极左思潮泛滥。文化大革命实际上从一九六五年就开始了,一九六六年正式宣布,从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搞了整整十年,党内的骨干差不多都被打倒了,这 场革命的对象就是这些老干部。我们在一个长时期里忽视了发展社会生产力,从一九五七年起,我们生产力的发展非常缓慢。拿农村来说,到一九六六年的十年间, 农民的收入没有增长多少。虽然有一些地区的农民生活比较宽裕,但是多数地区的农民还处在贫困状态。当然,同旧中国相比,还是进步了。如果按照社会主义的标 准来要求,这是很不够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情况更加困难。(三卷136页) 

  一九八五年九月二十三日,邓小平说,多少年来我们吃了一个大亏,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了,还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忽视发展生产力。文化大革命更走到了极端。(三卷141页) 

  一九八六年三月二十八日,邓小平说,过去搞平均主义,吃大锅饭,实际上是共同落后,共同贫穷,我们就是吃了这个亏。(三卷155页) 

  一九八六年四月四日,邓小平说,过去很长一个时期,我们忽视了社会主义阶段要发展生产力,------搞平均主义,吃大锅饭,人民生活永远改善不了,积极性永远调动不起来。(三卷157页) 

  一 九八七年四月二十六日,邓小平对外宾说,过去耽误太多,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自己找麻烦,自己遭灾------最根本的一条教训,还是要弄清什么叫社 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怎样搞社会主义。我们过去固守成规,关起门来搞建设,搞了好多年,导致的结果不好------总的来说,很长时间处于缓慢发展和停滞的 状态,人民的生活还是贫穷。(三卷223页) 

  一九八七年四月三十日,邓小平对外宾说,解放了生产力以后,如何发展生产 力,这件事做得不好。主要是太急,政策偏“左”,结果不但生产力没有顺利发展,反而受到了阻碍。一九五七年开始,我们犯了“左”的错误,政治的“左”导致 一九五八年经济上搞大跃进,使生产遭到很大破坏,人民生活很困难------但思想上没有解决问题,结果一九六六年开始搞文化大革命,搞了十年,这是一场 大灾难。当时很多老干部受迫害,包括我在内。我是刘少奇之后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是统帅,我是副统帅。(三卷227页) 

  一 九八七年五月十二日,邓小平说,到了一九五七年,我们又犯错误了,反右扩大化。一九五八年,要求过急,搞大跃进,搞人民公社,不对头了,给我们带来很大灾 难。但是指导思想上没有解决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九六六年又开始了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搞了整整十年。(三卷234页) 

  一 九八七年六月十二日,邓小平对南斯拉夫客人说,旧的一套,经过几十年的试验不成功。过去搬弄外国的模式,再加上我们的一些错误,阻碍了了生产力的发展,导 致了思想上的僵化,并且妨碍了人民和基层发挥积极性。中国党的错误,从一九五七年起主要是“左”,文化大革命是极左。中国社会从一九五八年到一九七八年二 十年时间,实际上处于停滞和徘徊的状态。国家的经济和人民的生活没有得到多大的发展和提高。(三卷237页) 

  一九八七年 十月十三日,邓小平说,文化大革命整整耽误了我们十年时间。说深一点,社会主义时期我们的失误主要来自“左”的方面,而“左”的事情从一九五七年就开始 了。一九五七年下半年,我们在全国开展了反右派斗争,当时反右派是必要的,但扩大化了,打击面太大了,这是错误的。接着就是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 运动,完全违背实际情况,头脑发热,想超高速发展。从一九五七年下半年开始,实际上违背了八大的路线,这一“左”,直到一九七六年,时间之长,差不多整整 二十年。“左”的极端是文化大革命。(三卷253页) 

  一九八八年五月二十五日,邓小平说,文化大革命耽误了十年,如果加上从一九五七年开始的“左”的错误所耽误的时间,总的算起来应该是二十年。就整个政治局面来说,是一个混乱状态;就整个经济情况来说,实际上是处于缓慢发展和停滞状态。(三卷264页) 

  一九八八年六月三日,邓小平说,我们从一九五七年以后,耽误了二十年。(三卷266页) 

  一 九八八年六月二十二日,邓小平说,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中国吃了苦头。中国吃苦头不只这十年,这以前,从一九五七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就犯了“左”的错误。 总的来说,就是对外封闭,对内以阶级斗争为纲,忽视发展生产力,制定的政策超越了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三卷269页) 

  一 九八八年九月五日,邓小平说,毛泽东同志从一九五七年开始犯了“左”的错误,最“左”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过去把自己封闭起来,自我孤立,这对社会主义有 什么好处呢?历史在前进,我们却停滞不前,就落后了。我们封闭了二十年,没有把国际市场竞争摆在议事日程上。(三卷271页) 

  一九八九年五月三十一日,邓小平说,我们党的历史上,真正形成成熟的领导,是从毛刘周朱这一代开始的。这一代的前期是好的,后期搞文化大革命,变成一场灾难。

  简论 

  邓小平等人对毛泽东建国后的批评,并没有到历史决议为止。

  按照一九八五年四月十五日邓小平的说法,不仅是四人帮,还有毛主席都是要搞贫穷的社会主义!有多少人会相信这种话!

  党内的极右派企图在适当的时机,作出一个更彻底的否定毛泽东思想、毛主席的历史地位的决议,近三十年来,他们从没有停止过这种努力。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