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精准扶贫”拾零:南充母女投江自尽为哪般?

作者:陈俊杰 发布时间:2020-03-26 10:39:2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听到南充母女投江自尽的消息,我的第一反应是“精准扶贫收官之年?”输入关键词“南充母女投江自尽”,截止2020年3月25日在网上共找到十个非重名述评,读完内容后总觉得还能说点什么,所以先整理上述内容以抛砖引玉。

  一、哀莫大于心死,南充单身母亲带7岁女儿投江,是自私还是残忍?世界上最亲密的关系,可能莫过于母爱,当自己的孩子遇上危险之时,舍命保护幼子安危的,总是看似柔弱却坚强的母亲。南充有一位33岁的单身母亲,哀莫大于心死的她,却在自己投河自尽时,选择带上了自己7岁的亲生女儿。2020年3月20日下午,四川南充城区白塔大桥下面,有人在桥下面的嘉陵江里,发现了一对母女遗体,随后这对母女的遗体被打捞上来,经过警方与此女子前夫辨认,是此前已失踪10天的屈女士与她7岁的女儿。从网友上传到个人社交平台的视频中可看到,失联10天的屈女士与她女儿的遗体,已被打捞上岸,停放在江边,有南充警方的警察在现场。其中一段视频的画外音说到:“天呐,老大桥,老大桥,一个母亲带着她的娃儿一起……好可怜哦!”“天呐,好可怜哦,这个女娃儿把她女子一哈,绑在身上……”屈女士的前夫严先生称,他与前妻屈女士在几年前就已离婚,女儿归前妻抚养,他每个月给生活。他在春节之后没有多久,便返回成都上班了。因为在疫情期间,屈女士曾要求与自己复婚,自己没有答应,屈女士便把自己的电话号码拉成了黑名单,再也联系不上她。3月10日晚上,屈女士给其娘家嫂子发了一条消息,大意是:“你给其其(女儿)爸爸说一声,以后不用给抚养费了。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我实在熬不动了。我决定带女儿离开了!”这条疑似“遗言”的消息,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屈女士娘家的亲戚们一直拨打屈女士的电话,没人接听电话。他们马上通知了在成都上班的严先生。在确定前妻带着女儿失联之后,严先生连夜赶回南充。3月11日中午左右,屈女士的电话便显示处于关机状态。警方事后调取屈女士手机的最后定位,显示位置在其居住小区附近的嘉陵江边,距小区大门约300米。“我估计她把电话扔掉了,或是掉了被其他人捡走了。”从屈女士所居住的“鹭岛江岸”小区门口监控视频中,发现在10天前的3月10日下午6点33分,家住南充市高坪区某小区的33岁屈女士,带着7岁女儿从小区离开。监控视频中,屈女士带着女儿走出小区大门,母女两人都戴着口罩,女儿还蹦蹦跳跳,很开心的样子。7岁的小女孩,在期末考试时,考了双百分。她对人生的美好向往才刚刚开始,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将带她到何处去,她也不知道下一步,她的人生将走向哪里。根据附近一处商铺监控显示,屈女士带着7岁的女儿离开小区后,朝嘉陵江边方向走去了,“因为江边没有监控,不知道她们之后又去了哪里”。10天后,母女两人的遗体被打捞上岸,救援人员发现,母女两人被牢牢地绑在了一起。投河自尽的屈女士,选择了将自己7岁女儿一起带到了另一个世界。这种爱,是不是太过于自私与残忍?

  二、四川南充一女子将7岁女儿绑在身上,投江自尽!真的不明白为什有这种妈妈?四川南充,女子士与丈夫商议复婚无果后,便带着亲生的女儿离家出走,将7岁女儿绑在身上,投江自尽。3月20日,救援队从南充嘉陵江里打捞出失联10天的母女,7岁女儿被绑在母亲身上。据悉:与前夫严先生离婚后,屈女士与女儿一起生活,带孩子读书,没有工作,还要负责按揭房贷与女儿的学费等等。疫情期间,屈女士提出想与前夫复婚的请求,但遭到严先生拒绝。失联前,屈女士首先将前夫严先生的手机号拉黑了,然后给娘家嫂子发了一条“短信”,其实是“绝笔遗言”:你给女儿爸爸说一声,以后不用再给抚养费了,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我实在熬不动了,我决定带女儿离开了!严先生称,前妻屈女士几年前就已离婚,女儿归前妻抚养。他除了给女儿生活费外,平时还会给前妻多拿一些钱,让前妻拿去还房贷。目前,警方正在对相关情况展开调查。网友提供的视频画面,女儿走出小区大门时还蹦蹦跳跳,很开心的样子。7岁的小女孩,在期末考试时,考了双百分。她对人生的美好向往才刚刚开始,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将带她到何处去,她也不知道下一步,她的人生将走向哪里。根据附近一处商铺监控显示,屈女士带着7岁的女儿离开小区后,朝嘉陵江边方向走去了,“因为江边没有监控,不知道她们之后又去了哪里”。10天后,母女两人的遗体被打捞上岸,救援人员发现,母女两人被牢牢地绑在了一起。投河自尽的屈女士,选择了将自己7岁女儿一起带到了另一个世界。这种爱,是不是太过于自私与残忍?

  三、奉劝那些把婚姻当二次投胎的女孩子,这个想法不仅愚蠢,更可怕!发生在四川南充的真人真事:一名33岁单身女子,把自己年仅7岁的女儿绑在身上,投湖自尽,母女双双身亡。该女子离异多年,独自带着女儿生活,前夫每月按时支付1500元的生活费,婚内按揭买的房子给了女方,所以离婚后剩下的房贷自然就落到了女人身上。女人带着孩子,以打工为生,女儿的学费、教育费用,以及日常开销,再加上房贷,即使有1500元的生活费,也只是杯水车薪、入不敷出。连续几年下来,让本就不宽裕的生活,更是捉襟见肘。无奈之下,该女子在春节期间向前夫提出复婚。岂料,被残忍拒绝了。长期的孤单无助,入不敷出,让女人尝尽了生活的苦。女人给其亲戚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其其(前夫),以后不用再给生活费了,受够了生活的苦,我带着孩子离开了,婚姻是一方面的原因,经济压力是另一方面的原因。”这条短信成了女人的绝笔遗书。随着这条短信,她的手机信号永远消失在江边,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33岁。可怜了她7岁的女儿,还没来得及感受这个大千世界,在本该无忧无虑的童年,就被迫与这个世界永别。我们不是当事人,不能体会当事人的无助与绝望。我们不是当事人,,也不知道她行为背后的辛酸与无奈。我们不了解当事人经历了什么,也不能对她的行为做任何指责与评判。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我只想说,在该女子短暂的人生中,她犯了身为女子的大忌——把婚姻当二次投胎。从发生在女子身上的事,我们不难看出,这名女子是一个坚强、积极向上的人。在生活最困难时,她没有放弃,没有妥协,没有向社会求助,也没有向任何人求助,没有把生活的苦水,向任何人吐露,而是选择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打工,维持生活。这说明她足够坚强,足够积极向上。她的本意是不给任何人添麻烦,想要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好好生活。这名女子还是一位好妈妈,她很爱自己的孩子。任何一个人都知道,身为女性,没有工作,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离婚后,将一个人带着孩子面对未来的种种生活怎么可能轻松?如果她放弃孩子,无论有没有工作,有没有稳定的收入,生活一定会轻松很多。但她并没有那样做,而是选择了孩子。作为女人,做出这样的选择,无非就是不想让孩子失去他人无法给予的母爱,不想让孩子跟着爸爸,面对以后可能有的后妈。这足以说明她是一位合格的称职的好妈妈,她爱孩子,胜过爱自己。就是这样一位积极向上,又坚强的女性,却选择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把自己的生命永远定格在如花的年龄。就是这样一位称职的好妈妈,却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没有征求孩子的意见,就把自己最爱的孩子带走了。我们不去评判她的对错,她在生活极其困难时,没有选择投资自己的大脑,没有让自己变强大,而是选择婚姻。她这样选择,无非是希望通过婚姻,来帮助自己走出目前的困境,改变现状,希望有人真心与她分担生活的苦。说白了,就是把婚姻当作人生的二次投胎。结果,并没能如愿,要是遭到拒绝,为什么不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却要寄托在别人身上呢?生活永远都是自己的,遇到困难,为什么不靠自己,却要靠别人?生活中,你见过几个能真正靠得住的“别人”?可见,她这样的想法多么愚蠢!最后,她选择与自己最爱的女儿一起,与世界永远告别,这是多么可怕的结局啊!有那么一句话,“一个人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活着吗?”是啊,她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显然,她怕极了生活的苦。所以,在这里,叶子要奉劝那些视婚姻为二次投胎的姐妹们。这样的想法不光很愚蠢,更可怕至极,甚至有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

  四、单亲妈妈和7岁女儿绑在一起跳江:可怜更可恨!前段时间,四川南充33岁的屈女士给嫂子留下“绝笔信息”后,与自己7岁的女儿一起离家失联,钱包、身份证与随身衣物统统都没有带,手机信号消失在家门口300米外的嘉陵江边。全家人沿着嘉陵江两岸四处寻找,却一直没有她们的消息。3月20日,屈女士与7岁女儿两人的遗体在下游江边被找到,两人均已溺亡,可怜的女孩还与她的母亲绑在一起。屈女士与丈夫已离婚,据她前夫说:她患有抑郁症,没有工作,还要承担房贷、带孩子,生活压力很大。屈女士现在已溺亡,不能再开口说话。她前夫说的话,也不知真假,但她给嫂子的信息中,也佐证了前夫会给抚养费的事实。那条信息的内容是:“你给其其(女儿)爸爸说一声,以后不用给抚养费了。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我实在熬不动了。我决定带女儿离开了!”我看了看新闻视频画面,发现母女俩戴着口罩,走出小区大门时,女儿还蹦蹦跳跳,很开心的样子。也就是这个视频画面,让我对屈女士的气愤多过了同情。小女孩看起来根本没有轻生的意愿,她走出小区大门的那一刻,大概率上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妈妈要带自己去哪里,要去干什么。明道的哥哥勒死妻儿后自杀的新闻,看得我无比唏嘘。明道从小在菜市场长大,跟着父母与哥哥摆过摊、卖过地瓜与小鱼干。成名之后,他还时常回到家乡,陪妈妈摆一会儿摊。在这样的家庭中,明道成长为一个有上进心、有责任感的人,而他哥哥则成为混球。明道哥哥吸毒、涉毒,早些年欠下巨债,还以弟弟的名义借钱,明道为他擦了不少屁股、填了不少窟窿,后来不得已召开发布会,与哥哥划清界限。谁能想到:明道哥哥自己不想活了,竟然把妻儿勒死后再自杀。我根本没法脑补他把毒手伸向孩子的那一刻的场面……那孩子得多恐惧。2019年5月29日18:20时许,广东江门市白沙街辖区某小区也发生一起类似的凶杀案。凶手叶某青(男,87年出生,广东阳春人)行凶杀死其前妻陈某莲(已离婚)后,抱着儿子从楼上跳下去,俩人当场死亡。据说是因为离婚后,财产问题没谈妥,男方勒死女方后,抱着儿子跳楼了。男子抱着孩子自杀前还自拍了一段小视频,他用粤语说:“我们两父子跟着来了,这个位置应没什么问题,一家三口一起过来。”小孩站在他前面,还开心地玩着手机,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视频太惊悚,我就不传播了。孩子紧紧抱着爸爸脖子从楼顶坠落的画面,让我光想象下就觉得心疼不已。我感觉用“人渣”来形容这个父亲,都辱没了“人渣”这个词。我当时完整地看了整个视频,当看到这个渣爹抱着孩子跳下楼时,孩子出于本能紧紧抱住他的镜头,气得想砸手机。2018年,广州一家幼儿园里,一个七岁的男孩与班上女同学发生推搡,其母在家长群沟通时透露男孩患有自闭症,其他家长向幼儿园投诉要求其退学,不能影响其他孩子。还有部分家长言辞激烈,男孩母亲感觉自己被“群起围攻”,表示情绪激动“就快崩溃了”。没想到在25日上午,男孩母亲在家中携男孩烧炭自杀。男孩母亲32岁,死时已有三个月身孕。2019年4月28日,福建省漳州市角美镇,28岁的女子石春梅在留下“绝笔信”后,带着3岁与6岁的两个孩子离家出走。她在绝笔信中称,因为与公婆存在矛盾,自己才走上绝路。几天后,人们发现了石春梅与两名幼童的遗体。而我在看监控视频时,心痛不已。石春梅带着孩子们走出去时,大儿子还跟在她身后兴奋地比划着什么。2017年9月9日下午,北京左安门内左安浦园有一位母亲带着女儿要跳楼,女儿哭喊着:妈妈,我不想死。最后,两人被救下来了,而事的起因不过就是:这位母亲的丈夫出轨。上海闵行还有一个新晋妈妈更狠。五个月大的孩子不慎从床上摔下来后,孩子没事,但这个妈妈本就已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与懊恼之中,而丈夫却开始数落妻子“你不上班,你连孩子都看不好”。一顿数落完后,丈夫就出门去玩耍了。丈夫回来后,妻子不让他看孩子,两个人发生了肢体冲突。妻子竟然爬上窗台,将孩子从楼上扔下,自己也从5楼跳下。幸运的是,楼底松软的草坪救了母女俩一命。目前两人生命体征平稳,妈妈多处骨折,女婴颅脑重伤。妈妈醒过来后,都没有问过一句“孩子怎样了”。这件事发生以后,孩子父亲说:“不会再把孩子交给她母亲了。”有些带着孩子跳楼的妈妈,对丈夫还真有这样一种报复心:你不是最珍爱孩子吗?你对我不好,我就去死,而且还把你最珍爱的孩子也带走,让你尝尝失去的滋味。恕我冷血,我觉得这样想的人心智水平很低。时不时的,我们也经常看到产后抑郁的妈妈带着孩子跳楼的新闻。讲真,我对孩子的同情远远胜过于对这种妈妈。孩子也许根本就不想死,她有什么资格结束孩子的生命?这是杀人,抑郁不能作为杀人的理由的。每次出现“父母带着孩子自杀”的新闻,总有人这么评价:“我可理解这种心情。也许,他们是觉得生活太苦,不想让孩子跟着再受苦,就把孩子一起带上黄泉路了。”说得好像他们杀死孩子还是为孩子好一样。但他们有什么权利替孩子觉得苦?苦不苦,每个人的感受只在于自己。这句话应换一种表述:那个父亲或母亲把孩子杀了,同时自杀了。“自杀”情有可原,“杀孩子”天怒人怨。我甚至觉得,这世界上根本就不应有“带着孩子自杀”这种表述,这个事儿本质上就是两件事:杀了孩子+杀了自己。如果你在街头看到一个小乞丐,你觉得人家苦,你就把他杀了,会怎样?你犯的是杀人罪。同样是杀人,怎么到了家庭里,父母把自己的孩子杀了,就“可理解”了呢?哪怕他们杀了孩子之后,又自杀了,也不能改变他们“杀人”的事实啊。杀陌生的小乞丐是“杀人”,杀自己的家人(比如小孩)就不是“杀人”?说真的,我对所有跟配偶不和或是自觉“活着很艰难”,就带着小孩自杀的人同情不起来。有的母亲,因为有过十月怀胎的经历,很难把孩子视为一个单独的个体。孩子出生后,她们潜意识里依然认为孩子跟自己是一体的、孩子是她身体的一部分。自己不想活了,觉得活着太辛苦,就把孩子也带走,也不问问孩子是否愿,是否也跟她一样觉得“活着很苦”。有的父亲(像前面故事里那个勒死前妻又带着小孩自杀的渣男一样),大概也认为:孩子是自己生出来的,那就是自己的私有财产,他有处置孩子生死的权利。身为父母,我觉得你不经孩子同意就把ta带到这世界上来(确实也没办法征求意见),这已是原罪。孩子出生后,还要将其视为自己的随身物品随意处置,其心可诛,死后下19层地狱都不为过。任何时候,我都不想去论证“父母杀了孩子的同时自杀”的合理性。对这种行为,我也绝不抱以理解。你活得辛苦,那是你自己的事,这点我同情你;但因为你活得辛苦,你就把你的孩子杀了,我觉得这就是丧心病狂。孩子从落地那一刻开始,就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我们养孩子,也不该像养猪养鸡养狗养鸭一样,把他们视为我们的财物,甚至可随意处置他们的生命。人之所以区别于禽兽,就是要把自己当人看、把别人当人看。孩子也是“人”,这是基本常识。如果我们的社会舆论一而再、再而三地表达对“父母杀了孩子的同时自杀”的同情与理解,很有可能是在纵容甚至鼓励这种行为。这类父母,大多心智不健全,在生活中又不被关注与“看见”,一旦他们觉得自己闹出这么大动静可被注意到、可被理解,说不定会群起效仿。如果我们的媒体在报道这些事时,用的口吻依然是“父母带着孩子自杀”,那么,整个社会可能还是会惯性地将其当成是“家务事”来看待,还是会惯性地对这些父母充满同情与谅解。可我觉得,他们杀了人,哪怕他们最后自杀了,也不该获得同情与谅解。在“父母带着孩子自杀”的语境中,父母是主体,父母是值得同情的对象,孩子只是他们一并带上的“东西”,跟带手机没什么不同。如果我们换个说法,换成“父母杀了孩子的同时自杀”,那么在这个语境中,就有两个主体:父母与孩子。孩子作为一个独立的主体,TA完全是无辜的,而父母是凶手。我也希望,司法机关在处理这些问题时,可不再用传统的“和稀泥”的方式来处理。如果有父母试图带着孩子自杀,虽然最后双方都没死成,也一定要将这件事当成是“故意杀人未遂”来处理,而不是批评教育了事。我知道,我们做这些细小的改变,不会杜绝这类现象的发生,但它至少可唤起人们的某种意识:孩子,是独立的生命体,任何人不能剥夺孩子的生命权利,哪怕是父母。司法层面的事,我们可能使不上劲儿,但改变语言习惯,却是可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因此,我呼吁:面对这类现象,从现在开始就改变我们的语言习惯。不是“父母带着孩子自杀”,是“父母杀了孩子的同时自杀”。不是“可理解、值得同情”,而是“必须强力谴责”“你可知道孩子可能并不想跟你一起去死”,抑或是“自杀可理解、值得同情,但自己想死就让孩子陪葬,天怒人怨”。

  五、1500元生活费压垮母女,33岁妈妈带7岁女儿跳河,丧偶式婚姻太可怕!“以后不用再给抚养费了,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我实在熬不动了,我决定带女儿离开了!”最近四川南充嘉陵江畔发生一起悲剧!一名屈女士将7岁女儿绑在身上,投河自尽了!悲剧的母女俩,妈妈33岁,女儿7岁。3月10日晚上6点多,33岁的屈女士带着女儿离家出走,后来失联。家人报警后,警察调取了小区的监控,发现母女俩径直朝离家门口300米外的嘉陵江边走去,手机信号最后也消失在了嘉陵江边。这对母女离家之前,并没有携带任何钱物,也没有携带身份证。这一迹象表明母女两个很可能有自杀倾向。于是警方立刻展开调查,结果在3月20日的南充嘉陵江边,发现了母女俩恶尸体。人命关天,警方调查发现事的起因,是源于这位屈女士与前夫严先生的婚姻问题,才发生了悲剧。两个人虽然已离婚,但屈女士没有工作,与女儿一起生活,带孩子读书,严先生每月支付1500抚养费,根本无法生活。这笔钱,要支付按揭房贷与女儿的学费等等,杯水车薪。疫情期间,全程封闭。屈女士生活更是陷入了困境,于是她提出了复婚的请求。没想到严先生拒绝了,并且春节后就去成都上班。复婚无望,加上对其不负责任的前夫不满,这名女子选择了自杀离开。真心觉得婚姻,不是女人唯一的出路。比起靠一个男人生活,一个女人更应学会经济独立。男人既不是女人的饭碗,也不是女人要终身依靠的对象。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像严先生这样的男人人。他们自己可能就生活压力非常大,最主要的人生非常的自私,根本没有去设身处地的想一下,一个没有工作的女性,带着自己的女儿去生活,这1500块够不够?就这个生活标准,就现在的农村生活也不够。别说交学费,还有按揭房贷。真是觉得够残酷的!在婚姻关系之中,丧偶式婚姻大约就是这样的情况。虽然严先生已跟屈女士离婚,但通过严先生支付给自己前妻的生活费,可看出他对于妻子与女儿相当的冷漠。这种视而不见的态度,在很多人婚姻之中都出现过。前段时间,有一个综艺节目上的巨婴爸爸,引发了广泛的热议。这位爸爸从孩子出生开始,就与妻子分房睡。孩子的尿片奶粉,其他的一切事都不管,全部都是妻子负责。即便是眼睁睁的看着妻子忙里忙外,也无动于衷。抖音上也有这样一个视频。一个妈妈背着孩子出出进进的做饭收拾东西。老公就一直在旁边自顾自的玩手机,对妻子的辛苦视若无睹。这样的老公很多很多。有老公等于没有老公。因为这些老公他们既不帮妻子的忙,也对自己的孩子是否哭闹,是否吃得饱与穿得暖,都从不关心。正常情况下,像四川的严先生这样,如果妻子是外人,对自己的女儿应怀有情感。女儿是自己生养的,难道不应对孩子负一下责任吗?但这些老公完全的沉浸在自己的人生享乐中,生个孩子,也不过是他们发泄欲望以后的附属产物。婚姻本来是两个人一起负责。共同劳动,共同赚钱,共同抚养孩子。但偏偏有的家庭丈夫非常的自私,根本不知道妻子在家庭之中多么劳累,既不体谅甚至连自己的孩子也不去关心。这种丧偶式婚姻正在摧毁无数家庭。这种婚姻正式被广泛关注,也就在最近几年。千百年来,女人生孩子做饭已天经地义。但男性们却没有发现,随着时代的发展。女性的社会身份已完全改变。真正在家只知道生孩子做饭的妻子,已越来越少。男性们是不是也应改变一下自己的观念呢?

  六、妈妈绑着7岁女儿跳江自杀,悲剧的背后是丧偶式婚姻自私扭曲的爱。都说“虎毒不食子”,四川南充一妈妈绑着7岁女儿跳江溺亡的事件一出,震惊了不少网友。3月20日下午,在四川南充嘉陵江边,一个年轻女子与一个小女孩被打捞上岸。经过辨认,正是10天前离家出走的屈女士与她7岁的女儿其其。据了解,33岁的屈女士曾有过一段不幸福的婚姻,离婚后独自带着女儿生活。她没有工作,孩子要上学,又要还房贷,前夫给的1500元根本不够用。失联当天,给娘家嫂子发来一条短信:你给其其(女儿)爸爸说一声,以后不用给抚养费了。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我实在熬不动了。-----我决定带女儿离开了!看到这条类似“遗言”的短信,娘家人深感到事不妙,着急莽荒的赶到其前夫严先生家里,却早已没有母女二人的踪迹。查看小区监控显示:3月10日下午6点33分,母女二人戴着口罩,走出小区大门,女儿还蹦蹦跳跳,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然而次日,屈女士的手机信号就消失在距离小区300米外的嘉陵江边,家人沿着江边寻找却一无所获。直到失联十天后,才在离小区门1000米远的下游江边发现母女二人的遗体。打捞上来时,母女二人紧绑一起,惨烈的一幕,令很多人都心痛不已。都说“母爱无私”,可这位跳水母亲的爱,却令人细思极恐。婚姻破裂,生活无收入,女子带着孩子陷入绝望,却因这“自私扭曲”的爱,面对生活苦难,女子没有为母则刚,却选择了主动扼杀孩子未来。江水急流中,母亲听到孩子无助的哭泣声,会不会已后悔自己的爱成了杀死孩子的"毒药"。悲剧已酿成,后悔也于事无补。在此,笔者劝诫大家:生活中充满各种苦难,婚姻破裂只是人生中的一道坎。但生命只有一次,只有活着才能克服困难重迎新生,希望大家都能尊重生命,不要轻言放弃。除此之外,也希望家长能用正确的方式爱孩子,不要打着爱的幌子,无视孩子的意愿,将孩子伤得体无完肤。

  七、四川母女迫于经济压力跳江自杀,老百姓呼唤疫情补贴政策。原文“失踪”,参见:http://www.xici.net/403

  八、四川母女跳江自杀,真的只是为经济所迫吗?今天我看到一篇文章,标题是“四川母女迫于经济压力跳江自杀,老百姓呼唤疫情补贴政策出台”。看完下面的视频后,我认为这篇文章似乎有一点片面。我下面写的并非针对文章以及公号主人,只是想写一点我的看法。首先说说那篇文章:文章的标题会让我们不自觉地对两件事产生双向联系,读者很容易用因为……所以将其串联:因为四川母女迫于经济压力跳江自杀,所以老百姓呼唤疫情补贴政策出台。或由于疫情补贴政策未及时出台,所以四川母女经济压力过强而跳江自杀。文章简要说了一下母女跳江自杀的原因:四川南充的屈女士一家,无疑是背负巨额房贷的房奴群体中的一员,本来日子已过得紧紧巴巴,赶上疫情危机,紧巴日子更是雪上加霜,生活顿时难以为继。原本患有抑郁症的屈女士因此更加抑郁了,对生活失去信心,想撒手人寰又舍不下可爱可怜的女儿,因此才出现绑女跳江共赴黄泉的人间惨事。四川母女迫于经济压力跳江自杀,老百姓呼唤疫情补贴政策出台。接下来文章开始讨论疫情补贴问题,分别例举韩国、香港、澳门、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国家的补贴政策。中国虽也有一些补贴措施,但还不足以避免惨剧的发生,因此公号主人呼吁中国尽快出台类似加拿大“房贷6个月不用还的政策”。文章还有一句话:“实在不行,今年就别对外援助了,优先对内补贴吧。”公号主人认为自己是“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我很佩服这样的人,但我认为他更多的是为生者说话。但为了尊重死者本身,我想为死者、为垂死之人说几句话。通过视频,我们可得知死者屈女士今年33岁,女儿7岁,离婚,有房贷,失业几年,抑郁症患者。这样一种生存条件无疑是十分艰苦的,也就是说即便没有疫情的出现,屈女士的生活也是无望与黑暗的。这远远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也不是国家补贴可解决的问题。因此,在“四川母女迫于经济压力跳江自杀,老百姓呼唤疫情补贴政策出台”这篇文章中,我认为作者并没有看到事背后真正的严重性,只是以这一惨剧为引子,引出国家要发放补贴的政策。我并不是说国家发放补贴的政策不重要,它当然可挽救许多将死的生命,但我想对于拯救四川母女这样的群体来说,显然不够。我大学时有一个同专业的同学A,死于在寝室上吊自杀。在她死亡的当天傍晚,有同一宿舍楼的同学B看见她蹲坐在寝室门口哭泣,但因为A与B并不熟络,B并未上前询问便离开了。第二天早上便传出噩耗,A死在寝室里。我想,如果B当时上前一步,表示关心,会不会避免悲剧发生呢?屈女士今年33岁,女儿7岁,也就是说她在26岁时生下了女儿,她与丈夫已离婚几年,便独自一人抚养孩子,还必须每月按期还房贷。人与人的关系是疏远的,前夫与屈女士之间只有简单的抚养费支撑,即金钱往来,但金钱并不能保障一个人在世的快乐。屈女士选择自杀的同时,为何会将女儿绑在自己身上,一同跳江呢?屈女士与女儿的共同点在于两人同为女性。屈女士短短的一生郁郁寡欢,她或许在自己的身上也看到了女儿未来的命运——作为女性的悲哀。当下的中国,从大范围来看仍然是一个男权社会。虽然很多人在呼吁女性的解放,也有很多人在实践。但女性的处境或许比以往更为糟糕。女性在家庭中依然活在厨房的一角,负担着繁重的家务;而在社会上工作,为生活谋生,又遭受着社会的偏见。女性本身在父权文化的压力下,已被规训为一种顺从、柔弱的形象。从前的家庭分工转变为社会分工,但家庭内部的体力劳动依然压在女性身上,就像屈女士的遭遇。在家要带孩子,操心孩子的一切,在外要挣足够的金钱还房贷,一个离异的女性在社会上扮演多重角色,单亲母亲,单身女人,房奴,社畜,最终导致精神上的抑郁。而疫情或许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现代人基本人人都有点抑郁倾向,但并不代表抑郁症是非常不起眼的情绪问题,许多人对此的认识还相当浅显。有科学家曾做过实验,即便是一只小白鼠,在封闭的压力环境下,也会患抑郁症,最后拒绝吃喝,死去。抑郁症患者其实比常人更要关爱。在屈女士决定自杀前的十天,她向丈夫传达过求救的信号。“前妻与他聊过感情的事,希望两人复合,但自己当时犹豫了”。这一要求可能并非真的希望两人和好如初,只是作为抑郁症患者的屈女士希望获得一些能让她依恋人间的真实情感。屈女士所说的“熬不下去”不仅仅是经济上的透支,还有精神上的透支,这双重击打一直缠绕着她,将她推向了死亡。杀死屈女士的并非只是经济原因,更多的是抑郁的折磨与作为女性的悲哀。

  九、谁给你们勇气闪婚?单亲妈妈太难了,急着找媳妇的单身汉们,找带小孩的女士时请考虑清楚,不要一时荷尔蒙上脑许人终生,女人有时太脆弱了。如果爱,请深愛。【实在熬不动了!四川南充一女士将7岁女儿绑在身上,投河自尽!】3月20日,四川省南充市嘉陵江边,发现一大一小两具尸体,小孩绑在女士身上。这一幕惨剧,不禁让人唏嘘喟叹,扼腕叹息。后据核实,这两人正是10天前从家里走出失踪的母女俩,妈妈33岁,女儿7岁。3月10日晚上6点多,33岁的屈女士没有拿走钱包、身份证与随身衣物,带着女儿离家出走,随后失联。家人报警后,警察从小区大门监控看到了母女俩,母女俩都戴着口罩,女儿跟妈妈一同走出小区,小姑娘一路蹦蹦跳跳很开心的样子。之后调取马路上的监控,母女俩径直朝离家门口300米外的嘉陵江边走去,手机信号最后也消失在了嘉陵江边。3月20日下午,南充嘉陵江边,母女俩被打捞上岸。经前夫严先生辨认,正是10天前消失的两人,小女孩与妈妈绑在一起。据悉:屈女士与前夫严先生之前已离了婚,屈女士与女儿一起生活,带孩子读书,没有工作,还要负责按揭房贷与女儿的学费等等,丈夫每月给她们1500元生活费,杯水车薪,捉襟见肘。疫情期间,屈女士提出了想与前夫复婚的请求,但遭到了严先生的拒绝,前夫春节后就去成都上班了,留下母女二人在家。在带着女儿失联之前,屈女士做了两件让人诧异的事——首先是她将前夫严先生的手机号码拉黑了,原因可能是复婚无望的失落再叠加上对其不负责任的不满;其次是:10日晚失联前给娘家嫂子发了一则奇怪的“短信”,后来看出是“绝笔遗言”,大意是:你给其其(女儿)爸爸说一声,以后不用再给抚养费了,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我实在熬不动了,我决定带女儿离开了!关爱家庭,关爱身边的每一个人;关注疫情期间群众的经济、心理问题以及其他问题,共同创建和谐社会,提升群众幸福指数,这是我们面临的紧迫任务,刻不容缓!

  十、四川母女跳江自杀:哪怕浸泡在苦难之中,也要像牲口一样活下去!难到深处有新生,苦到极致自甘甜。“我实在熬不动了。”这是她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3月20日下午,四川南充嘉陵江中,一对母女遗体被打捞上岸。妈妈33岁,女儿7岁,母女俩绑在一起投江而亡。据死者前夫所讲,几年前他们就已离婚,孩子归女方抚养,他每个月给些生活费。由于没有工作,还要还房贷、带孩子,前妻压力很大,精神抑郁。此前,她曾提过复婚的想法。3月10日晚,在给娘家嫂子发的最后一条消息中讲道:“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我实在熬不动了。我决定带女儿离开了!”最后一段监控视频显示,她带着女儿走出小区大门时,两人都戴着口罩,女儿蹦蹦跳跳,很开心的样子。显然,孩子没搞懂大人的世界,就成了人间的匆匆过客。那个给予她生命、抚育她成长的母亲,又自作主张无情地剥夺了她的生命。同情也好,谴责也罢,消失的生命不会说话。有人说,生活重担是压死这对母女的最后一根稻草。肯定有这方面因素,没工作、房贷、抚养孩子,对一个单身女人来说太难太难了。三个包袱哪怕甩掉一个,都不至徒生绝望。那么,只有贫穷是夺命利刃么?显然不全是。世上几人不劳碌?除了贫穷,还有抑郁。贫穷+抑郁,合力制造了人间悲剧。头几天,西安大明宫万达飘下一只人腿引爆朋友圈。未央公安通报,死者系因个人问题自杀,从26楼跳下跌落四楼平台,外沿磕断导致小腿跌落路面。虽然说,每个抑郁患者发生问题时都是个人原因使然。但当这些问题一个个串联起来时,就成为群体性社会问题,对其他人带来无妄之灾。3月15日下午,贵州清镇某小区发生一起刑案。犯罪嫌疑人手持菜刀,冲到楼下,将素不相识的2岁小女孩砍死。案犯杨某某,19岁,是广东某高校大一学生,因病休学在家。案发当天,他情绪波动较大,称在校读书期间,与寝室同学、老师、宿管关系较为紧张,学习生活不愉快。其父与校方打电话沟通过程中,杨某某突然从厨房里拿起一把菜刀冲出家门,最终酿成血案。行凶时,他高呼:“我不是弱者,我要报复社会。”真正的强者,不是屠戮幼儿妇孺,而是挑战比自己更强大的人。但在错误心志与紊乱思维支配下,人格不健全的杨某某一步步走向毁灭,毁灭自己,也毁灭无辜。据世卫组织统计,全球约有3亿多人患有抑郁症。2019年最新数据显示,我国抑郁障碍终身患病率达6.8%,约有9500万患者,每年大约有100万人因抑郁症自杀。同类的绝望,最惨不忍睹,也无可奈何。抑郁患者典型症状,是快乐感缺失。没有快乐,就看不到希望,没有希望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快乐,毋宁死。死亡就是这么推导出来的。按下暂停键后,这段时间许多人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也有很多问题被逐步放大。如果走不出心结的黑洞,困难定将成为灾难。或疾病困苦,或经济重担,或失败挫折。生命中,总有许多挥之不去的纷扰牵拌。难到深处有新生,苦到极致自甘甜!死亡是永恒,活着才是奇迹。小说《活着》中,主人公福贵经历无限悲苦后说:“人活着,就比什么都强,日子总会越来越好的。”老电影《芙蓉镇》中也有这样一句台词:“活下去,像牲口一样的活下去。”谁都指望不上,只有自己救赎自己,自己快乐自己。哪怕摇尾乞怜,也不放弃活下去的希望。哪怕浸泡在苦难之中,也要向死而生。路途崎岖,灯光幽暗。你我都是夜行人,有什么理由不珍惜呢?祈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盏指路明灯。

  小结:“精准扶贫”不到位是社会问题而不宜追究个人问题

  据说2020年是中国政府“精准扶贫”的收官之年,但何以仍有上述母女因贫自尽的悲剧在中国发生?显然,上述多数述评将这一悲剧归结于个人问题(比如自私、残忍、婚姻“坟墓”、可怜、可恨、“扭曲的爱”、单亲、二孩、性别差距、抑郁症、闪婚)是有舍本逐末之嫌的,尤其是信仰“物质决定意识”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不可能将意识问题置于物质问题之上看待的。唯一反映疫情补贴政策等社会呼声的述评却被“失踪”了,反对此述评的述评却在“天涯社区”被设置为“本帖已不能回复”!但愿本文能收到回复,哪怕骂我什么也行!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